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個電話給大俠》 最新章節: 第1302章大結局(10-16)      第1301章來世再見(10-16)      第1300章昊無悔(10-16)     

打個電話給大俠1299 周念鶯來信

  簡單翻了翻戰報,周伯通這次頂著全國愛好者的期望,果然沒有手軟,也沒有辜負數年的苦練,在中路單殺棒子國著名選手飛科三次,致使飛科第一局就喪失比賽信心,一度猥瑣塔下不敢離開,被當時看直播的觀眾刷屏嘲諷他在跟防御塔跳鋼管舞。
  隨后,周星星游走上路帶起節奏,幫助豬媽擊殺對手兩次,同樣取得了壓倒性的優勢,至此第一盤在10分鐘之內已經奠定了絕大優勢,棒子國的來自星星的戰隊,似乎是被打回星星去了。
  第二局,上中兩路更加謹慎,雙方和平發育到10分鐘后,周星星操作的挖掘機忽然在中路虛晃一槍,到下路33開啟局部團戰,瞬間亮起兩道傳送光芒,中路也拍馬趕到,形成一波極為激烈精彩的小龍爭奪戰。周伯通大神險之又險地拿下三殺,其實還是有一點運氣因素的。不過比賽至此再次失去懸念,三個人頭在身,裝備豪華的周伯通,無可阻擋!
  最后一局,棒子隊拼死一搏,拿出了冷門陣容,一度將比賽經驗稍稍欠缺的周星星限制住,但這次居然是上路和下路完成了一個很詭異的傳送繞后,豬媽和小學僧配合的默契程度,引得全場觀眾掌聲雷動。
  哈哈,昊學看到這里笑了起來,這對情侶,天天手拉手培養起來的默契,居然成了這場世界總決賽的勝負手,不錯!
  三比零,華夏戰隊一雪前恥,告別了恐懼棒子的歷史,加上四強、半決賽的兩場,相當于三戰告捷,一舉登頂世界最高王座,成為一個載入史冊的不朽傳說
  “昊哥,又有封信!”
  章少康去而復返,手里拿了個差不多的信封,聲音有些古怪。
  昊學心里更古怪,心想今天這是為了懷舊么,怎么還都流行送信的方式啊。
  周伯通他們還可以理解,估計賽后肯定是被無數記者包圍無法脫身,先把獎狀給自己送過來報個喜,也說得過去。
  那么這次又是誰,還有喜事?
  隨手接過來,瞄了一眼信封上的字,昊學卻陡然渾身一震。
  是她!!!
  早在蝶谷醫院招收實習生的時候,對最終入圍的學生,昊學都是見過他們親筆答卷的。
  這個信封上的筆跡,娟秀漂亮,如果沒記錯的話是周念鶯的!
  來了,終于還是來了么!
  這封信是什么意思,示威還是宣戰?
  等你好久了,既然肯露面,那就有辦法。
  “小章,送信的人呢?”
  “沒有人,是直接送到醫院門崗的常規信件,我看是你的,就給取回來了。”
  昊學點點頭,周念鶯根本不可能留下這種破綻。
  先看了看床上躺在趙歆身邊的女兒音音,昊學不動聲色地走出門外,在醫院走廊里,拆開這封來信。
  “昊哥,見字如面。”
  平平淡淡的開頭問候,不像是早就針鋒相對了好久的敵人,反而像老朋友一樣輕松隨意,連稱呼都是從未有過的客氣。
  這一批實習醫師,跟昊學的稱呼比較隨意。
  很多都是叫昊哥,也有拘謹一點的至今還在叫昊先生、昊院長,個別搞怪的,習慣性地依然稱其為大魔王。
  不過在昊學印象里,周念鶯自從那次面試跟自己鬧翻,可從來沒以“昊哥”這樣略顯親近的稱謂來打招呼。
  那么,是什么意思呢?
  覺得這樣鬧下去沒有意思,打算求和了?
  可昊學知道,至今為止自己雖然掌握著令全世界都不敢小覷的個人武力,但對隱藏在暗處的周念鶯,毫無辦法。
  甚至昊學還有點隱隱的擔心,如果對方真的在暗處搞點事情,那么在事情鬧出惡劣影響之前,自己可以說是無能為力的。
  “很抱歉,任性的我,仿佛是用了十年的時光,來編織了一張生滿倒刺的羅網,將自己置身網中,無法逃脫。稍稍動作,便會把自己撕扯得鮮血淋漓。就在這張網中生活了十年,直到在蝶谷醫院招聘會上,第一次看到你,我覺得,我好像戀愛了”
  我擦嘞?
  昊學一陣迷糊,這幾個意思?
  周念鶯?
  倆人吵也吵過,鬧也鬧過,后來由于誤會更是連最后的一步都已經走完,最終發展到今天互相提防互相敵視的態度,然后你現在寫封信來跟我說,要玩個一見鐘情?
  上墳燒報紙,糊弄鬼呢?!
  “喜歡你的博學、喜歡你的霸氣、喜歡你的悲天憫人、喜歡你的特立獨行、喜歡你一切的一切所以,我才會在最后面試中發現你居然徇私舞弊,而義憤填膺,所以我才會一怒之下大鬧會場,在你我之間,撕開一道無法愈合的裂隙。然而近日我聽說章少康的醫術,已經毫無爭議地超過所有同學,我才知道,是你眼光獨到,是我從一開始,就錯了”
  昊學不禁唏噓,周念鶯本來也是他最看好的應屆畢業生,矯矯不群一枝獨秀,最后那張測試實際能力的卷子,唯一答了滿分的,就是她。然而因為昊學破格吸納章少康,兩人就此決裂,后來一路陰差陽錯,直到今天。
  現在,章少康的醫道實力已經不需要再去證明,周念鶯提及往事,可以看出她流露出的那一絲懊悔和遺憾。
  不過只要現在醒悟,也不晚吧?
  干嘛不過來親自跟我說,而是要寫這樣一封信?
  昊學忍著疑惑,繼續瀏覽那一行行小字。
  “一步錯,步步錯。那日從綠柳莊別墅離去之后,為了我心中那個荒唐的念頭,竟然淪為與魔鬼合作,與豺狼為伍,如今大錯即將鑄成,念鶯唯有竭力補救,卻不知,能做到什么程度”
  昊學心中一凜,這話好像意有所指。
  荒唐的念頭,他大概明白一點,應該是為了童年的心理創傷,對全天下的孩童懷有殺心的念頭。
  魔鬼豺狼指的是什么人?
  大錯即將鑄成?又是說的什么錯誤?
  昊學看得心情越發緊張,手指緊緊捏住這張薄薄的信紙,加速閱讀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