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情有可原》 最新章節: 第469章我會吃醋(11-21)      第468章對她很厭惡(11-21)      第467章他說我不想讓你當藥物(11-21)     

前夫情有可原466 葉沉我想做你真正的女人

  慕葉沉一路到了沈家。小說
  到了門邊,下車看到蘇助理跟來,他對蘇助理道,“人回來了?”
  蘇助理作為個下屬最基本的一件事是不會向上司說不該說的話,尤其是上司沒問的時候,所以,盡管有些討厭沈晚晴,深深的覺得她比不上林晚,但是,他還是淡淡的道,“是的,先生。茶”
  慕葉沉點點頭,問,“她情緒怎么樣?逆”
  蘇助理心里譏諷,知道慕葉沉要來,她別提多高興了,還情緒怎么樣呢。
  “看來還好,并沒有什么不愉快的。”
  慕葉沉頓了頓,皺眉走了進去。
  蘇助理便立在了門邊,沒有跟進去。
  進門后,慕葉沉便看到,沈晚晴坐在里面,靠在沙發上哭泣著。
  剛剛蘇助理明明說她情緒好還,此時卻看起來還在哭泣。
  慕葉沉幾步走了過去,沈晚晴聽見了聲音,卻仍舊靠著那里哭著,沒有抬起頭來。
  慕葉沉看著她聳動的肩膀,卻并不似是裝出來的模樣,只是,心里仍舊帶著巨大的疑惑,有一個想法在那里戳著,卻不愿意去想。
  深吸了口氣,慕葉沉才道,“晚晴,好了,別再哭了,已經解決過了,他不會再找你的麻煩。”
  沈晚晴抬起臉來,直接撲進了他的懷里
  慕葉沉一愣,感到她抱著他的雙腿,顫抖著,哭的似乎更厲害了。
  濕潤的感覺在肚子上留下點涼意,是她的淚水,慕葉沉渾身一抖,只覺得自己難受的差點要吐出來。
  他一手拉住了她的肩膀,握著她的肩膀,推開。
  沈晚晴自然不情愿,但是,心里也已經習慣,知道他的病,所以不敢太放肆,就那么放開了。
  擦著自己的眼淚,她垂著頭,“對不起,只是,我不知道為什么我們會變成現在這樣,過去我們那么開心,我那么幸福,為什么現在我要因為一個臭男人,而被帶進了警察局。”
  慕葉沉嘆息了聲,想到過去兩個人在一起的一些點滴,卻覺得竟然好似是上輩子的事一樣,那么的遙遠。
  而他跟林晚在一起才不過一年而已。
  慕葉沉道,“不要再胡思亂想了,晚晴,你只是太放不開了,才會這樣,如果你考慮清楚了,我可以送你去國外,到了國外,接觸一些新的人,你可能會好過一點。”
  沈晚晴顫抖著抬起頭來,激動的看著慕葉沉,“不,我才不去。”
  慕葉沉一頓。
  沈晚晴想要伸手來拉他。
  慕葉沉卻下意識的放開了。
  沈晚晴一愣,卻沒有怪他,因為他生病嗎,他誰也碰不了啊。
  她說,“葉沉,其實,你跟我現在還是一樣的,畢竟你沒辦法碰林晚,你還是原來那個慕葉沉,我也還是原來那個沈晚晴,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的。”
  慕葉沉心里低沉下去,其實剛開始,是他辜負了她,他心里是有愧疚的,從一開始,就是他沒有盡到一個男人的責任,離開了她,欺騙了她。
  “晚晴……對不起。”
  “我不要聽對不起!”
  “但是,是真的對不起,我其實已經不一樣了。”慕葉沉看著她。
  沈晚晴訝異的抬起頭來。
  慕葉沉看著她,“對不起,這件事是我辜負了你,從一開始,我就跟林晚發生了所有該發生的事,所以我們結婚了。”
  沈晚晴的臉徹底僵在了那里,眼睛盯著慕葉沉,好像雕塑一樣,半天都是眨都不眨一樣。
  不,她是在做夢,是在做夢,這是個沒有醒來的噩夢。
  她臉上明白的寫著不相信。
  慕葉沉定在那里,表情里的嚴肅和淡漠,明白的說著,他說的不是玩笑,是真的。
  沈晚晴終于崩潰的大哭了起來。
  她捂著臉頰,附身大哭起來。
  嘴里難受的叫著,“不可能,不可能,你,你明明碰不了任何人的,我們在一起四年啊,什么辦法都用過了,你,你碰一下就會吐出來,你……”
  慕葉沉終于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是因為什么,但是,我能跟她在一起,我們,可以做任何的事,所以,對不起,我早就已經不是過去的那個慕葉沉,只是,我沒有告訴你,也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給了你希望,但是,我是不會回去的了。”
  沈晚晴眼神閃爍著看著他,半晌,才終于站起了身來,一把拉開了里面的房門,直接走了進去、
  慕葉沉站在外面,聽見房門嘭的一聲關上,他嘆息著,站在外面。
  “晚晴,你需要有新的生活,不要再放棄自己,你這樣,真的很不像是你了。”
  沈晚晴沒有回應。
  慕葉沉便只是站在那里看著,半晌,他想,也許他該離開了,轉過身,他背對著她的房門道,“晚晴,我還要趕回去,如果有事,你可以找蘇助理,我希望你能出國去,換一個環境,你早晚會明白我的用意的。”
  門卻在這時忽然開了。
  慕葉沉頓了頓,看見門打開,沈晚晴走了出來,看著慕葉沉,她說,“葉沉。”
  慕葉轉過來,“你好些了?”
  沈晚晴看的出來,哭的眼睛都紅了,勉強笑了笑,她說,“好,我會出國。”
  慕葉沉聽她這樣說,也很開心,“那我去叫人準備一下。”
  “你那么著急讓我出國嗎?”沈晚晴譏諷的一笑。
  慕葉沉道,“我當然希望你盡快恢復過來。”
  “坐下坐坐,我把你過去送我的東西,都拿給你。”沈晚晴說。
  慕葉沉說,“不必。”
  “不,你已經不是過去的慕葉沉了,你的東西我不要。”沈晚晴說。
  慕葉沉愣了愣,心里對她也很愧疚,便只好道,“好吧。”
  沈晚晴讓他坐下,讓人給他泡了咖啡。
  慕葉沉坐了下來,看著沈晚晴進去收拾東西,坐在那里喝起了咖啡。
  一會兒,才看到沈晚晴出來了。
  然而,沈晚晴手里沒拿著東西,反而是換了身衣服。
  幾乎半透明的衣服,讓慕葉沉一個疑惑,隨后恍惚的明白了什么,他站起了身來。
  “你……”
  沈晚晴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來,慢慢的靠近了過來。
  “我跟你在一起四年,葉沉,我只有一個愿望,就是,能徹底成為你的女人,否則,我怎么都不會甘心的,現在,我可以了,你的病好了,我們……”
  慕葉沉當即后退了幾步,“晚晴,你夠了。”他轉過了身去,背對著她,心里一時竟然對她充滿了厭惡。
  他心目中的沈晚晴,不該是這樣的,但是,她此時偏偏站在自己的面前,那么的赤果果。
  皺著眉頭,慕葉沉道,“晚晴,我先走了,你好好的想想,你這樣真的不好。”
  聽出了慕葉沉生氣,沈晚晴心里難過的要死。
  “葉沉,難道你不愛我嗎,你明明愛我的,為什么你現在要這樣對我!”
  慕葉沉道,“晚晴,我已經跟你分手,現在,我是有家室的人,這樣本來就是不對的,你怎么能這樣想。”
  “我只是想要成為你的女人而已,我沒有想要拆散你的婚姻!”沈晚晴說。
  慕葉沉只是覺得不可思議,晚晴為什么會這樣不顧道德,過去的她純潔的好像是一朵嬌羞的百合,如今的她……他覺得自己都不認識她了一般。
  “我走了。”慕葉沉頭也不回,直接向外走去,此時的他,卻無比的想念起了林晚來,他想要見到林晚,迫切的。
  然而這時,卻感到身體一滯,一股熱流,從下腹開始上升起來……
  慕葉沉心里忽然覺得不好,他能明顯的感到身體的變化來。
  他到底怎么了,為什么他覺得自己口干舌燥,***明明并不曾很強烈的他,此時迫切的想要,想要……
  原本暫時失去理智的身體,帶著些許迷糊,忽然,他明白了過來。
  一步轉過頭來,他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個自己曾經以為很熟悉,但是此時看著,卻又無比陌生的女人。
  “晚晴,你……你……”剛剛的咖啡有問題。
  他不太喜歡喝咖啡,不常喝,所以喝的時候,也沒覺得味道有什么不對。
  但是此時,才恍惚的明白過來,那是有問題的。
  沈晚晴一看,東西果然發作了,整個人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欣喜來,跟剛剛的哀傷,是截然不同的。
  她狂熱的看著眼前自己夢寐以求了那么多年的男人。
  她愛他,愛的狂熱。
  她一直想要跟他徹底的在一起,而不是只能牽牽手。
  但是,他的病一直不好,試過了那么多辦法,他都是吐的撕心裂肺的。
  此時,她終于知道,他的病好了,雖然不知道是因為什么,但是他可以碰女人了。
  慕葉沉捂著自己的胸口,感到腳上癱軟,但是,某個位置卻更強硬起來。
  沈晚晴的身體靠了過來,她身上的香氣撲鼻而來,慕葉沉想要走,但是,卻被她一把從后背抱住。
  “葉沉,你要了我吧。”她的手撫摸著他的胸口,“讓我來幫你,是不是很難受,來,馬上就不難受了。”
  感到她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他雖然果然感到很火熱,但是,卻一點心甘情愿的感覺也沒有,只是那么的抗拒著,內心里忽然感到一陣的惡心。
  沈晚晴還沒反應過來,慕葉沉便對著她,一口嘔吐出來。
  沈晚晴完全沒想到,她本以為他已經徹底的好了,卻沒想到,她一個躲閃不開,身上的半透明衣服,已經被吐上了一片……
  沈晚晴尖叫一聲,忙后退了過去。
  慕葉沉吐出去一口,卻又清醒了許多,抬起頭來,狠戾的目光看向了前面一臉驚恐和嫌惡的沈晚晴,他咬著牙,瞪著她,推開門,艱難的向外走去。
  沈晚晴一下子坐在了地上,腦海里全是他最后的那個目光,醒目的在眼前晃著,讓她害怕,擔心,只覺得他好像是一只沒了理智的野獸,在清醒后,一定會讓她付出應有的代價一樣。
  他在恨她……
  他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沈晚晴渾身顫抖起來,雙手冰涼的握在一起,又傷心,又難看。
  為什么慕葉沉還是吐了,還是吐了……
  *
  林晚還在家里看著后面的行程計劃,忽然聽到外面有動靜,覺得是慕葉沉回來了,她趕緊跟了出去。
  外面。
  一行人急匆匆的進了里面,林晚看到蘇助理在,趕緊走過去道,“蘇助理,慕葉沉回來了?”
  蘇助理聽到林晚的聲音,臉都白了。
  回過頭來,看著林晚,再看看進去的人。
  看來林晚是沒看到進去的慕葉沉。
  他走過來道,“太太……您還沒休息嗎。”
  “是啊,慕葉沉在干嘛呢,怎么沒見他呢。”林晚好奇的看著里面,不知道為什么來了那么多人。
  蘇助理猶豫了半晌,看著里面,嘆息著道,“那個……慕總有些事。”
  林晚一看,覺得似是有什么不對,臉上笑容變的嚴肅,她少有的冷酷,看著蘇助理,“蘇助理,出了什么事?”
  蘇助理臉色一僵,更為難起來。
  先生可不想告訴她的。
  如果讓她知道了,先生不知要怎么處置自己。
  蘇助理不敢告訴,趕緊道,“哦,慕總有事在忙,所以……”
  看出了蘇助理的為難,林晚嚴厲的看著蘇助理,“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我還是……”
  “你給我回來,蘇助理,你是以為,我跟慕葉沉著只是假結婚,所以你覺得我不能把你怎么辦是嗎?”
  蘇助理身上一顫。
  誰敢說她不能拿自己怎么辦。
  現在慕葉沉寵愛她的程度,比過去的沈晚晴還厲害。
  蘇助理躊躇了一下,沒辦法,只能說,“太太,是先生不舒服。”
  林晚一愣。
  林晚進了慕葉沉自己住著的時候住的客房時,看到慕葉沉正躺在床上,顫抖著,臉色蒼白,嘴唇干的能看到白色的皮子,她嚇了一跳,趕緊跑了過去。
  “慕葉沉,你怎么了。”
  心瞬間都要掉到了地上了一樣,剛開始只是震驚,越看到他糟糕的臉色,難看的樣子,越是心痛。
  她大腦一片空白,只有眼前這個一臉難受的男人。
  “慕葉沉,你到底怎么了。”撲到了床上,她看著慕葉沉,眼淚啪嗒的掉了下來。
  慕葉沉一看到林晚,原本隱忍著的表情,更透出了冷冷的怒意,瞪著后面的蘇助理,“誰叫你讓她進來。”
  蘇助理哪里管的了那么多,“慕總,太太很擔心,所以……”
  何況,慕葉沉現在是怎么了,大家心知肚明,讓太太來,其實不是正好嗎。
  但是,慕葉沉根本沒想過要她來。
  他不會忍心在這種情況下見到她。
  他也絕對不能容忍,自己因為這種情況,要了她。
  那他是將她當做了什么了。
  慕葉沉看著林晚,身體原本的火熱,變成了徹底的爆發,一時躁動著,身體好像已經爆炸了一樣。
  “走,你走。”他推開了林晚的手,臉上盡是嫌惡似的表情。
  林晚被推在了地上,心里一傷。
  “慕葉沉,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是病發作了嗎?”
  “我讓你走,不要管我!”
  “不行,我是你老婆,我不能不管你。”林晚急了,看著慕葉沉,直接竄到了床上,拉開了他的手,“就算你討厭我,我也不會走,除非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到底哪里不舒服。”
  慕葉沉一愣。
  好像身體里的感覺,因為她剛剛的話,一時變得緩解了許多,或者是只記著她說的那句,我是你老婆,別的,暫時都忘卻了,他瞇著幽瞳,看著林晚,好像她的身上鍍上了一層柔光一樣,整個人散發著一股特殊的魅力。
  她就好像是他的天使,在這里守護著,看著他,幫他緩解痛苦,幫他凈化心靈。
  慕葉沉咬唇,覺得嘴巴里有了點苦澀的味道。
  林晚一看,她唇上都被咬的出了血,嚇了一跳。
  “慕葉沉,你,你怎么了?”林晚趕緊去找東西,擦他的嘴角。
  手拽了個紙巾,擦了擦他的嘴巴,慕葉沉看著她,一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林晚一定。
  慕葉沉幽幽的看著她,聲音不再那么硬,只是隱忍著自己身體里的***,望著她說,“我沒事,明天就會好了。”
  蘇助理在后面終于看不過去了,上前一步對林晚說,“太太,先生是吃了不該吃的東西,身體……有些控制不住。”
  慕葉沉寒光看向了蘇助理,“你給我出去。”
  蘇助理忙退了出去,意有所指的看了看林晚,表情明顯是在做最后的提醒、
  林晚一驚,愣愣的看著前面,半天才明白過來蘇助理是什么意思。
  她恍然大悟,指著慕葉沉叫道,“你是……你是吃了,吃了那個什么藥!”
  對啊,她當然應該知道的,畢竟,她可是有經驗的啊。
  第一次,她對他用藥的時候,他不就是現在這個該死的樣子嗎。
  但是,這次又是因為什么,為什么他會變成這個樣子。
  林晚驚訝的看著他。
  慕葉沉深吸了口氣,看著林晚,“你出去吧,我沒事,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林晚怎么能放他一個人在這里。
  她咬咬牙,想不就是……那什么嗎,又不是沒做過。
  她扯著自己的肩帶,看著他,“慕葉沉,你現在需要發泄出來,你就不要再堅持了,我來幫你。”
  這句話對男人幾乎是致命的。
  慕葉沉剛剛在沈晚晴那里,聽著她說一樣的話,明明是厭惡的,但是,看著林晚,卻無比的沖動。
  可是,他不能。
  他心里堅持的覺得,如果這樣傷害了林晚,他是不會原諒自己的,何況,還是因為沈晚晴。
  沈晚晴!
  想到她,他心里再次一陣的厭惡,似是感到了她之前抱著自己的樣子一般,當即又要反胃的吐出來。
  ---題外話---六千字~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