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個電話給大俠》 最新章節: 第1302章大結局(08-22)      第1301章來世再見(08-22)      第1300章昊無悔(08-22)     

打個電話給大俠1290 修煉瓶頸

  其實,對付醫鬧本來可以更簡單的。
  只需要使用移魂**,讓這幫人說出真相,輕而易舉地留下證據,完全不必又是銀針又是威脅這么費勁啊。
  可是昊學最近也是趕巧,陰陽既濟訣兼修九陰九陽,遭遇巨大瓶頸,渾身陰陽二氣不能通達,竟然有點心魔叢生,境界不穩的狀態。
  這種情況下,昊學才沒有冒險采用消耗較大的移魂**,而是舍近求遠地用了比較麻煩的方案。
  不過,距離醫鬧絕跡已經又過了一個來月,昊學這個瓶頸依然看不到任何希望,看樣子是需要高人指點,才有可能突破難關。
  選當然是道教高人周伯通,中原五絕號稱中頑童,一身修為深不可測,即使現在昊學進步神,卻果斷不是這老頭的對手,最多也就是能多堅持幾招罷了。
  可是這次的難題,周伯通也愛莫能助。
  若是僅有九陰真經一套武學,憑借對道家武功的深刻理解,周伯通無論如何也能提出一些有益的建議和看法。
  可是牽涉到九陽真經,而且是九陰九陽匯聚一體,周伯通也表示很為難,尤其是陰陽既濟訣當中記載的法門奧妙無窮,沒有真正修煉過這路功法的人,很難從口訣里看出深層的內涵。
  況且,最近年底將近,周伯通所在的小學生戰隊,正在積極備戰年底的LoL世界總決賽,已經以小組第一的身份殺入最后的八強征戰,面對過三支棒子國強隊的夾攻,甚至是合力攔截,小學生戰隊的壓力也很大,周伯通最近練武很少,電競訓練很多,昊學也不忍心多去打擾。
  畢竟虐翻棒子是他把周伯通、周星星這對父子帶來現代都市的初衷之一。
  周伯通既然不靈了,昊學能想到的唯一一個可能對自己有幫助的人,就是云臺寺的好色大師了。
  此人和自己修煉的功法路子接近,只是沒有陰陽既濟訣這種古籍輔助,好像還走了不少歪路,游戲人間靠一-夜情來彌補體內陰柔之氣,實在是有點……
  好色大師的名頭,就是這么變來的,本來人家應該叫智靈禪師的。
  連續卡了許多天瓶頸的昊學,孤身一人往云臺寺一行。
  好久不過來這邊,似乎香火大不如前了,大概是被自己折騰那一場,影響至今仍在。
  昊學拾級而上,門口的知客僧似乎已經不記得這位害得云臺寺收入銳減的大魔王了。
  直接找到當今方丈,得知好色大師閉門不出,在云臺寺后的一間破舊禪房內靜修,昊學也沒有多話,隨手捐了一點香火錢,就入內尋找這位故人。
  “昊施主?修為進步好快!看樣子,是遇到了問題吧!”
  還沒進門,就聽到好色大師的聲音低沉傳出來,隔著一道門戶不但認出了昊學身份,甚至連他的來意都猜出個大概。
  昊學對這位修為應該算是當世第一的老和尚,還是懷有一絲敬畏的。
  敲門而入,笑道:“好色大師,正是遇到問題,才不得不來打擾你這一趟呢。”
  “錯了。”
  好色大師也是展顏一笑,“現在,叫我戒色大師吧。”
  哦?
  昊學一愣,隨即明白過來,這大概是和那位毒手藥王一樣的風格吧。
  曾經好色,現在……戒色了?
  行吧,叫什么都無所謂,我是來解決問題的。
  “昊施主請坐,最近是否覺得陰陽二氣體內無法調和,心魔叢生,以至于境界遲遲不能進步,甚至還有不穩固的跡象?”
  全中!
  昊學不敢怠慢,拱手道:“請大師指點。”
  “下個月吧,下個月此時,你再來這里,我告訴你如何突破障壁,更進一步!”
  嗯?
  昊學有點迷糊,這怎么還帶延時的?
  都是一樣的路子,難道下個月和這個月有什么不同么,非得讓我自己在摸黑一個月?
  這口氣我倒是很熟,怎么像是打官腔呢……
  莫非,這是索要什么好處?
  可……你丫的不是號稱戒色了么!
  只是說說而已?
  那也不行啊,我上哪兒去給你聯系妹子,我又不是拉皮條的啊。
  要是要錢倒是好商量,其他的我做不來。況且你也不說得明白,光讓下個月再來,到底幾個意思?
  可是,好色……呃、戒色大師似乎不打算讓他太明白,已經做了端茶送客的手勢。
  我勒個去!
  這段日子在醫學界風生水起,更被京都醫學界的同行奉為上賓的昊學,在云臺寺吃了這么不軟不硬的一根釘子,實在是心里憋屈,只覺得體內的氣息更加紊亂。
  牛氣個屁啊!
  下個月就下個月,了不起我備點禮物帶上來,真不知道這個老和尚搞的什么飛機。
  可是,人家連狙擊槍子彈都打不透,而且看現在這樣子,好像最近又有一定的精進,更不好對付了。
  昊學沒有其他辦法,好在也只有一個月,等等看好了,看到時候這老和尚又能玩出什么花樣。
  回到家里,嘗試調和陰陽二氣,可情況還是不容樂觀。
  現在的癥結在于,昊學努力修煉得來的真氣,總要轉化成陰柔或者陽剛其中一種,并不存在一口真氣半陰半陽這種奇葩狀態。
  那么問題來了,他體內陰陽兩種真氣弱小的時候,還算是相安無事,你一點我一點表現得很和諧。
  現在雙方都壯大起來了,開始有了一種類似搶地盤的意識,昊學每次吐納,都能感覺到體內陰陽兩股內息迅活躍起來,似乎在爭取壓倒對方,來獲得這點新生力量,擴大自己的能量。
  這可就苦了昊學了,體內跟兩軍交戰似的,一點都不和諧,那還有個好?
  畢竟丹田只有一個,氣海也只有一片啊。
  陰陽既濟訣當中,對這方面調和的記載,語焉不詳,昊學看得似是而非,又不敢拿自己做實驗,萬一實驗失敗豈不是更加糟糕。
  本來寄希望于那個好色的和尚,可這家伙忽然戒了色而且變得古古怪怪,說話云里霧里,還給定了一個月的期限。
  這一個月,昊學覺得能夠壓制住體內兩股內息的爭斗就算不錯,不敢想什么進境了。
  若是到時候那老和尚還不給個明白話,可得和他好好說道說道了。
  這尼瑪的,老子看得起你,才把陰陽既濟訣都和你分享,現在你吃干抹凈不認賬了,真當我三套機甲吃干飯的啊!
  你牛逼能擋住狙擊槍,要不要接我一道死光射線試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