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刑紀》 最新章節: 第九百七十七章一己之私(05-24)      第九百七十六章并非幻象(05-24)      第九百七十五章勘破天地(05-24)     

天刑紀972 狹路相逢

  感謝:萬爭強道友、jourbox、端條板凳來的捧場與月票支持!
  ………………
  棲云谷。
  山谷的主人,也就是吳昊、李遠、萬爭強、木葉清,還有高云庭,皆不見了蹤影。
  山坡的石頭上,只有無咎在閉目靜坐。
  一個女子走來,輕聲道:“無先生,晚輩為你開辟了一間洞府……”
  不遠處的山腳下,還真的多了一個山洞。
  無咎睜開雙眼,隨聲道:“不用了!”
  女子默然不語,神情忐忑。
  無咎回頭一瞥,接著道:“竟讓落羽姑娘,為我開辟洞府,真的過意不去,而我答應吳昊、李遠,也不過短暫逗留而已,既然此處清涼自在,不妨閑坐個三五日!”
  落羽咬著嘴唇,小心問道:“無先生去往何方,何時回轉……”
  無咎笑了笑,安慰道:“放心便是,我不會丟下你!”他轉而看著寂靜的山谷,又自言自語:“一個筑基女修,與幾個各懷心思的人仙高手待在一起,多有不便……”
  落羽悄悄松了口氣,壯著膽子又問:“先生,晚輩能否拜您為師?”
  “拜我為師?”
  無咎搖了搖頭,自嘲道:“我自家尚且懵懂呢,你拜我作甚?”
  落羽的臉色微紅,咬了咬嘴唇,轉身走到另外一塊石頭前坐了下來。
  在她的眼里,這位無先生的心思,著實難以揣度。既然不愿收她為徒,又為何要將她帶在身邊呢?
  無咎沒有拜過師父,也沒有開門收徒的念頭。不過,面對執著仙道的修士,他卻心存敬意,也樂善好施。他抬手拋出幾樣東西,示意道:“或能幫襯一二,拿著吧!”
  落羽慌忙伸手去接,竟是兩枚玉簡,兩把飛劍,還有一個戒子。玉簡拓印著一套功法與一門遁法;戒子內裝著兩百塊靈石;兩把飛劍,皆品質不凡。她頓作欣喜,道:“多謝先生!”
  無咎卻抬頭遠望,忖思道:“嗯,讓那幾個家伙修煉天虎劍陣,是否失算呢……”
  他之所以留下,便是想要說服剛剛結識的幾位修士一起對付鬼妖二族。而慘遭鬼妖戕害的修士雖然為數眾多,卻人心惶惶,各自躲藏,使得鬼妖二族更為肆無忌憚。倘若能夠將一個個正義之士召集起來而聯手反抗,或能遏制鬼妖二族猖獗的勢頭。
  不過,幾位道友的品行操守,叫人放心不下。
  尤其是高云庭,過于好色。雖說男人好色,倒也尋常,他卻毫無廉恥,淫徒一個啊。而他辯解道歉之后,吳昊四人也不便將他驅離。何況修煉天虎劍陣,五位人仙缺一不可,為了對付鬼妖二族,眼下也只能拿他湊數。
  五人已去荒山密林之中,修煉陣法。若是修煉無果,就此作罷。且等幾日,以觀后效……
  落羽見無先生獨坐冥思,不敢驚擾,轉身返回自己的洞府,猶自暗暗喜悅不已。
  家破人亡之后,她逃到棲云谷,遇到幾位相同處境的人仙,本以為能夠得到庇護,誰料那位高前輩卻窺覷她的美色。之所謂人心莫測,禍福難料。她一介女修,無依無靠,身不由己,又能如何。眼看著厄運難逃,又遇上了無先生,一位地仙高人,不管怎樣,至少對方真誠相待而善意呵護。
  落羽坐在山洞內的石榻上,看著玉簡內的功法,把玩著飛劍,臉上露出久違、而又歡欣的笑容……
  轉瞬之間,五日過去。
  清晨的棲云谷,薄霧籠罩。山坡的青石上,無咎一手托腮,一手握著玉簡,兀自盤膝獨坐而默然入神。當一縷曙光灑落山谷,他悠悠睜開雙眼。
  五道人影,踏著飛劍,穿過晨霧,由遠而近,相繼落在山坡之上。
  為首的竟是吳昊,跟隨左右的則是李遠、萬爭強、木葉清,而高云庭則是落后幾步,神色躲閃,心虛的模樣。
  “諸位……”
  “連日修煉陣法,難免勞乏,且返回洞府,歇息一二……”
  “不……”
  無咎撩起衣擺,抬腳落地,站起身來,詫異道:“僅僅修煉五日的陣法,諸位便已勞乏?”
  與其想來,吳昊五人外出修煉天虎劍陣,不耗上半個月,休想有所收獲。而若要修煉嫻熟,至少一個月的苦功。于是他留在此地,便是等著眾人遇到修煉上的困惑而給予指點。而這五個家伙,倒是回來了,卻并非請教,而是叫苦叫累。
  都是什么人啊!
  若說林彥喜與荀萬子等人,為勇武擔當之輩,而這幫家伙,簡直就是偷奸耍滑之徒。
  卻聽吳昊笑道:“呵呵,劍陣固然不俗,修煉五日,足矣!”
  李遠跟著說道:“高兄弟與木兄弟,領悟陣法稍欠火候,而在我三人的相助之下,已無大礙……”
  萬爭強得意附和:“嗯,理當如此……”
  木葉清倒是有些愧疚,歉然道:“修為不濟,也是無奈……”
  高云庭連連點頭,卻有所顧忌而沒敢出聲。他挨了兩腳之后,對于某位先生,有著難以消除的恐懼。
  總而言之,雖然僅僅修煉五日,而威力強大的劍陣,已被眾人掌握而施展無誤。
  “好吧!”
  無咎懶得多說,反問道:“既然如此,諸位敢否與妖族,或鬼族一戰?”
  “呵呵,有何不敢。而鬼妖二族,并未入侵棲云谷,你我又何必自找麻煩呢!”
  “吳兄所言極是,與鬼妖開戰,無關膽量,在乎明智……”
  “無先生……”
  無咎的臉色一僵,打斷道:“盤龍山,位于何方?”
  這幾個家伙,不僅滑頭,找起借口,也是如此的理所當然。什么叫自找麻煩?什么叫在乎明智?哦,與鬼妖開戰,便是傻子、瘋子?
  一番苦心,落空了。
  既然如此,也不必留在棲云谷。
  吳昊與幾位兄弟換了個眼色,不以為然道
  “盤龍山,乃是民間俗稱,圖簡之上并未標注,一時難以說明。本人倒是知道地方,又能怎樣呢……”
  “彼處有妖族出沒,豈敢親臨險地?”
  “無先生是要殺了假冒他的妖人,依我之見,也不過說說而已,切莫意氣用事……”
  無咎翻著雙眼,無奈道:“我或是圖個口舌之快,或也意氣用事,不過煩請諸位帶個路,抵達盤龍山之后,諸位便可離去!”
  吳昊與李遠、萬爭強面面相覷,神色遲疑。
  “這個……”
  “此去萬里之遙,途中兇險……”
  “無先生,你是否再斟酌、斟酌?”
  又是傳授劍陣,又是闡明大意而好言相勸,結果不僅空等了五日,還成了一個缺少心智的傻子。
  無咎皺起眉頭,淡淡道:“本先生的天虎劍陣,來自玉神殿,并非旁門左道,亦非不值錢的法門。請諸位拿出五千塊五色石,用作補償。如若不然,哼……”
  軟弱不成,他只能耍起強橫。
  果不其然,吳昊、李遠與萬爭強,皆臉色一變。
  木葉清則是有些慌亂,攤手道:“莫說五色石,靈石也沒幾塊……”
  高云庭卻躲在一旁,禁不住的由衷暗贊:“不愧為前輩高人,先是循循善誘,然后一擊中的,若是換成女子,斷無逃脫的道理……”
  而吳昊、李遠、萬爭強三人雖然錯愕,卻并未驚慌,彼此換了個眼神,試探道
  “無先生,息怒!”
  “即使將我兄弟殺了,也拿不出這多的五色石!”
  “是否便如所說,僅僅帶路而已……?”
  無咎早已大失所望,不耐煩道:“即刻動身!”
  三人相視一笑,招呼木葉清與高云庭同行。
  無咎想了想,也將落羽從洞府中喚了出來。此番離去之后,他是不愿再次返回棲云谷。
  而落羽獲知要前往盤空山,全無遭遇妖族的恐懼,反而頗為振奮,使得俏麗的容顏更添幾分姿色。高云庭忍不住眼饞偷窺,她卻目不斜視,只管緊緊跟著無先生而不離左右。
  片刻之后,一行七人離開棲云谷,直奔西北方向而去……
  萬里之遙,不過兩、三日的路程。
  吳昊倒也謹慎,唯恐遭遇不測,他帶著眾人避開寬闊的原野,穿行于高山密林之間。且黃昏歇宿,清早啟程,一路之上,倒也順利。途中,無咎沉默不語。而吳昊與四位修士倒是說說笑笑,臭味相投的樣子。
  第四日的黎明時分。
  眾人落在一個峽谷之中。
  峽谷足有兩里多寬,十余里長,一端連接崇山峻嶺,一端通往開闊的谷地。
  尚未穿過峽谷,吳昊匆匆止步。
  “無先生,三十里外的那座山,便是盤龍山。據說,山上有個小仙門,已遭覆滅,如今被妖人盤踞。還望你三思,莫要輕涉險地。話已至此,告辭”
  越過空曠的山谷看去,三十里外,果然有座山,雖然僅有數百丈高,卻巨石環繞,宛如龍盤,頗具氣象。恰逢天色昏沉,不見日頭,晨霧籠罩,使得那龍盤山更多了幾分神秘。
  而吳昊將無咎帶到此處,一刻都不愿逗留,拱了拱手,便要告辭離去。
  誰料便于此時,兩道人影從身后的方向,橫穿峽谷而來,雖然鬼鬼祟祟,卻個頭粗壯,踏空而行,顯然不是尋常之輩。
  “哎呀,妖人”
  高云庭看得清楚,大驚失色。
  他的幾位兄弟,也慌亂不已。
  “怎會這般湊巧……”
  “無先生,此番被你害苦了……”
  “糟了,應該早已發現你我……”
  無咎同樣有些意外,剛剛抵達此處,又是清晨時分,便遇到兩個妖人。他凝神張望,泰然自若道:“此處由我應對,諸位離開便是……
  正如所說,那兩個妖人,或許早已潛伏在峽谷中,只等外人闖入,便雙雙現身而聯手撲來。
  而吳昊卻是抓出飛劍在手,啐道:“呸!既然遇上了,又如何離開。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狹路相逢”
  他話音未落,竟然帶頭奔著那兩個愈來愈的妖人沖了過去。
  而圓滑世故的李遠、萬爭強,以及好色的高云庭,還有性情隨和的木葉清,竟也緊隨其后,一個個殺氣彪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