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謙謙無禮!》 最新章節: 第209章尾聲我們回家吧(02-22)      第208章大結局(終)甜蜜最終曲——反正賴著你(02-22)      第207章大結局(下)你不能走你還欠我這么多(02-22)     

總裁,謙謙無禮!209 尾聲我們回家吧

  
  喬驀覺得,這一吻,足有一個世紀。
  應彥廷緩緩都離開她的唇的時候,她整個人已經有些疲軟,幸好應彥廷把她擁在了懷里。
  喬驀沒有再掙扎,低著眼,輕輕咬著自己此刻櫻紅豐潤的唇瓣,沒有說話。
  “我回家吧,好嗎?”
  應彥廷輕輕吻了一下她的頰,以討好的語氣道弛。
  喬驀沉默著,良久,她才抬起濃密的長睫,認真地望著應彥廷。
  應彥廷亦深深注視喬驀嗄。
  “明天,全世界都會知道我今天在機場胳膊跟你說的話……他們都知道了我這輩子已經決定賴定你,你覺得以后還有可能有誰會愿意嫁給我嗎?”
  “你說的是真的嗎?”喬驀突然這樣問。
  “嗯?”
  “你說……你愛我。”這一刻,喬驀目光愈加專注地凝視應彥廷俊逸的臉龐。
  應彥廷禁不住低頭又在喬驀的唇上輕輕啄了一下,“毋庸置疑……小驀,我從沒有一刻比現在更清楚我自己的心。”
  在應彥廷說完這句話之后,喬驀漸漸紅了眼眶。
  應彥廷愈加把喬驀擁緊,疼惜地道,“怎么了?”
  喬驀搖了下頭,聲音帶著略為重的鼻音又道,“所以,你那時候決絕跟我分開,是因為知道我身體的情況,是嗎?”
  應彥廷的喉結動了一下,似乎有股艱澀堵住了他的喉嚨,他的嗓音微微沙啞,“那晚顧頤寒來跟我說你和傅思澈可能有關系時,我的心情非常復雜,但我心情復雜不是因為得知這個事實,而是因為我直到那個時候仍以為你和傅思澈是兄妹……誰也沒有想到,那晚我剛準備回房間,盛華就告訴我說商子彧要見我,基于商子彧是你的朋友,我便見了他,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商子彧居然查到了我曾經調查過心亞孤兒院的事,這就意味著,他可能知道我一直以來都只是把你視作是傅勤華和傅歡的女兒在對待。”
  “所以你是因為子彧查到這件事,才跟我分開的?”喬驀有些意外地問。
  “在把你從傅思澈那里救回來的時候,我才發現,我根本就不能沒有你,因為當我看到傅思澈的手下拿槍指著你的時候,即便明知道傅思澈不會對你開槍,我的心還是像停跳了一樣……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早在不知不覺中,我對你已經付出了真正的情感,原來早在不知不覺中,我已經不能沒有你……所以,從把你從傅思澈那里救回來后,我就發誓,未來的日子,我將盡我所能,彌補你,照顧你,用我這一生來照愛護你……”
  頓了頓,應彥廷才接下去道,“商子彧找上我的時候,我深知他一定會將這個事實告訴你,我很想在商子彧之前就把事情跟你說清楚,告訴你我的真實想法,但是,一直以來欺騙你的自責和愧疚讓我沒有辦法去你的面前辯解……那一刻我才知道,這是老天對我的懲罰。”
  喬驀的眼眶愈發的泛紅,聲音也跟著微澀,“你不是不在乎我,你只是過不去心底的那關,是嗎?”
  應彥廷輕輕嘆一聲,仿佛還沉浸在當時的愧疚和自責之中,悲傷地道,“我想,你如果知道事實,你根本就不可能原諒我,與其讓你知道事實痛苦萬分,不如我主動跟你提出分手……也許這樣,對你來說會好受一些。”
  這一秒,晶瑩的淚液,從喬驀的眼角逸出,慢慢滑落至臉頰,喬驀雙眸迷蒙地望著應彥廷。
  “對不起,小驀……一切都是我犯的錯。”應彥廷疼憐地將喬驀臉頰上的淚液拭去。
  喬驀艱澀的聲音又道,“你會調查錯誤,是因為,媽媽的確曾經去孤兒院收養了爸爸和傅歡的孩子……但你并不知道,媽媽去收養的時候,傅歡的女兒其實在孤兒院就已經過世了,而你沒有調查到這件事,是因為媽媽要孤兒院的院長隱瞞了這件事,媽媽怕日后爸爸查到這件事的時候會傷心,所以要孤兒院的院長永遠隱瞞……”
  沒有人知道媽媽有多愛傅勤華,如果不是媽媽這一年精神受到刺激而不時自言自語說出一直放在心底的話,她永遠都不會知道這件事……
  所以,應彥廷怎么可能查到這件事呢?因為,全世界只有她的媽媽和院長知道,而現在那孤兒院的院長都已經過世。
  這件事只能說太巧合,巧合得沒有絲毫的破綻。
  喬母在臨生產的時候去孤兒院收養傅歡的女兒,沒想到傅歡的女兒已經過世,而那天晚上喬母剛好就生下了喬驀。
  因為這樣的巧合,應彥廷在調查的時候自然而然就認為喬驀是傅歡的女兒。
  應彥廷沉默了下來。
  喬驀輕輕咬了下唇,“不過,就算事實如此,也不能說明你這樣做是無罪的……因為就算我真的是傅歡的女兒,你也不應該這樣對待一個無辜的女孩。”
  “我知道,但過去我認為我的人生不需要有仁慈和寬恕,因為過去從來沒有人真正對我仁慈和寬恕過,就連我的親生父親,他都沒有給我一點的關愛……所以,我無所謂成為一
  tang個罪惡的人,我要的就是得到我想要的結果。”在良久之后,應彥廷這樣回答喬驀。
  應彥廷話底的悲傷,讓喬驀的鼻子微微的酸澀,她竭力保持著平靜的聲音道,“你怎么可以這樣想呢?難道雅如姑姑不是真心地疼惜你的嗎?還有應妍,她一直很尊敬和喜愛你這個哥哥,還有姐夫……”
  “是啊,可惜的是,過去我無法看到這些,我腦海里所看見的,只有我母親的慘死,我父親的狠。”應彥廷幽幽地嘆息了一聲,“只可惜,現在明白這一切的時候,已經晚了……我已經失去了我最愛的人對我的信任。”
  這一刻,應彥廷凝注著喬驀,曜黑的眸子是那樣的悲傷。
  喬驀斂下了眼簾.
  沒有人知道,只有喬驀自己清楚,她此刻是否打算原諒應彥廷。
  “如果你執意要離開我的話,我終究是不可能把你強硬地留在我的身邊的,但,我真的希望你能給我一次機會。”應彥廷一瞬也不瞬地深深注視著喬驀淡漠的面龐,緩緩地道,“我是真的不能沒有你。”
  如果不是親耳聽見,喬驀絕不會相信一向自負驕傲的應彥廷會如此的懇求,她慢慢地抬起了眼眸,淚霧再一次迷蒙了她的雙眸。
  應彥廷久久都沒有說話,他在等待喬驀的決定。
  機場的大屏幕上,他們對望著彼此。
  喬驀想起了她在毛里求斯時看到的一條新聞,應彥廷和林益陽父女召開記者會的那天,因為晚上的時候受到襲擊,應彥廷和林益陽都受了很嚴重的傷,坊間傳說應彥廷和林益陽是受了槍傷,是應家的人為了阻止林益陽加入應氏集團而做的,據說那晚應彥廷被送去急救室整整搶救了一夜,而林益陽則在那夜就過世了……
  她那時候不知道這是什么情況,如今知道應彥廷才是救她的那個人,她突然意識到,應彥廷的那次受傷,可能是為了她,而林益陽的死,可能跟她體內的那種藥有關。
  所以,她要拒絕可以不要命去救她,但因為小時候所經歷的痛苦,內心扭曲而去欺騙她的他嗎?
  “失去了你,我現在我現在擁有的一切,對我來說,都已經沒有意義。”應彥廷再次低落憂傷地道,“但如果你真的決意要放棄我,我會尊重你的選擇。”
  喬驀一直控制在眼睛里打轉的淚水,再次不爭氣地滑落下來。
  她愛這個男人……
  不管過了多久,不管他們之間相隔多遠,她一直清楚這個事實。
  那怕恨他,依然愛他。
  眼淚更加肆無忌憚的滑落,終于,喬驀伸出雙手將應彥廷抱住。
  這一刻的應彥廷宛如突然從地獄到了天堂,他回應著喬驀,緊緊地抱住她,再也不想放手。
  她靠在他的懷里,嗅著他獨有的好聞的男性氣息,哽咽著,最后道,“跟我說,你愛我。”
  “我愛你。”
  她哭泣著,“我還要聽。”
  “我愛你。”應彥廷疼惜地親吻她眼角的淚液道。
  “我要你一直跟我說……”
  “我愛你……小驀……我愛你……
  她開始失聲抽泣,在他也不知道說了多少句的時候,她抬起頭,滿臉淚痕地望著他,破涕為笑道,“好了……我們回家吧,你現在好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