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隱》 最新章節: 第七百零六章大隱于山(08-17)      第706章大隱于山(08-17)      第705章靈氣通道(08-17)     

大隱120 青銅器

古玩行其實也是一個憑經驗的行業,見多才能識廣,比如詛咒,如果沒有親眼見過,于山怎么知道詛咒是怎么回事?如果沒有見過錢開元施法,于山又怎么知道浩然正氣居然也是可以修煉的。
  古玩也是這樣,只有好東西看的多了,自然就認識了,如果連真東西都沒見過,只憑紙上談兵,那肯定要虧死。
  錢小豪道:“反正這個市場上,也沒有幾件好東西,我們就在這周圍轉悠轉悠得了,等到他們交易的時候,正好看看。”
  “行,我正好研究一下這些瓷器。”于山道。
  于山反正不著急,他有一整天的時間做準備,只要今天能夠找到一個,幫個他圓謊的人,就算完成任務。
  至于撿漏,于山也不過是說說罷了,他可是知道的很清楚,撿漏哪是那么容易的?
  你只要看看這紅門文化市場就知道了,人來人往,川流不息,那么多人都有撿漏的心思,但這里能有幾件真品?
  不要說真品了,就算是能看的贗品也不多,這里絕大多數都是粗制濫造的東西,連買下來當做紀念品都不合格。
  “行,你隨便看看吧!我在這里等著看熱鬧,如果有情況我就叫你。”錢小豪根本沒有動彈,看來他是被那兄弟兩個的吵架吸引了。
  剛才圍觀的很多人,都在這周圍轉悠,看來跟錢小豪是一個目的,都想要看看,那三父子手里到底是什么東西,居然還需要專門找個大老板前來交易。
  于山可不管錢小豪,他走到一個賣瓷器的攤子邊上,直接蹲下身,仔細查看起攤子上的瓷器。
  那個老板看了一眼于山,好像沒有什么商機,所以也就沒有理會于山。
  于山自嘲的一笑,就他這一身,怎么看都不像是潛在的客戶。
  不過,沒有人理也不錯,于山正好研究一下這里的東西。
  于山再次打開天眼,在天眼的觀察之下,整個攤子上籠罩著一片白光,仔細查看,還能看出里面包裹的一層土黃色的微光。
  瓷器是用泥土燒制的,自然是土屬性,所以有黃光正常,不過在燒制成瓷器之后,卻整體散發出一層白光。
  這樣的白光,于山見得多了,而且他懷疑,這就是碳十四衰變散發出來的能量形成的光芒,這樣的光芒不止是器物上有,人也有,幾乎所有人,都被這么一層白光籠罩,只不過是有強有弱。
  于山知道,這層白光,就好像太陽光一樣,并不是白色的,只不過是各種顏色摻雜,形成的白光。
  如果用玻璃,或者是水珠折射,看到的肯定是七彩光芒,這個原理,就跟形成彩虹的原理是一樣的。
  “看來天眼也不一定是一成不變的,不知道還有沒有辦法繼續修煉,也許再深入修煉一下天眼,就能夠直接看到七彩的光芒,而不是看什么都是一片白色。”
  于山此時到是想到了天眼的不同,既然他的天眼是修煉出來的,那么肯定還能繼續修煉。
  現在他知道的就是錢開元,他的天眼很明顯不如于山,而于山的天眼,也不是沒有缺點,所以,天眼應該是能夠不停修煉的。
  現在的于山,只能依靠分辨瓷器外表的白光強弱,來分辨瓷器的年歲,但這樣判斷瓷器的年代,是很難把握的準的。
  也許以后,于山的天眼能力提高了,才能從更加細微之處,來分辨這些瓷器的不同,但他現在卻不能做到。
  所以,于山只能是老老實實的,觀察這些瓷器外表籠罩的白光。
  由于這些瓷器,絕大多數都是現代工藝品,所以它們散發出來的白光,亮度都是差不多的。
  如果仔細觀察,也不過是相差毫厘,有些在于山看來,甚至是一樣,根本分辨不出有什么區別。
  這就是天眼的一個弊端了,也許用肉眼能夠分辨出來的兩種瓷器,因為燒制的時間相差不多,所以在天眼之下,它們的表現就是相同的。
  比如同一個口窯中出的瓷器,拿一只杯子和一只碗做比較,用肉眼,一眼就能夠分辨出來,而用天眼呢?看到的只能是相同的一片白光。
  于山找的是差異,如果全部都是散發相同的白光,于山就不理會,這些肯定全都是現代工藝品。
  一連看了十幾個攤位,看到的所有東西都沒有什么不同,這讓于山有點失望。
  看的多了,于山也就有了點經驗,最后他干脆一眼掠過,只要是一片明亮,他連停都不會停。
  “咦?”差不多圍繞著市場逛游了一圈,于山終于發現了一處不同的地方。
  慢慢的走到了這處攤位跟前,于山知道這些老板不待見自己,所以他也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動手,只是蹲在那里,一只只瓷器的慢慢查看。
  這個瓷器攤位上的瓷器不少,高高低低、大大小小、花瓶、小碗、杯子,什么都有。
  只是看了一會兒,于山就看出來了一點規律,越是距離他遠的地方,放置的瓷器散發出來的光芒就越弱,特別是靠近那位攤主的地方,有幾只瓷器散發出來的白光,很明顯跟外面那些有所不同。
  于山知道,這個老板是知道他身邊的東西的價值,所以才會小心的放在身邊,這是害怕被人不小心毀了,或者是偷走了。
  既然沒法撿漏,那么就只能試探試探。
  “老板,你身邊那只小碗怎么賣?”挨個把外面的看了一遍,最后才出言試探道。
  這個時候,老板抬起頭,認真的看了一眼于山,開口道:“小伙子對我身邊這只青花小碗感興趣?”
  于山仔細看了一眼那只小碗,確實是一只青花小碗,不過,它散發出來的光芒,要比他家的椅子的光芒都要暗淡,所以這只青花小碗制作出來的時間,肯定超過了六十年。
  “這是一只民國時期的青花小碗吧?”于山試探著問道。
  “咦?”老板詫異的看了一眼于山,他沒想到于山還是個行家。
  這個時候,老板正了正身子,認真的看著于山道:“沒想到小兄弟還是個行家,怎么,喜歡?”
  于山心里吐槽了一句,喜歡個蛋,我是試探你呢笨蛋。
  不過表面上,于山卻是一本正經的道:“看著倒是不錯,不知道這個青花小碗,具體是什么時候生產的,什么窯口燒制的?”
  “看來小兄弟真的是行家,來,看看,這可是民國時期少有的精品瓷,一般人我都不讓他們看,只有遇到了行家,我才會拿出來交流一下。”
  說著,老板把手邊的青花小碗,小心的拿了起來,放到了于山身邊,觸手可及之處。
  于山看了不少小說,自然知道這是為什么,像瓷器這樣的東西,是絕對不可能用手接的,以免在交接過程當中,出現失誤,摔了東西。
  看著手邊的小碗,于山心里一萬頭草泥馬,已經飛奔而過,他懂個茄子。
  本來只是想著,從這個老板嘴里套出點信息,沒想到此時卻要跟他交流。
  于山一邊小心的拿起小碗,一邊動著腦筋,剛才他判斷是民國的,也不過是猜測。
  因為在這里,如果是清朝、明朝或者更加久遠時代的瓷器,肯定不會就這么放在攤子上,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民國時期的。
  而民國沒有官窯器,所以于山道:“這是民窯出品,但看不出是哪里產的,不知道老板怎么看?”
  “哈,小兄弟還是個高手,這自然是民窯的,不過,不是景de鎮那邊出來的,其實我也不知道是哪個窯口的,但這絕對屬于精品。”老板高興的道。
  于山直接無語,就這樣他也成了高手?
  看來這個老板,也是一個半吊子,根本就不太懂瓷器。
  “老板這只小碗打算多少錢出手?”只能判斷到民國,看來就是這次的收獲了,所以于山直接詢問價格。
  老板看于山問的認真,又認為他是高手,所以十分誠懇的道:“既然你也知道這是民國的精品瓷,那我也不吭你,只要八千,這只小碗你就可以拿走。”
  于山搖了搖頭,把小碗放倒了攤子上:“三千,如果老板愿意,這只小碗我就收藏了。”
  “三千?這個價太低了,最少也要七千,再少我就賠了。”老板搖著頭道。
  于山笑著道:“這種民間生產的青花小碗,存世量很多,三千已經不少了。”
  于山咬住了價格沒有松口,畢竟他可沒有想著,真買下這只小碗。
  當然,如果這個老板同意,于山花三千買下這只小碗也沒什么,畢竟這只青花小碗制作的還算精致,釉色也十分均勻,并沒有現代工藝品的那種暗淡和散暈。
  老板盯著于山,看于山根本沒有漲價的意思,所以道:“三千真的太少了,要知道,這雖然是民窯出品,但也不過是因為那是在民國時期,如果是滿清時期,青花可不是隨便哪個窯口,就有能力燒制的,你也應該知道,那個時候的青花料,都是進口的。”
  于山一聽,心里就笑開了,這個老板還真是個棒槌,剛才他差點就被這個老板唬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