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最新章節: 第2078章恐懼之魘(09-26)      第2077章試煉者(09-26)      第2076章劍有雙刃(09-26)     

天驕戰紀1662 離開

  大舅哥!
  聽到這個稱謂,剛從天而降打算罷手的林尋,忍不住又將敖震天拎出來,摁在地上狠狠捶了一頓。
  這位真龍一脈的七太子,徹底被打得蔫兒了,軀體抽搐,猶如發羊癲瘋似的。
  尹歡都再不忍看下去,扭過頭,心中頗為埋怨,你林尋再強大,可也不能改變敖震天以后是你大舅哥的事實啊!
  “大哥越來越生猛了。”
  老蛤感慨。
  三個月不見而已,林尋無論是戰力,還是氣質皆呈現出一種全新的蛻變,著實太驚人。
  阿魯嘿嘿笑道:“依我看,敖震天這小子經此教訓,若能改變那愛吹牛的毛病,也是極好的。”
  ……
  一炷香后。
  眾人席地而坐,敖震天那鼻青臉腫的模樣已恢復如初,只是目光看向林尋時,兀自帶著一抹幽怨。
  太狠了!
  這家伙一點都不給“大舅哥”面子,這讓自己以后還如何抬頭做人?
  可他也只敢在心中發發牢騷。
  敖震天決定,以后盡可能地避免和自己這個“表妹夫”相見,免得他心情不好時,再找自己“切磋”。
  “林公子,不知你考慮如何了?”
  尹歡開口,一句話,令眾人皆神色一正,目光齊齊看向林尋。
  誰都清楚,林尋的一個決定,將決定趙景暄的去留!
  即便是敖震天,此刻也不免緊張起來。
  林尋若不答應,以他的力量,注定不可能帶走趙景暄。
  “景暄,你覺得呢?”
  林尋目光看向趙景暄。
  趙景暄笑了笑,道:“你拿主意就好,我都聽你的。”
  林尋沉默了。
  許久,他才深吸一口氣,笑道:“那便去吧。”
  早在神機閣接到趙景暄的信箋時,他就已清楚,趙景暄實則對萬龍仙會頗為心動。
  只是,她更在乎自己的態度,才會讓自己來做決斷。
  在這等情況下,他焉可能有拒絕的道理?
  更何況,他已看出敖震天人雖驕傲狷狂了一些,可對趙景暄的確是帶著善意。
  不管如何,兩人終究是血脈最親近的表兄妹,血濃于水。
  敖震天眼眸一亮,振奮道:“這樣最好!萬龍仙會上,景暄表妹肯定能大放異彩,奪得不少意想不到的大造化。”
  尹歡也長松了口氣,眸子中泛起異彩,她甚至都有些羨慕趙景暄了,能夠找到這樣一位善解人意,體貼入微的道侶,夫復何求?
  “你……真舍得?”
  趙景暄明顯很意外,睜大一對美麗的清眸,似埋怨,又似喜悅。
  林尋笑了:“只要你想要的,就去做,我盡管不舍,可還是很希望你能去做想做的事情,你不是說過么,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老蛤喟然一嘆:“這空氣中彌漫著的,盡是酸臭的味道,我是受不了了。”
  說著,他起身離開。
  阿魯一臉感慨:“大哥你看,老蛤吃醋了,我早看這癩蛤蟆很不對勁,從來都不喜歡女人,原來他是將心思都牽掛在了大哥你身上……”
  不等說完,林尋渾身就一陣惡寒,沒好氣道:“少惡心我!你也趕緊消失!”
  阿魯忙不迭離開,去安撫老蛤了,比如說一些“喜歡男人不是錯,錯就錯在自己不爭取”這樣的話語。
  但可以預見,以老蛤的脾氣,肯定會第一時間懟他!
  果然,沒多久遠處就響起老蛤憤怒的尖叫:“好你個野蠻人,現在都他媽變態成這樣子了,你他娘才是兔兒爺!你他娘才喜歡男人!”
  敖震天忍不住大笑起來:“有意思,這倆家伙太和我胃口了,他們若和一起返回星空古道,我一定請他們去真龍一脈做客!”
  尹歡冷冷道:“你也喜歡男人?”
  敖震天渾身一哆嗦:“那……還是算了吧……我可無福消受。”
  林尋和趙景暄都不禁莞爾。
  做出決斷后,當晚眾人一起相聚,飲酒交談,其樂融融。
  敖震天和尹歡說了一些星空古道上的事情,令林尋也不禁悠然神往。
  比如,星空古道上,有著“十大戰族”,每一族皆有著極為輝煌的征戰歷史,底蘊古老悠久。
  有“六大道庭”,掌控著諸多域界勢力!
  有錯綜復雜的“域界戰盟”勢力,每一個戰盟,皆有著諸多帝境組成,勢力不容小覷。
  比如“古荒戰盟”,便由來自古荒域的帝境大人物組成。
  比如其他八域各自組成的戰盟等等。
  對此,林尋倒是聽金蟬青年說過,每一個帝境人物在加入“古荒戰盟”時,皆可攜帶三到五個準帝境隨從。
  名義上是隨從,實則若能加入古荒戰盟,跟隨在帝境人物身邊修行,以后渡劫成帝的機會相對會容易許多。
  除了這些,星空古道上,還有著數之不盡的星空疆域、繽紛世界、浩大陸地……
  這一夜,林尋喝了很多酒。
  他知道,景暄就要離開了,在以后很長一段時間里,可能就再沒機會相見。
  值此時刻,林尋縱然再豁達,心中也難免不舍。
  趙景暄默默陪在林尋身邊,默默陪他喝酒,心中實則也是千回百轉,憑生諸般滋味。
  “對了,你此去萬龍仙會,還能否有機會進入昆侖之墟?”
  林尋忽然開口問道。
  趙景暄一怔,在從九域戰場返回后,林尋早已為她和老蛤、阿魯、小銀、小天各準備了一塊飛仙令,等若是已擁有了進入昆侖之墟的資格。
  “你要去昆侖之墟?那可是四大道墟之一,在星空古道上,即便是那些頂尖的大勢力傳人,能夠有資格前往昆侖之墟的也是少之有少。”
  敖震天詫異道,“據我所知,起碼得擁有絕巔大圣的底蘊,才有底蘊在其中探尋機緣,而最終能夠安然從昆侖之墟中走出的,不足十分之一。”
  尹歡也說道:“在前來古荒域時,我也聽說,前往昆侖之墟的‘星漢古路’即將在最近這些年便重新出現,許多位列‘星空大圣榜’上的絕世人物,都已在為此做準備。”
  說到這,她看了看林尋,還是好心提醒道:“林兄,以你如今的修為和境界,或許足可以輕松躋身‘星空真圣榜’上,可若是前往昆侖之墟,只怕不可能競爭過那些位列‘星空大圣榜’上的狠人。”
  星空真圣榜,星空大圣榜,一字之差,所代表的意義則是天壤之別,完全不是一個層次。
  就如敖震天,都已是一尊締造出自身法的絕巔真圣,可至今也還沒能躋身星空真圣榜。
  由此可想而知,星空真圣榜的排名何等苛刻和變態,而能夠位列其上的,必然都是足以冠絕一方的絕世人物!
  而與之對比,“星空大圣榜”上的人物,肯定要更可怕,更強大!
  林尋皺眉,旋即就恢復平靜。
  他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的一個進入昆侖之墟的機會,自不可能會被三言兩語就嚇退。
  并且,他距離絕巔大圣境也只差一個破境所需的契機了,倒也不懼去和其他人競爭。
  “昆侖之墟,被我真龍一脈視作‘葬龍地’,為大兇之所在,尤其是我真龍一脈的后裔進入其中,會遭受到不可想象的恐怖災禍。”
  深吸一口氣,敖震天沉聲道,“故而從很久之前,我族先祖便立下規矩,凡我真龍一脈后裔,皆不得入昆侖!”
  林尋眉毛一挑,狐疑地看了這家伙一眼。
  敖震天頓時惱道:“你以為我是撒謊,擔心表妹不跟我回去,而隨你一起去昆侖之墟?那可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怕告訴你,我三哥在很久之前,曾背著族人,擅自前往昆侖之墟,結果呢,都已過去三萬八千多年,三哥他至今都沒有從昆侖之墟中走出!”
  真龍三太子,敖燁!
  尹歡動容,很久之前,這位三太子敖燁,可是位列星空大圣榜第三位的絕巔大圣!
  至今,星空古道上都有不少老人惋惜,若三太子敖燁能活著從昆侖之墟返回,如今起碼也該是一位半步帝境存在,擁有成帝的希望。
  林尋神色明滅不定,半響才嘆道:“景暄,與其如此,不如你還是和這家伙一起前往真龍一脈祖地吧。”
  趙景暄嗯了一聲。
  她清楚,林尋完全是在為自己的安危考慮。
  敖震天則不樂意了:“小子,什么叫‘這家伙’?叫我一聲大舅哥會死嗎?”
  林尋瞥了這家伙一眼,這家伙神色一陣陰晴不定,最終還是蔫了,沒有再敢表達不滿。
  這就是林尋暴打敖震天這位大舅哥之后,所樹立的“兇威”,效果目前來看還很不錯。
  ……
  一天后。
  敖震天、尹歡他們要在今日離開了。
  當然,趙景暄也將和他們一起走。
  “兩位老弟,你們真不考慮跟我一起走?那可是星空古道,是諸天萬界無數修道者夢寐以求前往的‘上界’,若錯失此次機會,以后咱們想見面可就難了。”
  臨走,敖震天盛情邀請老蛤和阿魯一起走,結果,卻被老蛤二人毫不猶豫拒絕了。
  這讓敖震天一陣扼腕嘆息。
  而在此時,一直靜默不語的林尋,忽然將目光看向敖震天,認真說道:
  “此次前往真龍一脈,若景暄發生任何一絲意外,我林尋……定饒不了你!”
  (晚上還有2更,第二更在晚上9點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