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人生》 最新章節: 新書《我真不是神仙》已發(11-17)      新書《元狩》已發(11-17)      跋一下(11-17)     

完美人生133 沙漠戲

  埃及。
  三月的陽光,依然熾烈。
  越野車沿著沙漠中被車輪壓出來的一條小路,顛簸著前行。
  漫漫黃沙似乎亙古就在,從腳下一直延伸到視線的極致那天地交界處。
  無邊無際。
  車子很顛簸,李謙被甩得身上的肉都麻木了。
  陽光很毒辣,車子從小城鎮里開出來沒多遠,就已經讓人下意識感覺口渴。
  終于,經過一個多小時的顛簸和烤曬之后,的拍攝場地,到了。
  下來車的時候,李謙還好,格倫夏爾都有些動作僵硬了。
  李謙看見他的姿勢,不由得笑起來,“嘿,格倫,你該鍛煉了!”
  格倫夏爾聳聳肩,“我一直在鍛煉。這跟身體無關,謙,這里……哦……”
  帶著大草帽的約翰·戴斯已經過來了。
  “嘿,兩位BOSS,你們好,歡迎來到地獄!”
  大家握手罷,李謙看著約翰·戴斯臉上一片紅一片白的皮膚,關心地問:“嘿,約翰,你不會是曬傷了吧!”
  約翰·戴斯說:“當然不是,BOSS,這是溫度導致的,我不是演員,天哪,但相信我,這種滋味真的是……唉,孫真是太執拗了!”
  頓了頓,他說:“不過我看過一些她拍出來的素材了,特別棒!”
  李謙笑了笑,不再說什么,往拍攝場地中央走過去。
  場地中似乎正在拍攝一場爆炸戲。
  道具組和爆破組的好萊塢工作人員正在緊張地忙碌,戴著棒球帽的孫玉婷則正在跟一個大胖子緊張地溝通著什么,那胖子不斷地點頭,然后比劃出一個“放心”的手勢,孫玉婷這才走回來。
  但她沒看到李謙他們一行人,而是又走向了幾部攝影機的機位。
  這幫負責攝影的人,和攝影機后面的很多部電腦前站的技術人員,就全部都是中國人了——這應該是迄今為止全世界范圍內出現過的規模最大的中美合拍團隊了。也是迄今為止全球唯一一支成熟的3D拍攝團隊。
  這邊主事的,也是一個胖子。中國胖子。
  神奇的是,傅學隆這個家伙好像又瘦了點兒。
  3D技術賺不賺錢,李謙暫時還不好說,但3D技術是傅學隆的福星可是真的,打從開始拍,這家伙的體重就一直都在直線下降中。
  現在他的體型,遠遠看過去,居然多少有了些“苗條”的感覺了。
  當然,恐怕只是感覺而已。
  似乎是溝通完畢了,孫玉婷從一直跟在屁股后頭的一個白人小姑娘手里接過擴音器,用英語大聲地喊:“全體都注意,注意好自己的站位,畢竟是有炸藥的,安全第一,雖然炸傷了你們也是老板出錢賠償,但我可不想被你們記恨!將來你們會說,那個中國女導演,跟她拍戲就會受傷!”
  現場有低低的笑聲從各處響起。
  李謙也笑了笑。
  從2006年的9月開機,到現在已經拍了六個月,目前在沙漠的這一段戲,大概會拍到四月初,然后,整個的拍攝階段就將殺青。
  而在過去這半年的拍攝期內,孫玉婷“現場暴君”的“美名”,已經無數次傳到李謙的耳朵里。但其實他知道,一切都在孫玉婷掌控之中。
  因為就連杜藝華打電話來的時候都說:“雖然我明知道她就是你的同學和小迷妹,不過我還是想問一句,你到底是從哪里找來的這么一個拼命三郎?”
  是的,孫玉婷做事情,就是那么玩命。
  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曬。
  “全體預備,爆破組,做最后一遍檢查……攝影組?……OK,開始!”
  秦諾的手忽然就伸過來,踮起腳尖,幫李謙捂住了耳朵。
  李謙愣了一下,看看她,然后溫柔地把她的手撥開,反手幫她捂住了耳朵。
  秦諾輕咬嘴唇,臉蛋有點兒紅,但眼中又有一抹狡計得售的小小得意。
  片場安靜了片刻,很快轟隆隆的各種爆炸聲開始次第響起來。
  好萊塢的頂級團隊,在這方面的確是秒殺中國的團隊的,哪怕是明湖文化目前自家培養起來的煙花爆破團隊,也做不出這種現場的效果。
  現場所有的爆炸,都是按照既定的需要和時間安排,而次第爆炸開來,有條不紊,亂中有序,而且還是模擬的各種轟炸效果。
  現在看,場地中間就是擺著幾個大模型而已,看不出什么感覺來,但是李謙知道,一旦后期做出來,這個效果一定會很棒的。
  再加上有3D效果的加持,相比對于大銀幕前首次看到這種立體爆炸效果的觀眾來說,肯定是一次難忘的新奇體驗。
  很快,孫玉婷興奮地說:“OK!GOOD!”
  李謙已經下意識地松開了手,秦諾一臉小幸福地縮回他身后。
  這個時候,有人跑到孫玉婷身邊說了幾句什么,孫玉婷忽然回身看了過來,揚起手來打了個招呼,但猶豫了一下,她還是道:“全體注意,馬上下一場!”
  …………
  足足半個小時之后,孫玉婷終于宣布劇組全體休息十五分鐘,然后,她起身沖這邊走了過來。
  離了老遠,她就張開了雙臂,大呼小叫著,似乎是染上了美國人的毛病似的,沖站在李謙身旁側后方的秦諾說:“小諾諾,你可想死我了!”
  秦諾聞言不由得翻了個白眼,然后笑起來。
  她倆再加上方盛楠,都是李謙的助理,分工有交叉也有獨立,但彼此畢竟打了好幾年交道了,當然很熟。
  于是孫玉婷過來,倆人很自然地抱了一下,孫玉婷也在人家秦諾臉上香了一口,一副小流氓的樣子,讓秦諾哭笑不得。
  然后,她順勢轉身,跟李謙抱了一下。
  她瘦了不少。
  原本就不胖,快一米七的個子,才剛剛一百斤。剛才這一抱,李謙覺得她現在不知道還有九十斤沒有。
  而且曬黑了很多。
  等到大家都寒暄完,先是聚在一起,由孫玉婷簡單介紹了一下目前的拍攝進度,并且向格倫夏爾吐槽,他們負責聯系的美國在當地的駐軍,真的是太高傲了,雖說還算配合,但飛機就過來上空打個轉就跑了,很多鏡頭她都不太滿意。
  這個問題,孫玉婷此前顯然已經吐槽過了,她這次一說,約翰·戴斯就趕緊解釋,說:“正在聯系,我正在跟五角大樓聯系,國防部已經承諾會派專員過來督導拍攝,肯定會讓孫拍到滿意。”
  他說:“只要電影是謳歌大兵的,美國國防部的服務態度一向很好!”
  孫玉婷這才終于滿意了起來。
  美國是制片人中心制的制片制度,哥倫比亞這種好萊塢七大之一,就更是制片人中心制的堅決執行者。而制片人是干嘛的?可不光是負責主掌一切負責抓權力的,這個職務更主要的職責就是為導演和劇組的拍攝提供一切他們需要的條件。
  比如跑遍全球去找導演和劇本需要的取景地,比如跟取景地當地談雇工和財務退稅,比如跟國防部要求爭取武器支持,甚至美國大兵參與拍攝,等等。
  這才是制片人負責制的真諦。
  簡單說,導演從拿到劇本那時候起,負責的就只是按照劇本的規定,把劇本里的東西呈現出來、拍攝出來,并完成初步的剪輯而已。除此之外的一切事情,對不起,我導演是不管的,你制片人負責去搞定!
  …………
  中午暫停拍攝,劇組從中國和美國分別帶來的廚師已經把午餐預備好了,在雇傭埃及當地的工人臨時搭建的一個簡陋棚子里吃過一頓原汁原味的中國飯,又跟一幫中國籍的劇組成員,還有一幫好萊塢的“職業大兵”們喝了一瓶冰鎮的啤酒,簡單聊了聊之后,大家就都抓緊中午這一點時間,躲起來各自休息。
  孫玉婷丟下幾位高管不管,帶著李謙和秦諾回了自己的導演拖車。
  臨去美國之前,孫玉婷就跑李謙辦公室里搜刮了很多茶,其中有好多都是謝冰的媽媽親手炒制的、專門給女婿的好綠茶,李謙自己喝的時候都很珍惜的,結果進來一看,那茶葉就隨便地敞著口子丟在拖車里的桌子上。
  等水燒開,孫某人隨意地一個杯子捏一點丟進去,滾燙的開水就倒進去了!
  李謙看得一陣心疼。
  這種茶,別說是丈母娘的心意,就算不是丈母娘親手炒的,整個偌大的茶園里一年也就產兩三斤而已,在孫某人這里簡直是……
  接過杯子,嗅嗅茶香,好吧,好茶就是好茶,歷經各種虐待,依然芳香迷人。
  這個時候,秦諾出去片刻,進來時拎了一個小包裹,丟給了孫玉婷。孫玉婷也不避諱,當時就拉開拉鏈,掏出一大把文胸、襪子和內衣來。
  于是她又抱住秦諾親了一口。
  她吐槽說:“這破地方,中午特別熱,都感覺不到出汗就會脫水,出來的汗瞬間蒸發,味道就特別大,雖說天天洗澡,但我還是覺得自己快臭了!”
  秦諾一開始還笑瞇瞇地聽著孫玉婷吐槽,但忽然注意到孫玉婷給自己丟了個眼神兒過來,她愣了一下,以為自己看差了,但很快,孫玉婷吐槽本地糟糕的拍攝條件的時候,又丟了一個眼神兒過來。
  秦諾嘆口氣,塌著肩膀站起身來,“好啦好啦,眼睫毛都快飛出來了!我出去轉轉看看,欣賞一下這沙漠里的優美風光。你們聊吧!”
  孫玉婷眉毛挑了挑,似笑非笑。
  秦諾關門出去了,孫玉婷剛想說話,她又忽然推門進來,敲敲玻璃,說:“你倆要是弄什么的話,小點動靜啊!”
  別人還可能被她給弄臉紅,但孫玉婷是什么人,她跟秦諾斗嘴斗了好幾年了,當時就一句話懟了回去,“你才弄什么呢!滾!”
  門關上了,腳踩沙子的聲音走遠了。
  孫玉婷在拖車里并不大的小椅子上癱下來,嘆了口氣。
  李謙笑:“后悔接這個苦差事了吧?”
  孫玉婷眉毛一挑,當時就一臉不屑,“后悔?我的字典里沒有這個詞!這么多年,我就在等這么一個機會呢!”
  李謙笑起來。
  她問:“院線那邊,都搞好了?”
  李謙點點頭,“我來之前,齊潔跟院線聯盟簽了對賭協議。年前在國內跟幾家院線也簽了對賭。”
  孫玉婷點頭,“那就妥了!”
  李謙笑,“妥個屁!你就沒想過呀,要是萬一達不到預期呢?要是輸了這對賭協議的話,可就是幾億美元往外賠啊!”
  孫玉婷臉上又露出一副不屑的神情,“怎么可能!我是越拍越有信心!有打響第一炮,接著上,我敢肯定全世界都能讓咱們炸飛了!這一波要是干不掉,我跟你姓!”
  李謙笑笑。
  孫玉婷忽然就停下了,李謙也不說話,一時間拖車內安靜地只能聽到兩個人的呼吸聲。
  李謙忽然開口,有些調笑的口吻,問:“你特意把秦諾支出去,就為了問我這個啊?”
  罕見的,孫玉婷臉上忽然一紅。
  片刻后,她說:“老娘臉皮薄不行啊!”
  李謙擺手,“你呀!我什么情況,還有誰比你更清楚的?我真的不想把你們都拖到我這個泥坑里,你要是遇到喜歡的……”
  孫玉婷霍然站起身來,面無表情的樣子,“你等一下!”
  李謙愣了一下。
  還沒等他做出任何反應,孫玉婷忽然開始脫衣服,嘴里嘟嘟囔囔的,念叨著:“對不起,剛才看見一帥哥,發騷了,我先換個內衣……”
  李謙目瞪口呆。
  三兩下,褲子脫下來,里面的又脫下來,她就這么光著,翹起屁股,泰然自若地拉開小包裹的拉鏈,從里面隨便拿了一條內衣出來,還撐著舉起來看了看。
  標牌都已經被秦諾體貼地提前剪掉了。
  甚至可能她都已經幫孫玉婷洗過了,然后才拿來的。
  她泰然自若地穿上,然后又把褲子穿起來,這才重新坐下,穩穩當當地問:“剛才咱們說到哪兒了?接著聊!”
  說話間,那眼神兒頃刻間變成挑釁,下巴微微抬起來看著李謙。
  藐視,加挑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