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十五章習慣出奇跡(05-24)      第十四章發生了什么(05-24)      第十三章類似(05-24)     

第二章變魔術

  車廂內的人,足有十余個,每一個都是全副武裝,看向他們的目光都是殺氣騰騰。
  毫無疑問,這些人不懷好意。
  洛爾在被這些人的目光注視的時候,整個人就開始顫顫發抖,他扯了扯高等邪靈的外套。
  “我們跑吧?”
  洛爾壓低聲音提議著。
  跑?
  高等邪靈撇了撇嘴角。
  如果能夠跑的話,它自然是撒腿就跑,但是對方既然能夠這么準確的把握著時機,提前在類火車上就安排了埋伏,那么,在這條街道附近一定還會有著諸多后手,而且,還是比眼前這些人難以應付的后手。
  所以,絕對不能跑。
  至少……
  不能在這個時候跑!
  必須要拉開一定的距離!
  “上車。”
  高等邪靈對著洛爾說著,自己就走上了類火車。
  洛爾倒是很想自己跑,但是他沒那個膽子,幾乎是在高等邪靈走上類火車的時候,他就跟了上去。
  而J.佩雷爾曼?
  自始至終都像是一個傀儡,任由高等邪靈牽引著。
  滴!
  電子音中,類火車的大門緩緩的關閉了了。
  那些原本坐著的人,在類火車的門徹底關閉后,就紛紛站了起來,緩步的向著高等邪靈三個圍了過來。
  “等等!”
  高等邪靈大聲的喊道,同時,一把抽出了洛爾腰間的匕首,然后……對準了自己的脖子。
  立刻,這些圍過來的人停下了腳步,他們的目光中帶著不解,但手中的武器卻齊齊的對準了高等邪靈。
  “別緊張!別緊張!”
  “我沒有什么惡意!”
  “就是想要讓大家看個魔術大家看,這是一柄匕首,精鋼打造,刃口鋒利,能夠輕易的割斷任何人的脖子。”
  計算著時間的高等邪靈沖著周圍的人笑了笑,抬手彈了彈手中的匕首,接著,他繼續的說道:“就如同……這樣!”
  噗!
  話音落下,高等邪靈手中的匕首,就這么的刺入了自己的脖頸。
  看著連根沒入的匕首,車廂內所有的人就是一呆,包括洛爾都不例外。
  而就在這個時候,高等邪靈一手抓住洛爾一手抓住J.佩雷爾曼,就這么的穿過了車廂的大門,跌落在了外面的地面上。
  “跑!”
  剛剛落地的高等邪靈徑直扛起J.佩雷爾曼,沖著洛爾大吼一聲,撒開腿就向著一側跑去。
  那不是豐收酒館的方向。
  雖然已經遠離了之前的街區,但是高等邪靈可不敢保證在豐收酒館附近會不會有埋伏。
  或者說,它現在的目標已經完成大半了。
  剩下的,交給它的契約人就好。
  ……
  “無法無天的病狀類似于人格分離,按照瑞秋所描述,他應該是因為當初的愧疚而產生了這樣的人格。”
  “按照正常的治療流程,配合藥物,然后,讓他將愧疚宣泄出來,就好大有好轉。”
  “但與普通治療不同的是,無法無天的主人格是知道他這個副人格的,更為棘手的是,他的主人格默認這個副人格的存在,甚至……面對副人格的影響,也不會去反抗,如果任由這么發展下去,恐怕會出現最糟糕的情況。”
  德爾德爾用通俗易懂的話語,向著秦然解釋著。
  “什么情況?”
  秦然沉聲問道。
  事關自己所認可的朋友,秦然變得前所未有的重視。
  雖然沒有任何的氣息變化,但是德爾德爾卻明顯的感知到一種心悸,就如同是坐在了一頭猛獸身邊,雖然猛獸沒有怒吼,也沒有移動,但只要端坐在那里,就會震懾人心,讓人不由的恐懼。
  好強!
  喉結不由上下移動,干澀的嗓子,讓德爾德爾非常不適,但是他卻馬上回答著。
  “取而代之!”
  “副人格會取代主人格!”
  “主人格會成為副人格,或者……消失。”
  “消失?”
  “有沒有什么辦法改變這個情況。”
  秦然瞇起了眼,身上的氣息微微一凝。
  “暫時沒有。”
  “但我馬上就能夠觸碰到關鍵點了是我的一個特殊副本,里面有一個人和無法無天的病情類似,但他卻被治愈了,只要我找到其中的關鍵點,我就有把握能夠治療無法無天!”
  德爾德爾的不適越發的嚴重了,他感到自己如同被一座山壓著般,不得不依靠著椅子,才能夠讓自己完整的說出一句話。
  “嗯。”
  “如果需要什么的話,可以和我提。”
  “我會盡全力幫助你。”
  “我先離開一下。”
  “我的人遇到點麻煩,需要我去解決。”
  秦然點了點頭后,站了起來,向著外面走去。
  “好、好的。”
  看著秦然離去的背影,德爾德爾的聲音都變得結巴起來,一直到秦然離去,德爾德爾這才長出了口氣。
  “你不是說2567很和善嗎?”
  “為什么我感覺我剛剛坐在一頭巨龍面前?”
  德爾德爾沖著酒館老板娘苦笑著。
  “因為,你剛剛提到了巨龍最在乎的東西之一。”
  “但你應該慶幸的是,你沒有觸碰到他最不愿意讓人觸碰的東西。”
  “不然……”
  說著酒館老板娘搖了搖頭。
  那話語沒有說完,但是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我總覺得我自從遇到你們之后,日子總是過得提心吊膽。”
  “現實里是這樣,巨大城市里更嚴重。”
  德爾德爾無奈的一聳肩。
  “提心吊膽證明你還活著。”
  “等到哪一天你不提心吊膽了,你才會覺得,那樣的日子真的是別死亡都還要難受。”
  酒館老娘抿了一口杯中的酒后,緩緩的說道。
  “我可不是這樣的人,我渴望平穩安全的日子。”
  “或許這就是你和2567成為強者的緣故吧。”
  德爾德爾嘆息了一聲。
  酒館老板娘只是再次端起了酒杯,沒有回答。
  有些事情是無法用言語說明白的。
  就如同是此刻高等邪靈遇到的事情。
  它扛著J.佩雷爾曼和洛爾穿梭在巨大城市的街道中,很快的,就脫離了剛剛所在的街區,進入到了一片陌生的地方。
  對于巨大城市,秦然都算是陌生,更不用說是高等邪靈了。
  至于洛爾?
  邊緣區域他很了解,但是這塊地方,他也不了解。
  因此,只能是憑借著高等邪靈的直覺向前。
  但很顯然,高等邪靈的直覺并不怎么樣。
  他們才繞過了一個巷子,一道人影就擋在了面前。
  立刻,高等邪靈就將扛著的J.佩雷爾曼扔給了洛爾,它則擺出了戰斗的架勢。
  對方的氣息已經鎖定它了。
  跑是跑不了了。
  那就只剩下戰斗了。
  高等邪靈打量著對方,準備先下手為強。
  而在這個時候,那道人影卻發出了陣陣怪笑
  “嘿嘿嘿,第六個。”
  轟!
  對方笑聲還沒有落下,身軀就這么的爆裂開來,轟鳴中夾雜著的血雨四處飛濺。
  高等邪靈一臉懵逼。
  發生了什么?
  你也要變魔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