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棋局》 最新章節: 四百八十八章途中(06-25)      四百八十七章底牌(06-25)      四百八十六章潛行(06-25)     

時空棋局69 辛辣

之后自認為表現還算得體的張龍初剛和伊娃剛松開手,身旁那個穿著紅色小禮服的‘金剛芭比’便笑盈盈的朝他伸出手來,尖著聲音道:“龍初,我是伊娃的室友,也是菲娜的好朋友,有一個美麗的法國名字,盧芙。格瑞,是個演員…”說著她扭動了一下身姿,“我很欣賞像你這樣神秘而強悍,又富有異國風情的男士,如果你有朋友是單身的話,希望可以介紹給我認識…”
  話還沒說完,站在其右手旁的伊娃突然面無表情的說道:“他的真名是魯夫。格爾,出生在德州鄉下,這輩子都沒去過法國。
  也根本不是什么正式的演員,在UCLA的計算機系休學后,靠在好萊塢五流電視劇里客串同性戀、異裝癖過日子…”
  “伊娃。格森,你如果再在新朋友面前這么污蔑我的話,就算是女人我也不會留情了…”聽到這話盧芙或者是魯夫氣的眉毛都豎了起來,轉頭望著伊娃憤怒的低聲吼道,語調低沉的像是頭棕熊般粗暴。
  可當他正過腦袋卻瞬間恢復了笑容表情,“別理伊娃,她從小就不懂得尊重別人,是個缺少家教的姑娘。
  總之很高興認識你龍初,我想未來我們會相處的很愉快的。”,聲音也魔術般的恢回了剛才尖銳的女聲。
  “哦,這是我的榮幸。”即便在橘子街接觸過各種怪胎,可應付魯夫這種奇葩還是遠遠超出了張龍初的能力,他張了張嘴巴,楞了好幾秒鐘才干笑著憋出一句話來。
  看到張龍初尷尬的表情,菲娜急忙指著那個給自己送上蛋糕的白人女孩道:“龍初,我給你介紹一下我的室友,凱若琳。D。維亞,是名dancer(舞者)。
  她加上伊娃、魯夫三個人是我搬進這間公寓后,交到的好朋友。”
  “哦,你好凱若琳小姐。”張龍初如釋重負的把視線從魯夫情噓噓的下巴上離開,轉向凱若琳,禮貌的伸出手道。
  “你好,張龍初先生。”凱若琳和張龍初握了握手,非常直白的說道:“最近兩三周,菲娜每天每天都提到你,我本來以為你是個怪人,要知道約會三次以上卻連接吻都沒有的情侶,我真是從來都沒聽說過。
  不過今天看來,你的確是個不錯的家伙,畢竟一個肯為女朋友花錢的男人,總是有基本分數在的,戀愛節奏過慢也許真的是因為還太年輕的關系。”
  “謝謝你的夸獎,凱若琳小姐,不過你不覺得自己的論調有點太拜金了嗎?”很討厭被人隨便評價的張龍初愣了一下,聳聳肩道。
  “這世界是公平的,既然你們絕大多數男人都認為我們女人如果想要有吸引力,最重要的是擁有翹屁股、大胸脯和漂亮臉蛋;
  那么我們女人當然也可以要求你們男人要有成功的事業、幽默的談吐和雄厚的經濟實力了,”凱若琳撇了撇嘴,“再說一個男人在戀愛的時候肯為自己的女友花錢,的確不一定代表一心一意,死心塌地的愛著她;
  但如果他連錢都不舍得花的話,卻表示一定不把自己的女朋友放在心上。”
  在米國成年人的世界里,同事或者朋友甚至親人之間,財務關系一般都計算的非常清楚,聚餐或者一起喝酒,除非有人主動提出請客,否則的話一定都是將賬單分攤,但夫妻相處卻是個例外。
  這是因為作為一個80%以上的民眾,信奉基督教派的國家,婚姻關系自然而然的被主流社會默認為是最為神圣的一種契約,更何況根據圣經,上帝用全世界第一個人類亞當的肋骨,造出了他的妻子夏娃,也就是從某種意義上說,夫妻是‘兩位一體’的。
  也因為這樣,即便經歷過所謂的‘性’解放運動;
  即便影視劇中離婚、偷晴的橋段絡繹不絕,在現實中,婚外情仍然或輕或重的是被多數普羅大眾所鄙視的污點。
  同樣還是因為夫妻關系的特殊性,在米國當一個男人愿意把自己的金錢與女友盡情分享時,一般就代表著一種與眾不同的認可;
  一種不是在玩感情游戲,而是認真交往的無形承諾。
  張龍初才初中畢業,自然不可能會了解這種微妙的戀愛規則。
  他之所以會花大價錢給菲娜買生日禮物,其實只是源自于內心深處信奉的‘公平交易’原則,我借助你的渠道源源不斷的偷取靈魂,不管你是否知道實情,都應該給予豐厚的回報。
  因此張龍初對凱若琳說的話并不認可,但又不知道該怎樣反駁,便沉默了下來。
  “龍初,凱若琳是個女權主義者,所以說話才會這么直接,”站在他身旁的菲娜看到這一幕,嘆了口氣道:“但實際上她是個很單純的女孩,現在交的男朋友就是個連自己的生活費都付不起的窮模特,都個月都還要向她討錢花。”
  “菲娜,我說過多少次了,沒錢和不愿意在女友身上花錢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托馬斯是沒錢,而不是對我小氣,”凱若琳臉上露出倔強的表情,雙手一攤說道:“還有他也沒有向我討錢花,而是借,借你懂嗎,我相信等他成功以后,一定會連本帶利全都還給我的。”
  菲娜知道朋友之間保持友誼的最好方法就是誠實的說出自己的看法,卻不過度干涉對方的私人生活,所以雖然仍然很替好友不值,卻還是繞口的轉變了話題,“你就是這么嘴硬,凱若琳,不過既然這是你的生活,當然是隨你高興了。
  好了,我工作了整整一天,都快累死了,現在就想好好喝一杯,然后大吃一頓。”
  聽到這話,凱若琳也恢復了笑容,聳聳肩道:“親愛的菲娜,你到底要裝清純到什么時候,今晚這么重要的時刻竟然還想著吃吃喝喝。
  聽著除了生日派對以外,其它的助興節目我也都布置好了,衛浴間里的浴缸重新刷過了,還鋪上了一層玫瑰花瓣的肥皂;
  你臥室的床單也都換過了,還有今晚派對結束后我去托馬斯家里去睡,整個家都留給你當‘戰場’,不過如果真在客廳‘做’的話,明天別忘了打掃衛生。”
  “哦,凱若琳你可真是…”聽出了好友話里的暗示,菲娜支吾的抱怨了半句,卻沒做任何辯解,哽了一下,露出有些窘迫的表情,說聲,“還不知道你為我的生日派對準備了什么酒呢?”,拉起男友的手,邁步朝擺滿了美味佳肴和紅酒、香檳的餐桌走去。
  而張龍初則感嘆于女孩們對話的辛辣,面頰發紅的裝作一副沒有聽懂了樣子,任由面前的伊娃和魯夫那意味深長的目光,掃過自己的某處要害,緊跟著女友來到餐桌旁。
  按照加州法律,必須是年滿21歲的成年人才能飲酒,不過對于沖動、好強喜歡冒險的年輕人來說,這條法律實在是如同虛設。
  看到男友卷了幾棒意面后,又將一些熏肉、培根火腿片和生菜沙拉夾進了自己的餐盤,菲娜很自然的倒了一杯紅酒遞了過去,猶豫了一下,試探著耳語道:“龍初,我們的派對有時會玩到很晚,如果你要提早回家的話,不用不好意思,直接告訴我就可以了。”
  “哦,現在已經是暑假了,嗯,我又升上了高中,偶爾在外面留宿一夜沒關系的。
  呃,只要不常常這樣就可以了。”張龍初畢竟不是圣徒,感受著菲娜吹在耳朵上的溫熱的空氣,早就被撩撥起的欲望一下便擊潰了內心深處那些不必要的克制、忍耐,聲音發澀,有點顛三倒四的答道。
  聽到這樣的回答,菲娜心中一蕩,聲音越發甜膩的說道:“是嗎,這可真是個好消息,如果這樣的話,也許我們該讓這派對早一點結束…”
  她的話還沒說完,突然一陣‘叮叮叮…’,湯匙敲擊玻璃杯的脆響傳進了耳朵,等到公寓變得一片安靜后,凱若琳那悅耳的聲音便響起,“各位,今天是菲娜的20歲生日,在四年前當這個女孩才16歲時,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未來想要些什么。
  她初中畢業就加入了社區大學,學習護理專業,如今已經成為了一名救死扶傷的注冊護士…我以有這樣的朋友為榮,讓我們再次祝她生日快樂!”
  隨著祝酒詞結束,整間公寓響起了一片震耳欲聾的歡呼聲,“祝你生日快樂,菲娜…”;
  “我也以你為榮,菲娜…”;
  “我們都愛你,菲娜,祝你永遠快樂…”…
  過來好一會,歡呼聲終于結束,這時伊娃輕輕用湯匙敲響了手中的酒杯,開口說道:“我還記得第一次遇到菲娜是九個月前的一天傍晚,那時的第一個印象就是這姑娘長得簡直就像好萊塢明星一樣的漂亮…
  慢慢的,我明白了菲娜有著和外表一樣的智慧,現在她已經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要對她說,愿我們的友誼天長地久!”
  她話音落地,公寓中再次響起了快樂的叫嚷聲,“為了我們的友誼,干杯…”;
  “為了菲娜的美麗和智慧,喝了這杯酒”;
  “為了美酒和友情,我們干杯…”…
  之后和菲娜關系親近的朋友們,一個個說出了對她的贊美和祝福,引發出一陣陣的歡呼,等到這一經典的米式生日派對‘祝詞’環節結束,幾乎所有的來賓都已喝的酒酣耳熱,興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