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人生》 最新章節: 新書《我真不是神仙》已發(09-26)      新書《元狩》已發(09-26)      跋一下(09-26)     

完美人生125 李謙叔叔

  整個2005年,李謙的生活顯得單調而平穩。
  少見的,他的生活里只剩下一些很“簡單”的事情,拍電影,陪陪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一個月抽出一兩天的時間去處理公司的事情——影視城和順天府,兩點一線。平穩又平淡。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了2005年的最后一個月。
  2005年12月22日,在順天府南郊明湖影視城專屬于劇組的攝影棚里,李謙手持喇叭,終于大聲地喊出了這樣一句話——
  “現在,我宣布,正式……殺青啦!”
  全場沸騰。
  盡管到了后期,劇組的拍攝進度已經開始超過預期中的最快速度,這也極大地縮短了拍攝周期,可即便如此,也僅僅只是縮短了半個月而已。
  從三月中旬正式開始拍攝,期間無數的演員,包括大量的歐美演員來來去去,一口氣拍到十二月的下旬——長達九個半月的拍攝,實在是太熬人了!
  別說從好萊塢來的幾個主要演員了,就連本土的一幫劇組成員,到后期都已經有點熬不住的感覺。
  說個神奇的事情——打從李謙認識傅學隆之后,這家伙就沒瘦過,每年每年都會比去年胖了點兒,每次隔上倆月不見,又胖了點兒,想當初拍,劇組駐扎在鄉下,頂天了住在小縣城,生活條件不怎么好,而且那部戲是傅胖子真正的第一次獨立掌鏡,他很努力,也很刻苦、很用心,但電影拍完,他還是胖了。跟著趙河去拍,劇組在羊城附近取景一個多月,傅胖子吐槽說那邊熱得他受不了,當地吃飯的口味他也受不了,可就那么熱、那么不習慣的飲食風味,從那邊回來,他還是胖了。
  但這一次,拍了九個半月,他瘦了十一斤。
  公司那邊提前知道今天劇組會殺青,所以齊潔、曹霑、鄒文槐等人都趕過來,早就已經沒戲了的白玉京也趕回來,就等著見證的殺青。
  等到李謙宣布完殺青,大家收拾好東西去到影視城內部的餐廳里吃殺青飯的時候,齊潔又豪爽的宣布,所有參與了拍攝的劇組工作人員,每人加發百分之十的片酬,拍戲和籌備期間的工資,也加發百分之十。
  這個大紅包一發出去,殺青宴現場果然就沸騰了。
  實話說,九個半月的檔期,雖然肯定不是最長,但也已經是遠超普通劇組的拍戲時間了——哪怕是國內拍戲最喜歡慢慢磨的幾個導演,一部電影拍下來,六個月已經酸不短了,像金漢帶著一幫人窩在陜北,大冷天的一拍就是五個多月,已經是罕見的長周期。
  所以,大家都很疲勞,主要是心理的疲勞。
  這種概念,跟一個某點的作者持續數年寫一本書的道理,是基本一致的——誰都不喜歡每天每天都一成不變的生活,最開始的激情,會在一天又一天重復的勞動中消磨殆盡。
  那么,什么最解乏?什么最能聚攏人心?
  紅包!
  尤其是大紅包!
  于是,殺青宴上大家喝得東倒西歪,但嘴角卻都帶著笑,似乎連過去這九個半月的辛苦,也都已經被一個紅包給砸沒了。
  等到第二天,實在已經在中國呆夠了的幾位美國演員,婉拒了明湖文化方面派人帶他們游覽中國的建議,趕在西方的圣誕節之前,急急忙忙的坐飛機回去了。
  而李謙則在家里歇了一天,第二天就回到公司,開始著手安排的后期特效和制作——這部電影是采用了邊拍邊制作的方法走的,但3D、動作捕捉、特效渲染等幾個維度的工作一起上,而且每一條李謙都要求達到全球頂級水準,甚至比頂級水準還要再高一點,所以,這個進度就實在是拉不起來。
  拍了九個半月,后期這邊就已經跟進了九個半月,甚至,把初期參與電影的諸多模型制作的時間也算進去,后期這邊已經跟進了長達一年半的時間,而接下來,他們還要為這部電影繼續工作一年!
  事先制定的計劃里,李謙是希望這部電影到2006年的11月底,能夠徹底完成全部的后期工作,然后從容的布局全球的發行。
  當然,后期制作中的很多工作,都會由特效部門和研究院方面多達兩百多人的工作團隊來承擔了,李謙僅僅只負責提出要求、把關、提出修改要求,以及最后確認合格和驗收而已。
  他的后期主要工作,其實還是剪輯,和配樂。
  但他有整整一年的時間可以去做這件事,所以,壓力并不算大。
  …………
  2006年的一月,明湖文化按照往年的慣例,舉辦了自己的年會。
  仍然很盛大,但似乎籠罩著一層陰影。
  周寶山沒來。
  當然,借口是冠冕堂皇的。他目前正在南方拍攝一部電影,制片方是東方傳媒集團,據說投資過億,給他的片酬,也是高達1500萬外加票房分成。
  國內的很多劇組,是連春節都不一定放假的,更何況是圣誕元旦之類的,更何況你回去又沒屁事兒,只是回去參加個所謂的公司年會?
  所以,往年年年都來的周寶山,今年沒來,說是不好請假,身為男主角,一請假就會耽誤的整個劇組都停下等他。
  但是沒關系。
  周寶山沒有續約的事情,在明湖文化內外,都已經不是什么秘密,大家甚至都開始公開談論周寶山的下一站會跑去哪家公司掛靠工作室了。
  但是,不看好的人和看好的人幾乎一樣多。
  甚至還要更多。
  因為2004年離開了明湖文化,貌似開始要大展拳腳,也引得明湖文化內部不少冒頭的演員開始觀望的劉燕,卻在剛剛過去的2005年迎來了當頭一棒!
  她的個人工作室的首筆投資,即2000萬投資,別說盈利了,最后在華飛影視拿到了全部的票房分成之后分到她的那一份,只有574萬——也不知道從誰嘴里傳出來的,反正這個數據剛一傳出來,就迅速傳遍了整個娛樂圈。
  估計劉燕郁悶得能吐血!
  她這些年,自從當年因為里的小燕子一炮而紅,幾年的時間拍了能有十四五部電視劇,也到幾部電影里打過醬油,還接了不少的代言,錢當然肯定是掙了不少的,但實話說,她才剛紅了幾年?一個只靠拿片酬、接廣告代言掙錢的演員,收入再高,也是有限的。
  往高了估,在跳槽離開明湖文化之前,她這些年掙到的全部身家也絕對不到一億,考慮到她自身的各種開支需求,包括房產車子等等,再考慮到她開工作室需要投入的一些基本開支,在對投出去2000萬之后,估計她自己手里剩下的資金也不會太多了。
  而被她寄予厚望的長城,卻居然讓她賠的如此的慘!
  她的電視劇片酬在當下的國內來說,是頂級的,但即便如此,接近一千五百萬啊,她得拍差不多兩三部電視劇才能掙回來!
  如果不考慮扎戲、考慮兩部戲中間要多少休息一下的話,三部電視劇拍完,基本上就是一年多的時間了。
  而偏偏,據李謙事后得知,當初不知道是劉燕覺得投資更重要,還是覺得能抓住機會跟大導演秦渭合作一把,成為他的女主角更重要,總之,在她看來,暫時的一部片酬高低,好像是并沒有那么重要,至少是沒前兩者重要。
  所以,她得到了前兩者,片酬卻只拿了兩百萬。
  如果戲紅了還好說,價錢隨時可以提,只要你有賣座的戲在那里戳著,別說是劉燕,就算是新人,沒紅之前一部戲三十萬五十萬,紅了之后立刻漲到三百萬五百萬都是常事兒——但問題是,撲的很慘。
  這部戲的撲街,幾乎是直接把劉燕的電影之路給堵死了!
  別說什么漲價,哪怕是兩百萬,也不會有人夠膽子請她拍電影了——當然,客串或者小配角,則是另外一碼事。
  所以,有了她這一下水深火熱在前面做例子比著,明湖文化這邊在上半年原本有些躁動的人心,忽然一下子就又重新安定下來了。
  道理其實是很簡單的。
  電影產業是這個世界上著名的合法且暴利的產業之一,但有賺就有賠,且無論中外,賠的都比賺得多!
  在明湖文化呆慣了之后,某些人或許會有些錯覺,覺得你看,我拍的電影都賺了啊,而且都是大賺特賺!所以,我為什么不能也參與進去,從一個單純的拿工資的演員,變成資本方呢?
  但事實上,一葉障目而已。
  跳出明湖文化往外看,無論是國內電影圈,還是好萊塢,賠錢的片子多了去了——不是隨便哪家公司都可以做一部紅一部,也不是隨便哪個人接一部就紅一部的。
  正因如此,質量更有保障的大導演,才會如此的受人信賴、被資本倚重。
  而劉燕,也已經是走了大家所能想到的最靠譜、最高端的路線了——她跳出去的第一步,就是成為秦渭電影的女主角,并參與投資!
  然而事實證明,這年頭,大導演也不靠譜!
  放眼看,目前在國內,能夠做一部紅一部,靠譜到可怕的,似乎只有一家明湖文化——既然如此,還跳個屁!老老實實做自己的本行,爭取更紅一點,爭取早日被老板點將,讓公司同意給開個工作室啊!
  因為掛靠在公司名下的個人工作室,是被允許最大參與10%的電影投資的!
  像過去的2005年,公司名下的馮玉民、金漢、韓順章和白玉京四家工作室,就都紛紛參與了公司內部的新戲——目前來看,這幾乎是穩穩要賺錢的!
  金漢工作室參投了自己的新戲5%,馮玉民工作室參投了馮必成的新戲10%。
  韓順章和白玉京的工作室,也都投資了電視劇。
  而消息靈通的人都知道,韓順章在結束了的拍攝之后,在2005年的最后幾個月里,一直都在籌備他的第一部電影。
  據說就在年后,電影將會正式啟動。
  而且為了這部電影,公司最近新簽進來幾個新演員——內部八卦,據說其中有兩個,就是作為周寶山的備胎的,只要周寶山合約到期不續約,他們之中的其中一個,就會接棒周寶山留下的系列,和可能會開拍的第二部。而另外一個,據說就是韓順章準備要捧的新人了。
  他們兩位的共同點就兩條:第一,長得帥,第二,有一定的功夫底子。
  …………
  在過去的2005年里,明湖文化的發展按部就班。
  旗下仍然擁有著整個華語娛樂圈最為龐大的明星群體,這些人無論咖位大小,幾乎都是離開明湖文化自動升一級、甚至升兩級,而他們,也是整個華語歌壇、華語電視劇圈子,和華語電影圈子里目前的中堅力量,活躍在去年的大銀幕和小熒屏上,也活躍在各種舞臺、綜藝節目和走秀場上。
  相比2004年,明湖文化去年的電影和電視劇出品,有所減產,但質量和制霸能力,卻依然保持了當今國內近乎無人能夠挑戰的高段位。
  而且令人欣喜的是,除了自身的導演和出品之外,明湖文化作為單純的發行方,今年也頗有收獲。
  與哥倫比亞的聯合,接手的若干部哥倫比亞出品的美國電影都票房可觀,還在其次,關鍵是,今年明湖文化成功的發行了多部新人導演的佳作,獲利頗豐之余,還跟近兩年正在崛起的新的電影力量,達成了不錯的合作關系。
  比如上半年的,比如暑期檔忽然爆紅的,都在其列。
  而比較遺憾的,或許就是盡管明湖文化一直在努力爭取,但導演林仙芝的新電影的發行權,仍然被東方傳媒集團給搶過去了。
  這樣讓李謙蠻無奈的——因為齊潔說發行部想要拿下這部電影的發行權,李謙還特意趕回來,請順天衛視的總經理魏平吃飯,讓他把他家閨女叫上,結果呢,人家女孩子死活不去,托老魏帶過來一句話,說的是,“什么時候我的票房超過李謙叔叔了,我什么時候跟他見面!”
  這讓李謙又能怎么辦?
  在成為偶像,被贊為天才,有億萬人追捧仰慕的同時,也架不住就是有那么一些心高氣傲的人,一邊對李謙膜拜到五體投地,一邊卻又下意識地站到他的對面,發誓要與他為敵,直到打敗他為止!
  李謙也很無奈!
  李謙也不想這樣!
  而更無奈的是,魏平的這個名字叫林仙芝的私生女,簡直是個鬼才,她一個女孩子,據說才剛從華戲導演系畢業了兩三年而已,拍了一部小成本的,帶著一種莫名的奔放的氣質,賣了三千多萬的票房。
  等到新電影,投資八百萬,依舊是小成本。關鍵她還是個快槍手,連籌備加拍攝帶后期制作,五六個月的功夫她就做完了。
  經東方傳媒集團的包裝和宣傳之后,趕在殺青的前一天,也即2005年的12月21日上映,卻在上映首周就拿下了高達3700多萬的票房。
  等到這部電影最終在2月初下線,已經是年后,整部電影的八百萬投資,最終卻換來了高達9400多萬的院線票房。
  而且這女孩聰明,她的算是出道作,因為是自家老爹給捧的,所以剪輯權當然拿在手里,等到第二部作品,她依然堅持小成本投資,且自己只拿30萬的導演片酬,卻爭取到了最高不超過5%的票房分成,以及幾乎每一個導演都無比渴望得到的終剪權。
  于是,雖然票房最終也沒能過億,她個人最終只能拿到4%的票房分成,卻依然高達三百多萬——比她當初開口把導演片酬要的高高的,要好多了,也多多了!
  而且,第一部、第二部,連續兩部,她把自己的終剪權始終握在手里,且先后取得了票房大賣,以后再跟任何公司談片約,她都有底氣要求終剪權!
  對于一個新導演來說,這才是最重要的!
  不得不說,這個女孩真的是無比聰明,而且才華橫溢。
  當然,暫時來說,她還有點弱小。
  至少距離“挑戰李謙”,甚至“戰勝李謙”這些目標,還有點遠。
  …………
  2006年的1月底,又是一次大年初一。
  明湖文化的當家導演之一,馮必成,再次帶著自己的新電影登陸全國院線了——有了此前的和兩部的大賣,再加上明湖文化提前很久就在宣傳和炒作“春節檔”這個概念,很多觀眾對于這部,可以說是期待已久了。
  事實上,這部電影并沒有讓大家失望。
  簡直一如既往的驚艷!
  上映首周票房2.11億,次周仍高達1.47億,不但直接宣告在票房上的大獲成功,同時還把因為而備受觀眾喜愛的劉忠鑫,徹底捧上了“喜劇大咖”和“超級諧星”的位子。
  繼亦正亦諧的周智豫,“樸實卻好笑”的黃葛之后,明湖文化在男演員方面,又多了一塊金字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