馬前卒》 最新章節: 1934你們投降吧(11-17)      1933見面(11-17)      1932覆滅(11-17)     

馬前卒1914 會晤

  
   蓋森沒有想到大明皇帝接見他居然是在這幢大樓的最頂層的一間露臺之上。在西大陸,好像只有大王的宮殿有如此的高大,那是一幢完全由花崗石建成的巨大的城堡,是猛虎王朝統治整個西大陸的象征。但在東方,如此高大的建筑似乎是一種普遍存在的狀態。
  他知道大明的皇帝的統治核心在遙遠的海的那邊一個叫做越京城的地方,這里,甚至算不上皇帝的別駕,只是他手下一個統治這里的衙門的所在,居然已經可以與猛虎王朝最高統治者最好的城堡相比擬了。
  這不是用石頭建成的。蓋森沒有看到哪怕一點的縫隙,整個露臺似乎是一個整體,他有些不明白這是如何構造的。就像關押他的那座牢房,他曾經以為白色涂料覆蓋之下的是夯土,但他摳掉了一塊白色涂層的時候,下面那灰撲撲的墻面的堅硬程度遠超他的想象,用盡全身的力氣,他也沒有挖出一個小洞來。
  這里的一切,都超出了他的認知。
  門邊的侍衛替他拉開了一整扇完全由琉璃構成的大門,蓋森一個人走進了露臺,那個一直跟隨著他的干瘦的老人,此時卻也停留在了屋內。蓋森刻意地打量了一下那從地上一直豎起到墻頂的琉璃,在西大陸,琉璃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如此大的琉璃就完全不一樣了。蓋森自己家便有一個琉璃作坊,但仍然生產不出如此巨大的琉璃。這玩意兒,越大,工藝便越難。
  沒有想象中的威嚴肅穆的場景,一個身穿淡青衣衫的人背著手站在露臺的邊緣正在向著遠處張望,一頭烏黑的頭發隨意地用一根絲綢帶子束著,整個人透著一股恬淡,當然,還有一股淡淡的撲面而來的威嚴感。
  那是久在上位者不經意之間自然而然養成的一股氣勢。
  蓋森上前一步,規規矩矩地單膝跪地:“猛虎王朝威尼斯大公麾下蓋森見過偉大的大明皇帝。”
  露臺的一角傳來了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蓋森扭頭看了一下,是一個打扮得很漂亮的女子,好像是一個通譯,正在向著那個人翻譯著自己的話。先前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站在露臺邊緣的那個人身上,竟是完全沒有注意到露臺之上還有另外一個人的存在。
  如此漂亮養眼的東方女子,居然也會西大陸的語言?以前蓋森只見過那些去西大陸的商人會說他們的話。
  露臺邊緣的那個人轉過身來,低頭看向跪在地上的蓋森,輕笑起來:“起來吧,你并算不得我的臣子,倒也不用行此大禮。”
  看著那人的面容,蓋森心頭大震,大明的皇帝如此的年輕嗎?如果說猛虎王朝的國王丹西已經是一頭暮年的老虎,那眼前的大明皇帝就是一頭正當壯年的老虎,那股逼人的青春朝氣,讓已經年暮的丹西國王立馬便相形見絀了。
  “蓋森兵敗投降,理應向勝利者獻上自己最為崇高的禮節。”蓋森道。
  “于你而言,戰爭已經結束!”秦風呵呵笑道:“能在明知不可為的情況之下為保全部下的性命而犧牲自己的名譽,這是一個很艱難的選擇,我很欣賞你。”
  蓋森有些窘迫地道:“只希望陛下來因為我的投降而因此看輕我。”
  “不不不,我知道你們那邊的一些事情。”秦風笑著擺了擺手,“你起來吧,別跪著了,這樣說話,咱們雙方都不舒服。我的這個通譯不錯吧?”
  蓋森連連點頭,那個年輕的女子,能跟得上雙方對答的節奏,飛快地通譯著雙方的對話,水平當然是極高的。
  “在我們大明的一所大學之中,有一個專門的學習各種不同語言的院系,這位女士是其中的佼佼者。這一次要與你們這些來自西大陸的人打交道,我帶了不少這樣的人才過來。”
  “大學?”
  蓋森有些不太理解。在西大陸,讀書識字仍然是貴族們的權利,平民百姓識字者極其罕見。但他雖然不理解這個所謂的大學,但卻能明白大明早就開始了對猛虎王朝的研究,甚至有專門的人才學習他們的語言。這個年輕的女子能達到現在這樣的水平,顯然并不是短時間能做到的,這也就是說,大明針對猛虎王朝的研究已經有很長時間了,而反觀猛虎王朝,對于大明,卻基本上一無所知,現在所獲知的情報,無非是來自那些商人,還有那個專門去聯系他們的齊國使者。
  天知道這些人說的話中,有多少人是真話,有多少人在蒙騙他們。至少到現在為止,他們對于大明的兵力,戰斗力的描述是完全錯誤的。經歷過那一場海戰的蓋森,此刻已經深知對方在海上的戰斗力有多么的強大。
  其實這倒真是怪不得遠赴西大陸的秦厲,他走的時候,大明的蒸汽火炮戰艦還沒有完全公諸于眾呢,秦厲曾經看到過蒸汽戰艦,但火炮卻是完全不知道,而且出于私心,他并沒有將這個消息告訴給猛虎王朝。他擔心一旦這個消息被猛虎王朝知道之后,會因為懼怕而不再出兵。對于秦厲來說,猛虎王朝也不過是他手中一個可資利用的工具而已,是死是活,是勝是敗,又有什么關系呢?
  他們能擊敗大明更好,如果不能,能牽制住大明的一部分力量,對于齊國來說,也就達到最初的目標了。
  秦厲根本不在乎將猛虎王朝推進坑里。
  蓋森走到了秦風的身邊,站在這里,能看到整個曼朱港的情況,一條寬闊的大道從那邊一直向著這里延伸過來。整個港口都是一種灰撲撲的建筑格調,高大的建筑從那邊一直延伸到山腳之下。而那些建筑,只怕沒有一幢比自己腳下的這一幢要矮。
  雖然這些建筑都是千篇一律的格式,像是一個個的盒子,遠沒有西大陸那些雄偉的城堡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風格,但問題是他們太多了。
  眼光慢慢地延伸出去,他看向了海面之上,眼神瞬息之間便凝固了。
  他看到了一艘無比巨大的戰艦正停泊在港口之中。而在這艘巨艦的身邊,更多的戰艦與其比起來,完全就像是巨人身邊的侏儒,很遺憾的是,他看到了曾經屬于自己的戰艦也停泊在其中的一個位置之上。
  那些戰艦與擊敗自己的那艘戰艦模樣上雖然有些區別,但那樣式古怪的略帶彎曲的煙囪卻是一樣的,這也就說明,這些戰艦都具有擊敗自己那艘戰艦一樣的動力和火力。細心地數了數,這樣的戰艦,便多達十幾艘。
  “那是我們的戰艦。”秦風看著對方瞪圓的眼睛,笑指著哪里道:“最大的一艘是這支艦隊的旗艦,叫做大楚號。”
  “這樣的戰艦,你們很多嗎?”蓋森顫聲道。
  “當然,這是我們的標配。”秦風撒了一個謊,事實上,五層旗艦,大明到現在為止也只建造了三艘,大楚號和太平號是蒸湯火炮戰艦,而大秦號還是傳統的風帆動力,蒸汽火炮艦隊,大明只有兩支艦隊不到三十艘戰艦而已。
  蓋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現在他真是為遠道而來的猛虎王朝的艦隊擔心起來了。
  “看了你所說的一些情況,丹西國王這一次光是戰艦就帶來了近五百艘,還有其它數百艘輔助戰船以及補給船?”
  “是的,這一次我們的國王陛下是傾巢而出了。”蓋森有些機械地答道。
  “的確是一股龐大的讓人畏懼的力量。”秦風嘴里說著畏懼,臉上卻看不到絲毫害怕的表情,這讓一直在注意觀察著秦風表情的蓋森一顆心更是往下沉了下去。“不過丹西國王就沒有考慮過一旦失敗之后的后果嗎?”
  “我們的國王沒有考慮過失敗,事實上,他這一輩子,也從來沒有考慮過失敗。”蓋森道。
  秦風大笑起來:“在我們這里,我被一些人稱為戰神,因為到目前為止,我也從來沒有打過一次敗仗,看來這一次的相遇,我們兩個人,總有一個要嘗到失敗的滋味了。蓋森,你說說,我和丹西國王,誰更有希望獲勝呢?”
  蓋森當然希望丹西國王獲勝,但他現在的處境,卻又不允許他這么說,一旦惹怒了眼前的這個人,自己的下場只怕不妙。別看此人現在看起來和顏悅色的,但能坐到這個位置的人,只怕翻臉比翻書要快得多。蓋森不是沒有見過上一刻還笑語晏晏,下一刻便拔刀殺人的上位者。
  他囁嚅難言。
  秦風卻是搖了搖頭:“要你回答這樣的問題,的確是有些為難你了。”
  “多謝陛下體諒!”蓋森莫名地對眼前的這位皇帝生出了一些感激之情,對方看起來并不如何咄咄逼人,與丹西國王猶如一柄鋒利的寶劍一樣的風格比起來,這位大明的皇帝,更像是溫暖的陽光一般讓人感到無比的舒服。
  “請坐吧,我對你們那邊的很多事情感興趣,想和你好好的聊聊。”秦風坐了下來,沖著一邊的那個通譯女子招了招手,“你也過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槍手1號,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