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情有可原》 最新章節: 第469章我會吃醋(05-30)      第468章對她很厭惡(05-30)      第467章他說我不想讓你當藥物(05-30)     

前夫情有可原465 比起來林晚才是人見人愛

林晚對著他深深的一笑,看著那玉石,心里想著一人一個的寓意,不由的嘴角都掛到了耳畔去了。
  第二天,便是林晚的電影首映禮。
  這個電影從開始發布,便受到了各個媒體的關注,因為懸疑電影本來最近就很大熱,加上演員又是新生代小鮮肉,加上林晚這個剛剛崛起的新星,新的組合,更讓人向往起來逆。
  電影首映禮上,來了不少人。
  除了大家各自邀請來的人以外,還有不少媒體關注著茶。
  因為之前林晚跟潘麗麗鬧出來的事,很多人對兩個人的關系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潘麗麗是先來了,翩然的紅色禮服,讓她十分的兩眼。
  她雖然只是女二號,但是畢竟是個老影星了,大家都知道她,所以對于她更多拍了幾張。
  之后,林晚才到了。
  在外面,導演便看到不好,林晚也穿了一件紅色的。
  導演想,這兩個人不私底下聊聊就是會有問題,都穿了一個色系的,到時候不知道記者又要怎么寫才是。
  出去的時候,果然看到,記者一瞧見林晚,當即閃光燈就都一起亮了起來。
  導演是讓她跟男主角一起走紅毯,此情此景,男主角在旁邊都瞬間沒了存在感,導演郁悶的在心里嘆息了一聲,似乎已經看到了明天的報道上寫著什么,林晚跟潘麗麗爭奇斗艷,在首映禮上撞衫比美這樣的標題。
  他只想讓大家更多的去關注電影好嗎,干嘛這些藝人就愛弄出點什么八卦來呢。
  林晚自然不知道潘麗麗也穿了跟她同一個顏色的衣服,微笑著對著鏡頭,看著大家瘋狂的涌上來拍照,還有些發懵。
  這時,一眼看到坐在里面的潘麗麗,她才忽然了然。
  她也穿了紅色。
  林晚更微笑起來,注意到潘麗麗穿的是鏤空的紅色包臀式裙子,而林晚是穿的絲滑一些的絲綢禮裙,看起來更加清淡許多。
  四目相對,潘麗麗當即坐的筆直,雙手放在前面,表情驕傲。
  林晚哼了一聲,自行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去。
  兩個人隔著幾個人,有王不見王的樣子。
  然而,在正式首映之前,是一定會有采訪活動的,林晚很快上了臺,潘麗麗卻在下面。
  導演提前早考慮到了,擔心兩個人打起來,特意將演員弄成了兩撥。
  林晚在臺上,記者一看到她,便很直接的問,“這幾天都在說你跟潘麗麗不和,現在兩個人是那件事之后第一次見面嗎?”
  林晚說,“哦,那個,那個不是只是傳聞嗎,不和是什么意思,是說我們在前面嘻嘻哈哈的,到后臺會互相扯頭發嗎?哈哈哈。”
  下面記者聽了,當即也跟著大笑起來。
  林晚搖頭道,“當然不會的,我們沒有要互相扯頭發。”
  是的,沒有互相扯頭發,但是也沒有多好。
  她沒有具體的說,只說了這么一句話,打了個哈哈過去了。
  下面,潘麗麗心里道,虛偽,輪到她的時候,記者也問,說“剛剛林晚說沒有不和,你覺得有什么要說的嗎?”
  潘麗麗說,“我沒有要說什么啊。”
  潘麗麗想,她既不會去討好什么富商,也不會去討好什么記者,她是明星,又不是妓.女。
  記者說,“那對林晚有什么要說的嗎?”
  “說什么,呵呵,我覺得她蠻好的。”
  “那之前兩個人粉絲罵戰的事,你們知道嗎?”
  潘麗麗說,“不知道,我不怎么太管粉絲的事,我也會好好的管好我的粉絲,不去別人那里***繞別人。”
  意思很明顯,她是說,林晚沒有關好自己的粉絲,讓自己的粉絲去別人那里亂罵人了。
  林晚在下面無語的想,怎么會有這么難搞的人。
  她到底怎么著她了,讓她這么說自己。
  而且,粉絲是粉絲,她也不能每個粉絲去勸,說你不要去潘麗麗那里。
  記者一聽,就喜歡這樣自己作死的演員了,回去又可以寫好多東西了。
  林晚無語,自己發自己的微博,在上面更新了一下,說自己在參加首映禮、
  粉絲卻有在現場的,林晚看到有人評論,“我拍了全部的采訪,那個潘賤也太賤了,竟然說我們晚晚不管好自己的粉絲,大家評評理,我們晚晚每次都打哈哈過去了,她在那里不依不饒的。”
  沒多大一會兒,他們的又上了熱門榜了。
  粉絲發出了采訪內容,各個門戶網站也當即不甘落后,趕緊各自上傳了自己的采訪內容。
  各種現場報道,撕逼的細節,包括林晚跟潘麗麗穿了一個顏色的衣服這件事,都很快的被拿出來討論了起來。
  林晚還在這里觀看著首映,她也是第一次完整的觀看,覺得電影剪輯出來,有恐怖,有懸念,有人性,有愛情,唯美,又頹廢,讓人覺得真的很驚艷。
  林晚看的幾乎入神,但是那邊,潘麗麗看到自己再次被罵,真氣的不能再氣了起來……
  網上,潘麗麗的衣服被罵暴露死了,一點也不大方,贅肉都出來了。
  自然,林晚是穿的比較簡單,顯得到是沒她那么有心機了似的。
  其實,林晚看潘麗麗真人,也還不錯,長的也很漂亮,穿的也好看。
  然而,她情商真的不高,以至于大家討厭她,就愛挑她不好的地方。
  所以,她才一個勁的被罵,大家一看這些人提起了她的一些缺點,慢慢的就將這些缺點放大了。
  評論奇異的幾乎一邊倒的偏向了林晚,有人說,林晚情商多高,脾氣也好,采訪很好玩,到了潘麗麗,就各種的裝模作樣,以為自己是什么大牌呢,在那傲什么傲。
  一有對比,更顯得林晚比她強了不知道多少倍似的。
  這讓林晚也十分的無奈,她明明不想去爭,無奈潘麗麗一定要跟她鬧到底。
  首映禮正到了中間,忽然有人悄然的到了林晚的后面,輕聲拍了拍林晚的肩膀,林晚回頭,看到是一個很眼熟的人。
  他低頭輕聲道,“太太,先生來看您了。”
  林晚一愣。
  她心里一喜,忙跟助理說了一聲,自己先退了出去。
  慕葉沉就在外面等她,看到他立在那里,像是他這么高的個子,站的再筆直的,帥的好像是幅畫一樣,讓人一眼就覺得心里一動。
  林晚扯著裙子,笑著看著慕葉沉,“你來了啊,正在開始。”
  “嗯,處理好了事情才過來,可能有點晚了。”
  林晚已經很知足了,“你能來就不錯了,進去看看嗎?”
  “好,我還從沒參加過首映。”
  林晚說,“那是當然,首映的票可不是好買的,你是家屬,所以我有票可以給你。”
  慕葉沉拍了拍她,說,“好,我是占你的光。”
  “那是。”
  兩個人一起進了里面的時候,便覺得剛剛還聊天的人們,一齊都看了過來。
  潘麗麗本來還在那死命刷著微博,一臉的憤然。
  然而此時,一看到林晚竟然跟慕葉沉一起來了,頓時整個人的都僵了。
  大家沒想到一個首映來了這么個人。
  有人還想要直接拍照,然而,剛要拍照,便感到旁邊保鏢已經默默地走了過來。
  現場所有人被禁止拍照,明天的報道自然也堅決不會說慕葉沉到首映禮的事情。
  林晚并不知道這一切,只是默默的拉著慕葉沉走到了自己位置上去,助理一看到慕葉沉,忙跳開了,將位置讓給了慕葉沉。
  坐下后,林晚笑呵呵的說,“剛我看了一下,好像很不錯呢。”
  “嗯。”慕葉沉坐在了林晚的旁邊,掃了一眼周圍,發現記者都已經老實了,便坦然的拉了拉衣服,靠在那里,淡然自若的坐在了那里。
  林晚擔心慕葉沉不知道電影演的是什么,忙先將小冊子給他看,給他講解起了劇情來。
  而旁邊的人,一個一個的可都不淡然了、
  導演在那邊還很奇怪,怎么忽然來了個人,而且,在他進來的瞬間,整個房間里的氣氛便立即不一樣了。
  他忙問了旁邊的人,才知道來了的人是慕葉沉。
  雖然他不是商界的,但是好歹制作電影的時候也要接觸一下投資者富豪之類的。
  尤其是這種大制作的電影,肯定更是透過了很多大人物才能成功。
  所以,他當然知道慕葉沉是誰。
  只是讓他詫異的想,怎么慕葉沉還來了。
  看到慕葉沉跟林晚坐在一起,竟然好似閑聊一樣,頭輕輕靠著,幾乎要挨到了一起,低聲的說著話。
  他這才明白過來,心道,原來是跟林晚來的。
  沒想到,這跟林晚還有這樣的背景。
  全場的焦點再次被林晚毫不客氣的搶了過去,潘麗麗一點搶回來的余地都沒有,當即氣的在那里跺腳想要走。
  但是,現在是首映禮,到處都是記者,她現在走,又明顯的是認輸了似的。
  尤其現在評論上又到處都在罵人,她憋悶著,臉色幾乎青紫了,那么看著電影屏幕,卻覺得什么也看不進去。
  林晚覺得現場似是異常的安靜,但是她第一次參加電影首映,以往都是龍套,往往是到后面早就被劇組給遺忘了,哪里還有人記得給她弄個入場券啊。
  她想,也許首映就是這么的高大,大家都要看電影,不好說話,所以現場才這么安靜。
  卻沒想過,大家都屏氣凝神的看著電影屏幕,想要看這邊,卻又不敢看,樣子默契的尷尬。
  電影落下帷幕的時候,里面一行的工作人員名單被打出來,現場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很多人都來祝賀主創,說著對對電影的評價,祝福電影能夠大賣。
  林晚跟慕葉沉離開的時候,保鏢忙跟了上來,外面早已清了場,但是林晚自然是不知道,只是出去的時候傻傻的問著,“這里怎么搞的,為什么外面一個人也沒有了。
  “奇怪,記者都跑了嗎?”林晚問、
  慕葉沉道,“大概進去采訪去了吧。”
  林晚哦了聲,慕葉沉見天氣有些涼了,伸手來,一邊的他的人忙送上來一條披肩,他將披肩輕輕的放在了她的身上,披好了道,“走吧,上車,外面冷。”
  林晚點點頭,仍舊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后面,在慕葉沉的催促下,才上了車。
  慕葉沉的車離開了,保鏢才在人中出來,也跟著上了一輛車,呼嘯著離開了。
  導演跟其他主創松了口氣,送走了慕葉沉這尊大佛,才看著記者道,“多擔待了,多擔待。”
  記者當然了解,笑呵呵的說,“行了,我們也不敢得罪他啊。”
  大家會意的互相看了看,無奈的搖了搖頭。
  “慕葉沉嗎,難怪架子那么大。”
  “剛誰敢拍照啊,不看看那些保鏢真槍實彈的,萬一有什么,我還想回家見老婆孩子呢。”
  路上,林晚靠在慕葉沉邊上,一個晚上累的要死,她揉著腰說,“沒想到一個首映還這么累啊。”
  慕葉沉道,“太累了靠我身上好了。”
  林晚說,“真的可以嗎?”
  “當然。”
  林晚一笑,看著他拍了拍自己的手臂,忙湊過去,靠在那里,閉上眼睛,休養生息。
  慕葉沉看著她靠在這里的樣子,便跟著笑了起來。
  等林晚睡著了,他將她的披肩向上弄了弄,抱住了這個白癡女人,他搖了搖頭,心想,她有時候真像是個小孩子一樣,讓人沒辦法放開。
  與此同時。
  網上一個晚上的粉絲對罵,是超乎預料的。
  第二天,林晚到了公司的時候,發現她再次上了排行榜第一的位置。
  林晚很無語,章姐到是很高興,對林晚道,“這次雖然你上了熱搜,但是,都是在夸獎你,咱們還得感謝潘麗麗,她真是自己作死,沒事找罵,而且,你的電影公映的評價很好,看,媒體都在夸獎呢。”
  林晚說,“是嗎,那太好了。”
  “而且,告訴你個好消息,你電影才上映,已經被提名金名獎最佳女主角了。”
  林晚驚喜的道,“金名獎?”
  那是國內最強檔的一個電影獎項,她才參加第一個電影,還沒正式公映,為什么就會被提名了。
  章姐笑道,“因為這個不是上映后有人去看電影的,這個是送電影去審核的,評委團審核后覺得你這個很好,所以提名你加入最佳女主角。”
  林晚歡喜的拉著章姐,“真是的,太驚喜了,天吶,我竟然被提名最佳女主角了。”
  “爭取!懸疑片大熱,你這個不屬于文藝片,屬于半文藝片,很好得獎,我對你很有信心。”
  林晚忙收斂了神情,她怎么好意思。
  “好了,我第一次拍電影,我覺得應該不好拿獎了。”
  “也不一定,反正,我們努力就對了、”
  是啊,林晚想,能入圍已經是一種肯定。
  她心里很開心,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告訴慕葉沉。
  她忙給慕葉沉打了個電話。
  電話一通,她就迫不及待的道,“慕葉沉,我這次入圍了金名獎最佳女主角。”
  “啊,是嗎,那是個很厲害的獎項嗎?”
  “當然,那是國內電影最厲害的一個獎項了。”
  “太好了,恭喜你了。”
  “嗯嗯,雖然不一定能得到,但是,第一次拍電影,能入圍已經很好了。”
  “是的,你一定能得到的。”
  “不會啦,那么多大牌,我一個新人,嘿嘿,不過我已經很開心了。”
  “嗯……我也很為你開心。”
  他笑著道。
  林晚很快放下了電話,既然入圍了,公司一定會為她開始籌備頒獎典禮的事。
  而慕葉沉,他放下了電話,臉上帶著絲絲的笑容,剛放下,就聽到電話再次響了起來。
  是沈晚晴。
  他頓了頓,還是拿起了電話來。
  沈晚晴在電話里叫道,“葉沉,你來幫幫我,我……我出事了。”
  慕葉沉皺眉,“怎么了?”
  沈晚晴叫著,“葉沉,都怪我沒聽你的話,那個陳雍不是東西,他想對我用強,我拒絕了,然后,打傷了他的眼睛,現在,他要讓我進監獄……”
  慕葉沉深吸了口氣,不知道該對她說什么好。
  一時很氣悶,對她很失望,沒想到她也是這樣惹事的人,而且,惹出來的事,還是自找的。
  慕葉沉道,“你現在在哪里?”
  沈晚晴說了自己的地址,慕葉沉說,“知道了。”
  放下了電話的時候,慕葉沉想了一下,叫里蘇助理,讓人去處理沈晚晴的事。
  不過片刻,沈晚晴便被他的人從警局里帶了出來。
  沈晚晴哭哭啼啼的,看著蘇助理,哀怨的說,“葉沉呢,我想見他。”
  蘇助理沒辦法,知道兩個人過去也有四年的時間,而慕葉沉其實雖然很冷,但是,也著實是個念舊的人,于是也不敢得罪,便打電話通知了慕葉沉。
  慕葉沉在電話里問道,“她怎樣?”
  蘇助理道,“沈小姐該是確實嚇著了,一直在哭。”
  慕葉沉深吸了口氣,想他是該勸勸她不要再這樣胡鬧,自己斷送了自己,“好,送她回去,我會過去看看她。”
  蘇助理放下電話,揮手讓人去準備車。
  沈晚晴一聽,慕葉沉到底還是在乎自己的,破涕為笑,趕緊對蘇助理大呼小叫著道,“還不快送我回去,一會兒葉沉到了,我還要回去收拾一下自己呢。”
  蘇助理看著她越過自己,便走向了車的方向,心里真的覺得很厭煩。
  這么一對比,林晚真的是她比不了的,林晚多招人喜歡。
  被慕葉沉這樣寵愛,也從沒說對他們聲音大過一點,反而還那么客氣,那么單純。
  難怪慕葉沉喜歡林晚,因為林晚本來就比別的女人要好的多。
  但是,話是這么說,蘇助理還是讓人趕緊送了沈晚晴回去。
  沈晚晴到了家里,趕緊洗了個澡,對自己梳妝打扮了一下。
  ---題外話---六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