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最新章節: 第兩千三百四十一章新七統領嚴飛(07-19)      第兩千三百四十章冒充(07-19)      第兩千三百三十九章籌謀大事(07-19)     

九星霸體訣2180 什么是囂張

  東方玉陽等人緩緩逼近,但是他們都有意放慢了速度,誰也不愿意做第一個出頭之人,保持著一個同步的頻率。
  “你這個小角色,給我去死。”
  就在東方玉陽等人慢慢靠近之時,與郭然激戰了足足一炷香的時間,狂風暴雨一般的猛攻,石凌風始終奈何不了一身戰甲的郭然,發出了猛烈的咆哮。
  在他背后浮現出一道擎天虛影,一股浩瀚無盡的皇威爆發,郭然心頭一凜,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險。
  全身符文亮起,手中雙刀出現,擋在身前,結果被石凌風一拳砸飛,喉嚨一甜,鮮血溢出。
  石凌風不知道召喚出了什么力量,竟然隔著血色戰甲,將他震傷。
  令郭然驚駭的是,他的身體被某種力量給壓制了,氣血竟然運轉不靈。
  “石皇之靈?他竟然召喚出了石皇之靈。”
  有人驚呼,那恐怖的皇者威壓,絕對錯不了,石凌風竟然動用了先祖之力,這力量是石長生留下來的。
  “死”
  石凌風一聲怒吼,一拳砸出,恐怖的皇威激蕩,令諸天星辰都要為之顫抖。
  “轟隆隆……”
  這一拳崩碎了半邊天,不過郭然沒有硬接,而是背后羽翼顫動,避開了這一擊。
  郭然凌空而立,雙手負后,微微點頭道:“嗯,不錯,現在你終于有了一點樣子,有資格跟我老大交手了,努力吧,我看好你。”
  面對狂暴撲來的石凌風,郭然轉頭就跑,石凌風身上的恐怖皇威,影響了他的氣血運行,這種情況下繼續跟石凌風作戰,會被打散架的,反正裝逼已經差不多了,是時候收手了,再裝就裝漏了。
  “老大救命。”
  郭然一路飛回,對龍塵傳音大叫。
  其實不等郭然呼救,龍塵已經動了,身形如同一道閃電,激射而出。
  “開天第八式。”
  龍骨邪月在手,龍塵一刀斬落。
  “還是這一招?去死吧!”
  見龍塵一刀斬來,石凌風冷笑,背后虛影顫動,無盡的皇威爆發,威壓動九天,一拳對著龍塵的長刀砸落。
  這是驚世一擊,蘊含著皇者威壓,所有人都靜靜地看著這一拳,很多人認為,這一拳可能要結束龍塵的性命。
  “轟”
  龍骨邪月斬在石凌風的拳頭之上,就在拳頭與刀鋒相撞的瞬間,龍骨邪月之上兩條龍紋亮起,兇厲的氣息爆發,石凌風的拳頭崩碎,巨大的力量,將他的整條手臂斬開。
  龍骨邪月帶著隆隆神音,天地間被恐怖的龍吟之聲覆蓋,震得人靈魂都要出竅了。
  石凌風痛哼一聲,被一刀震飛,竟然在皇威的加持下,一刀落敗。
  “噗”
  一刀落下,急速橫斬,石凌風那比神器還要堅硬的身體,竟然被龍塵一刀斬成兩斷,金色的血液飛濺。
  “天”
  在場的強者們,無論年輕一代,還是老一代的,都一臉驚駭地看著龍塵,今日的龍塵怎么如此恐怖?
  “終于神器歸位了么?嘿嘿,這才是我所知道的龍塵。”見龍塵手中龍骨邪月散發著無盡的邪惡氣息,墨念點點頭。
  上次兩人沒能留下鯤鵬子,是因為龍塵手中沒有神器配合,如今,龍塵終于崛起了。
  “嗡”
  龍塵第一刀崩碎石凌風的手臂,第二刀切斷了它的身體,第三刀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直奔石凌風的眉心刺落。
  一切都太快了,龍塵的三刀幾乎在眨眼之間完成,人的眼睛都無法捕捉到他的動作。
  “不好”
  石族的強者們臉色大變,紛紛怒吼著向前沖,可是距離太遠,他們已經來不及救援。
  “轟”
  龍塵一刀刺在石凌風的眉心之上,不過此時的石凌風眉心發光,化作一口神盾,擋在前方,一聲爆響,神盾爆碎,連同石凌風身后的虛影也爆碎了。
  石凌風在生死關頭,將所有力量集合起來,擋住了龍塵的一擊,結果再次被震飛。
  “噗”
  龍塵冷哼一聲,腳踏虛空,如影隨形,一刀橫切,石凌風的人頭竟然沖天而起。
  “這一次,我看你拿什么抵擋?”龍塵冷笑,一刀凌空斬落,直奔石凌風的頭顱。
  石凌風那堅韌的身體,在現在的龍骨邪月面前,幾乎與蘿卜白菜無異,龍骨邪月這次蘇醒后,終于恢復了神力。
  “嗡”
  忽然間一道流光激射而來,竟然從側面直取龍塵的軟肋,攻擊沒到,但是那致命的威脅,卻已經令龍塵汗毛豎起。
  這是攻敵必救,如果龍塵要斬殺石凌風,就必然會被這一擊撞種,如果抵擋這一擊,就錯過了擊殺石凌風的機會。
  龍塵冷哼一聲,看出那道流光,乃是一塊銀色的盾牌,是從東方玉陽手中發出,他終于出手了。
  “東方世家的傳承至寶星辰盾,和星辰槍是一套神器,據說采集了數千星辰的隕鐵打造而成,威力無邊。”有人驚呼,認出了那盾牌的來歷。
  “轟”
  龍塵不得放棄擊殺石凌風,一刀斬在那圓盾之上,兩把神兵相撞,泛起漫天神光,如同星辰炸裂。
  那圓盾被震飛,龍塵被震得身體旋轉,但是龍塵卻借著這一旋之力,一腳掃出,狠狠踢在石凌風的頭顱之上。
  “呼”
  石凌風的頭顱化作一道流光,激射而出,迎向那些對他沖來的強者們。
  石凌風的頭顱,直奔邪道沖來,天邪子臉色一變,如果以神器硬結,石凌風就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快閃開”
  天邪子大喝一聲,帶著眾人閃開,可是那頭顱飛得太快了,如同炮彈一般。
  “噗噗噗……”
  那些躲閃不及的強者,被那顆頭顱撞中,紛紛爆碎成血霧,一顆頭顱從邪道大軍之中穿過,整個大軍被切成兩片,一條線上,數千邪道強者,被這顆頭顱給撞得尸骨無存。
  “漂亮,就這么干,好小子,再狂暴一點,再囂張一點……”老頭子站在人群之中,興奮得大吼,鮑爺等人也握著拳頭,不停地吶喊,仿佛那激戰的人是他們一樣。
  “龍塵,當初我看走了眼,想不到你竟然是天武大陸的叛徒,枉我如此信任你,今天,我要親手取你頭顱,為天下除害,給天武大陸一個交代。”
  東方玉陽飛馳而來,伸手將飛回來的盾牌接住,他左手銀盾,右手銀槍,第一個沖到龍塵近前,長槍泛起漫天銀光,厲聲喝道。
  “拉倒吧,偽君子一個,當初你拉我去參加什么古今群英會,就沒安什么好心。
  暗中給我制造矛盾,將所有仇恨都引向我,你真當我什么都不知道么?
  從我參加古今群英會的途中,你就開始給我布局挖坑,故意安排我與有矛盾的人碰面,暗中激化矛盾。
  我龍塵這輩子就看不起你這種人,有什么事,光明正大的來,非得弄一些見不得人的陰謀勾當,你就這個德行,也想證帝?
  以為穿著一身白衣,就能掩蓋你內心的黑暗了?大帝的高貴圣潔,光明磊落,根本不是你這種人能夠想象的。”龍塵冷笑,碩大的龍骨邪月往肩上一扛,黑袍浮動,長發飛舞,如同魔王降世,狂傲不馴,氣勢直沖九天。
  “一派胡言,你以為你的話,會有人信么?”
  東方玉陽冷笑,手中銀色長槍如同毒龍出洞,一槍擊出,竟然泛起漫天槍影,如蓮花綻放,吞噬天穹。
  每一個槍影之中,都帶無窮的力量,宛若億萬長槍同時攻擊,讓人分不清哪一個是真哪一個是假,如果擋錯了,真正的一擊降臨,招來得只有敗亡。
  “虛頭巴腦,華而不實,招數就跟你的人一樣虛偽。”
  龍塵手中龍骨邪月看也不看,隨意一刀斬落,看上去就好像漫不經心的一擊。
  “轟”
  漫天槍影消失,龍塵一刀斬在銀色長槍之上,竟然輕而易舉地找到了正主。
  “我以前沒有揭穿你,那是因為我當時羽翼未豐,不想連累其他人。
  但是現在不同了,我龍塵和我的兄弟們,都成長起來了,誰還跟你玩這一套?”
  龍塵冷笑,龍骨邪月猛地一推,巨大的力量,令東方玉陽連退十幾步,他每退一步,腳下的虛空就會爆碎一片。
  “龍塵,你太囂張了,勾結始魔族,還敢如此大言不慚?我西門天雄來會會你。”
  龍塵剛剛逼退東方玉陽,西門天雄也殺來了,一把血色長刀,帶著兇厲之氣殺來,刀斬之時,竟然有虎嘯之聲傳出。
  “西門世家的五虎斷天刀。”人們心頭狂震,果然都是有備而來,傳承神器都拿出來了。
  “這就囂張了?那你太沒見過世面了,我龍塵真正囂張的一面,你還沒見過呢!”
  龍塵將龍骨邪月輕輕一擋,西門天雄那恐怖的一刀,與龍塵的龍骨邪月相撞,竟然只是發出了一聲輕響,兩把刀竟然牢牢貼在了一起。
  龍塵之前以剛強之力,驅動龍骨邪月,兩者配合,無往不利,如今龍塵剛猛的力道轉柔,竟然同樣得心應手收發自如。
  這次龍骨邪月蘇醒,變得越發強大了,龍塵操控起來,能夠隨心所欲,不用像以前那樣小心翼翼,要浪費許多的能量,才能達到想要的效果。
  如今的龍骨邪月,就好像他身體的一部分,龍塵生出一種如虎添翼的感覺。
  “咔咔咔……”
  兩人長刀相抵,西門天雄雙手持刀,雙臂之上青筋曝起,力量如同火山爆發一般,瘋狂地增加。
  而龍塵始終一只手抵擋,面對西門天雄那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沒有晃動一絲。
  “想知道什么是囂張么?”龍塵看著西門天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