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0-2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0-21)      完本感言(10-21)     

隨身英雄殺118 百輪齊飛

  剛才的鄭鳴,在所有人的眼中,是一個可笑的少年,可是這一刻的鄭鳴,在他們的眼中,卻是英武猶如天神。
  他手持木棍,坐下黑牛,前方還攬著傅玉清,怎么看,都不像是沖殺的樣子,但是他剛才出的兩槍,卻讓不少人為之心寒。
  這兩槍,簡單無比,但是卻有一種一往無前,百戰百勝的氣勢。
  在這種氣勢下,不少人為之氣餒。他們甚至覺得,在鄭鳴那不高,但是卻猶如山岳的身影下,他們差的,實在是太遠。
  姬空幼看著鄭鳴,眼眸之中,閃動出了一絲的異色,如果說以往,姬空幼絲毫沒有將鄭鳴放在心上的話,那么現而今,她覺得鄭鳴已經可以平等和她對話。
  這個少年,怎么會變得如此的強。
  鄭鳴沒有時間可以耽誤,他使用厲若海的英雄牌,只能夠使用二十分鐘的時間。
  在這個時間里,他要帶著傅玉清沖出去,所以他絲毫不停留,一催黑牛,說了聲快走。
  那黑牛的氣勢,這一刻和飆升了起來,它好似感應到了鄭鳴身上顯露出來的英雄氣概,黑黝黝的身軀上,這一刻也升起來一種猶如山岳的感覺。
  黑牛奔騰,瘋狂向前!
  當鄭鳴沖到一個手中持著大刀的壯漢面前時,那大漢才反應過來,可是,還沒有等他將手中的大刀揚起,鄭鳴的木棍,已經直接將他打飛了出去。
  “他只有一個人,咱們不能讓他跑了!”有人大聲的嚷道。
  更有人厲聲的道:“他這種特殊的手段,一定長久不了,大家拖住他!”
  十數名手持刀搶的武者,從四面八方朝著鄭鳴圍了過來。他們手中的刀槍,在這一刻,更是絲毫的不留情。
  七八道常有三四尺的刀芒。都朝著鄭鳴和黑牛砍了過來,這些刀芒表明。出手的人,都是九品八品的武者。
  這些人的刀劍氣勢洶洶,要是被這些刀劍砍中,不要說鄭鳴,就是黑牛也難以生存。
  黑牛發出了一聲牛吼,而處在牛背上的鄭鳴,則一連匯出了數十搶。燎原百擊之中的雨驟風狂,被鄭鳴剎那間施展了出來。
  無數的槍尖。在虛空之中,一如狂風暴雨一般,朝著那些沖來的人刺了過去。
  所有撲向鄭鳴的人,面對那瘋狂撒下的槍芒,一個個臉色大變,不少人在這一刻,都反攻為守。
  可是,就在他們施展守勢的時候,卻木然發現,自己的要害。已經被木棍所擊打。而那無形的槍尖,更是瞬間穿破了不少人的身軀。
  槍過,人亡!
  十數條身影。在槍芒之中倒下,他們的眼中,充斥著驚駭,更有人手中的兵刃,給這狂暴無比的一槍,直接捅成了碎片。
  槍被鄭鳴再次收回到身后,這一刻鄭鳴手中的木棍,已經大半被鮮血染紅。
  雖然沒有丈二,卻是紅槍!
  血在流。從十幾具倒在地的尸首上,不斷的流。
  一擊之下。十幾個人喪命,這些喪命的人之中。有九品武者,也有八品的武者!
  這些人的一擊喪命,讓所有人看向那騎在牛上少年的神色,更多了一分的畏懼。
  傅玉清的手掌,靜靜的握著那斑斕古劍,但是她的手心,這一刻出現了一絲的汗水。
  要想將這些人統統斬殺,她傅玉清不是做不到,可是要像鄭鳴這般,以一根木棍,狂霸無比的將這些人斬殺,傅玉清覺得,自己做不到。
  可是,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鄭鳴卻輕松的做到了。
  她坐在鄭鳴的身前,在這一刻,一股無比的安全感,充斥在了她的心頭。
  剛才那種自己好似偎依在高山旁邊的感覺,再次出現,而且這種感覺,還變的更加的堅定。
  這一時,這一刻,自己就是偎依在高山的旁邊。
  黑牛向前沖,已經被鄭鳴所震懾的人,不覺開始有人退縮。他們雖然自認自己的武技,比那些死在了鄭鳴木棍之下的人強,但是自覺也強不了多少。
  更何況,此時的鄭鳴,雖然將自己的紅色木棍斜背在身后,但是卻越加給人一種隨時可能爆發的感覺。
  燎原百擊——無槍式!
  沒有出槍,卻隨時隨地可以隨意的出槍,這一刻,看向鄭鳴的人,都覺得心中升起了一股壓力。
  “不能放他走了,如果讓他逃走,爾等全部都要喪命!”一句帶著歇斯底的喝聲,在空山中響起。
  喊話的是祝云虹,此時的祝云虹,看向鄭鳴的目光,不但有那么一絲的恐懼,更有嫉妒。
  深深地嫉妒,這些年來,他對于傅玉清一往情深,可是一直都沒有得到過傅玉清的傾心。
  可是現而今,被鄭鳴抱在懷中的傅玉清,眼眸低垂,帶著那么一絲嬌柔的神色,讓他嫉妒無比。
  他多么希望,這個抱著傅玉清,催馬拼殺的人,會是自己。可是在這件事情上,他最后卻扮演了一個讓他自己都感到痛恨的角色。
  這一次,要是不留下傅玉清的話,那么恐怕以后,就再也難留下傅玉清。
  而在他的大吼聲中,終于有三道身影從眾人中沖了出來,這三條身影都不高,瘦削的身形猶如靈猴。
  三個人在飛出的剎那,六根分水峨眉刺,從上中下三個方位,朝著鄭鳴狠狠地刺了下來。
  六根分水峨眉刺,帶著一片灰影!
  “雪湖三蛟!”看到這三人出手,有人驚聲的喊道。
  雪湖三蛟鄭鳴不了解,而在他身邊的傅玉清,卻在這一刻吐氣如蘭的道:“雪湖三蛟是三兄弟,他們的修為,都已經達到了七品。”
  “三個人擅長聯手合擊,傳說中三人的頃水刺法,乃是得自一部上古矛法殘篇,雖然三人只是得到了這矛法的大略,但是三人聯手施展……”
  傅玉清的話沒有說完,鄭鳴手中的紅色長槍,已經暴漲出一丈的槍芒。
  槍芒在虛空之中,一分為三,后發先至,每一槍,都刺在了雪湖三蛟的眉心之處。
  一擊之下,可以戰六品的雪湖三蛟身死。
  雪湖三蛟死了!這三人的死,對于在場的人震懾,比剛才十幾個人,還要來的震撼。
  在姬空幼匯聚的人之中,雪湖三蛟并不是最強的存在,但是他們在眾人之中,絕對稱得上強者。
  如果在普通的拼斗中,雪湖三蛟被殺的話,在場的人,雖然震驚,卻不會想現而今這般的恐懼。
  就是恐懼!
  所有人都恐懼雪湖三蛟的死,因為雪湖三蛟在這次的比斗之中,根本就沒有來得及有絲毫的反應,就一槍斃命。
  而且從鄭鳴剛才的一擊之中,不少人更感受到了鄭鳴槍法的暴烈,讓人不戰而栗。
  黑牛的速度,在加快,只是剎那間,鄭鳴的身影,已經沖出了二十多丈。也就在這一刻,姬空幼從震驚之中,完全清醒了過來。
  她看著催牛而走的鄭鳴,眼眸之中,升起來一絲迷茫之色,這迷茫,對于姬空幼這等人而言,實在是太過少見。
  可是隨即,這種迷茫,就在姬空幼的眼中,消失的干干凈凈,她當下沉聲的朝著虛空中喝道:“百輪齊飛!”
  百輪齊飛乃是郭千山他們的絕招,就算是四品的高手,也難以闖過這百輪齊飛的陣勢。
  現而今,姬空幼直接用上了百輪齊飛。
  在姬空幼的喝聲下,郭千山等千名山的壯漢,幾乎同時騰空而起,他們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一個半月形態。
  他們本來就在鄭鳴的前方,現而今,更是直接狙擊鄭鳴。
  本來已經開始涌向鄭鳴的其他高手,這一刻,一個個眼眸中閃過了絲絲懼意。
  然后這些人,一個個瘋狂的躲閃開來。
  百輪齊飛,從來都是不分敵我,有時候,甚至出現對手沒有被殺,而自己人卻死在百輪齊飛之下。
  傅玉清的眼眸中,也閃過了一絲嚴肅,剛才鄭鳴狂暴的紅槍,讓她感到無比的安全,可是現而今,她們要面對的,是百輪齊飛。
  可以對付四品高手的百輪齊飛。
  “鳴弟,不要管我,這百輪齊飛……”
  傅玉清的話還沒有說完,鄭鳴就沉聲的道:“你只管坐好,其他的事情,有我!”
  “師妹,不能百輪齊飛,玉清姑娘就在那小子身前,你要是百輪齊飛的話,那玉清姑娘的安危就得不到保障!”祝云虹看著那騰空而起的三十六個壯漢,大聲地喝道。
  姬空幼根本就沒有理會祝云虹,但是她那冷漠的樣子,已經說明,她動了殺心。
  這一次,無論是鄭鳴還是傅玉清,她都不準備讓兩個人逃出去。
  祝云虹明白姬空幼的意思,他搓手之下,又大聲的朝著鄭鳴喊道:“姓鄭的小賊,你要死自己去死,不要拉著傅仙子,你現在的修為,根本就沖不過百輪齊飛。”
  “是個男人,你就將傅仙子放下,然后你自己去闖那百輪飛起的大陣。”
  對于祝云虹的高聲大叫,鄭鳴只是當做沒有聽到,他這一刻,就覺得自己心頭豪氣滿懷,天地之間,只要是干預阻攔他的道路者,都要一槍挑開。
  這一刻,他明白,自己的心頭,不但有自己的意識,更充斥著屬于厲若海的霸道豪情。
  “百輪齊飛,斬!”一聲怒吼,從郭千山的口中喝出,伴隨著這喝聲,三十六道銀輪,同時從三十六個壯漢的手中飛舞而出。
  ps:第二更奉上,求兄弟們多多捧場!老貓必定銘記不忘,求月票砸得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