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一百一十七章現實世界不止一座(10-21)      第一百一十六章惹不起脫胎換骨(10-21)      第一百一十五章現在走還有體面(10-21)     

純陽武神112 中正無畏孕鋒芒

  (求訂閱,月票,推薦票。)
  副社長,吳師傅呢?
  體育館內,一群刀道社的社員先是一怔,既而就有人開口,他們一大早就接到花圓集合的電話,說指導青刀賽的師傅請到了,還以為是屏風刀館的吳師傅,沒想到就來了花圓和齊蕓菲,還有一個生面孔的青年。
  “蘇乞年蘇哥,就是我們接下來青刀賽的指導老師。”
  花圓直入主題,她語氣鄭重,行走間腳步有力,這一刻竟顯露出來幾分上位者的氣魄,來到一群刀道社社員面前。
  什么!這個看上去比他們大不了幾歲的青年嗎?
  有人蹙眉,道:“副社長,我們知道刀道社資金緊張,學校也沒有多余的經費分給我們,青刀賽畢竟是個人賽,只能算職業聯賽的預備賽事,但正因為如此,一個好的指導老師至關重要,有針對性的戰術甚至可以扭轉乾坤,以弱勝強,以我們刀道社的底蘊,根本不能和三姜和古爾比,所以側重防御的屏風刀館,才是最穩妥的選擇。”
  “是啊圓圓,資金不夠我們一起再湊湊,從加入刀道社的那一天起,我們就說過要一起踏上職業之路,有困難一起扛。”
  也有關系親近的女孩子開口,委婉道,但言下之意很明顯。
  “我花圓做事,你們應該很清楚,”等到所有人說完,花圓方才開口,認真道,“在我這里沒有湊合,沒有還好,更沒有將就,刀道社是我們一起組建的,對于刀道社的感情,我花圓不比你們任何一個人差,我們能夠走到一起,就是要給外面那些人看,平民也能出貴子!職業之路,不是只有世家門閥才可以獨占鰲頭!”
  “所以,請相信我!”
  隨著花圓最后一句話落下,體育館內頓時陷入了沉靜,說是刀道社,其實眼前的也不過就是八個人,算上花圓和齊蕓菲,也就是十人,相比于古爾與三姜動輒上百人的社團,實在是微不足道,不過他們能夠走到一起,也是經歷了不少事,他們質疑蘇乞年,但也相信花圓這位副社長不會將就,一時間,一小撮人陷入了遲疑中。
  “我相信你!”
  這一刻,有聲音從背后傳來。
  “社長!”
  眾人眼前一亮,體育館外,走進來一個著灰色粗布武袍,背著刀袋的青年。
  青年看上去約莫二十歲,肌體呈古銅色,一雙眸子湛亮,濃眉如刀,雖然談不上俊秀,但自有幾分陽剛氣質。
  來到蘇乞年身前一米之外站定,青年伸出一只手,他目光炯炯,直視前方,道:“花圓信你,那我們也信你,這里沒有利益糾葛,只有一群平凡的熱血青年。”
  “刀道社社長,韓冰,接下來的九天,蘇老師,請多指教。”
  ……
  握手,再松開,沒有試探,沒有沖撞,蘇乞年也沒有顯露出太多的表情,不過對于這樣的一群人,卻是生出了不小的感慨和興趣,刀道中正,無畏,而孕鋒芒,沒想到在這里,能夠看到這樣的品質,這或許正是當下的人族星空所欠缺的,畢竟相對于紀元之末,當下的星空缺少大的征戰,諸族都在克制,人族的人口基數太大了,居安不思危,各大部族、傳承都有各自的打算和布局,這與另一個時空的地球,華國的某一段時期何其相似。
  抬腳邁步,蘇乞年也沒有客氣,在眾人的注視下,來到體育館中間。
  “你們過來。”
  有了花圓與韓冰一正一副兩位社長的擔保,一眾社員也都選擇放下成見,連同齊蕓菲在內,十一人上前,環繞蘇乞年圍成一圈。
  “一起上,先讓我看看根基。”
  既然選擇了信任,蘇乞年也不會藏著掖著,他看出來這群年輕人的艱難與團結,這也令他回憶起了多年前武當逍遙谷中的日子,人心詭詐,而眼前的這種純粹難得且珍貴,他不求永恒,只希望在他離去前的這三年左右,可以維系住這份來之不易的羈絆。
  他語氣平靜,卻令除了花圓和齊蕓菲之外的其他社員變了顏色,他們當中可是有四人考取了職業資格,尤其是社長韓冰,身為大四的學長,職業二階中也不是弱者,有望在畢業前沖刺職業三階。
  更重要的是,雙拳難敵四手,要他們十一個人同時出手,就算一人一刀,瞬間也是十一刀,四面八方避無可避,難道有三頭六臂不成,這到底是自信,還是在輕視他們?
  “令行禁止!”
  韓冰大喝一聲,刀袋落入手中,取出一柄修長的直刀,雪亮的刀刃一寸一寸拔出,空氣中頓時響起了輕盈的金屬摩擦聲。
  其余人頓時收斂心神,一口口長短、形式不一的金屬刀或木刀拔出,金屬刀開刃,這是職業刀客才有的權利,不過齊蕓菲依然用的是一口特質的鐵木刀。
  十一人的目光變得銳利,落到蘇乞年身上,卻不見其臉色有半分變化。
  韓冰眼前微亮,驀地暴喝一聲:“斬!”
  一瞬間,十一口刀幾乎在同時動了,有快有慢,最快的自然是社長韓冰,一口長刀幾乎在剎那間斬出六刀以上,雖然更快,但到達蘇乞年身前,卻與其他人相差不多,其次是花圓,彎刀如月華鋪開,相比于昨天,這一刀更加凝練,少了幾分絢麗,多了幾分質樸,刀入中宮,直搗黃龍。
  緊隨其后的是齊蕓菲與另一名少年,兩口刀同時選擇上撩,占據了前方所能躲閃的所有方位。
  至于另外七人,則有些手忙腳亂,劈出的刀雖然也不慢上多少,但并不穩健,更有人出刀的同時身子扭曲,主要是為了避讓身邊人,其中有一人出刀慢了半拍,被擠出了包圍圈子,自動脫離了戰場。
  十口刀,十道身影,落到蘇乞年的眼中就纖毫畢現,最強的毫無疑問是社長韓冰,氣血旺盛,勁力貫透筋骨,相比之下,花圓就差了一些,其他人更弱,蘇乞年看出來,職業刀客的路,也在于增強氣血,磨礪筋骨,孕養勁力,這幾人的刀法或許不入他眼,卻也別有洞天,長年累月下去,可以令一身血氣勁力,更貼近于刀道鋒芒。
  就在刀刃臨身的一剎那,蘇乞年動了。
  他一只手抬起,韓冰十人就生出一種錯覺,每個人的面前,似乎都出現了一只手,以一種難以描述,幾乎不可能的角度出現在刀身一側,曲指輕彈。
  鐺!
  沒有十道聲音,只有一道余味悠長的金屬顫音,十口刀同時脫手而出。(求訂閱,月票,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