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鷹領主》 最新章節: 第24章風暴之前(本篇終章)(09-25)      第23章宇宙通道(09-25)      第22章偷襲(09-25)     

雪鷹領主24 風暴之前(本篇終章)

  時空島主看著眼前星空中黑漆漆的圓形洞口,隨意道:“可能是血刃你和母祖教五位教主交手動靜太大,影響時空形成了這么一條時空通道。也可能這一條時空通道早就隱藏在這。”
  “看起來,是小型的宇宙通道。”血刃神帝則是伸出右手,右手暴漲,直接朝宇宙通道內伸去。
  手掌伸入宇宙通道內時,周圍灰蒙蒙霧氣立即開始震顫,一股無形力量在排斥。
  “和我預料的差不多,超脫的真神都無法進入。”血刃神帝說道,同時他看向旁邊有些懵懂的東伯雪鷹,笑著解釋道,“實力越強,對宇宙通道壓力越大!據我所知,宇宙通道的規模一般分三個層次,最低層次就像這種,必須是未曾超脫的生命,他們還在時光長河內,受宇宙保護,進出宇宙通道沒有限制。第二層次,普通真神、真神尊者都能進入!第三層次也是最高層次,主宰都能進。”
  “而眼前這個就是最低層次的。”血刃神帝搖頭,“價值就有限了,如果是大型宇宙通道,還是很珍貴的,畢竟能夠去一次其他宇宙……是非常難得的事。像我、青君、煉獄主宰都是去其他宇宙,最終實力都有大的突破。”
  東伯雪鷹點頭。
  青君師兄,聽說就是去了其他宇宙后,而后突破為主宰,且按照黑葫蘆器靈的探查,實力應該是修行者宇宙中的第三位!
  “東伯雪鷹,你沒超脫,可以去試試。”旁邊時空島主說道。
  “對。”血刃神帝也道,“你可以去試試。”
  “可和母祖教的戰爭……”東伯雪鷹忍不住道。
  時空島主搖頭:“你不要摻和,就你那點手段,進行大規模戰爭時,一不小心就可能丟掉性命。到時候可不是這次幾個教主偷襲,而是母祖教整個族群的最后一搏!”
  血刃神帝則是道:“要加入也可以,到時候聽我命令即可,雪鷹的那黑葫蘆還是有些幫助的。”
  時空島主一愣,看了看血刃神帝,才撇嘴:“行,你的徒弟,你決定。”
  說完嗖,時空島主直接消失了。
  血刃神帝看了看東伯雪鷹,笑道:“你如果要參加和母祖教教主們的戰爭,還得多修煉修煉,主宰們每一個都掌握永恒境的道,道已成規則,形成規則領域,言出法隨……戰斗時和尊者可不太一樣。你這次遭到偷襲,應該體會到一二了,母祖教教主們戰斗可比我們主宰要蠢笨的多。”
  “明白。”東伯雪鷹肅然。
  是的。
  之前遭到偷襲時,自己發現敵人時,敵人的兵器都已經到了面前,從頭到尾自己連敵人真身都沒發現!當然也有對方聯手偷襲的緣故,可也說明彼此實力的差距!對方存心偷襲,自己的‘虛界天地’都是發現不了敵人的。
  “不可自大,我如今的實力,不靠黑葫蘆也就和主宰勉強掰掰手腕,可還是輸!更別說到時候是族群的戰爭。”東伯雪鷹暗暗驚醒。
  “我先送你回去,防止這些母祖教再不要臉面的偷襲。”血刃神帝說著同時也在周圍布置法陣,法陣籠罩隱藏了宇宙通道,“這是進出法陣之法!若是母祖教來到這,定會被我發現。”
  東伯雪鷹的傳訊寶物收到一份進出法陣的方法。
  跟著血刃神帝就帶著東伯雪鷹,直接挪移時空,先送東伯雪鷹回黑霧海,他自身才回了血刃神廷。
  ……
  母祖教的廣袤殿廳內。
  獠牙教主盤膝坐著,看著眼前憑空出現的五位教主,五位教主個個身上都有些傷,其中黑甲女教主傷勢最重,腹部巨大的窟窿都完全貫穿了身體,不過正在愈合。
  “這么狼狽?”獠牙教主看著他們。
  “遇到血刃神帝了,他突然出現偷襲,吃了些虧。”
  “黑葫蘆呢?”
  “東伯雪鷹遭到我們聯手偷襲,竟然只是受傷,還立即使用黑葫蘆,我們五個都受到了黑葫蘆波動的攻擊。偷襲都沒殺死他,知道短時間內肯定沒希望,又怕血刃神帝等主宰們殺到,我們就立即撤退。可血刃神帝還是追了上來。”
  教主們都有些憋屈。
  五個聯手殺一個開辟境的小家伙,都沒殺死。
  獠牙教主沉默,沒再多問。
  既然失敗……說明東伯雪鷹的保命能力,比情報探知的要厲害的多。
  “那就先休息吧。”獠牙教主淡然道,“這一次對付東伯雪鷹,一是為了出口惡氣,二是為了那黑葫蘆!黑葫蘆雖然有些用途,但是沒得到也沒什么。如今我們母祖教已經暴露,修行者宇宙也知道我們的目的,也就沒必要遮遮掩掩,抓緊時間,在血刃神帝的虛空兩極法陣發現我們這之前,我們抓緊一切,開始瘋狂搜集資源,為最終決戰做準備!”
  “嗯。”五位教主都點頭。
  之前怕暴露。
  現在都撕破臉了,自然是要瘋狂搜集資源!
  “傾力一搏,以我們宇宙的無盡積累,以我們所有教主們奮死一拼,完全有望逆轉,滅殺所有主宰贏得戰爭,立下母祖祭壇……從此這個宇宙將是我們的。”獠牙教主眼眸中燃燒著瘋狂。
  “就等最后一搏了。”五位教主也戰意熊熊。
  ******
  血刃神廷,木屋小院。
  元初主人、深淵始祖、血刃神帝他們三位都在這。
  “母祖教現在手段也越來越狠,甚至都懶得掩飾了。”元初主人皺眉沉聲道,“他們過去就暗中搜集資源,恐怕接下來會更肆無忌憚的搜集。”
  “血刃酒館和時空神殿都在搜集資源,且監察整個宇宙一旦發現有誰大肆搜集,立即查探,發現叛徒,能活捉活捉,不能活捉一律殺。”血刃神帝冷聲道。
  深淵始祖則是雄渾道:“血刃,你的分身法……如今我和元初都學了,接下來打算傳給誰?”
  血刃神帝也思索,說道:“這得好好商量,說實話,尊者中出了竹山這個叛徒,我也擔心主宰中出叛徒。元初和始祖你們兩位是最古老的兩位主宰,不可能是叛徒,那時候母祖教都還沒侵入呢。可有些主宰,我卻并無十足把握。”
  “嗯。”深淵始祖點頭,“從修行歲月來看,我們黑暗深淵這邊,我最早,其次是煉獄主宰,煉獄和我關系極好,我也是看著他一步步起來的,非常相信他。而最后就是血腥主宰尼羅。尼羅最年輕,和血刃你關系也最好。”
  “龐依也不可能是叛徒,他是神界五兇之一,論修行歲月和我都接近。”元初主人說道,“乾合娘娘也肯定沒問題,時空島主我還是信任的,萬神殿主修行也挺早,反而青君……你這大徒弟青君,似乎性格變化很大,只是他應該也不可能是叛徒,他若是叛徒,在還是尊者的時候,輕易就能幫母祖教得到混沌飛舟。”
  “聽這么一說,似乎都沒嫌疑?”深淵始祖道。
  “母祖教進行投胎轉世的能有多少,想要修行成主宰又何等之難?”血刃神帝道,“兩種可能,一,沒有叛徒。二,如果有叛徒,那就是血腥主宰尼羅!至于青君,我很信任他!而且分身法也早傳給他了。”
  “你懷疑尼羅?”
  元初、深淵始祖都驚詫。
  “對。”血刃神帝點頭,隨即一笑,“有叛徒,對我們也是好事,我們完全可以利用叛徒,讓母祖教吃個大虧。”
  戰爭雖然即將爆發。
  可修行者一方卻顯然很有信心。
  混沌飛舟是一殺手锏,血刃神帝的分身法同樣是殺手锏,借助分身法,再借用血刃神帝的‘宇宙石心’修煉,每一個主宰都能夠有三個身體!讓修行者一方主宰們的整體戰力急劇飆升。
  ……
  母祖教、修行者一方都在為最終決戰做準備,一旦最終開戰,那將決定整個宇宙的命運。
  而東伯雪鷹回到黑霧海陪同妻子。
  余靖秋和丈夫走在湖邊:“能去另一個宇宙,也是難得的機緣,而且你也說了,即將最終和母祖教戰爭。你的實力自然是越強越好。”
  “這是個小型宇宙通道,我先過去,探探路。到時候也帶你去。”東伯雪鷹道。
  “也帶青瑤和玉兒。”余靖秋說道。
  “嗯,一起去。”
  東伯雪鷹笑道,這樣的際遇自然不能忘了家人。
  “好了,我該走了。如今每一份時間都不能浪費。”東伯雪鷹說道。
  “你小心。”余靖秋說道。
  “放心吧。”
  東伯雪鷹一笑便一飛沖天,撕裂時空通道離去。
  不過。
  東伯雪鷹沒急著直接出發,而是先回了物質界夏族世界,將‘黑葫蘆’‘初始之地符牌’‘血蛇槍’等一些極重要寶物都留了下來。身上僅僅帶著一些常用之物,連兵器都是從母祖教護法那繳獲的一桿深紫色的木槍,原本是一名母祖教頂尖護法的兵器,雖不及血蛇槍,卻也足夠堅韌鋒利。
  不敢帶太珍貴之物,畢竟另一個宇宙一切都是未知,也怕死在那,重要寶物損失。
  “呼~~~”
  星空中一片寂靜。
  東伯雪鷹化作一道流光輕易的穿行在血刃神帝布置的法陣中,很快就看到了那黑漆漆的宇宙通道,宇宙通道口周圍有著灰蒙蒙霧氣翻滾。
  “進去看看。”東伯雪鷹也充滿期待,跟著直接朝宇宙通道口飛去。
  (本篇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