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完美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布一個大局(08-18)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求李牧先生幫個忙(08-18)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很想跟他交朋友(08-18)     

重生完美時代1456 跌到349

  這個夜晚對李牧來說,恍如隔世。
  蘇映雪把自己最寶貴的禮物送給了李牧,前生今世兩輩子的情感糾纏,終于在硅谷這個夜晚修成了正果。
  李牧承認多數時候,蘇映雪對自己而言,更多是一份跨越兩世的情懷,她承載著自己前世青蔥年少時期所有的情感,對重生后的自己來說,她就像是一種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像是《盜夢空間》里,萊昂納多辨別夢境與現實的陀螺。
  正因為這樣,李牧才能夠長時間與蘇映雪相敬如賓。
  而現在,一切都跨入了一個全新的階段,李牧曾在上輩子無數次的幻想這一晚,而今終于幻想成真。
  清早,李牧刻意延后了去公司的時間,想在這個全新的早上多陪陪蘇映雪。
  蘇映雪醒的很早,但卻少見的賴起了床,李牧讓酒店的私人管家安排了豐盛的早餐,待早餐送到之后,才把蘇映雪從被窩里哄了起來。
  在昨晚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蘇映雪習慣了時刻端著從小家庭教育灌輸給她的矜持姿態,這種矜持并非是讓她裝得更矜持,而是潛移默化的讓她學會并適應控制人本能的各種欲望,包括了玩樂的欲望、偷懶的欲望、情感與生理的欲望……
  而現在,忽然間卸下了這個長久存在的負擔,讓蘇映雪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輕松。
  李牧哄著她起床吃飯,她一邊像正常戀愛的小女生一樣向李牧撒嬌,一邊又關心的問他:“你今天怎么這么晚還沒去公司?”
  “不著急。”李牧解釋道:“重要的事情昨天就已經解決了,今天主要是等個結果。”
  李牧所說的結果,就是今天蘋果股價開盤后的價格,是否會直接擊穿3.5美元的大關?擊穿之后是否能夠長時間壓得住,起碼在今天這個交易日內,股價要壓得住,因為只要股價擊穿3.5美元,牧野科技就會正式向納斯達克遞交私有化方案,這個時候股價如果波動太大,尤其是反彈到3.5美元以上的話,多少都會帶來一些麻煩。
  蘇映雪柔聲道:“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不用留在這里陪我,我吃飯完看看書,一天就過去了。”
  李牧遞給她一小塊三明治,又看了看時間,道:“現在是九點十分,等到九點半我看看蘋果今天開盤的股價,如果低于3.5美元,我就得趕緊去公司了。”
  蘇映雪點了點頭,嫣然一笑,道:“那我今天就只看書和游泳。”
  李牧看著她,笑問道:“昨天折騰到后半夜,你今天還有體力游泳嗎?”
  蘇映雪俏臉如酡染一般,難掩羞赧的說:“游不動就曬太陽,這總行了吧?”
  李牧滿意一笑,對她說:“就算能游得動也盡量少游,要留著點兒體力知道嗎?”
  蘇映雪眼瞼低垂、輕輕點頭,極低的聲音說:“我知道了……”
  早飯吃到一半,李牧打開了筆記本電腦,等待著蘋果今天的開盤股價,今天的盤前新聞李牧沒有去看,到了這個時候,盤前新聞怎么說,他已經完全不去在意了,他只想要結果,要一個把蘋果徹底吞噬,同時又能在納斯達克的證券投資機構頭上狠割一把韭菜的結果。
  九點三十分。
  無數人都在關注著這一刻的納斯達克。
  這些人幾乎無一例外的,都在關注著蘋果股價,因為他們想要親眼見證李牧的影響力,是不是真的能夠用一份聲明,就把蘋果的股價一拳砸道3.5美元以下。
  全世界眾多金融媒體、互聯網媒體也都在跟進著這一動態,期待著一個新的金融奇跡。
  9:30分!
  納斯達克正式開盤!
  蘋果的股價從上個交易日收盤的4.22美元,瞬間暴跌17.3%,直接從4.22美元,暴跌到了3.49美元!
  整個納斯達克一片嘩然!
  牧野科技一份聲明,就直接把蘋果股價砍掉了17.3%,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牧野科技說蘋果股價超過3.5美元就不考慮收購,結果蘋果股價就如同施了魔咒一般,直接掉道了3.49美元。
  要知道,現在蘋果絕大部分的流通股都在這些證券投資機構手里,正常情況下,他們有一萬種方法拉升股價,但是在這個特殊情況下,他們連一種辦法都找不到。
  而且最關鍵的是,拉升股價也沒有意義,股票真正的意義不在于股價的高低,而在于套現。
  股價必須有人認可、有人愿意照價支付、賣家能夠照價拿錢,才有實際的意義,因為這體現了股票的實際價值,現在,蘋果的股票已經徹底沒有了市場需求,在牧野科技發表聲明之后,沒有人會在超過3.5美元的價位上購買蘋果股票,所以,機構之間抬高股價也只是沒有意義的徒勞,最終誰都沒辦法解套。
  股價暴跌17.3%,這個比例已經算是深度套牢,唯一能讓他們解套的,就是牧野科技。
  整個市場都開始對牧野科技充滿敬畏與忌憚,這樣的選手就像是Bug一樣的存在,李牧更是神一樣的存在,誰都不知道年紀輕輕的他,體內到底還蘊含著多大的能量。
  資本家忌憚李牧與牧野科技,覺得它是破壞規則的一種存在,但納斯達克的普通投資者,對牧野科技的推崇超過了市面上的任何一家企業,蘋果股價的暴跌,對普通投資者來說,意味著李牧對那些吸血主力的懲罰,意味著正義得到了伸張,意味著他們的仇恨得報。
  尤其是李牧,他已經成了納斯達克投資者心目中的超級英雄,今天,在納斯達克的交易市場門外,大量投資者高舉印有李牧頭像和標語的牌子,這些都是李牧在納斯達克的擁躉,他們堅信李牧今天能夠把蘋果的股價徹底打壓下去,所以早就做好了物料,來為李牧吶喊助威。
  在贏得這些投資者尊重與推崇的同時,李牧也在普通投資者層面,為牧野科技奠定了極好的群眾基礎,由于這些人對李牧以及牧野科技有著極大的信任,所以將來牧野科技上市之后,他們會因為對牧野科技超強的信心,而間接提升牧野科技的股價與市值。
  隨后,市場上又出現了一個神奇的情形,蘋果股價從開盤那一刻開始,就一直穩定在3.49美元的價格上,沒有絲毫波動,股票的換手率低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個時候,大家等的就是牧野科技的下一步動作,如果牧野科技今天就向納斯達克提交私有化方案,并且履行諾言,把價格定在3.5美元的話,那么這個股價就能夠穩住,并且一直穩到退市。
  但是,如果牧野科技這個時候反悔了,那就完了。
  蘋果股價之所以還能在3.49美元站穩,就是因為大家都知道,在這個價位上,牧野科技就有可能全面接盤,市場有這個信心,股價自然就能站得住,但如果牧野科技放棄接盤,蘋果的股價就會一腳踩空,繼續下跌。
  客觀的說,如果李牧耍無賴,這個時候不兌現自己的言論,繼續壓制蘋果的價格,那么私有化蘋果的最終成交價可能還會更低,而且,現在的輿論對李牧也特別有利,大家都知道蘋果的股價是否繼續下跌完全取決于李牧,為了讓機構付出更大的代價,那些投資者們紛紛在互聯網上呼吁李牧不要理會蘋果,讓蘋果的股價繼續暴跌。
  但李牧顯然不會為了一點利益,就出賣自己和牧野科技說一不二的名聲,所以他立刻與蘇映雪告別,匆忙趕赴牧野科技,準備即刻起正式進入與納斯達克溝通私有化的關鍵流程。
  抵達公司之后,李牧立刻召集收購蘋果的事業部全體成員,當眾宣布:“我們今天上午就正式向納斯達克遞交蘋果股東對私有化的投票結果,以及我們的私有化方案,同時告知納斯達克,我們私有化所需的資金已經全部備好,隨時可以打入納斯達克的監管賬戶,希望他們能夠盡快對方案進行審核,然后與我們聯系、告知我們結果。”
  路易斯馬丁激動難耐的說:“李總,我相信納斯達克不會拒絕我們的方案,甚至會加速推進來促使私有化盡早完成。”
  李牧問他:“為什么這么說?”
  路易斯馬丁笑道:“相信我,那些機構現在絕不敢與你為敵,他們已經接受了被你割韭菜的現實,所以急于退場的他們,不會對我們的私有化進程進行任何形式的阻擋,而納斯達克也希望早點結束這場他們無法控制的游戲,對他們來說,蘋果越早完成私有化,他們就越早松一口氣,如此一來,機構接受、納斯達克順水推舟,這件事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夠解決掉。”
  李牧滿意一笑:“那就借你的吉言了,路易斯!”
  ……
  律師團昨天就為李牧擬好了蘋果股東關于私有化投票結果的法律文書,牧野科技擁有蘋果80.11%股權與投票權,而李牧擁有牧野科技100%投票權,于是李牧個人就等于擁有了蘋果80.11%的投票權,只要他個人同意私有化,就等于代表整個蘋果股東層做出了終審決定。
  而路易斯馬丁也早就為李牧擬定好了私有化蘋果的材料,牧野科技的私有化方案非常簡單,3.5美元的價格,不包含任何其他溢價,全面強制私有化,只要納斯達克點頭通過,所有機構和投資者的股票全部強制回購。
  隨后,這批文件被迅速發給納斯達克的管理委員會,接下來牧野科技關于蘋果私有化唯一的事情就是等,等納斯達克通過私有化方案。
  路易斯馬丁一路見證了李牧收購與私有化蘋果的全過程,他一方面感嘆于李牧手腕之強,一方面也慶幸自己接受了李牧私底下的offer,等蘋果私有化完成,自己輕松有一千萬美元到賬。
  一想到這么輕松就能賺到稅后一千萬美元,路易斯馬丁甚至覺得有些對不住李牧、讓李牧做了冤大頭,于是他找了個機會,向李牧提了一個建議和一個承諾。
  建議是,他希望李牧將來在牧野科技上市的時候,能夠采取雙層股權架構,也就是同股不同權,這樣一來,就能夠降低風險投資機構、對沖基金以及流通股東對牧野科技的控制力,如果李牧把股權架構設置好,將來即便他自己的股份稀釋到不足10%,他也有可能依舊擁有公司超過66.6%的決策權,公司依舊歸他控制。
  如果當初喬布斯在蘋果能夠推行雙層股權架構,他也就不會被董事會從他一手創建的公司里踢出去了。
  除此之外,路易斯馬丁向李牧承諾,將來隨時聽候李牧的差遣,任何時間、任何事情,他都將全力以赴幫助李牧解決問題,如果李牧有一天需要他加盟牧野科技,他也絕不會有半點猶豫。
  雙層股權架構李牧非常感興趣,他決定將來把牧野科技的股權一分為二,一部分是包括在即在內的核心創始團隊持股,一部分是對外稀釋的融資機構,以及未來上市之后的流通股持股,而這部分持股,李牧干脆就不準備給任何投票權。
  這樣一來,可以確保公司的投票權永遠在自己和自己團隊的手里,而自己又永遠在團隊比例中占絕大多數,這樣一來,誰都別想搶走自己對牧野科技的掌控權。
  這樣的股權架構有些偏極端,可能胡引起資本市場和流通市場的排斥,但李牧一點也不在意,他要把資本和投資者定義成純粹的資本合作,不給他們任何插手牧野科技實際運作的機會。
  至于路易斯馬丁,李牧收下了他的承諾,并且告訴他:“未來的某一天,我可能真的需要你加盟牧野科技,那個時候我希望你能夠不拖泥帶水,立刻馬上加入牧野科技,為牧野科技服務,當然了,到時候我也絕對不會虧待你,我給你的一切條件,都會讓你感到滿意。”
  路易斯馬丁當即說道:“李總放心,我以后將隨時聽候你的差遣!”
  李牧微微一笑,點頭說道:“OK,接下來的時間,麻煩你先幫我設計出一套雙層股權架構的具體執行模式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