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郁金香小姐》 最新章節: 第279章想想再想想(12-15)      第280章不正經的早晨(12-15)      第281章我要回臺北了(12-15)     

我的郁金香小姐295 似夢非夢

  我的心跳越來越劇烈,我不知道自己從哪里來的感覺,將一場火災與琴行聯系在一起,可是這種預感卻越來越強烈。我不敢再多想,不顧一切的往巷子外跑去。一路上,隨風傳來的焦味讓我感到無比窒息,我快崩潰了,盡管還沒有確定,到底是哪里出了火災。
  琴行離我越來越近,當看清楚了一切之后,我的心就好像被刀絞了一樣。眼前的一切瞬間擊潰了我所有的理智。那不斷落下的火焰,掉在琴行的招牌上,又變成一團更大的火焰向下掉落著……我分不清這是人間還是地獄!
  我用僅存的理智,在圍觀的人群中尋找肖艾和小芳的身影,可我能看到的只是那些不斷攢動和議論紛紛的人群,耳朵里盡是水和火交融后發出的“滋滋”聲。
  我發了瘋般的向已經不太能辨清方位的樓道口沖去,卻被身邊最近的消防員拉住,他對我說道:”你是琴行的老板吧?……這么大的火,里面的財物肯定是保不住了,不要為了錢財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我因為吼叫已經破音:”里面有人,琴行里面有人……琴行里面還有兩個人……!”
  消防員的聲音變得緊張:“里面還有人?……周圍的街坊說這個琴行里晚上并不住人的啊!!”
  “住……住,她們是最近剛搬進去的……你們讓我進去,我怕來不及了……真的來不及了!!”
  我發了瘋似的掙扎著,可是卻被身邊圍觀的幾個男人和消防員死死按住。他說,在沒有專業設備的情況下,貿然進入火海只是死路一條……
  我的人生中已經失去過趙楚,如論如何也不能再失去肖艾。我頂住身上巨大的阻力,扒住燈柱,借到力后,不顧一切的向前爬著,用最后的清醒向消防員吼叫道:“讓我進去,我熟悉屋子的結構,只有我才能第一時間找到她們。”
  我用盡了全部的力氣,可是依然沒有能夠掙脫身上的束縛,只能眼睜睜看著另一個消防員上了云梯,然后用工具撐折了鋼筋做成的窗條,破窗進入到了琴行的內部,而我只能無能為力的望著,心就像扎在釘板上,無時無刻都在死亡的邊緣疼痛、窒息!
  感覺自己有了些力氣,又是一陣發了瘋似的掙扎,可是困住我的人卻更多了,沒有人能夠體會到我此刻的心情,在火焰燒的最慘白的那個地方,有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她的命就是我的命,如果沒有了她,我留著這條支離破碎的命,又有什么用?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可進去的消防員還是沒有能夠將肖艾和小芳帶出來。我勸慰著自己,他們一定是因為不熟悉屋子內部的結構才會用了這么久的時間。肖艾這么聰明的女人,她一定在用最安全的方式保護著自己和小芳,而命運不該對我,也更不該對她那么殘忍。
  模糊的視線中,人群中一陣喧嘩,我便看到之前進去的那個消防員將小芳從火海之中抱了出來,他將小芳遞給在云梯上等待的另一個消防員之后,又轉身向火海里沖去,我知道這次他要救的人是肖艾。
  小芳下了云梯,讓我感到驚喜的是,她的意識還算清醒,可表情卻充滿了驚恐,在我掙扎著向她那邊跑去時,她哭著對我說道:”江老板……快去救救如意老師,她的眼睛里和臉上全是血……我好害怕!“
  我感覺自己要瘋了,我不敢去想象,此時此刻的肖艾正面臨著怎樣的處境。可是無論我怎么努力,也掙脫不了身上的束縛,就像那荒謬的生活一樣,痛苦和意外如附骨之疽,折磨并摧毀我們,以至于有時候連死亡都像是一種恩賜。
  我身心俱疲,用僅存的意志告訴自己,如果肖艾不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了,我也不愿意茍且的活著,我要她好好的,我不怕自己有多痛苦,我只要她好好的。
  如同在地獄中煎熬一般,消防員的身影終于再次出現在破裂的窗戶旁,那無法撲滅的火焰,像邪惡的毒蛇在他的身后吐出蛇信。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任何一次爆破,帶來的都是感官上所不能承受的驚心動魄,而那些困住我的人,終于在消防員帶出肖艾后給了我自由。
  我不顧一切的向云梯那邊沖去,目光死死盯住被他護在懷里的肖艾。當我看清楚她的面容時,我的心在抽搐,她的臉上滿是血跡,除了那高挺的鼻梁,我已經無法將她看得真切,我知道一定是什么易碎物體,在高溫爆炸后產生的碎片弄傷了她的眼睛。
  我緊緊握住了她的手,然后跟著擔架不停在她的耳邊喊著,她的氣息很微弱,輕聲叫著我的名字。告訴我,她的眼睛很疼!
  ……
  肖艾已經上了急救車,參加救援的那個消防員,摘掉安全帽,心有余悸的對我說道:”那個姑娘應該是你的女朋友吧……她的火災自救意識很高,她和那個小女孩都躲在了洗手間,并用水澆濕了木門,才能堅持這么長時間,但是她的眼睛好像在護住那個小女孩時,被爆炸物給弄傷了……你也不要太傷心,能活下來就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也幸好你及時趕到,告訴我們里面有人,否則后果真是不堪設想……因為那個衛生間很密閉,這么大的火勢下,里面的呼叫聲,外面是很難聽到的。“
  我已經無法在此刻表達自己的心情,只是不斷張望著,希望一輛出租車及時出現,能讓我追上已經遠離的救護車,我必須要感知到她的存在。
  仿佛感知到我的心情,一輛沒有載人的出租車從不遠處的路口駛來。我攔下后,迫不及待的讓司機駛往第六人民醫院,而在車子啟動的那一個瞬間,我好像離開了人間的地獄,可那身后的火焰卻還沒有被完全撲滅。我知道,琴行完了,我也完了……
  可只要肖艾能夠平安無事,那這些生命之外的摧毀又算得上什么?
  ……
  醫院里,我焦慮不安的坐在長椅上,一直低垂著頭,甚至不敢睜開眼睛,之于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煎熬著。我知道容貌于她而言有多么重要,或者還有更可怕的事情會發生,我看見血幾乎流滿了她的一整張臉,甚至是救了她的消防員也無法判斷出她到底傷了什么地方。
  在拒絕了光線后的黑暗中,我一遍又一遍的祈求著,祈求上天能夠體恤她,不要讓她在這樣的意外事件中受到不可逆轉的傷害。
  這時,走廊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很快,于馨便站在了我的面前,她焦急的向我問道:”江橋哥,肖艾和小芳怎么樣了?“
  我抬起頭看著她,半晌才哽咽著回道:“因為肖艾護著,小芳沒什么大問題,只是被煙嗆了……肖艾,她……”
  “肖艾她怎么了?”
  我痛苦到用手死死按住自己的太陽穴,一陣不穩定的喘息之后,艱難的回道:“具體情況不知道,救她出來的消防員說,可能是眼睛被爆炸物弄傷了,我只看見她的臉上全是血……”
  于馨的站姿變得僵硬,又向我問道:“她出來的時候還有意識嗎?”
  “有,她喊了我,說自己眼睛很疼……”
  于馨閉了閉眼,嘆息中帶著焦慮嘆道:“好好的琴行怎么會失火呢?……是不是肖艾她們在里面用什么不安全的電器做飯吃了?”
  此刻,我只在意肖艾的安危,沒有多余的心情去探究失火的原因。我沒有回答,只是下意識往急救室門口的急救狀態燈看著……
  于馨沒有再追問,她雙臂交叉放在胸口,然后倚靠在長椅旁邊的墻壁上,許久才又對我說道:“江橋哥,肖艾的事情我剛剛通知袁真師哥和小偉師哥了,他們已經從烏魯木齊往南京趕了……我想,他們也應該通知臺北的阮教授了,我希望你能提前有一個心理準備,這么大的事情,即便我不說,他們也會通過其他渠道得知的。”
  “只要肖艾沒有事,其他怎樣都隨便。”
  于馨點了點頭,之后便沒有再開口說一句話,只是與我以一樣的目光向急救室的方向看去。
  ……
  也許是因為臨近深夜,醫院里已經沒有往來的人,只有偶爾拿著記事本的護士,打著哈欠從過道走過。這種極度的安靜,讓我有一種錯覺,我不相信剛剛發生的這一切是真實的,我好像在做一場醒不來的夢,我真的渴望這只是一場噩夢!
  因為我們之間有太多美好的誓言。我們說過,要等小芳參加完星海杯鋼琴比賽之后,一起抽出時間去西雙版納走走,而關于這次的行程,我想過很多。
  直到現在,我們也從來沒有好好牽過手,去享受異地的風情,也沒有穿過情侶裝,穿梭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是相愛的。我們可以一起曬太陽,一起享受一杯咖啡的時光,一起把最美好的記憶從西雙版納帶回南京。
  可如今,相較于此時此刻所真實發生的一切,這更像是一場無法觸及的夢。她的世界崩塌了,我的世界也隨之崩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