恣意人生》 最新章節: 終章(08-18)      第163章不可能完成的任務(08-18)      第162章結果(08-18)     

恣意人生78 破壞力

“嗚!嗚!”一大早上睡在屋內的盧顯城聽到房門外傳來了二哈的聲音,一開始的時候盧顯城根本不想離開溫暖的被窩去給它開門,可是這貨一直在外面嗚嗚的叫門,盧顯城把腦袋蒙到了被子里都能聽到這二貨的聲音。
  實在是沒有辦法了,盧顯城才從床上爬了起來走到了房門口打開了門,門剛開了一道縫就只見這二傻賊唏唏的腰著狗腰就鉆進了屋里,一點兒也沒有白天時那種半死不活的樣子。活脫脫就是偷地雷的小鬼子,一張狗臉上大大的寫著猥瑣兩個字。
  睡的迷迷糊糊的盧顯城也沒有多想,看著二哈老實的跑到了自己的床邊地上卷起了身體裝乖寶,自己又爬回到了床上繼續睡自己的大頭覺。
  “啊!作死啊!”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盧顯城陡然聽到了什么地方傳來了母親的一聲尖叫,這一聲叫的盧顯城立馬從床上翻了起來,光著腳就往外面跑。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盧顯城還以為家里遭了賊呢。
  到了堂屋一看沒等別人回答自己就傻眼了,原本擺在堂屋的一組三張皮沙發已經完全沒有了昨天睡覺前的樣子,三張沙發上連一張整皮都看不到,里面墊著的海棉都被扯了出來,一塊一塊的隨意的拋在了堂屋的地方,現在擺沙發的地方只能看到沙發的木架子了。
  整個堂屋就像是電視上被人抄過了家一樣,只要是皮制的,軟質的現在都已經報銷了,連地上空水瓶外面的塑料殼子都成了受害者。
  而且犯罪份子非常囂張的還在暖水瓶的把子上留下了痕跡,一排深深的牙印。事實已經很明顯了,能干出這事兒的一準不可能是人為,只可能是狗咬。
  “二哈!二哈!”盧顯城立馬準備把這犯罪份子捉過來爆打一頓。
  張彩霞心里也是怒不可遏跟著兒子身后向著房間走去。
  盧顯城一進了門頓時大吼一聲:“二哈,給我出來!”。
  說完往自己的床邊一看,發現原本二哈呆的地方不見狗了,伸著腦袋找了一圈兒最后終于在床底找了個這貨。
  這二貨現在可能知道自己闖了大禍,正縮在床的最里面。
  老盧的床頭和內邊是貼著墻的,也就是擺在了屋角,小城里擺床一般都是兩邊靠。這樣二哈這貨正好整個狗身體都縮到了拐角,而且腦袋正對著拐角屁股沖著外面,任憑盧顯城怎么叫都似乎鐵了心的演蠟像。
  “你給我出來!”盧顯城趴在了床底,伸手指著躲在死角的二哈大聲的吆喝說道。
  二哈一動不動的躲在拐角裝死,只是時不時擺動的尾巴出賣了這貨是個活物的事實。
  老盧臥室的床比較高,但是老式的床外側有一道床裙,不知道別的地方有沒有,但是老盧家里的床都差不多是這樣的,床裙并不高但是上面還有雕著龍鳳呈祥,雙喜這樣的吉祥圖案。
  床裙離著地面也就是二十多公分,二哈都不知道怎么鉆進去了,盧顯城這么大的架子哪里鉆的進去。
  盧顯城這邊吼了一聲之后就生氣的不說話,大約過了十幾秒鐘看著外面沒有動靜,蹲在墻角的二哈自己忍不住了,扭頭往床外這么一瞅,看到了盧顯城正腦袋貼著地瞪著自己,立馬又把腦袋別了過去繼續裝死。
  老盧自然是一下就發現這貨扭頭了,因為床底的光線比較暗,二貨的兩只深藍的小眼珠子跟兩小手電似的,想不發現都難。
  盧顯城伸手指著二哈說道:“你行!有種你今天就別出來吃飯!”。
  張彩霞一看一會兒轉身就出了屋子,沒一會兒就給兒子找來一家伙,一根一米半長的長木桿子,頭上裝著個半月形的勾子,雖說是鐵的但是并不鋒利。
  “這什么東西?”盧顯城拿到了手上不由的問了一句。
  “你爸給我弄的勾葦葉的東西”張彩霞說道。
  盧顯城一聽是勾葦葉的就明白了,葦葉就是棕子葉,家里每年母親和嬸子兩人到了時節就會和附近的三姑八婆去河沿邊結伴上打葦葉,這東西一看就拉離岸遠一點兒大葦葉用的。
  家伙在手,盧顯城就開始把二哈這貨往外掏,一人一狗就以床底為戰場開始了拉扯,由于老盧手的工具還帶著勾,而且二哈這貨現在并不是很大所以二哈很快的一點一點兒的被盧顯城扯了出來。
  盧顯城覺得可以了伸著手想去抓二貨,誰道這貨一縮身體讓盧顯城指尖夠到了毛皮,根本沒法抓住。
  盧顯城嘿嘿一笑:“我看你能滑多久!”。
  一邊說著一邊伸著桿子繼續掏:“你給我過來吧!”。
  張彩霞這時在兒子的身后不住的說道:“小心點兒,別把它弄急了突然咬上你一口,那你這年就別過了!”。
  自己養的狗咬自己?盧顯城張口說道:“它要是敢張口咬我,那我們過年就吃狗肉火鍋!”。
  自家養的狗咬自家人,這樣的狗在小城農村是活不長的,下場就是一條繩子歪脖樹上一掛。老盧一像的原則就是養狗不養寵物,到農村去看看人家養的狗,有幾家會容忍自己養的狗騎到自己頭上去的。
  而二哈這貨也很沒有底線,好吧,這貨的底線就是根本不會咬人,別說咬人了就是咬狗估計它也不成。就算是有危脅這貨也只會扯著嗓子吼上兩聲,就算是吼兩聲還要擺開了架式一副見事不妙自己先溜的樣子。
  老盧已經看穿了二哈這貨的心肝脾臟肺,十足十的逗逼干正事根本別想!說實話二哈這樣子老盧已經滿意了,想想看雪橇三傻的名號,估計現在這水準還是串的那一方給的,要不以阿拉斯加的德性哪有這樣的覺悟!
  眼看著就要抓到了這貨,盧顯城的心里開心了,小聲的說道:“看我抓到你不抽你!我還治了不你了,你知不知道你這家伙造了什么孽,一套沙發我媽咬牙了一個多月才買的”。
  誰知道突然之間樂極生悲,眼看著就要抓到了二哈,突然聞到了一股讓人無法忍受的臭味道,直接熏的盧顯城差點兒背過了氣去。
  “喔!”一聞到這味道盧顯城哪里還有什么心思去抓狗,立馬從地上翻了起來,直接離開了床底。
  “怎么這么臭”張彩霞扇著鼻子直接轉身站到了門口,才把手放了下來。
  盧顯城說道:“二哈這貨放屁了,肯定是昨晚小妹喂肉喂的多了一點兒!”。
  “哎喲!這臭的屋里都不能進人了,你撿的什么狗啊,放屁都這么臭,跟黃狼子(黃鼠狼)似的”張彩霞抱怨說道。
  盧顯城捏著鼻子把屋里的窗戶打了開來透氣。
  “算了,現在先不抓了,等著中午吃飯的時候它自然是要出來的”盧顯城說完把手中的工具放到了墻邊靠著。
  放下了工具盧顯城才覺得這身上一涼,一低頭發現自己還穿著內衣秋褲呢,立馬又跑到了床邊穿衣服。
  穿好了之后一想放這貨在床底也不是個事兒啊,萬一它憋不住在自己的床底大小便,自己不是更倒胃口?
  想到了這里盧顯城又拿起了工具,開始繼續掏二哈!
  這下這貨就沒能幸免了。
  拎出來之后盧顯城雙手叉著二哈的兩條前腿,就這么提著把犯罪份子帶到了犯罪現場,把它的腦袋湊到了撕成了皮片子的沙發皮旁邊:“我讓你撕東西!下次還撕不撕了!”每說完一句沖著腦門上就是一個巴掌。
  嗚!嗚!嗚!二哈被盧顯城叉的一動不動,但是這凄慘的叫聲卻是一聲連著一聲的。
  很快盧顯城就聽到了樓上走道傳來的二嬸的聲音:“嫂子,狗怎么叫的這么這個聲兒!”。
  張彩霞立刻說道:“這東西把整個沙發都給扯壞了,年還沒有過呢就敗了我一套沙發!”。
  二哈凄慘的叫聲很快把盧奶奶從房間里引了出來,看到了堂屋成了這個樣子老人一點兒氣都沒有。
  走到了盧顯城的身邊伸手拍了拍示意孫子把狗放下來。
  “你們啊,這么大點兒的狗哪有不喜歡咬東西的,這是它在磨牙呀!你們自己把它關在屋里還到怪起狗來了!”盧奶奶對著媳婦張彩霞說道。
  張彩霞聽了笑道:“媽,我哪能想到這個啊!”。
  “行了,反正快過年了,就當換個新的吧,沙發也用了七八年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盧奶奶這話說的挺大方的,說完轉頭對著孫子說道:“你掏錢去買個新的,別讓你媽掏”。
  張彩霞聽了笑了笑也不反駁:“那你今天和你爸去買沙發!這東西等會和你爸出門的時候扔出去吧”。
  盧奶奶說完就對著伸著腦袋使勁湊著自己腿的二哈說道:“狗兒,走跟著我去溜溜去”。
  流到了地上二哈非常有眼色,看到了盧奶奶一招手立馬屁顛顛的跟著到往外走,郁小卷尾巴搖的跟風扇似的,一張臉上凈是討好的濺樣兒。
  老盧沒有想到的是回到家的第一個早上自己會在床底掏狗和打掃堂屋之間渡過,至于老媽說的讓自己和老爸一起打掃,老盧這邊雖說有這個心,但是沒這個力。用母親的話形容老爸那就是甩手掌柜的,或者叫家里油瓶倒了都不帶伸手扶一下的。
  “哥!今天早上怎么這么勤勞?”活兒一干完,妹妹就把小腦袋伸到了堂屋里。
  只見小丫頭脖子上掛著鐵三角的白色耳機,手里還攥著索尼的CD機,腦袋上還戴著自己給她買的粉色的小熊頭帽子,這身打扮放到二十年后都不落伍。
  至于小丫頭為什么正湊巧等自己活干好再露頭,盧顯城哪里會不知道小丫頭也在躲著干活兒:“你起這么早干什么?”。
  “去學校拿通知書啊”盧慕芷說道。
  盧顯城又問:“不是放假了么?”。
  “是放假了啊,但是還要去拿成績,成績單還要給家長簽字的”盧慕芷說道。
  聽妹妹這么一說盧顯城想起來了,高中都是這招數,寄通知書那還是大學的事情,有的大學干脆連寄都省了。
  “喲,都咬成了這樣了,你的狗蔫壞的嘛!白天傻不拉嘰的晚上偷偷的咬沙發搞破壞”盧慕芷從樓梯上下來,望著院子里只剩架子的沙發說道。
  這時盧顯城想起來了,說不準這事兒還真不怪二哈,自己想著把二哈的那根大牛骨帶回來的,這么著急走就扔屋里了,聽妹妹這么一說現在才想起來。
  “哎喲!你看這事情,二哈的大骨頭沒帶回來!”盧顯城頓時拍了一下大腿,一根大牛骨頭引爆了三張沙發!怎么算怎么不劃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