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風自南》 最新章節: 第300章共老(10-17)      第301章共老(10-17)      第302章共老(完)(10-17)     

有風自南299 余生篇共老

  晏暮青不知道聽到了她的威脅沒有,反正是抱著恩恩上車了,回來的時候,恩恩手里拽著一個小袋子,拽得緊緊的,圓圓白白的小胖手肉肉鼓鼓的,小袋子里毫無疑問裝著她愛吃的小蛋糕,可是,她嘴角還殘留著蛋糕渣兒是怎么回事?
  那就是說,晏暮青不僅允許她在外面吃了一個?然后還帶回來了?
  她的目光牢牢盯在恩恩手里的小袋子上。
  他們父女倆顯然都感覺到了她眼睛里對蛋糕的深深惡意,晏暮青的目光嚴肅起來,示意她不可以用粗暴的手段將女兒手里的東西扔了,這目光讓她有點受傷啊!話說,自從女兒出生以后,晏暮青可謂是越來越慈祥了,眼睛里很少有戾氣,對她更是言聽計從十分尊重,這么嚴肅的時候是非常少的!
  而她,正在考慮要不要被晏暮青的目光所懾,他父女倆已經近在咫尺了,而恩恩則突然朝她展開了一個極為燦爛的笑容,小肉手舉著蛋糕遞給她,奶聲奶氣地說,“給媽媽。溲”
  許自南一怔,難道恩恩這提來的小蛋糕是給她的?
  正發愣呢,恩恩已經撲到她懷里了,一雙肉呼呼的小手臂抱住了她脖子,許自南的呼吸里就全是恩恩甜甜的香味了。
  這種主動投她懷里索抱的行為,誰能抗拒恧?
  許自南心頭軟軟的,順手就把女兒抱過來了。
  而后,小家伙濕潤潤的小嘴還在她臉上親了一下,蛋糕渣兒也順勢沾到了她臉上,小蛋糕也往她胸口塞,軟軟的聲音更明確地表示:“媽媽吃。”
  那一刻,什么氣都沒有了,許自南抱著女兒,忍不住在她蘋果一般的臉蛋上親了一下。
  晏暮青在一旁看著,頓時大笑。
  許自南怨念地瞪著他,“真是不知道恩恩這是跟誰學的,投懷送抱撒嬌耍賴,這樣就不生她氣了嗎?”
  晏暮青再度笑了,“跟誰學的?你說呢?反正不會是我。”
  “我也沒教她啊?”許自南真是服了恩恩這小魔怪了,連她都最終舍不得責備她半句,更何況晏暮青!
  晏暮青則道,“有的本事,不用教,是天賦,遺傳的!”說著,唇角還是那種“就是遺傳某人的”微笑。
  “我有這么賴?”許自南絕不會承認自己是這樣的性格。
  晏暮青笑著揚眉,“好吧,不知道是誰當初想要出去玩的時候就各種投懷送抱各種撒嬌。”
  “……”有嗎?她反正是不會承認的!
  “媽媽!”恩恩在她懷里小聲地叫她。
  “怎么了?寶貝兒?”雖然對晏暮青今天的行為要表示絕對抗議,但一顆心在女兒這里已經完全融化了。
  “媽媽吃蛋糕呀!”恩恩不甘心地把蛋糕又往她面前送。
  她決定要給女兒樹立一個好榜樣,于是說,“媽媽不吃,吃了蛋糕會長胖,長胖了就不漂亮了,也不能好好跳舞,不能穿漂亮的裙子,而且,等下要吃飯了,吃了蛋糕就吃不下飯了!今天有媽媽和恩恩都喜歡吃的菜。”
  她本來還有一大堆理由的,但是怕說得太多,恩恩記不住,所以到此為止了。
  誰知恩恩聽了之后竟然露出一副如釋重負的表情,快樂地說,“媽媽不吃,恩恩吃了哦!”
  許自南滿腔教育女兒的熱情被冷水澆得冰冷。
  這個小魔怪!實在太鬼精靈了!虧她還以為女兒孝順她,小小地感動了一把,原來事實的真相總是這么讓人心碎!
  晏暮青在那已經笑得完全不顧形象了!
  有這樣一個女兒他很得意是嗎?
  “你說!這是遺傳我的嗎?我有這么多心眼?”她怒視著得意中的晏暮青。
  晏暮青卻朝恩恩伸出了手,“恩恩,到爸爸這兒來!”
  恩恩二話不說,自然就爬了回去,而且,還沒忘記順手把她已經贈給許自南的小蛋糕給牽了去!
  晏暮青無比滿足地抱著女兒,對許自南道,“女兒機靈還不好嗎?難道你希望她傻傻的?”
  “可是,她不能比媽媽還機靈啊?”總不能現在開始就要和恩恩斗智斗勇了吧?那她這媽媽當得多辛苦?
  晏暮青聽了,面色頓了頓,“那得多傻?”
  “晏暮青!”她覺得最近對晏暮青太好了些!是時候發發威了!
  晏暮青識時務地轉移了矛盾,馬上道,“恩恩,把蛋糕先放下,我們吃飯去,不然媽媽要生氣了。”
  恩恩看看媽媽,又看看蛋糕,還是舍不得,很認真地告訴媽媽,“媽媽,恩恩吃了蛋糕,還可以吃很多飯的,恩恩喜歡吃菜。”
  許自南覺得自己要崩潰了……
  吃了蛋糕還要吃很多飯……
  最后這只蛋糕怎么處理的,她已經不想管了!也的確沒有再管了!讓他們父女倆自己折騰去吧!但是今天晚上晏暮青肯定沒有好果子吃是肯定的!恩恩小,不懂事,他才是罪魁禍首!
  恩恩的作息很好,晚上八點左右就會睡覺,而在此之前,會好好玩一陣。平時她也會跟著他們父女倆一起玩的,但是今天她沒有,因為她很生氣!
  其實,按照馮嬸的提議,是建議他們可以跟恩恩分房睡了,可是他們舍不得,想到晚上醒來見不到小床里熟睡的寶貝,他們實在忍不了。
  但是今晚許自南是有些小別扭的,看著晏暮青和恩恩在嬰兒房玩得不亦樂乎,更覺得鬧心,晏暮青現在真是一點也不把她放在心上了!
  一惱之下,回了自己房間睡,經過嬰兒房時,聽見里面恩恩在喊“駕駕”的聲音,她偷眼一看,不得了,晏暮青趴在地上給女兒當馬騎……
  她有點替晏暮青的老腰擔心,忍不住進去制止,可是晏暮青樂在其中啊!她一片好心沒人體會,最終,她毅然回了自己房間。
  終于,恩恩玩累了,睡了,晏暮青的腳步聲也近了。
  她躺在床上假裝睡著,晏暮青靠了過來,她感覺到身后床墊微微一陷,一雙手臂便摟住了她的腰。
  “走開!說了今天不準上床!”她毫不猶豫推他的手。
  晏暮青的手臂卻收得更緊了,唇也貼在她耳邊,“真的生氣了?”
  她被他這么一圈,整個人都圈進他懷里了,動彈不得,每一寸皮膚似乎都被他的熱度包裹。
  “你那些可信度百分之十的話就不要拿出來說了!”她冷著聲音說。
  他笑了,“阿百的話你也信?”
  “那我信誰?信聰明伶俐的女兒和更聰明伶俐的你嗎?”她沒有怨念才怪呢!
  他聽了之后再次笑了,那笑聲就像看見恩恩學走路的時候,邁著小短腿忙個不停噗嗤摔一跤不哭反而回過頭來沖他笑時的意味一樣,換言之,就是像在笑一個孩子,充滿著無法言喻的寵……
  每次被他這樣一笑,她就會覺得自己的心理年齡瞬間縮小,她手肘往后一捅,表示自己的抗議。
  這種捅,對他來說不痛不癢,只是繼續輕輕咬著她的耳朵,“南兒……”
  她沒理他。
  “寶貝……”他的稱呼開始變得惡心。
  “我不是!恩恩才是!”她沒好氣地回了一句。
  他再次忍不住笑了起來,“果然又是吃女兒的醋!”
  “我沒有!”她轉過身來跟他理論,“我只是覺得,女兒不能太溺愛!過度溺愛會害了孩子你知道嗎?”
  她一轉身,他便順勢壓住了她,“南兒,你覺得是不是白天更適合談女兒的教育問題?”
  “我沒覺得!”白天他什么時候肯聽她的了?
  “南兒!好吧,你覺得恩恩哪里被溺愛壞了呢?她除了貪吃一點還有什么缺點?況且我覺得貪吃也不是什么缺點,我可是聽說,好些人家的孩子吃飯都得塞!我們家恩恩胃口多好!”
  許自南扁扁嘴,她的恩恩寶寶,當然沒有缺點!“可是……”
  “我知道你擔心她會胖,但小孩子胖點有什么關系?好了好了,我答應你,以后配合你控制就行了!嘶,你剛才不是還在擔心我的腰嗎?”他忽然說。
  許自南不敢大意了,用手輕輕摸了摸他腰,“真的扭到了?我都跟你說了,不能太由著女兒鬧,她個小胖妞兒還是有點分量的!不行,明天去醫院拍個片……”
  她話沒說完就感覺不對勁了,這個要她關心他腰的人正在做一件極度傷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