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 最新章節: 第八百二十八章法會(06-20)      第八百二十七章蒸汽雞(06-20)      第八百二十六章造化(06-20)     

心魔790 重圓

  琴風子的眼睛終于轉了轉,看李云心。低低地說:“龍王也經歷過的么?”
  李云心想了想:“算是吧。”
  琴風子的眼睛又轉回去。不曉得想明白了他的話沒有。但李云心知道,這個過程將會是很難的。
  這時墻壁上卻又忽然開了一個出口來。紅娘子進入殿中。
  李云心正要問她,卻瞧見白云心也閃身進來了。他便又愣了愣。
  不是因為白云心回來,而是因為如今她臉上的神情。如今仍很平靜,卻不是此前那種故作平靜那時候平靜的水面之下壓抑著火山的。到現在,仿佛心里完全沒了芥蒂,找不到任何生氣的理由。
  再看紅娘子,臉上則有笑容,仿是做成了一件大事。
  她……在外面做了什么?
  即便是李云心,也沒信心可以在這樣短的時間里叫白云心變成如今這樣子,何況是她呢?
  白云心盯著李云心看了一會兒,展顏一笑笑容又變成從前那種靈動的模樣。靈動里,又有三分的狡黠,甚至還有些別的李云心暫看不出的意味:“那么,李云心,我再祝你們永結同心吧。”
  李云心狐疑地皺起眉,看紅娘子。卻瞧見紅娘子也笑:“現在你不必為難了。”
  “你們……”他摸著不著頭腦。體驗到了那些曾經被他玩弄在鼓掌之上的人的感覺,“到底是……”
  清水道人的聲音響起來:“好。如今人都在,我們可以談正事了。”
  李云心意識到,清水道人該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紅娘子與白云心在外面的談話,或許她也聽得一清二楚。也是直等到她們兩人回來了,才出聲的。
  可她們究竟談了什么?
  殿中亮光一閃,清水道人現了身。可并非影像,也不是投影。是貨真價實的真人。她似乎要以這種方式向李云心再次證明,她眼下并沒有對他不利的心思。
  “萬年老祖已經煉成了。”她直截了當地說,“剛才在龍島,我看到浩瀚海里的幽冥之氣積郁成云。方圓千里之內沒留下活口。為他護法的,全部送了性命。”
  再看李云心:“你那朋友,離帝與鄴帝,麾下的鬼兵去了一半。兩人退避出兩千多里,但還沒有走。你有什么要對他們說的么?”
  李云心只得暫且放下兩個女妖的事情:“你現在能對他們說話?”
  “可以。”
  他想了想,卻道:“他現在可利用的價值不大。算了。他自求多福吧。”
  聽了這話,清水道人饒有興趣地看看他,又看看兩個女妖。才接著說:“那么,有些實情需要告知你們。”
  “剛才那兩擊,是很難再發出來的。非要強行為之的話,只怕得不償失。”
  眾人一愣。
  李云心皺了眉:“這話是什么意思?”
  清水道人認真地看李云心:“他們要理解怕有些困難。但你該懂的。”
  “龍島本是用來鎮守幽冥的入口,不是什么武裝的堡壘,也不是戰爭的器具。蓬萊、瀛洲、方壺三島,是用來輔助龍島的。你可以想,龍島是一扇極堅固的門。另外三島,是這門邊的三個扣子它們將龍島扣住,不叫幽冥氣噴涌出來。”
  雖說旁人難懂。但用這樣的比喻來說,倒是每個人都聽明白了。
  “我剛才用這蓬萊島發出兩擊,是好比迫不得已,拆下一個扣子用來砸他。經過剛才的兩擊,蓬萊島的……能量”她頓了頓才說這詞兒,似是并不大習慣,“已經幾乎耗盡。所以我說,很難再發出那兩擊。”
  李云心想了想:“明白了。”
  “你是說,如果再進行同樣的操作,就得用到瀛洲、方壺的能量。可一旦用了龍島大門開了……幽冥之氣也就涌出來。這種情況,比萬年老祖還要可怕些。”
  “正是的。”
  殿中諸人便略沉默一會兒。李云心和清水道人所說的話,他們都聽懂了。
  紅娘子想了想:“看萬年老祖剛才的模樣……我們這些人倘若奮力一搏……”
  “剛才的只是他的幻象。”清水道人耐心地說,“實力不足他真身的十一。他如今已大成,不是那幻象可比的。但忌憚剛才那兩擊,一時間倒不敢前來。我們需要盡快想出辦法。”
  說了這話,她便去看李云心。余下的人,也就隨她去看李云心。
  后者愣了愣,一攤手:“別看我。到如今我已經山窮水盡了。我是被萬年老祖和麟龍騙進龍島去,你們還信我還有什么法子?”
  紫夜真人笑了笑:“如今天下誰敢小瞧龍王你呢。當初在海上,我也以為你山窮水盡。哪知道你竟將九海的假龍王都誅滅了。”
  他換上極誠懇的語調:“龍王。我家主人已一再表明,對你沒有惡意。如今大敵當前……還請龍王不要……”
  “的確沒有。”李云心也很誠懇地說,“我原本是打算把真龍給奪舍了的。可現在,唯一一條后路也沒了。不然我也可以煉化個什么神魔身,和萬年老祖決一死戰。如今……還是不要指望我了。你們如果也沒辦法,那我只好說”
  “咱們即刻作鳥獸散。看誰運氣好,能活著逃出去。或者呢,死撐著。等鵬王來。也許鵬王早料到如今的情形,能有高招呢。”
  紫夜真人便去看白云心。
  白云心微微搖頭:“我義父……倒是要來的。但如果萬年老祖真如清水道人所說那樣強,怕勝負也只是在三七之間而已。既然如此,我猜義父未必出全力。”
  這話雖然叫人失望,卻是在情理之中的。蟄伏千年的金鵬王剛剛脫困,哪里會立即與人性命相斗。況且用最險惡的觀點來揣度的話……他投了萬年老祖,也是可以活命,甚至靜待時機東山再起的。
  “那么,我再提一個建議。”李云心搓了搓手,看清水道人,“你說可以和陳豢聯系。不如你去找她,問問她吧。如今地上這爛攤子,有她一份功勞。總不能又叫咱們看著幽冥的入口,又當個甩手的掌柜。如果我是她,當年就把萬年老祖干掉。就沒有現在這些糟心事。”
  紅娘子敏感地皺起眉:“陳豢是誰?”
  旋即道:“……是從前的畫圣?她還活著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