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情有可原》 最新章節: 第469章我會吃醋(03-26)      第468章對她很厭惡(03-26)      第467章他說我不想讓你當藥物(03-26)     

前夫情有可原467 他說我不想讓你當藥物

慕葉沉按捺不住心里的難受,看著林晚,只想將她推在了床上。
  但是他不能。
  如果真的因為這個,對林晚做了,他是絕對不會原諒自己的是。
  “不行,林晚,我不會把你當解藥,你走吧。墮”
  “不,你這樣難受。”林晚看不過,她不希望他一個人這么難受。
  “今天沒有幫你,我回去也會過意不去的,我走了的話,今天還怎么睡得著。”林晚擔心的看著他,真的恨不得現在受傷的是自己。
  她握著他的手,看著他,“沒關系的,慕葉沉,我不是解藥,我也想要啊,真的,我也想要
  慕葉沉手指顫抖著,汗水看得到的從他的額頭上流下來。
  林晚用力的攥住了她的手臂,看著他,心里真的很難受,她還從沒見他這樣過,一向運籌帷幄的男人,今天竟然這樣衰弱。
  林晚恨不得自己能夠代替他來痛苦,看著他這樣,她覺得自己比他還要難過。
  慕葉沉卻仍舊是推開了她的手,看著她,心里雖然不忍,但是一狠心,還是直接將人推了出去。
  林晚被他推出門外去,還想拉他的手,卻仍舊被他直接推到了外面。
  林晚都要哭了,望著他的眼睛,希望他不要這樣。
  慕葉沉不忍心看著她這樣哀傷的目光,強迫自己轉過臉去,他冷銳的看著一旁,手指摳在門邊,嘭的一下,終究還是把門關了起來。
  看著門將她的臉掩藏在眼前,目光里只剩下暗紅色大門,他才終于不再壓抑剛剛難受的感覺,靠在邊上,慢慢滑坐在了地上。
  林晚沒有走,靠著門好像也能感覺到他在里面的壓抑一樣,她第一次有這種感覺,覺得很心疼一個男人,明明他比自己還要強大那么多,明明知道只是難受而已,忍過去就好,但是還是不忍心看著他忍耐。
  何況男人應該本來就比女人難受,難以忍耐。
  她擔心的在門邊看著,外面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該是讓他都趕了出去,她坐在那里,一點困意也沒有,只覺得度秒如年。
  但是里面卻始終一點聲音也沒有,不知道慕葉沉現在到底怎么樣了。
  “慕葉沉,我就在外面,你如果難受就開開門,別自己忍著,真的。”林晚貼著門說。
  慕葉沉聽著她的聲音,仰著頭,看著白晃晃的大燈,喉結難受的動了動。
  但是,似乎知道她在這里,他竟然覺得沒那么難受了似的。
  只是靠在那里忍耐著。
  慕葉沉怎么沒想到,‘自己也會有今天。
  沈晚晴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來。
  以往對沈晚清的所有印象,幾乎在一瞬間崩塌,此時只覺得自己真的是看錯了人。
  沒想到她竟然能做出這樣齷齪事來。
  雖然當初林晚也這樣做過,但是她的目的卻從來沒有這么難看。
  林晚是失誤,因為誤會才導致了今天的一切。
  但是沈晚晴卻明明白白的是有目的的做出了這種事。
  她竟然想要算計他。
  過去他眼中的沈晚晴這樣的清純,大方,優雅,矜持,有所有淑女該有的一切,但是現在得她,卻讓慕葉沉覺得深深的厭惡。
  一個晚上不知道是怎樣度過得。
  早上,朝陽終于升起來的時候,靠在林晚后面的門才忽然的開了
  林晚一動,猛然感到有聲音,忙一拍屁股便站了起來。
  慕葉沉站在里面,頎長的身形,仍舊挺拔,看起來跟往日沒什么兩樣,只是不過一個晚上而已,臉上兩頰便深陷下去了許多。
  整個臉頰看起來更立體了幾分,整個人看起來還很精神,只是有些疲憊。
  林晚幾步走到了他面前,一手拉住了他的胳膊,抬起頭來,上下恨不得將他全身都看上幾遍。
  “你怎么樣了?”她問
  慕葉沉吸了口氣,笑笑,看著林晚的時候,忽然覺得很溫馨,很溫暖,好像能看到她,
  &已經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他笑著點點頭,“沒事了。”
  林晚還沒松口氣,她忙說,“我叫醫生來看看吧。”
  她轉身急忙要走。
  手卻在身后被人抓住,她回過頭,見慕葉沉唇交輕輕翹著,微笑好看得比早起的朝陽還更絢爛。
  林晚幾乎要被他炫暈了。
  一把被他拉到了懷里,他柔和的摸著她頭頂的頭發,下巴磨蹭了下。
  她聞著他身上的味道,一個晚上的擔心在這個時候似乎煙消云散了一般。
  林晚緩緩的,伸手抱住了他的腰肢。
  因為他的個子高,這樣的姿勢正好,他強壯的腰肢抱起來讓人覺得十分有安全感,她靠在那里,靜靜的閉了閉眼睛。
  被她這樣一抱,慕葉沉只覺得身上一暖。
  如果不是因為早上便知道自己的藥效已經消失,他只怕以為自己又發作了。
  但是,靠藥物的力量讓自己有感覺,跟自己真的有感覺,其實是有差別的。
  昨天他怎樣都覺得不情愿,如今,卻壓抑不住自己的***和喜悅,呼吸著她的味道,更覺得比任何的藥物都有力量,他一把抱住了她的身體,雙手托住了她的雙腿,讓她徹底纏在了他的腰肢上。
  林晚驚訝的叫了一聲,抬起頭看著他,“你你你,你不是已經好了。”
  “嗯。”他輕笑著,感到她的手攀著他的脖子,對著她清新的小臉,淡淡的將鼻尖靠了過去,抵在她的鼻子上,便能更近距離的呼吸著她的味道。
  “是的,早就好了。”
  他說著,一個轉身,順手帶上了房門,隨后,便大步的帶著她走了進去。
  林晚抱著他的身體,看著他將自己放在了床上,順手脫下了上衣,精壯的身體在陽光下泛著光,讓人覺得口水瞬間都要流出來了一樣。
  好漂亮的身體,怎么看都不膩味
  慕葉沉輕輕嗅著她的發絲,在她的臉上淡淡的滑過鼻尖,手指慢吞吞的在她身上游走著。
  好像經過一個晚上,他越發的想念她,昨晚多少次的沖動,但是卻無法分辨是心里的沖動,還是身體的沖動,此時再看到她,那沖動便更清晰了,他想念她的體溫,想念她的聲音,想念跟她擁抱在一起的感覺。
  林晚深深的吸著氣,“好了那你現在……”
  “現在是我想要你……”
  “呼……你你你……”
  “林晚,昨天并不是我不想,但是……我不能因為藥物的作用對你做什么,但是,否則那會讓我愧疚,但是,我現在一點也不愧疚,因為,我想要你。”
  他親吻著她的面頰,淡淡的向下滑著,“因為你很漂亮,因為你太有魅力,不需要什么藥物,看到你我已經忍不住。”
  林晚聽的心都要醉了,腦袋里嗡嗡的一片,哪里還有什么心思在問他藥物不藥物的。
  她想,藥物也不會讓人變得嘴巴這么甜吧。
  他的吻落在她的唇上,吸著她的唇瓣時,她抓住了他濃密的發,手指在里面徜徉著,難耐的緊握。
  一個早上的運動后,慕葉沉再次生龍活虎起來。
  林晚卻有些郁悶的想,真的沒吃藥嗎?
  真的嗎?
  為啥她覺得比平常還要累了?
  林晚看著慕葉沉穿好衣服,自己卻不想動,只是看著他,想要問他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有覺得自己問他這些私密的事是不是不太好。
  然而,聰明如他,似是一下子就看透了她的心思,他轉過來道,“怎么,想問我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晚不好意思的說,“沒有沒有,你不想說就不用說,我就是好奇而已。”
  誰敢對堂堂的慕葉沉有這種舉動。
  找死呢嗎。
  慕葉沉看著林晚,深吸了口氣,走過來,對她說,“對不起,我答應過你不會再跟沈晚晴糾葛不清,但是昨天我是去見了沈晚晴,因為她出了點事,所以我去幫她處理了一下。”
  林晚的心里果然一沉。
  慕葉沉道,“但是我沒想到,我竟然被她算計了。”
  林晚一愣,又抬起了頭來。
  是沈晚晴做的?
  她,她不是想死了吧……---題外話---昨天身體不舒服,所以沒更新,等更的抱歉了,今天晚上還有一更,因為上課又不舒服的,所以每天時間不如在家里那么實在了,偶爾會有事,但是我盡量不斷更,昨天就是盡量了,但是沒盡量出來,一天都有課,晚上就癱倒不能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