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世界大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五章神兵魔刃(05-22)      第四章巍巍昆侖(05-22)      第三章締結救世之盟(05-22)     

幻想世界大穿越35

  唐三葬身材比常人高大一些,臉色慘白卻又如同月光一般瑩瑩,分外清秀,有些纖瘦,他身上甚至有著原本玄奘都少見的書卷氣,就像一位儒僧,一半是文質彬彬的優雅,一半是不入俗流的妖冶。
  這樣一個可以稱得上氣質溫柔的僧人,魔術師卻從他的眼中,看到了許多危險的東西。
  相比之下,如今的玄奘雙目之中空白的就像一具被抽離干凈的軀殼,枯朽而沒有重量,相反在唐三葬的眼中,卻有著沉甸甸的重量,一方面是一種要將這個世界燃燒殆盡的瘋狂魔性,另一方面,在那魔性之下,似乎有深藏著支撐魔性燃燒的燃料。
  那是真摯,最純正的情。
  悟空變看透了玄奘的二心,它平靜道:“是時藥叉共王立要,即于無量百千萬億大眾之中,說勝妙伽他曰: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于愛者,無憂亦無怖……”在表面看上去,唐三葬甚至比玄奘更加出塵,仿佛他并非塵世中的人。
  仿佛自九天之上,垂云而下,超脫一切世俗。
  但這種超出一切世俗的力量,又似乎來自他心里那受到世俗一切,因情而起的痛苦,因為痛苦而超離世俗,因為痛苦而真實,因為痛苦而存在,繼而瘋狂為魔,那便是二心!
  三葬豎在胸前的單掌,纖細而干凈,上面卻垂落一絲絲安倍清明污穢的血氣,以及八百式神妖魔的種種戾氣,式神的冤魂厲魄,或者說它們作為妖魔的本質,都纏繞在三藏身上,無時不刻的不在發出哀嚎。
  在百鬼哀嚎之中,那名僧人愈發出塵,卻也襯的更加妖異。
  莊俾梵滿頭冷汗,顫聲道:“怎么辦?安倍死的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魔術師卻冷靜下來,正色道:“錯有錯著,殺不了齊天大圣,殺一個唐三葬也算回本了!我就不信,他能比孫悟空還可怕!”
  唐三葬卻輕笑道:“九世之前,我為金蟬子,不聽說法,妄自辯駁佛法,是為傲慢。九世輪回,雖然有向佛之心,卻皆根性不全,更有真靈因被佛貶斥,便生怨憤之心,是為怨恨。此世輪回,卻癡戀一凡俗女子,是為癡迷。真相再前,得知此女僅僅為菩薩一無名煩惱,故而嗔怒。妖王悟空,破如來神掌,碎我禪心,是為絕望。因為一物,而致使段小姐無辜應劫,緣起緣滅,是為內疚。此后質疑佛法,以情走偏,是偏執。一顆禪心入魔,妄圖以絕世法力,扭轉一切,是為瘋狂。成魔之后,萬念具灰,唯有一顆魔性不滅,空虛寂寞,分外孤獨。”
  “所以的一切,傲慢、怨恨、癡迷、嗔怒、絕望、內疚、偏執、瘋狂、孤獨……助我成魔!”
  金剛智驚恐道:“玄奘法師,萬萬不可讓二心動搖你九世的修行啊!”幾乎就要化作灰白的玄奘,卻只是默默將手放在胸口,低聲道:“我佛慈悲!”
  唐三葬卻大笑著,反手捏住金剛智的頭顱,對玄奘低聲道:“到了現在還我佛慈悲,廢物!佛在哪里?佛什么都不是!當你絕望痛苦的時候,求佛有用嗎?求佛不如求己……萬般求佛,不如一念入魔。”
  “所有的悲劇,都是因為你無能為力。”
  “我當年作為它的二弟子,還不是說打入輪回,就打入輪回?然后輪回中的一切呢?都是它在折磨你!你們修佛有用嗎?如果不是老子成魔了。去出個差就能成就正果。而你呢?”三葬對金剛智不屑道:“混到最后,還不是一個守大門的。”
  “還說什么普度眾生,說什么慈悲為懷。我只從滿篇的經書里面看出了兩個字權力!”
  金剛智怒目圓睛,眼角崩裂,雙目中滲出一行金色的血淚,他朝玄奘大吼道:“玄奘法師,降服己心!不要辜負了菩薩和佛祖度化你的一番苦心啊!這二心,不過是外魔勾動內魔所化,若是內魔降服,那外魔不過虛有其表,絕不是你的對手。”
  三葬卻冷笑道:“不是他的對手,哼哼……那么陳玄奘,你再修一千年,一萬年,會是那猴子的對手嗎?所謂命運,不過是強者擺布弱者而已。昨日你在幻境之前,對朱剛鬣殺死段小姐的時候是如何無能為力,今日對觀世音一縷煩惱,煙消云散的段小姐,還是無能為力!”
  “我的誕生,就是為了不讓這種無能為力,再次出現!”
  “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這眾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諸佛,都煙消云散!”
  唐三葬指天怒吼道:“如來!你說我輕慢佛法,但你的佛法又是什么?有什么資格不能被質疑。我金蟬子,如何沒有資格去質疑你?今日我立地為魔,破你佛法妄言,你又能如何?”
  原本晴空一片的湛藍天空隨著悟空破碎神掌的一掌,太陽真火的余暉,在天邊泛著火紅,這一刻那片火紅再次翻滾起來,越來越殷紅,妖艷,泛著血色,血色的云霞翻滾著,天邊隱隱傳來雷霆的轟鳴聲,三葬卻無所畏懼,仰天長笑。
  朱剛鬣聽著聽著,忽然發現三葬的眼神開始轉向自己,連忙擺手道:“不關我的事啊!師父,這是你自己搞出來的事,徒兒我也只能在一邊看著。”
  悟凈也跟著點頭道:“無論哪一個,都是我師父。”
  這時,魔術師卻和莊俾梵、漢斯真人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忽然出手,魔術師是輪回者中奉行神秘主義的那一派人,就算是莊俾梵等人,也僅僅知道他的強化體系,跟一個叫做秘術師的職業有關,從名稱來看,應該是魔法側的強者。
  但神秘主義者之所以被稱為神秘主義者,就是因為別人永遠都難以看穿他們帷幕之下的陰影,是掩飾,還是真實。
  所以當魔術師緩緩翻動雙手,在指尖浮現魔法符文,繁復的幾何圖案勾連符文,代表封閉和轉化的圓作為外廊的奇異魔法陣出現的時候,莊俾梵和馬克等人齊聲暗罵了一聲:“草……居然是漫威多元宇宙魔法側強化。”
  “有趣的小玩意!”三葬饒有興趣的看著魔術師。
  魔術師右手一翻,一面古樸銅鏡出現在魔法陣的中心,銅鏡被魔術師擋在了自己的面前,他朝其他幾人大喝一聲:“動手!”
  莊俾梵雙手一伸,袖子里滑落一面黑白陰陽魚旋轉纏繞的法鏡,右手掐了一個手訣,將法鏡祭起,就連漢斯真人,也捧起一面邊框泛著銀色,異常華貴的西式大鏡,滿頭大漢,精神十分緊張的拉米爾汗口中迅速的念念有詞,他頭上纏著的頭巾中,一道鏡光忽然射出。
  魔術師看到浮起的幾面各式各樣的奇鏡,忽然一咬牙,左手朝安倍身望處一點,一面浮現各式神獸紋樣的銅鏡,被魔術師吸攝在手中。
  “把你們的力量借給我!”魔術師大吼一聲。
  莊俾梵等人猶豫片刻,看見三葬全無阻止的意思,暗自嘆息一聲,便松開控制自己法鏡的力量,四面鏡子猶如乳燕投林,朝魔術師激射而去,魔術師雙手不斷運轉魔法陣,迅速分裂出六面各由不同符文和幾何圖案構成的盾牌大小的魔法陣,六面魔法陣湊成六邊形,圍繞著魔術師緩緩轉動。
  悟空在旁邊看熱鬧倒是看出一些門道來,它笑道:“這小家伙還挺會投機取巧的。”
  朱剛鬣湊到它旁邊問:“不知大圣有何見教?”
  悟空道:“這小家伙修習的法力,應該類似修神道,就像那群出馬跳大神的,借的都是神佛外力,他那掌心的陣法,大多都是涉及空間坐標和能量投射,俺老孫雖然并不精通,卻也摸出了一些門道。”
  “這門法術想要練到高處,非得有神佛之類,配合不可。本質乃是借助他力……此人也算有些巧思,有些法陣,借助的外力來源比較廣泛,我就看出幾個借日月星辰之力的,還有借腳下大地元氣的。可惜他這陣法未曾調試過,陣法數據偏差太大,效率有點低。”
  “此人大概沒有本事,根據此時此地的具體情況,修改陣法數據,故而就把主意打到了一些道行更高的人所用的工具頭上。”
  “他尋來那些神兵利器,借神兵之力,鎖定了一些具有大威能的洞天……呆子,你說這世上何等器形,最適宜承載洞天之力?”
  朱剛鬣道:“鼎鎮一方,鏡分兩界。諸多器形之中,唯有法鏡天生一界。”
  “不錯!”悟空道:“與其說是鏡面,不如說是一口井。俺師傅所傳諸多實驗記錄中,便有這等造鏡之法,有虛空造就一口能量之井的奇能,究其原理,不過是打通兩界,攝用異界、洞天之力。”
  朱剛鬣眼中射出奇光,貪心道:“那些人不知是何來歷?居然能弄到這么多好東西。俺老豬也是天上混出來的,也沒有這般身家。那六面法鏡,背后各有奇能,都是一方洞天,借用那奇異洞天之力,我師父撐得住嗎?”
  悟空淡淡道:“俺親口許的妖魔之王,又豈會這么簡單?你這呆子且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