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情有可原》 最新章節: 第469章我會吃醋(08-16)      第468章對她很厭惡(08-16)      第467章他說我不想讓你當藥物(08-16)     

前夫情有可原582 你配得上我們家尹總嗎

?
  旁人漸漸消失在眼前,游樂場里的主題酒店,林晚直接被抱著進去,周圍的人看著這一幕,曖昧和羨慕的眼神明顯的向著她投來。
  林晚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望著慕葉沉強健的身體,覺得自己好像是找到寶貝了一樣,心里虛榮心爆棚,又覺得真是危險,這個男人太招人,走到哪里都那么招人的感覺,誰知道什么時候,便又被人招去了逆。
  房間里,林晚被放在大床上。
  她紅著臉道,“慕葉沉……你到底要干嘛。”
  慕葉沉直接脫掉了上衣,看著這個不乖的女人茶。
  腦海里竟然全是她剛剛那些“污言穢語”,是很難聽,是他無法接受的,但是,偏偏能引起身體的戰栗,讓他難以抗拒的想要將她狠狠的脫光在這里,用她熟悉的,不熟悉的姿勢,讓她徹底的對他服氣。
  還敢說他不行?
  他倒是要告訴她看看,他到底行不行……
  林晚看著他強強的壓了下來,陰影直接將她覆蓋的滿滿的,心里夾雜著害怕,興奮,激動,又擔心的復雜情緒,一會兒。
  偶買噶,剛剛不那么一時興奮好了……
  說錯了話,現在只能被教訓了啊。
  公司的宣傳還在繼續,林晚當天晚上沒能回去,直接便住在了游樂場里,第二天,章姐才接到了電話,說林晚馬上會回來,讓她準備一下。
  章姐走出去,看到潘麗麗還在門口收拾東西,她的助理保姆在幫忙,她便靠在門邊刷著手機看東西。
  看到章姐,潘麗麗哼了聲,看著她道,“沒想到林晚的后臺蠻強硬的嗎。”
  章姐道,“是啊。”
  潘麗麗哼了聲,不屑于顧的樣子,這時,卻見電梯門開了,林晚跟慕葉沉一起走了出來。
  慕葉沉高高的在旁邊,林晚在另一邊樣子竟然顯得單純可愛了許多。
  林晚正說著話,靠在旁邊道,“游樂場人真太多了。”
  “是的。”慕葉沉說話聲音清清淡淡的,卻又好似帶著一根絲線,抓著人的心。
  林晚說,“不過我好久沒去過了,真有趣。”
  “下次你再玩的時候不要叫太大聲,我才相信你的話。”
  “哪有很大聲,你別污蔑我好嗎。”
  “真的是污蔑?”
  “當然,哪有人跟你一樣,玩什么都一個表情的,你才是不正常的那個好嗎?”
  兩個人好似平常人一樣說著話走進來,高高在上的慕葉沉,還是一樣的目不斜視,唇角的笑容也是若有若無的,但是,給人的感覺卻好似沒那么銳利了一般。
  潘麗麗驚訝的看著他那張驚為天人般的臉,原本靠在那里的身子,都站的直了。
  章姐在一邊看著,看到兩個人進來的時候,也是眼前一亮,如果不是知道不可能,她在想,將兩個人打造成熒幕情侶,一定會讓多少人瘋狂追逐的。
  章姐忙在一邊安靜的低頭等待著,林晚看到章姐,走過來說,“章姐,可以回去了吧。”
  章姐忙點頭,“是的,已經準備好了。”
  林晚說,“那我們就一起跟慕葉沉回去吧。”
  慕葉沉看了看章姐,道,“嗯,飛機已經準備好,可以走了。”
  章姐不敢有違,趕緊道,“是,慕先生。”
  很快,一行人便到了機場。
  章姐第一次看到私人飛機的樣子,跟林晚一樣的心態,心里還有些驚訝,自己竟然有一天跟著林晚和慕葉沉一起坐起了私人飛機。
  坐上了飛機,林晚跟慕葉沉一道,章姐識趣的將二人世界給了兩個人,自己到了前面去。
  林晚坐在那里的時候,見飛機還沒起飛,便看起了網絡來、
  很快,卻看到顧氏已經被合并的消息,她頓了頓,看著慕葉沉目光瞄了過來,她才道,“如果顧氏被合并,顧以衡他們會去哪里?”
  慕葉沉道,“沒了顧氏,他們想去哪里都隨便。”
  林晚道,“那他們或許不會再留在B市了。”
  她想到過去的時候,去顧家,顧家都很反對她跟顧以衡在一起,所以看著她的時候,就好像是在看著乞丐一樣,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感覺,讓她覺得唏噓。
  而她并不知道,慕葉沉在這件事上,到底做了多少。
  雖然知道是他收購了顧氏,但是其余的手段,導致了顧氏成了今天的局面,這些她都不清楚。
  慕葉沉道,“也許他們會留下來東山再起。”
  林晚說,“不會的,他們肯定會走,我以前跟顧家相處了好幾年,我知道,顧家是非常要面子的一家,顧以衡也是非常要面子的人,他以前還因為跟同學吵架,直接就轉校過,現在這么大的事,他肯定不會在留下來了,顧家在B市這么多年,一直是大家崇拜的富豪,現在忽然沒了公司,肯定會有落差的嗎。”
  慕葉沉微微皺眉,聽著她說顧家,顧以衡,莫名的覺得心里卻是十分的憋悶。
  林晚看著慕葉沉,“不過顧家離開了也好,免得往后見面尷尬,也許他們離開了B市能反思一下,自己這么多年是不是也有很過分的地方。”
  慕葉沉道,“你到是蠻了解顧以衡的啊。”
  林晚說,“當然了,我們畢竟是從小就認識的嗎。”
  飛機起飛,林晚也早已關了手機,慕葉沉坐在那里,看著外面,飛機聳動著,越來越高,不知是因為上升的氣壓還是什么,他的胸只覺得越來越悶。
  他不喜歡林晚還有更熟悉的人。
  他本不是個貪心的人,也不是個太霸道的人,但是,知道有一個男人占據了她那么多年的歲月,他從心底里便覺得厭惡。
  好似林晚被別人占據了過去一般。
  他竟然這樣貪心,想要擁有最完整的林晚,不想讓別人擁有半分。
  飛機平穩上升后,林晚才又將椅子放了下去,慕葉沉沒了聲音,讓她覺得有些奇怪,轉過頭看著慕葉沉,發現他穹黑的眼正對著外面,沒有溫度的眼睛帶著幾分的厭惡。
  她做了什么了嗎,剛剛還好好的。
  “慕葉沉?”
  慕葉沉看著她,“林晚,我真的覺得你過去的眼光讓人覺得很驚訝,你怎么會喜歡上顧以衡?”
  林晚愣了愣,這個好像以前就說過。
  林晚瞪著他,“看你樣子怎么……這么奇怪,怎么了,是的,我的眼光是不好,但是你的眼光也沒好到哪里去。”
  慕葉沉皺眉,“我的眼光怎么了?”
  “先不說你的眼光怎么了,我就問你,我眼光怎么就讓你這么病垢了,每次都說!”
  慕葉沉道,“難道你還想維護一下顧以衡嗎?”
  “是的,他哪里都不好,但是他從沒覺得我沒教養!”
  慕葉沉一定,看著林晚。
  林晚哼了聲道,“好歹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他并不一定愛我,我能看清他這個人,但是不像某些人,喜歡上一個兩面三刀的女人,還心疼的跟什么似的。”
  慕葉沉沒在乎她說什么誰兩面三刀,他只是覺得她在維護顧以衡這種感覺讓他很不爽。
  望著林晚高挺起的下巴,慕葉沉心里一股沖動,讓他一下子忽然將林晚一把按在了椅子上。
  林晚愣怔的片刻,他的唇已經猝然貼近,咬住了她的小唇,仿佛是在宣泄著什么一般。
  她微微的感到疼,哼了一聲。
  似是覺察到自己的動作太粗魯,他愣了愣,舍不得弄疼她,更輕輕的舔了下她的唇瓣,隨后,用力的加深了這個吻……
  飛機還在前行,在顛簸中,他卻已然覆在了她的身上,一手攥著她的下巴,讓她微微揚起頭來,更深入的承受著這個吻……
  林晚呼吸困難,只覺得很奇怪,剛剛明明在生氣,這一會兒怎么……
  慕葉沉一點一點的脫下了她的衣服。
  服務人員早已識趣的離開。
  此時他沒有別的想法,只想狠狠的占有她,就好像在她的身體里,他才能更完整的擁有她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