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情有可原》 最新章節: 第469章我會吃醋(10-24)      第468章對她很厭惡(10-24)      第467章他說我不想讓你當藥物(10-24)     

前夫情有可原583 明天讓你爸來我家一趟吧

  一場在飛機上的顛簸后,慕葉沉才終于舒服了許多。
  一直到醒來的時候,飛機已經緩緩下降。
  林晚覺得自己很累,雖然慕葉沉后面真的很溫柔,溫柔的讓她高超連連,但是,她還是覺得很累很疲憊。
  章姐過來的時候,還沒進去,慕葉沉便讓人對章姐說,派車先送她回去,林晚估計會直接回家休息。
  然后林晚直接便回了家醢。
  到家,慕葉沉看著林晚進去,對林晚囑咐,“你先睡覺,多休息一下,醒來了再吃飯。”
  林晚說,“好吧,我真覺得我困了。”
  慕葉沉拍拍她的小臉緹。
  林晚嗔怪著看著他,“還不是都怪你。”
  慕葉沉眼睛一黑。
  還不是都怪她。
  否則,他也絕對不是個隨時想要放肆的人。
  但是,跟她在一起久了,他一定是被她帶壞了,才會這樣不管不顧。
  慕葉沉低頭道,“你不是很享受。”
  “滾!”
  林晚推了下他的胸口,硬硬的,竟然還很舒服。
  她說完便跑掉了。
  慕葉沉搖了搖頭,望著她關上了門,才離開了這里。
  出去的時候,卻見袁盡良已經來了。
  慕葉沉抬眸,望了一眼書房,讓他一同過去。
  袁盡良跟了進去,看著慕葉沉道,“慕總最近氣色好了許多。”
  慕葉沉坐了下來,看著他,“拉斯維加斯好玩嗎?”
  “是啊,感謝慕總給我度假的機會。”袁盡良坐下來道。
  袁盡良看著慕葉沉,“但是慕總最近又怎么了,為什么忽然叫我。”
  慕葉沉看了看袁盡良,“我只是最近發現,我有些獨占欲,是我過去沒有的,你覺得這樣是健康的嗎?”
  袁盡良不由的奇怪的道,“獨占欲?哪個男人都有獨占欲,這并沒有不健康,但是,我需要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慕葉沉深思著,深吸了口氣,看著一邊,“我不喜歡林晚跟顧以衡的過去,不喜歡她過去喜歡過顧以衡這件事,為此,我將顧以衡趕出了b市,讓他不能再回來,但是,我還是不開心。”
  袁盡良皺眉,“具體是什么情況呢?”
  慕葉沉道,“她說,她很了解顧以衡,她說,她跟顧以衡從小就一起生活,我會覺得很難受,很不開心。”
  袁盡良聞言,忽然哈的一笑,“慕總,這是……”
  慕葉沉瞇瞳,轉頭看袁盡良。
  袁盡良忙收回了臉上的竊笑,看著他道,“對不起,我專業,專業。”
  但是他還是會忍不住,“但是慕總,這個難道不應該是嫉妒嗎?”
  “嫉妒?”慕葉沉想,他會嫉妒?嫉妒誰?
  袁盡良道,“有一個詞可以完全體現這個詞。”
  “什么詞?”
  “據說唐朝的宮庭里,唐太宗為了籠絡人心,要為當朝宰相房玄齡納妾,大臣之妻出于嫉妒,橫加干涉,就是不讓。太宗無奈,只得令大臣之妻在喝毒酒和納小妾之中選擇其一。沒想到房夫人確有幾分剛烈,寧愿一死也不在皇帝面前低頭。于是端起那杯“毒酒”一飲而盡。當房夫人含淚喝完后,才發現杯中不是毒酒,而是帶有甜酸香味的濃醋。從此便把“嫉妒”和“吃醋”融合起來,“吃醋”便成了嫉妒的比喻語……”
  慕葉沉忽然似是明白了他在說什么。
  他說他在吃醋……
  “袁,盡,良!”
  袁盡良趕緊道,“那個,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你回來!”慕葉沉背著手,癟眉站在那里。
  袁盡良站定,看著慕葉沉。
  許久,慕葉沉才道,“這是吃醋?”
  “是的……”
  慕葉沉回來,“有什么辦法可以不這樣嗎?”
  袁盡良真覺得為難。
  他還真有些想念過去的慕葉沉了,過去的他雖然會嘔吐,會臉色蒼白,但是,絕對不會弄這些無解的問題。
  “這個,真沒有,慕總,您就是找了全世界最好的心理醫生,也沒有,除非你離開她,找另一個你不中意的女人。”
  慕葉沉閉了閉眼睛。
  離開她……
  想到這個詞,他心里已經覺得一空。
  現在的他,離不開她,根本就離不開。
  很快,回到了房間里。
  慕葉沉掀起了被子,進了里面。
  林晚還躺在那里,哼了聲。
  慕葉沉動作輕了點,低頭將她的被子掖好,自己才又躺好了。
  看著她在旁邊睡的香甜,禁不住的,他覺得她的睡顏很有趣,低頭,輕輕的親吻了一下她的鼻尖,笑容不禁浮現在臉上,看了許久,才意識到自己竟然在發呆,他一時覺得自己真的很愚蠢,趕緊關了燈。
  林晚第二天起床,便看到慕葉沉正坐在那里,看見她出來吃飯,默默的看著她不放。
  林晚被他那探究的目光,瞧的有些發毛,吃著東西問,“怎么了?”
  慕葉沉說,“沒什么。”
  他拿起面包來吃,卻仍舊在繼續看著她。
  吃醋?
  從昨天袁盡良說起來,慕葉沉便有些接受不了的一直想著,他是在吃醋?
  對吃醋這東西,他也并不熟悉,畢竟過去,沒有人會給他這樣的機會。
  可是,他確實是在吃醋。
  想通了這個,他反倒沒那么氣悶了,只是驚訝自己會有這樣的情緒。
  林晚說,“哦,今天我要去公司,繼續做活動,這兩天可能還要離開b市。”
  “嗯。”慕葉沉道,“過兩天有個拍賣會,我希望你能一起參加。”
  “拍賣會?”林晚說,“很重要的?”
  平時他很少會讓她一起去,林晚也能明白,畢竟她也不是他什么正經夫人,要天天跟他出去見人,其實她也并不喜歡去參加這些宴會,而且好像其實慕葉沉也并沒有參加過很多這種宴會。
  慕葉沉說,“只是個慈善拍賣,但是大家都會帶夫人或者女伴過去。”
  林晚哦了聲,如果他需要,她一定愿意去的。
  她說,“好的,我會回來的。”
  這時,一邊開著的小電視正在播放著新聞。
  上面說,顧氏已經大勢已去,現在人心惶惶,許多員工擔心自己會朝不保夕。
  林晚頓了頓,說,“不知道顧以衡他們現在是不是也要把顧氏剩下的股份賣掉就走了啊。”
  說完了,她才忽然想到,昨天似乎慕葉沉不太喜歡她說起這件事來,于是忙抬起頭道,“抱歉啊,我不是想要提起顧以衡來,下次不會說了,其實他跟我們的生活也沒什么關系。”
  意外的是,慕葉沉反倒只是淡淡的動了動刀叉,對林晚道,“沒關系。”
  林晚看著他,有些沒反應過來似的。
  慕葉沉明白了那是吃醋后,已經不再讓自己那么過激,吃醋而已,他并不是真的很生氣,他只是在吃醋。
  他吃著健康的水煮蔬菜,對她說,“顧氏已經賣掉了股份,如果你想跟他告別,估計要快些了,因為估計他們很快會退出b氏。”
  林晚眼睛一下瞪了起來,“我干嘛要去跟她告別。”
  慕葉沉道,“那么以后你們再想見,估計會很難了。”
  “我也并不想跟他見面好嗎、”
  慕葉沉想到這里,不禁喜悅,對她笑道,“記得他是好事,經常回憶,提醒下你過去的破眼光。”
  “哈,慕葉沉,我說過了,我跟你彼此彼此,你眼光也不怎么樣。”林晚甩著叉子道。
  慕葉沉道,“對了,你之前說,誰兩面三刀?”
  他的記憶力其實是相當的好的,只是,當時只顧著生氣憋悶,竟然忘了說起這個來,忘了她似是提起了沈晚晴這樣的事。
  林晚那時是因為生氣一時沖動才會說出來,此時不想提起,沒想到他竟然又提了起來。
  ---題外話---
  還有一章稍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