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一百二十五章邀約天使化修羅(02-22)      大家新年快樂(02-22)      第一百二十四章坐關天路通神武圣之上(02-22)     

純陽武神122 獵神

  
  (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
  一襲粗布白袍在凝滯的空氣中輕揚,這是一個黑發如墨,整齊披散在身后的年輕男子,容貌清秀,不算出眾,卻有一種常人難以企及的沉穩,哪怕站在圣儒與雷龍齊恒武中間,也并不顯得渺小,此前直面那天御中主神,也未曾顯露出半分怯意。
  他是誰?
  顯像腕表前,世界諸國人民露出疑惑之色,地球上有名有姓的金剛不壞,沒有一個可以與這個年輕人對的上號。
  京城聶家,屬于聶九青這一房的院子里,聶庚午一家看屋子里的顯像儀,巨大投影上那熟悉的身影,聶庚午心中除了無限感嘆之外,眼中還有憂慮,畢竟不是一般的對手,而是高高在上的神祗,傳說中的人物不止一個,而是整整五個。
  聶念年也捏緊了拳頭,興奮之余,也很緊張,在他的眼中,這位蘇伯伯師父看上去溫潤如玉,但每每出手,都無比強勢,是連圣儒也十分尊重的強者,能只手壓下聶八極那樣成名多年的金剛不壞,毫無疑問,是與圣儒同層次的武圣無疑,但諸神降臨,逾千年積淀下來的威嚴,還是令他心中打鼓,連圣獸玄武都敗了,圣儒他老人家為何還不出手?
  他卻不知道,不是圣儒不想出手,而是根本出不了手,如非是蘇乞年與玄武一直化解圣威氣機,包括他在內,整個京城中,怕是沒有人能夠活下來,生命層次差距太大了,圣者氣機,遠不是他這等層次所能抗拒的,若是真的直面圣威,哪怕是他可以承受黑洞撕扯的體魄,也會在須臾間被壓成一坨血泥。
  “那個年輕人是誰?”
  “站在圣儒和雷龍齊恒武中間,誰能告訴我,他到底是什么人?感覺身份很不一般。”
  “是啊,圣獸玄武都不敵遭創,他這是要做什么,這一棒他接得住嗎?”
  一時間,世界嘩然,但到了二十三世紀,社交平臺已經繁衍到了一個巔峰,很快就有華國金陵城南京武院的學生披露,不無炫耀地說:“知道那現在還跪在我南京武院大門外的那教廷宗主教還有教廷武院交換生嗎?”
  “怎么?那不是雷龍齊恒武前輩鎮壓的嗎?”
  “你們哪只眼睛看見的?”那坐在視屏前的南京武院三年級生忍不住翻一個白眼,而后就顯得頗為興奮道,“告訴你們,這是我南京武院的客座講師,蘇乞年蘇先生,是老院長親自請回來的,當初就在我南京武院的演武館中,蘇講師一只手鎮壓一個,一只手將另一個直接震成齏粉,自號誅神者!”
  自號誅神者!
  世界各地,很多人頓時被吸引住,這件轟動世界的大事,亦被認為是人權挑戰神權的開端,這個眼下在諸神面前邁步的年輕人,才是始作俑者?
  敢以誅神為號,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擁有的膽魄,就好像梵蒂岡教廷,一般的瀆神者,會被宗教裁判所捉拿,囚禁懺悔,或是進行裁決,但都不會立即死去,像這樣以誅神為名的,就不會有任何余地,是要立即被神裁的對象。
  誅神者!
  地球上,諸國金剛不壞都不禁為之側目,而在聯合國,更是有兩位金剛不壞一下凝住了目光,死死地盯住了顯像儀上,那個熟悉而陌生的面孔,二十三年了,怎么也沒有想到,還能再見到這張臉,更是在這種世界矚目的關頭。
  華國京城上空。
  雷神托爾挑動銀色如閃電狀的眉毛,他俯瞰下方,帶著幾分審視與輕蔑,更兼冷漠,當初那些所謂的仙神佛陀都被清剿了,即便還有余孽,又能翻起什么大浪,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只是那仙族與佛陀一族到現在還不現身,一些麻煩還要他們出手,難道萬神之鄉的現世,也不能夠讓他們動心嗎?
  “螻蟻,你想對神出手嗎!”
  雷神托爾語氣淡漠,他看出來,這個走出來的年輕人并未成圣,就算是那頭玄武圣獸,都不被他們放在眼里,遑論是這樣的存在,根本不值得他重視,不用說出手了,看來是黔驢技窮,垂死掙扎了。
  “只有五只嗎?”
  蘇乞年卻環視一周,淡淡道,顯露出幾分可惜之色。
  雷神托爾一怔,如戰神阿瑞斯四個,也很快回過神來,對于人類文明,同樣以只這樣的量詞形容的,都不是人,伴有侮辱性質,往往被用來形容牲畜這樣的低等生物。
  “我去……”
  世界各地,無數顯像腕表前,很多人露出錯愕之色,這一位未免也太肆無忌憚了,普天之下,敢用只來形容神祗的,這一位怕是第一個。
  “死!”
  華國京城上空,有雷音滾滾,雷神托爾身上,一瞬間迸發出來可怖的圣威,一縷氣機如銀電霹靂,就朝著蘇乞年頭頂劈落下來,虛空被擊穿,幾乎連一個彈指都沒有,就落到了蘇乞年頭頂之上。
  噗!
  出乎雷神意料的,那氣機尚未完全落下,就在那個人類頭頂三尺之外潰滅了。
  輕咦一聲,雷神托爾不禁打量蘇乞年一眼,銀眉蹙起,難道這個人類身上有什么護身的至寶,圣甲還是……
  “小心!”
  然而即刻一瞬間,就聽到了濕婆略帶沙啞的驚喝聲。
  雷神托爾背脊寒毛一下炸起,因為一道微小的身影,不知何時來到了他的頭頂之上,居然連他的精神意志,直到這瞬間才察覺到。
  但察覺到之后,就只剩下無限恐怖,因為太快了,快到他念頭都根本不能通達圣體,做出反應,那一只看似微小,泛著微光的腳掌,就踏落下來。
  砰!
  像是炸開了一團璀璨的銀色煙火,這一幕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尤其是戰神阿瑞斯四人,一瞬間心神繃緊,露出震驚之色。
  畫面鎖定,世界各地,很多人不敢相信顯像腕表上的這一幕,那一襲粗布白袍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天空之上,腳下屬于雷神托爾近乎百丈高的龐大神體,那滿頭銀發的腦袋被踏碎,四分五裂,紫血飛濺,像是雷漿,擊穿了虛空,全都墜入了黑洞中。
  嗚!
  既而,屬于雷神托爾的龐大神體隨著被神血擊穿的虛空,墮入黢黑的洞虛世界。
  雷神托爾,隕落!
  半空中,蘇乞年環視四方,頓時令得戰神阿瑞斯四人如臨大敵,早先的高高在上,冷漠俯瞰的姿態全都消失不見,剩下的只有濃濃的驚悸之色。
  “你到底是誰!”
  戰神阿瑞斯簡直毛骨悚然,雷神托爾與他一般,在自沉眠中復蘇之后,汲取多年的信仰之力,都在原有的基礎上更進一步,破入了大成圣境,這樣的修為境界,居然被人一腳踏碎了腦袋,形神俱滅,雖說有輕視,但不可否認對方的強大超乎想象。
  走!
  剩下的三大神祗,包括那頭金色蝠翼的血族在內,全都在同一時間撕裂虛空,想要逃走,他們已經意識到,這個來歷莫名的人族高手,一直在等待他們現身,能夠擊碎圣體的,唯有同等層次的強者,很顯然,這不單單是一個普通的余孽那么簡單。
  “走得了嗎!”
  這一刻,蘇乞年語氣很冷,他一步邁出,虛空就裂開一道口子,他抬腳邁步,踏入其中,同時裂口被抹平。
  四方皆靜。
  整個地球都在這一刻鴉雀無聲,很多人覺得眼前似乎是出現幻覺了,他們看到了什么,神明與魔鬼在逃跑,一個人類在背后追殺,怎么都有些夢幻,不像是真的,尤其是一些教派信徒,只感到天地都像是崩塌了,無數年來,支撐精神的支柱一下崩潰,覺得人生一下失去了方向,沒有了希望。
  “這是在……獵神嗎?”
  “狩獵神明與魔鬼,人類,也能夠走到這一步!”
  “當自強,我忽然有些理解華國圣儒這三個字的意義了,若是我們連自己都不相信,而去相信神明,不是笑話嗎!”
  “事實證明,神明未必愛世人,他們顯化神跡,反而要傷及無辜,這種神明,與魔鬼有什么區別。”
  “我們都被電視劇和電影騙了!”
  很快,整個世界都嘩然了,還有什么比今天這一幕更加震撼人心,它向世人證明,神明,也只是一些生命層次比較高的生靈,人類通過修行,也能夠達到這樣的境界,甚至更強。
  “屠神了……”
  京城聶家大院,像是一下衰老了幾十歲的聶八極喃喃道,隨即就只剩下滿臉苦澀,這些天沉靜下來,跌落下巔峰,他反而思考了很多東西,回過頭來再看過往,自己是真的迷失了,但有時候,看得清的只是別人,不相信的,只有自己。
  沒有什么驚天動地的異象,京城上方的虛空只輕微扭曲,也未曾傳出什么震天的巨響,不過十秒之后,京城郊外上空,虛空再次裂開,幾道龐大的軀體墜落下來,砸落在地,留下了幾道巨大的天坑,和蛛網般綿延十數里的地裂。(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