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郁金香小姐》 最新章節: 第279章想想再想想(12-15)      第280章不正經的早晨(12-15)      第281章我要回臺北了(12-15)     

我的郁金香小姐290 為了五斗米而折腰的姑娘

  夏天的夜晚,是郁金香路最熱鬧的時候。我們所在的“梧桐飯店”,已經座無虛席。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它的消費不再親民,反而成了小資們愛聚集的地方,所以路邊停著各種各樣的中級轎車,也有那么幾輛豪車穿插在其中。
  這種變化,我說不上好壞,雖然現在的“梧桐飯店”已經不是街坊們吃便飯的地方,但它也確實更加開放了。
  片刻之后,一輛jeep車,停在了路邊,然后便看見袁真從車上走了下來,隨行的還有許久不見的季小偉,而我們點的大份的蒜蓉龍蝦也在同一時間被服務員端了上來,吃飯的氛圍一瞬間便有了。
  袁真和季小偉在肖艾的對面坐了下來,看不出有什么特別的情緒,有的只是師兄妹之間的寒暄。肖艾向袁真問道:“在太原的巡演還順利嗎?”
  袁真不喜說話,身邊的季小偉搶著回道:“太順利了,我們都沒有想到上座率會這么高。尤其是太原站,大麥網上只開票了一個小時,兩千張票就被搶光了。”
  肖艾笑了笑,又問道:“怎么,你成袁真師哥的經紀人了?”
  “我現在還真就是他的經紀人,兼樂隊的鍵盤手。”
  于馨接過話茬,感慨道:”小偉師哥,你現在做的可都不是輕松的工作,揚州那些等你等到心碎的花花草草們你可都不管不顧啦?“
  季小偉拿起啤酒罐喝了一口,然后咂了咂嘴,頗有感觸的回道:“你說我們這些人,都是音樂的狂熱的信徒。現在肖艾開琴行,你在演藝集團,袁真曾經漂流到日本,也沒有放棄音樂,再看看我自己,真的有一種玩物喪志的羞恥感……我思前想后,還是決定跟在袁真后面做音樂,我覺得這才是我活著的信仰和樂趣……至于那些曾經被我解過衣扣的姑娘,我想:她們很快就會把我遺忘的,因為我們從來沒有真心相愛過。”
  于馨笑了笑,肖艾則向季小偉舉了舉杯子,說道:“改邪歸正不容易,希望你以后將曾經解過的扣子都扣上……我們這個純潔的大家庭依然可以不計前嫌的歡迎你!”
  “師妹,你能這么說,我真的太感動了!以后我一定做一個純潔的男人,讓我配得上咱們這個圈子的身價,堅決不給我們的圈子抹黑。”
  肖艾瞥了季小偉一眼,卻沒有接他的話,季小偉也沒有感到無趣,轉而向離我們桌子不遠處的那個擺放著不少音樂設備的角落看去,又嘀咕著說道:“唱歌打分系統,如果能夠打到90分,當次的消費可以打五折……”
  眾人之前一直沒有注意,季小偉這么一說,也紛紛向那個角落看去,果然有這么一個活動。
  季小偉看著肖艾,信心十足的又說道:”師妹,上……今天誰請客?再來一個大份的麻辣龍蝦。“
  于馨探身向那邊看了看,繼而搖頭笑了笑,接過話說道:”師哥,這五折可不是那么好打的。你仔細看看,人家指定了歌曲,不是你什么拿手就上去唱什么。否則不得虧死呀,畢竟很多ktv水平唱到90分也不是很難!“”什么歌啊?“”p
  icetag。“
  季小偉咋呼道:”真賤!……”轉而又對肖艾說道:“饒舌那部分歸我,敢不敢來嘛?”
  肖艾搖了搖頭,回道:“不來,太難了!”
  她確實對這樣的事情沒什么興趣,所以應付著回了一句后,又開始將自己參加各種比賽的經驗說給身邊的小芳聽。
  可季小偉這人天生就喜歡做焦點,搞氣氛,所以被肖艾拒絕后,他又轉而對于馨說道:“來不來,咱們可是正經科班畢業的,這個面子要是不爭的話,以后還好意思來吃飯嗎?”
  于馨給了他一個白眼,回道:“吃個飯而已,你就別開啟攻擊模式,一會慫恿肖艾,一會慫恿我了……這歌真不好唱,而且對著那種打分機器唱有意義嗎?它能判斷音準,可判斷不了唱歌人的感情和音色,一點意思也沒有!”
  季小偉有點掃興,他身邊一直沒有說話的袁真卻開了口,說是要和他一起配合,完成這首幾乎不可能唱到90分的歌曲。
  季小偉當即滿血復活,他在袁真之前走到了那個可以唱歌的角落。而這時,肖艾也停止了和小芳的交談。她和我們一樣,可能也不太相信袁真會唱這樣的歌。
  袁真一首拿著話筒,一只手捏著香煙,看上去非常平靜。而他身邊的季小偉則閉著眼睛,有節奏的抖著腿,似乎在找著饒舌的感覺。雖然我沒有參與進去,但卻有一種大家在一起玩的次數多了,漸漸玩開了的感覺,至少已經不會像以前那么尷尬。或者,飯桌上真的需要季小偉這種隨時都能夠活躍氣氛的人。
  歌曲的前奏響了起來,袁真對進歌的時間卡的很準,那略顯沙啞的聲音,竟然也能跟上歌曲那非常快的節奏,要是讓我這種業余的人來,我恐怕在哪里選擇換氣都來不及反應。
  這個時候,梧桐飯店的小老板安琳也從屋內走了出來。她面露意外之色看著正在唱歌的袁真和季小偉,然后來到了我的身邊,問道:“唱歌的是你的朋友嗎?”
  我點了點頭,然后將注意力又放在了他們正在演唱的歌曲上。
  我覺得季小偉挺吊的,他的饒舌很有美式的感覺,口語也很好。這個時候,我倒真能理解,為什么有那么多的姑娘愿意把心思放在他身上,他不僅家世背景不錯,還是個很會玩的男人。
  我感覺這首歌,最后如果沒有能夠達到90分,那一定是袁真拖他的后腿了,畢竟這首歌和袁真的風格實在是太不搭了,他之所以唱的還有那么一點像回事兒,完全是因為自己的音樂功底在做支撐。
  歌曲漸漸接近尾聲,只見屏幕上的平均得分被越拉越低,最后連80分也沒有得到。而后,我第一次在袁真的臉上見到了那略顯靦腆的笑容,他也知道是自己拖了季小偉的后腿。而正在看著熱鬧的食客們則是一陣惋惜……
  安琳聳了聳肩也表示惋惜,隨后對我們說道:“這首歌,我們已經用了快一個星期了,中間不知道被多少人挑戰過,其中也有專業搞聲樂的。不過這首歌太需要節奏感了,即便是專業的,也很難駕馭住這個節奏,中間饒舌的部分更難!……所以,這個小游戲快玩不下去了……”稍稍停了停,她又從口袋里拿出一張類似vip卡的東西,對在場的所有人說道:“為了能讓這個小游戲繼續玩下去,我必須得提高獎品的吸引力了……各位,這張卡里充值了3000塊錢,可以隨時在我們的飯店消費,只要有人能駕馭住這首歌,那這張卡就是他的了。”
  現場的人開始交頭接耳,然后慫恿自己身邊會唱歌的朋友上去試一試。雖然說,3000塊錢的獎勵不會給這些吃飯的小資們帶來多少的心理沖擊,可真的會讓人感覺到在這里吃飯是一件很有樂趣的事情。畢竟誰心中都有那英雄情結,也渴望在自己搞不定時,會出現這么一個會力挽狂瀾的英雄。
  是的,這就是安琳厲害的地方……難怪這小小的”梧桐飯店“會被她做的這么有聲有色,因為確實有其他飯店所不能替代的地方。
  ……
  接下來的時間,又有一對客人抱著玩票的心態上去試了試,可是卻跨不過歌曲的難度而敗下陣來。
  就在眾人感到絕望時,肖艾忽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對身邊的安琳說道:”我來試試……另外,再給我們來一個大份的麻辣小龍蝦。“
  實際上,到目前為止,安琳和肖艾并沒有很直接的見面,所以她完全不知道肖艾是一個在音樂領域拿獎拿到手軟的姑娘。
  肖艾起身招呼季小偉。季小偉壓低了聲音對她說道:“你不至于為了3000塊錢,玩這個剛剛還覺得很無聊的唱歌游戲吧?”
  肖艾回道:”至于,我就是為了五斗米折腰了……要不然今天這頓你買單呀,你一個人吃了這么多龍蝦!“
  季小偉露出一個巴不得的笑容,然后說道:“我才不買單呢,我肯定愿意陪你玩啊……我們師兄妹可好久沒在一起唱過歌了。”他說著轉而又對袁真說道:“我覺得,待會兒她會讓你感到自卑的。”
  “不會自卑,我會為她感到高興。”
  季小偉一聳肩,然后搭住肖艾的肩膀,又回到了剛剛那個讓他失敗的地方,準備卷土重來。
  只見肖艾很從容的拿起了話筒,然后輕輕晃動著手臂。似乎找到了感覺之后,便播放了歌曲,而我的心里也有那么一絲絲的緊張,倒不是因為那3000塊錢的得失,反而更在意她的表現,畢竟這是很多人嘗試后都沒有能夠完成的事情。
  當肖艾開口唱歌,她的魅力指數會直線上升。她在唱這首歌時,完全就是在用技巧。雖然我說不出門道,可是那在屏幕上不斷跳躍的分數卻不會騙人,基本上她每一句的分數都沒有低于九十,甚至好幾句都被她唱到了滿分。
  勝利似乎在望,身邊的于馨一邊打著節拍,一邊由衷的稱贊道:“她那逆天的樂感可能是天生的,可是技巧卻真的是后天苦練出來的。這首歌節奏感很強,需要急速的氣,壓成一條線,來沖擊聲帶,支撐高音部分。就算讓我上去唱,我也很難做到在兼顧高音的同時,還能保持這么好的節奏感……她的天賦讓人嫉妒,努力值得人學習。邱子安和高索這么費盡心機的想讓她進娛樂圈,真的是很明智的選擇,只可惜她自己沒有這樣的意愿……唉!”
  于馨比較專業的點評讓我很佩服的點了點頭。而后,她的身影就在我心中最深的地方定格了。我三生有幸才會擁有這個為了我們的生活,而甘愿為五斗米折腰的女人。
  她真的變得小氣了,也變得親和了,所以才會為了那3000塊錢,與季小偉上去唱了這么一首歌。
  似乎被肖艾的表現所觸動,季小偉也發揮了比剛剛更好的狀態。眾人的屏息等待中,系統終于給出了92的高分。現場頓時掌聲雷動,眾人紛紛拿出手機,將肖艾和季小偉的身姿,以及那很難得到的92分記錄在了鏡頭中,并將這有趣、好玩的一幕發進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
  這個夜晚,我們玩的很盡興。而季小偉和袁真似乎也接受了我和肖艾在一起的事實,開始與我稱兄道弟,并將對肖艾的同門情誼轉移到了我的身上,我們都喝了很多的啤酒。并約好,等他們結束下一站的巡演后,回來再好好喝一次。
  我喜歡這種漸漸圓滿的感覺。是的,只要肖艾的母親不再出來阻止我們,我們會圓滿的,不止琴行,還有我們的愛情!
  ……
  從“梧桐飯店”散了之后,肖艾回小院收拾了幾件衣服,便帶著小芳住到了琴行里面。而我,雖然獨自在院子里做著琴行的財務報表,但也不覺得孤獨。因為我能感受到:此刻的肖艾正在用不同的方式與我一起努力著……
  已經是夜晚的11點,我舒展了一下身體,準備結束這一天的工作。
  這時,小院的門被敲響,而后我便聽到了趙牧的聲音。他這么晚過來找我,讓我感到很意外,以至于愣了一下,才替他打開了院門。
  他隨我進了院子,卻沒有坐下。他的身后拖著一只很大的行李箱,身上備著行囊……
  我向他問道:“怎么,這是要到外地去出差嗎?”
  趙牧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卻向我問道:“肖艾呢,你們不是住在一起了嗎?”
  我點上一支煙,吸了一口之后,才回道:“我們琴行有個孩子馬上要參加星海杯的鋼琴比賽,她想抓緊時間多教教那個孩子,所以就帶著她一起住到琴行了。”
  趙牧點了點頭,沉默了片刻之后,對我說道:“我明天早上要去馬來西亞了,可能會待上半年。“”你不是負責老巷子的項目開發嘛,怎么突然又要去馬來西亞了?“
  趙牧的表情有些失落,半晌之后,苦笑著回道:“集團因為拆遷的事情對我很失望……所以已經聘請了專業的拆遷公司來繼續這個項目。正好馬拉西亞那邊新上了一個項目,就把我調到那邊去了。”
  他的失意讓我心中有那么一點傷感,可是卻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于是又捏著手中的香煙吸了一口。
  “橋哥,你能告訴我,到底什么是人性嗎?……我為了讓大家能夠改善生活,才把這個項目帶了回來,能滿足的也盡量滿足了。可是,他們在得到后卻依然不滿足!難道人性真的就這么貪婪,他們也不會回頭看看別人曾經為他們做了什么嗎?”
  我一聲嘆息,然后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彼此沉默了一會兒之后,趙牧從自己的包里又拿出了一個盒子,交到我的手上之后,說道:“這個盒子你替我轉交給肖艾,里面的東西對她可能會有一點幫助……肖總是被人陷害的!”
  他這些話說的太突然,以至于我一時沒能反應過來:“啥……?!”
  “你交給肖艾,她會明白的。”
  趙牧說著又將包掛回到了肩上,然后轉身向門外走去。看著他低垂的身姿,我心中更不是滋味了!
  就在他的腳快要踏出門檻的那一剎那,他又回過頭,然后笑了笑,對我說道:“橋哥,我想開了……希望你和肖艾能夠幸福,無論我走到天涯海角,也會為你們祝福的……生活不容易,你們加油!”
  只是一瞬間,我的鼻腔里便傳來了酸澀的感覺。我忽然很想拉住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然后抱住他說一聲“保重”,可是他的背影卻已經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中……
  我忍住了酸澀的眼淚,輕聲告訴自己:這就是生活……悲歡離合!
  保重,趙牧,希望在那個陌生的國家,你不要因為陌生而感到孤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