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闕錄,仙師妙徒》 最新章節: 第四百六十七章父子爭寵(09-25)      第四百六十六章我不想要后爹(09-25)      第四百六十五章冥王與龍神的較量(09-25)     

天闕錄,仙師妙徒467 父子爭寵

  隨著姚青黛的離去,四海龍神和冥王也隨之離開了昆侖山,百草仙君見花楚頗有醫術方面的天賦,于是收入了門下教導,雖然說是無聊打發時間,卻也都盡心教導了。
  祝一夕一覺睡了兩天兩夜,無極圣尊一直在邊上守著,一如他所預料的一樣,果然她再醒來之后,又忘了記起來的一切,又是那樣淡而生疏的目光鎊。
  “我們……什么時候回來的?”她四下打量,問道。
  無極圣尊很快收斂起眼底的失落,給她取了外袍披上,耐心解釋道,“你中的蛇毒發作了,昏睡了好多天,我們只能回玉闕宮找百草仙君了……”
  祝一夕看著他的樣子,噗哧一聲笑出來,而后踮著腳,仰頭吻上了他的唇,狡黠地笑道,“騙你的,我可沒有睡忘了。”
  無極圣尊怔了怔,又氣卻又無可奈何,長長松了口氣道,“你又裝睡了?栩”
  百草仙君說她不會再忘的話,當然是他編來騙她的,可她一覺睡了兩天,醒來卻并沒有忘記所想起來的一切,他不禁要懷疑,她這兩天根本就是裝睡的。
  “哪有,不是你說你我不會再忘了。”祝一夕奇怪地看了看他,一頭歪在他的胸膛,享受著此刻難得的相依。
  自己并沒有像以前一樣忘記,她比他更加欣喜,可是他這么一臉不相信的樣子,又是幾個意思,敢情是希望她什么都不要記得?
  無極圣尊這才信了她的話,而且這兩日她的呼吸脈象,也確實是熟睡的,不可能是假裝出來的,不過她還沒有忘記,對于他而言,也確實是再好不過的事了。
  “飛林準備了午膳,都是你愛吃的菜,快些洗漱了過去。”
  祝一夕撅了撅嘴,仰頭問他道,“我沒忘了,你好像有點失望?”
  無極圣尊伸手整理著她睡亂了的頭發,失笑,“哪有?”
  “可你也沒見有多高興。”她悶悶地嘀咕道。
  “我當然很高興。”無極圣尊道。
  “那你有想我嗎?”她眉眼含笑地追問道,記得過去的她,早已習慣了這種老夫老妻的相處模式,自然也就沒有了以往的羞澀忸怩。
  “非常想。”無極圣尊整理好她的頭發,扶著她的肩,讓她轉過身去洗漱。
  他只是心態平和了,不管她記得,還是忘記,他都不想再強求,只要她安好地在他身邊就足夠了,可沒想到自己的反應,倒讓她起疑了。
  祝一夕很配合的洗漱完了,歡喜地跟著他出了門,看到一直守在園中的燕丘,打了招呼,“要一起用午膳嗎?”
  燕丘微愣了片刻,明白了怎么回事,便道,“不要。”
  她沒有像上次那樣睡一覺就忘了所記起來的事,現在跟著他們去用早膳,他們一家人坐在一起,他倒像是多余的,他不去受那刺激。
  她現在沒有再忘了,是不是以后也不會再忘了,是不是……他也就再沒有與無極圣尊公平競爭的機會了。
  畢竟,只要她記起過去,她心中所愛慕的就只會是無極圣尊,不管他如何努力,也無法去動搖他在她心目中的位置,這種感覺……真是讓他好不甘心。
  無極圣尊并沒有阻止兩人的搭話,耐心在一旁等著,等到她打完招呼了,才一同離去。
  祝一夕一路偷瞄他幾眼,見他一直不說話,才忍不住問道,“你不吃醋了?”
  以前,但凡她多看了燕丘一眼,那醋壇子翻得,十里地都能聞到酸。
  “我何需同他計較。”無極圣尊風度十足地說道,他知她心在他身上,何必去計劃這些小事。
  祝一夕聽罷,小聲咕噥道,“以前還覺得,你吃醋的樣子挺有趣呢。”
  無極圣尊略有些心塞,以前他計劃太多,她說他心眼兒小,現在大度一點不計劃,她又嫌他不夠在乎她,誰來告訴她,女人的心思怎么會這么難以捉摸。
  “那是他現在比我有趣了?”他黑沉著臉,追問道。
  祝一夕尷尬地愣了愣,干笑道,“沒有,你最有趣,你最有趣……”
  她就說嘛,他就不可能是大度的人,才兩句話就本性暴露了。
  無極圣尊唇角無聲勾起,順手捉住她的手牽著,縱使他一再努力著讓自己不要太過計較她與燕丘之間的關系,但身為男人明知道
  tang對方對自己的女人虎視眈眈,他沒有危機感是不可能的,何況他們已經是過命的交情,對方窮追不舍,差只差一個點頭接受對方,這樣的情敵面前,他焉能不著急。
  “娘親,娘親……”小亓霽遠遠看到他們,小跑著奔了過來。
  祝一夕想要抱起他,才發現,現在自己這小身板,已經很難抱得起壯實的兒子了,無極圣尊將他拎開,“多大的人了,自己長了腿,自己走。”
  小亓霽沖他做了個鬼臉,牽住了祝一夕另一只手,“娘親,你怎么睡了這么久,圣尊爹爹還不準我去看你。”
  “你太吵。”無極圣尊毫不客氣地道。
  小亓霽聽罷,小臉真是垮得厲害,朝祝一夕道,“他真的是我爹爹嗎?”
  祝一夕失笑,“應該是的。”
  “昨天交待你的功課,做完了?”無極圣尊板著臉,詢問道。
  他也年紀不小了,不能再讓她虛耗光陰了,該學的東西,得讓他慢慢學了,不能總像個長大的孩子在他們身邊生活著。
  “做好了,燕丘大叔教我的。”小亓霽忙回道。
  無極圣尊聽了,臉色更加難看,“不是讓你問百草仙君,你跟著他瞎學什么?”
  他怎么養了這樣吃里扒外的兒子,他一個不留意,他就跟他情敵混在一起了。
  “燕丘大叔比百草叔叔教得好啊。”小亓霽看著他黑沉的面色,佯裝不知地說道。
  他太了解圣尊爹爹的心思了,只要他和娘親一跟燕丘大叔走得近了,他一準炸毛,什么風度都沒有了。
  誰讓他現在天天守著娘親,一點都不照顧他,還不準他去見娘親。
  祝一夕瞟了一眼無極圣尊難看的面色,不由覺得好笑,這都活了幾千年的神仙了,怎么性情這么別扭。
  “我記得,我跟你說得清楚,那些功課最好自己完成,實在不會才去請教人。”無極圣尊冷著臉,跟兒子說教道。
  他顧著她這邊,兒子就跟燕丘湊一塊兒了,顧著兒子那邊,燕丘又糾纏上她了,可這哪邊他都不能讓的,卻實在是防不勝防。
  “是你自己不教我,燕丘大叔才幫我的。”小亓霽理直氣壯地說道,雖然他確實是站在他圣尊爹爹一邊的,但他再這么限制他見娘親,他得重新考慮一下自己的選擇了。
  “你……”無極圣尊氣結,這到底是他兒子,還是來跟他討債的,小時候養得那么乖巧,怎么從她一回來了,他就事事要跟他擰著來才甘心,讓他過幾天一家和樂的日子就那么難嗎?
  祝一夕見情形不對,忙對兒子說道,“霽兒,快用膳,一會兒娘親看你的功課學得怎么樣了?”
  一般情況,不都該是父慈子孝嗎?
  他們兩個,怎么就不對盤了。
  小亓霽這才聽了她的話埋頭用膳,沒有再理會無極圣尊,早早用完膳,便拉著祝一夕離開,根本無視了面色難看的無極圣尊。
  “娘親,你現在都不喜歡和霽兒在一起了,你是不是不喜歡霽兒了?”小家伙仰著還有些嬰兒肥的小臉,可憐巴巴地問道。
  先前,是娘親想不起圣尊爹爹,所以他才把時間讓給他,現在娘親想起來了,他才不會再幫他了。
  祝一夕聽罷,頓時心疼地揉了揉兒子柔軟的頭發,道,“娘親怎么會不喜歡霽兒,娘親是最喜歡霽兒的,永遠都是。”
  仔細想想,似乎最近,她確實陪兒子的時間少了些,頓時滿心愧疚。
  “娘親,你騙人,你喜歡霽兒,可是你天天都是陪在圣尊爹爹身邊,都不來看我……”可是,話還沒說完,便被悄然走在后面的無極圣尊無情地戳破。
  “亓霽,你幾百歲了,別再學著孩子一樣撒嬌。”
  小亓霽愈發往祝一夕身邊湊得厲害,根本沒有將他的話放在眼里,這讓祝一夕這個當娘的更是心疼壞了。
  “娘子還小,你兇他做什么?”
  無極圣尊氣得牙癢,他還小什么小,都好幾百歲了,暗地里鬼精鬼精的,就在她的面前頂著張兒童臉賣萌撒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