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郁金香小姐》 最新章節: 第279章想想再想想(12-15)      第280章不正經的早晨(12-15)      第281章我要回臺北了(12-15)     

我的郁金香小姐297 人性真的這么可怕嗎

  月光從窗戶外面照了進來,有時很近、有時很遠,落在白色的床單上,映襯著的是一個安靜的世界和安靜的夜晚。我一直緊握著肖艾的雙手,盡管我知道明天會面臨什么,但此刻卻是沒有紛擾的,有的只是她在夜色中輕柔的呼吸,也感染了我的內心,讓我不再那么的焦慮不安。
  我心中有說不出來的心事,以至于一直沉默著,肖艾摸著我手掌心的繭子問道:“你以前不是做婚禮策劃的嘛,又不是什么苦力活,怎么手上會有這么多的繭子?”
  我還沒有開口說話,她又說道:”我想起來了,你們那個金總,老是有什么活兒累,就讓你去做,你在公司就是做苦力的。生活中,你也是,都沒過過什么好日子!“
  她說著將我的手握得更緊了,這樣的用力中,似乎寄托了她的某種情緒,可我卻并不知道該和她說些什么。
  “你怎么不說話了?”
  我這才回道:“沒有你想的那么苦,因為很多事情,我知道是我必須要去做的,所以心里也就不會覺得很苦了。”
  “是么?”
  我點了點頭,卻已經忘記她并不能看見我點頭。但這也不那么重要了,因為此刻的我們太過于親近,親近到不愿意想起那讓人絕望的痛苦,只愿意把彼此當做是昨天的肖艾和江橋,并沒有經歷今天這殘酷的一切。
  她又對我說道:“苦不苦只有自己心里最知道。在我看來,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幸福,就是能夠用自己最喜歡的生活方式過完自己的一生……也許,你就是這樣的,雖然清貧,卻會把自己的小院子弄得很有格調,讓人在里面坐上一天也不會覺得很無聊!”
  我終于笑了笑,我愿意見到一個想說話的她,而且她說的這些話,并沒有一句是和琴行有關的,似乎想給這個夜晚一個安寧,所以只是說了一些感懷過去的話兒。
  “江橋,你別在床旁邊坐著了,我想你抱著我……你也不說話,整個屋子只聽見我的聲音,挺讓人害怕的。”
  我脫掉鞋子上了那個并不大的病床,然后側身將她摟在懷里,輕聲問道:“你的眼睛還疼嗎?”
  “一陣、一陣兒的……”說完,她又安慰著我,說道:“疼也沒什么,只要以后還能看見就好……我好想在老房子被拆遷前,再回去看看……我還想讓你帶著我去羅馬的許愿池,在廣場上看看白色的鴿子,藍色的天空,橙色的夕陽……還有那些流浪歌者手中咖啡色的吉他……”她說著便笑了起來,又說道:“哈哈,我好傻哦,吉他怎么會只有一種咖啡色呢,它可以是五顏六色的嘛,就像我送給你的那把就是藍色的……”
  我將她抱緊了些,我不傻,我能感覺到她心中的擔憂,所以才會那么在意色彩,只是她不愿意說出來讓我難過而已。
  我隨著她笑了笑,然后輕聲回道:“以后每種顏色的吉他我都送你一把,好不好?”
  “好……”
  我輕輕”呼“出一口氣,逼著自己忘記心中的難過。我與她緊緊靠在一起,然后聽著窗外的風聲,像一陣輕柔的呼喚……
  我累了,可是卻無法睡眠,我恐懼睡眠后的時間會走的太快,也恐懼明天的早晨。我不停的暗示自己,我正在36層高樓上,這里離地面很遠,離人心的險惡也很遠……
  這時的肖艾側過身,沒有將我抱得很緊,卻能感覺到她對我的依賴和溫柔。原來,她也沒有睡去,可能心中與我想的是同一件事情,也可能不是。
  一起沉默了片刻之后,她又在我之前開了口,對我說道:“江橋,你不要睡覺,陪我聊聊天吧。”
  我笑了笑,回道:”你以前不是最怕我睡不好覺的嗎?“”我總感覺自己有什么話想和你說,卻又想不起來是什么話……“”我不睡,等你想起來了,隨時和我說。“”嗯。“
  肖艾應了這一聲之后,便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中。她似乎很努力的在想著,很久后都沒有再說話。而夏天的早晨來得格外早,此刻的窗外已經出現了一抹白,陽光好像在云層中尋找著縫隙,將一個看上去美好的早晨扔給這個世界,可我卻享受不了這些,潛意識里好像看到那些迫切要找我給說法的人正在向這座醫院接近。
  ……
  肖艾不知道在什么時候睡了過去,我親吻了她的額頭,又替她掖好被子,然后輕輕離開了床鋪。我將空調的溫度調高了一些,自以為這種舒適會營造出一種相安無事的氣氛,可心中還是不可避免的一陣驚慌,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害怕過早晨。
  打開病房通往陽臺的那扇小門,我走了出去,然后點上一支煙,趴在護欄上,看著漸漸在城市最東面升起的朝陽,我想努力在它的身上找到生活的希望,我是真的害怕了!
  我害怕肖艾不會再復明,害怕面對阮蘇、袁真和季小偉一眾視肖艾為珍寶的人,也害怕為了發展琴行而托金秋從銀行貸的200萬貨款無力去還,還有屋子的房東,現在屋子被燒成這樣,她也不會讓我好過的。
  我轉過了身,不再去看那輪朝陽,因為它最多只是一種寄托,并不會帶來真的希望。
  就這么無助的站了片刻,那扇通往陽臺的小門又被打了開來。來人是金秋,一個也不是我在此刻很想去面對的女人,雖然我知道她來找我,未必是為了那200萬的商業貸款。
  金秋站在了我的身邊,她看著我,然后一聲嘆息,過了許久才向我問道:“琴行怎么會突然失火呢?……“
  我瞇著眼睛吸了一口煙,克服了心中的煩悶之后,才對她說道:”我的潛意識告訴我,這并不是一場意外那么簡單,因為肖艾她們在琴行并沒有使用電器和火的習慣,而琴行的線路都是新布的,也不存在老化的可能……我覺得,是有人在人為的縱火,因為這是有跡可循的,琴行從還沒有開業的時候就很不順利……但是,我不知道誰會這么喪心病狂,用這么極端的方式來毀掉琴行。“
  金秋也點上一支煙,不知道她是在什么時候,習慣了用這種方式陪著我。這過程中,她一直皺著眉,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半晌之后才對我說道:“我最近聽說了一些關于金鼎置業內部的傳聞,聽說肖總有意將自己的那部分股份轉給肖艾,另外很多他以前的心腹也有意讓肖艾回去執掌金鼎置業……你想想,如果這個事情真的實現了,最觸動的是誰的利益?”
  因為之前已經聽肖艾說過,所以我不假思索的回道:“李子珊!”
  “對,她的動機作案動機最大。”
  我深深吸了一口煙,許久后才問道:”可人性真的有這么可怕嗎?……她現在要的是肖艾的命!“
  金秋沒有言說太多,她用點頭的方式給了我肯定的答復,然后要我積極去配合警方的調查,將這樣的可能性告訴他們。她說,不能讓李子珊這樣的人逍遙法外,可是以她能把肖總給陷害了的心機,即便這件事情真的是她做的,又怎會留下明顯的證據。而這件事情她能指使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因為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人過于迷信金錢,會心甘情愿的被她所利用。
  甚至,我覺得放火的事情并沒有這么簡單,因為逆向去思考這件事情,以李子珊的心機,她又怎么會做這種顯而易見就能讓別人去懷疑上她的事情。
  可如果不是她,又會是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