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一次》 最新章節: 第1815章一廂情愿的好感(04-24)      第1814章樂體(04-24)      第1813章不回(04-24)     

重活一次1802 天價彩禮

  伴隨著老大的話語,他的諸多兄弟們,也是將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徐爸爸的身上。
  我日你仙人板板!
  走到門口的白寧遠,就是聽到了這番對話,才停下了前進的腳步。
  前世的時候,他也曾經聽徐清茉說起過她的那些叔叔伯伯不斷“欺負”她們家的事情,但是那時候的白寧遠,更多的是將其當成了一個故事來聽。
  這還是第一次,他親眼看到這些親戚們,是如何在徐爸爸面前肆無忌憚的說出這種無恥的話來的。
  事實上,白寧遠對于這些親戚們的惡感,不僅僅只是來源于徐清茉的口述,當年他們結婚之后第一個正月里,按習俗,徐清茉的這些叔叔伯伯要一起來白寧遠家里吃飯,稱為“看女兒”,但是就在白寧遠的家里,徐清茉的小叔喝了幾口酒之后就各種找事,當眾說白寧遠沒有教養,被白寧遠直接趕出了家門,再結合著徐清茉口中所說的那些,白寧遠對她的這些親戚們,是徹底的沒了好印象。
  而今天在這里,已經不是什么欺負不欺負的問題了,這是明目張膽的搶錢啊。
  白寧遠這個外人尚且如此,更不要說作為當事人的徐爸爸了,聽到老大的那番話,他鼻子都要氣歪了。
  “你……你們!”他猛地站起身來,怒氣沖沖的指著面前的兄弟們,因為憤怒,身體都有些哆嗦起來:“合著老爺子沒了,我不但分不到一點兒東西,合著還在往里搭上兩萬塊錢是吧,你們是不是也太貪得無厭了,這要讓我凈身出門么!”
  “老三,也不能這么說,老爺子那點東西,值幾個錢?你現在都是城里人了,還在乎這點小錢么?犯不著跟我們這些農民爭搶的……”一直沒怎么吭聲的老二,臉上露出人畜無害的神色,一臉語重心長的對著徐爸爸耐心的勸解道。
  “事是這么個事,但不是這么個理,老爺子留的東西再不值錢,那是老爺子留給我的念想,再說了,憑什么就我自己一個人拿錢,你們不是老爺子生的養的?沒有老爺子,你們還能一個個坐在這里跟我說這些?”徐爸爸毫不留情的直接反諷道。
  聽到徐爸爸的話,兄弟幾個眾人不由得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臉上浮現出來的尷尬。
  “咳咳咳……”老四這個時候掩飾般的輕咳一聲,然后才看著徐爸爸,拿出了屢試不爽的理由:“三哥,別這么說,誰讓當初是你頂了老爺子的班呢,你怎么也得……”
  然而老四剛剛開口,就被徐爸爸毫不客氣的直接開口打斷:“就為了這點破事,叨叨了三十多年了還沒叨叨完,有意思么?就算是我當初占了再大的便宜,這么多年,所有家里的好事沒一樣有我的份,欠你們的也都還上了吧,還想拿著這件事到死不放么?”
  說到這里的時候,徐爸爸的臉上一片鐵青,今天的他是徹底的爆發了。
  眼看著一向沉穩的徐爸爸,居然如此的激動,他的那幾個兄弟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只是用眼神來相互交流。
  氣氛一時間有些僵。
  這個時候,白寧遠則是拉著徐清茉的手,從外面又重新回到了客廳里,而他的出現,則是再次吸引了客廳里徐家兄弟的注意,在氣氛陷入到僵硬之后,他們只能依靠著白寧遠來轉移一下。
  “還有事啊?”看到白寧遠的動作,徐爸爸下意識的以為他有什么東西忘記了,但是緊接著又意識到,剛剛所發生的那些丑事,恐怕全都給白寧遠聽了個干凈,徐爸爸頓時有一種十分丟臉的感覺,勉強擠出個笑容來對著白寧遠招呼道。
  “嗯,爸,有件事我忘了跟您和媽說一聲。”白寧遠的臉上帶著平靜的笑容,對著徐爸爸說道,至于他的目光,則是半點都沒有看向那幾個親戚們。
  “哦,這樣啊。”徐爸爸聽到這里的時候略微一遲疑,然后看向徐清茉:“去把你媽叫出來吧。”
  因為徐家兄弟的所作所為,早已經惡心到了徐媽媽,所以當徐家兄弟一上門,徐媽媽便躲進了屋里,干脆來了個眼不見心不煩。
  徐清茉看了一眼白寧遠,有些欲言又止,她想起上樓之前,白寧遠所說的話,之前白寧遠的突然離開,讓她還覺得可能只是白寧遠送她回來的一個借口,現在白寧遠又這么說,讓她又覺得,白寧遠或許之前并沒有騙她。
  想了想,最終她還是按照自己父親所說的,去了父母的房間,將徐媽媽給喚出來。
  而在場的那些徐家兄弟們,則是有些愕然的不斷在白寧遠和徐爸爸之間來回打量著,顯然,剛剛白寧遠的那聲“爸媽”的稱呼,讓他們吃驚不已。
  白寧遠是誰?那般通天的大人物,居然稱呼自己的兄弟叫爸媽,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讓他們覺得滿滿的都是不真實感。
  但偏偏事情就這么發生在他們的眼前,也讓他們意識到,雖然跟白家結親的事情黃了,但是現在老三家,仍然不是他們所能夠輕視和鄙夷的,哪怕徐清茉只是毫無名分的跟著白寧遠,但是所獲得的資源,依舊讓他們有種望塵莫及的感覺。
  為什么偏偏是老三!
  一時間,他們心中嫉妒的火焰在不斷的熊熊燃燒著,卻又發作不得。
  在白寧遠的面前,他們只有卑微和討好的份兒。
  很快的,徐媽媽便從房間里出來,漠然的看了一眼坐在客廳里,正討好似的跟自己打招呼的徐家兄弟,連回應的意思都沒有,便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徐爸爸的身邊,看著白寧遠,臉上才擠出個笑容來。
  “好了,你媽也過來了,有事你就直說吧。”徐爸爸看著白寧遠笑著說道,直接無視了坐在一邊的那些兄弟們。
  “是這樣的,現在我和清茉的事兒已經這樣了,我想著,這彩禮還沒有給您和媽送過來,實在是有些不合適,正好今天徐家的長輩都在這里,也算是做個見證。”白寧遠看著徐爸爸和徐媽媽,平靜的開口說道。
  “這個……”徐爸爸下意識的想要開口說不用,畢竟白寧遠和徐清茉之間也不是那種生活在太陽下的關系,可是看到自己身邊那一個個恨不得伸長了耳朵的兄弟們,到了嘴邊的話又被他給咽了下去。
  是個人就有一些虛榮心,更何況一直被自己兄弟們欺負了這么久的徐爸爸。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使勁的讓自己的兄弟們去嫉妒去羨慕,卻又無可奈何。
  所以他輕輕的按住了原本想要有所動作的徐媽媽的手,然后默默的看向白寧遠,雖然沒有吭聲,但是他的意思已經表達的足夠明確了。
  徐清茉這邊也是下意識的想要對著白寧遠開口說些什么,卻看到白寧遠從自己的懷里掏出一個牛皮紙袋,推到了徐爸爸和徐媽媽的面前。
  這是什么?
  眾人的心中不由得涌起了好多的疑問,看起來很薄,似乎并不是鈔票的樣子。
  那是存折或者是支票?
  眾人的心中都這般猜想著那些電視劇給出的靈感。
  就在周邊彩禮已經到了“三家一起發”、“萬紫千紅一片綠”的時候,瑯琊這邊的彩禮,普遍還是“萬里挑一”,不過白寧遠到底不是尋常人,所以人們對他的彩禮,也是表示著好奇。
  他那么不差錢,怎么著也得給個十幾二十萬的吧,或者是百八十萬?
  想到這里,徐家兄弟眼睛里不由得露出了幾分掩飾不住的貪婪,雖然他們也知道,這筆錢跟他們一丁點兒的關系都沒有。
  徐爸爸默默的跟白寧遠對視了一眼,最終還是伸手接過來,然后在眾人熱切的注視之下,緩緩的將牛皮紙袋給打開。
  只是薄薄的一張紙?
  看到這里,周圍那些不明所以的群眾們,頓時都露出了無比意外的神色。
  只有徐爸爸,在看清楚上面的內容之后,臉色瞬間變了,看著白寧遠,連連擺手:“不行,這……這太……”
  因為吃驚,他一時間沒有拿住那張紙,緩緩的落在了桌面上,而其他那些人,都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思,伸長了脖子看著上面的內容,下一刻,都集體陷入到了石化當中。
  那赫然是一份寫著白寧遠和徐清茉名字的股權轉讓書,而被轉讓的主體,居然是瑯琊影劇院。
  當初,白寧遠很清楚未來電影市場的廣闊,所以當初便籌劃著瑯琊電影院的改造,只不過他在大通地產的合作伙伴們,并不看好這個項目,所以便由白寧遠自己投資了六千萬,建成了現在這座占據著市區黃金商業中心的六層建筑,除了一二層的影劇院之外,還有三樓的電玩城、四樓的兒童樂園和五六樓的酒店,用日進斗金來形容也是絲毫都不為過。
  現在,白寧遠居然要將它轉讓給徐清茉,這已經不能夠用瘋狂來形容了,簡直就是天價彩禮。
  短暫的震驚過后,再看向徐清茉的時候,她的那些叔叔伯伯們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塊巨大無比的肥肉……
  今日第一更,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