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情有可原》 最新章節: 第469章我會吃醋(10-24)      第468章對她很厭惡(10-24)      第467章他說我不想讓你當藥物(10-24)     

前夫情有可原580 我的妹妹你別想欺負

  林晚跳著出來的時候,竟然看到進來的人是慕葉沉,整個人懵了一下,隨后,巨大的驚喜傳來,林晚忙放下了東西,一臉欣喜的向他走了過去逆。
  “慕葉沉?”
  看到林晚的一刻,慕葉沉好似整個旅程都沒那么疲憊了,反倒有一種久違的激動感覺。
  “在干什么?”他低頭看著滿桌子的照片說。
  林晚道,“哦,在給粉絲簽名字。”
  “是嗎。”慕葉沉微笑著,看著她做這些事也不會覺得無聊似的茶。
  林晚驚訝的看著慕葉沉,“但是你怎么跑這里來了。”
  “哦,晚上沒什么事,路過來看看。”慕葉沉道。
  林晚恍然的看著他,“哦,你也來s市?”
  “嗯……是的。”
  慕葉沉坐了下來,章姐垂手站在旁邊,看著慕葉沉在這里,似是有些不敢說話,強大的氣壓讓她也不敢直視慕葉沉的方向,躊躇了一下才低聲道,“晚晚,那么我先出去,簽好字拿給我就好。”
  林晚點點頭,“好的,我馬上簽好了,你在這里等一下?”
  章姐看了慕葉沉一眼,不敢不識趣,“不用,我在門外等。”
  說完,章姐便出去了。
  林晚抬起頭看看,低頭微笑著對慕葉沉道,“章姐好像有點緊張。”
  慕葉沉不置可否,笑了笑,看著那些照片明信片,攝影師將她拍的很好看,上面精修的臉型,其實他覺得還不如她本人的好看,但是,瞧著卻也別有一番風味。
  林晚一個一個的簽好了拿了出去,讓慕葉沉等一下,她拿去給章姐。
  慕葉沉見她跑出去了,才將剛剛悄悄放起來的那張照片拿出來,想了一下,拿出了皮甲,將照片塞進了里面的一頁。
  林晚回來的時候,人已經紛紛離開了酒店。
  林晚忙跳到了慕葉沉的旁邊,“你來s市干嘛的?”
  慕葉沉道,“就是有些公事過來看看。”
  慕葉沉說著,一把將林晚摟到了懷里來,看著她精巧的臉龐,蒲扇的眼睛里都帶著笑意,莫名的便感到了心安。
  好像什么都在掌握之中,再不需要猜測了一樣。
  林晚歪在了他的臂彎里,有幾天沒見,此時在他的懷里,忽然覺得很溫暖。
  她竟然很想他。
  再見到他的時候,才覺得,這幾天沒有他的時間里,她心里其實很不舒服。
  因為太忙了,可能忽略了一部分,但是此時真的在他懷里了,那種舒服的,閑適的感覺,才讓她想起,之前的那些感覺,原來就是想念。
  她臉頰熱熱的,抱著他,有些不想放開的感覺。
  他貼著她的耳朵,問她,“想我了嗎?”
  絲絲的暖意打在耳垂上,她躲閃著,蹭進了他的懷里,“不想……”
  慕葉沉聽著她纖細的聲線,竟然帶著幾分撒嬌的意味,整個人一笑。
  “真的不想?”他更貼近了幾分,貼著她的面頰,用粗糙的手心,磨蹭著她細膩的小臉。
  她心里一陣燥熱,好像再不離開他的身邊,自己就要爆炸了似的。
  “我……我去給你弄點水喝。”林晚扶著他的雙腿起來,不敢看他深邃入骨的眼神,徑自向外走去、
  然而剛走了兩步,人便被他輕手一拉,人直接便翻進了他的懷里。
  慕葉沉眼瞳深不可測,仿佛永遠生不起波瀾的眼底,帶著絲絲笑意,戲謔般的望著她的美目。
  林晚的手被他攥住,人還沒動,感到他骨節分明的手指,在她的肌膚上輕輕的彈奏起來。
  林晚渾身動彈不得,好像被定在他滿是柔情蜜意的眼睛里,再也沒辦法翻身。
  他一手塞進了她的衣服里,所到之處,如入無人之境,暢通無阻,而她的呼吸一下子有淺變深,漸漸的便失去了控制似的。
  “慕葉沉……你……你大老遠的跑來,就是為了要跟我……”
  “是的。”
  慕葉沉不等她說完,低頭,蜻蜓點水一般的點了一下她的朱唇。
  林晚舍不得放開,望著他非凡的俊臉,感到他炙熱的懷抱在一點一點的將她收攏,想要逃開的心思在心底被小惡魔牽制住了似的。
  “你……”
  “你不想要跟我……嗎?”慕葉沉眼低璀璨如星,銀河一樣的長遠深重。
  意有所指的一個挑眉,性感無異展露。
  “我……我不想。”林晚說謊,眼睛卻一眨不眨的看著他的臉頰,脖子。
  上面喉結一點一點的抖動,讓她禁不住咽了下口水。
  他的脖子真好看。
  慕葉沉道,“說謊是要付出代價的。”
  慕葉沉手上一重,她盈盈一握般的腰肢,在懷里一緊。
  林晚不禁輕吟出聲。
  慕葉沉被她的聲音吸的身體一緊,一把抱起了她來,越過了套房外面的茶幾,直接邁進了里面的臥室。
  *
  章姐在圈子里很久了,對待下面的粉絲還是有經驗的,將東西送出去后,果然粉絲走了大半。
  剩下一些,也已經沒什么作用,章姐便也回去休息了。
  酒店因為來了慕葉沉,一個樓層都被全部戒嚴,章姐能從門口看到守著的保鏢,目不斜視,面無表情,無形中給人壓力,讓人不敢隨意走動。
  一個樓層安靜無比。
  第二天早上,潘麗麗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看到門口站著的好似雕塑一般的人,這才嚇了一跳。
  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她驚異的道,“你們……你們是干嘛的。”
  等停了一下,才看到,那是林晚的房間。
  她忙向外走去,不禁回頭驚訝的看著。
  看到電梯打來,章姐上來了,她才說,“喂,你們家林晚怎么搞的。”
  章姐說,“什么?”
  看章姐裝傻,她才哼了聲,不屑的道,“我說她怎么忽然得到那么多機會呢。”
  然后,帶著深意的目光看了看章姐,人便走了。
  章姐聳了聳肩,表示不在乎。
  只要是紅了的,外面哪個不是猜測萬千,真要挨個去解釋是沒用的,不如自己過自己的,自己好不好,自己知道。
  到是很快,她便到了門口,兩邊保鏢似是知道她是誰,看了她一眼,便好像這里沒有人一樣,繼續面無表情的看向了一邊。
  章姐覺得瘆的慌,趕緊不再去看幾個寒意凜凜的保鏢,趕緊去輕聲敲門。
  打開門的人卻是慕葉沉。
  章姐心里一定,趕緊道,“慕先生,我找林晚,今天上午還有活動,但是下午就沒了,您看。”
  慕葉沉噓了聲,打開門出來,站在外面對她道,“晚上沒睡好,幾點的活動,我叫人送她過去。”
  章姐心里一驚,沒想到慕葉沉看著人冷漠無比,本質卻又這么的細心體貼。
  章姐說,“哦,這里是活動資料。”
  慕葉沉道,“好,放心,她會準時到達。”
  說罷,慕葉沉將資料遞給一邊的人,便徑自回了里面。
  章姐望著門關上,心里才吐出一口氣來。
  心里明白,慕葉沉雖然是對林晚很細心體貼,但是,也僅僅是對林晚而已,對別人來說,他仍舊還是那個讓人不可接近的王者。
  林晚起來后一陣的忙碌,因為知道上午有活動,她忙的不行。
  一邊埋怨著慕葉沉沒早點叫她起來,一面想了聯系章姐。
  慕葉沉一派淡然自若,按住了林晚的手臂道,“放心,我安排好了,你會到的,快點收拾就行了。”
  林晚哦了聲,看著慕葉沉的表情,心里便覺得心安。
  既然是他決定的事,那就不會有錯。
  她很快的收拾好了,出門后,一路暢通無阻,便到了會場。
  章姐還在那等著,知道有慕葉沉已經說好的,但是心里還是會隱隱的擔心。
  一邊,潘麗麗已經化妝完畢,坐在那里,翹著腳道,“怎么,人還沒來?”
  章姐看了她一眼,“快到了。”
  她低頭看著腕表。
  一邊潘麗麗拿著小鏡子給自己補妝,“這個時間正堵車,只怕不好來了吧。”
  章姐心里也暗暗的擔心。
  但是,既然慕葉沉說了,難道她還敢忤逆慕葉沉不成,就算遲到,也只能認了。
  潘麗麗繼續在那唯恐天下不亂,“也是,昨晚林晚的行程是夠緊的,但是,這也沒辦法嗎,對不對。”
  章姐笑著轉過頭來,“是的,是沒辦法。”
  潘麗麗說,“倒是苦了你了,出事了還要給她擦屁股。”
  章姐道,“我不苦,有事自然有人給她收拾,我倒是輕松很多。”
  “哈,有人給她收拾?未必吧。”
  章姐道,“相信我,那個人,可以。”
  潘麗麗一愣,卻又淡淡的收起臉上的好奇來,淡淡道,“我倒是想看看,還能有人能上了天了不成。”
  章姐笑道,“不會讓你失望的。”
  潘麗麗這下沒話說了,尤其是看著章姐那一臉的高深莫測。
  一會兒,卻聽后面,傳來引擎的聲音來。
  章姐一愣,回過頭去,一眼看到后面窗口外飛來的直升機。
  是慕葉沉送林晚來了、
  章姐心里終于松了口氣,總算是到了。
  她不禁有些高傲的看向了一邊眼睛直了的潘麗麗,聳肩,扯起唇角微笑。
  她就說,能來的。
  潘麗麗眼睛瞪著外面,不可思議的模樣。
  飛機很快停在了樓頂的臨時停機坪上。
  林晚忙從上面下來,不敢停留,看到有人來接,直接下了樓,直奔活動現場。
  章姐正在迎接,看著林晚,帶著笑意,頗有深意的看了林晚一眼,“趕上了,別著急,還有半個小時開始,有時間化妝。”
  林晚這才松了口氣,拍著胸口說,“嚇死我了,幸好有直升機。”
  “是幸好有慕葉沉。”她笑著看著林晚。
  林晚看出她眼中帶著深意的笑意,不由的心里卻有些曖昧的尷尬。
  章姐想,為了讓林晚多休息一會兒,慕葉沉可是煞費苦心啊。
  林晚一過去,化妝師便趕緊迎了過來。
  林晚坐下,跟一邊的潘麗麗打招呼。
  潘麗麗吃驚的盯著她看著,半天眼睛都沒眨一下。
  林晚有些詫異的看了看章姐,低頭問,“她怎么了?”
  章姐瞧了瞧,笑笑道,“沒什么,快化妝吧。”
  上午的活動很快結束。
  林晚雖然疲憊,但是知道慕葉沉在這里,有一股迫切的想要去找他的沖動,所以,馬不停蹄的,她便聯系了慕葉沉。
  慕葉沉道,“我在外面等你。”
  林晚趕緊跑了出去,很快,便看到了慕葉沉的車。
  她趕緊跳了進去,看著慕葉沉道,“快開車吧,好多粉絲。”
  慕葉沉對她一笑,微微揮手,車很快開了出去。
  慕葉沉跟她很少在b市以外活動,所以,這一次見面感覺好像很不一樣似的。
  有一種新鮮和刺激感。
  慕葉沉看著林晚,也有跟她一樣的感覺,所以,兩個人看著好像是兩個在私奔的情侶一樣。
  對視一笑,慕葉沉說,“你要去哪里?”
  林晚說,“不知道,先吃東西,然后出去玩吧、”
  “你可以出去玩嗎?不會被認出來?”
  “不會啦,現在天氣冷,衣服穿的多,我再戴個口罩和帽子,再說,在外面出現,有人覺得眼熟也不會過來打擾的。”
  “好吧。”慕葉沉帶著林晚,先去吃了東西,林晚看了下地方,發現周圍有游樂場,于是決定去游樂場。
  慕葉沉微微皺了皺眉,那么大的人了,還去游樂場,會不會不太好。
  但是,看著林晚那興奮的模樣,他還是淡淡的笑了笑,道,“好吧。”
  下午,兩個人直奔游樂場,很快到了地方,人群聳動,太多的人,幾乎到了人擠人的地步。
  林晚抱歉的看著一邊的慕葉沉,“人好多……不然下次來吧。”
  慕葉沉看了看里面,“來都來了,走,進去吧。”
  說著,他一手拉起了林晚來,不希望她失望,也不想看到她失望的表情。
  因為慕葉沉拉著她,很快擠過了很多人買了票,兩個人一前一后的進去,慕葉沉隨后看了一眼后面默默跟隨的保鏢。
  在他跟她獨處的時候,保鏢也會如影隨形,但是會遠遠離開。
  林晚并不知道這些,她進了門里,看著里面的東西,已經覺得很開心。
  “天,從10歲以后就沒來過游樂園了。”
  慕葉沉笑笑,看著林晚,“是嗎。”
  林晚說,“有時候真的很奇怪,明明林家就在游樂場旁邊住,但是我們從沒去過。”
  慕葉沉看著遠方,“人都是會喜歡追求遠方,而不喜歡近在眼前的東西。”
  林晚想,確實是這樣呢。
  b市其實有很多古跡,游客滿滿的,但是,他們本地人卻很少過去看。
  林晚拉著慕葉沉進去玩,她不恐高,也不怕速度,一些游戲玩的十分暢快。
  很快,卻是玩的累了,慕葉沉拉著她一起到里面西餐廳隨便吃點簡餐。
  坐下來后,一個小姑娘帶著朋友正從旁邊坐著。
  一眼看到這邊的慕葉沉,動作優雅的拿著叉子吃著意大利面。
  林晚很快感覺到了那邊看過來的目光,發現幾個小姑娘也就是初中生的樣子,但是打扮的到是很漂亮。
  現在的小姑娘畢竟不像是她們那個時候了,從初中開始就會用化妝品,也很常見,不足為奇。
  她們一個個盯著這邊,又笑又鬧的,看的出,他們看著慕葉沉的眼神,都帶著幾分的向往和癡。
  林晚嚼著東西,也看向了一邊的慕葉沉,在這些躁動的人群里,他確實如同鶴立雞群一樣,那么的不合群,讓人只覺得高貴無比,又帥氣非凡,一眼就能看到他的樣子。
  嘰嘰喳喳的,她們一起看著這邊,然后一起大笑起來,還推著其中一個漂亮的小姑娘過來。
  林晚不覺好笑,她們難道不知道,慕葉沉的年紀,比她們兩個都大了嗎。
  慕葉沉聽林晚輕笑,不由的抬起頭來,有些狐疑的看著她,“怎么了?”
  林晚笑著,“沒什么啦……”
  這時,卻見那邊,那個小姑娘,終于被推了過來。
  “先生,你東西掉了。”小姑娘臉上紅紅的道。
  慕葉沉頓了頓,停下手里的動作,黑瞳淡漠疏離的看著來人。
  低頭一掃,看到打火機在地上。
  他說,“謝謝。”
  然后低頭拿了起來。
  “真謝謝的話,你能請我喝點咖啡嗎?”小姑娘笑著說。
  慕葉沉這才更認真的掃了一眼小姑娘。
  小姑娘當林晚不存在似的,眨巴著大眼睛看著慕葉沉,青澀的臉上帶著向往和崇拜,目光不錯開的看著他的俊顏瞧著。
  林晚噗了一下,她那個年紀可沒這么主動過。
  慕葉沉這才明白過來,一眼看著一邊的林晚。
  卻見她笑的有模有樣的,他呵的輕笑,道,“不能,不勞而獲是不好啊的。”
  后面小姑娘們起哄的哈哈笑了起來。
  前面的小姑娘看著慕葉沉說,“喂,你不知道這是搭訕嗎。”
  慕葉沉輕笑,“是嗎?”
  小姑娘說,“我很喜歡你,你覺得我可以當你女朋友嗎?”
  林晚再次噗了一下,看著小姑娘,真覺得她勇氣可嘉。
  慕葉沉認真的看著小姑娘,“你不覺得,你向我這個年紀的人表白,是魯莽的嗎,因為我對面還有一位女士,而她是我的妻子的話,該怎么辦呢?”
  小姑娘瞥了一眼林晚,見她戴著鴨舌帽,樣子很低調,但是看的出,年紀也不是特別大。
  她說,“不可能啦,她比你也小那么多,她應該是你女朋友或者情人才對。”
  噗。
  林晚無語極了。
  慕葉沉淡淡一笑,拉起了林晚的手來,放在手心里,“你錯了,她是我的妻子,我們剛剛新婚,一年而已,所以,你該回去了。”
  說著,慕葉沉目光炙熱的看著林晚,讓人只覺得心里一暖。
  小姑娘自然沒想到會是這樣,但是,這也讓她覺得很沒面子,一時冷眼看著林晚,她說,“我覺得她配不上你。”
  慕葉沉呵呵的一笑,“世界上,再沒有比她更配得上我的了。”
  ---題外話---六千字,新的一月,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