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風自南》 最新章節: 第300章共老(10-17)      第301章共老(10-17)      第302章共老(完)(10-17)     

有風自南290

  
  “晏暮秋這個女人,不安好心,綠城之所以出現事故,就是因為她和那個女人聯合起來收買了工頭,那工頭家里的地底下,光錢就鋪了一層。她想要害你,害姑爺!你媽媽說她想跑!是個后患!南兒,這個時候你的媽媽已經變了,再也不是以前那個說話溫溫柔柔的太太了,她眼里只有仇恨,有時候看著哪里發呆,看著看著眼睛里就透著一股子狠勁兒。我勸過你媽媽,讓她放下這些怨恨,好好過下去,可是你媽媽說,回不了頭了……”
  馮嬸說著眼淚嘩嘩直下,“有些錯犯了,就再也回不去了,你媽媽也是懂法律的人,從徐姨那件事開始她就知道自己總有一天逃不過殺人償命這個理,可是,走上了這條路,她也就不打算再回頭,她說一個也是殺,兩個也是殺,就這樣吧……紡”
  許自南聽著,腦中一片混沌,她完全沒有想過要評價馮汐的對錯,只是覺得痛心,一針一針那樣扎著痛。
  馮嬸問她,“你怪你媽媽嗎?”
  許自南默然搖頭,天下沒有那個孩子會怪自己的媽媽,無論她是對還是錯。
  馮嬸哭著點頭,“你媽媽唯一擔心的就是這個,怕你知道了以后會怪她,會不喜歡她了……甌”
  許自南胸口一悶,眼淚也洶涌而出。
  “南兒,你媽媽還說,如果到了這一天,讓你不要哭,不要為她難過,她這樣也算是解脫了,所以,南兒,今晚這一切都是她安排好的,與其哭,你還不如辦喪事的時候好好找人給她超度一下,讓她下輩子過得好一些。”馮嬸說著,又流淚不止。
  “馮嬸,你既然知道今晚的一切,你怎么不阻止?”許自南被馮嬸這番話說得五內翻江倒海似的難受。
  馮嬸哭道,“阻止不了啊!你媽媽說,就算她自己不安排她的死期,也逃不過法律的,不如讓她用自己的方法去死,還能把那個女人也一起解決掉,讓一切都平息下來。你媽媽自己已經知道審判她的日子來了,因為,她猜到姑爺知道她的秘密了……”
  晏暮青知道?沒錯,晏暮青應該是知道的,所以那晚才會那么奇怪。
  “晏暮青他……”說起這個名字,許自南心里的痛楚就開始一陣陣地絞,都回不來了!都回不來了!“他早就知道我媽晚上的安排?”
  “不,如果知道你媽媽肯定布不了這個局了,姑爺他只是懷疑而已,你媽媽說,那天她坐上輪椅的時候,感覺阿百在她輪椅上放了釘子或者針,他們想試她的下身是不是真的沒有反應,可見她瞞不了多久了,正好前些日子確定了曲北昀就是那個賤女人,所以,決定一了百了……”
  “一了百了……”許自南喃喃念著這幾個字,淚水如幕,一幕一幕往下覆蓋。
  “是啊,一了百了……”馮嬸也流著眼淚念著,“了斷了也好,帶著你爸爸一起,你媽媽這一生太苦了,全是你爸給害的……”
  許自南捂住嘴,努力讓自己不哭出來,好久,才緩過這個勁兒,抽噎著,“她為什么這么傻!為什么不放下啊!沒有了爸爸,她還有我,還有事業,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為什么放不開爸爸……”
  “南兒,你媽媽是執念太強了……哎……”馮嬸嘆息著,“南兒,聽說包庇也是有罪的,我知道這么多事卻沒跟警察說,不知道是不是也算有罪,如果我也進去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好好照顧恩恩……”
  恩恩才睡了沒多久,此時又哼哼唧唧開始哭,因為病了的緣故,哭聲格外細小。
  許自南正聽馮嬸的話聽得心酸,眼淚都顧不得擦,把恩恩抱起來哄,馮嬸也忙著去沖牛奶,可是恩恩不肯吃,只是微弱的聲音在那嗚咽。
  沒辦法把值班醫生叫了來,醫生給聽了一下,也只說,小孩子不舒服,哭鬧難免的,好了就不會再哭了。
  許自南聽了這話,當真是心燒如灼,作為一個媽媽,哪里能做到聽著發高燒的孩子嘶聲啼哭而無動于衷?
  她抱著恩恩左哄右哄也哄不下來,馮嬸在一旁幫忙也沒用,最后,馮嬸情不自禁說了一句,“哎,以前晚上都是姑爺……”
  說到這里,馬上又止住了。
  許自南再忍耐不住,貼著恩恩的小臉,母女倆一齊大哭起來。
  暗黑的夜,另一個角落。
  晏暮青被綁在椅子上,他的面前,站著曲北昀,另一個和晏項文年紀相當的人,他們的后面,便是把他抓來這的黑衣人了。
  晏暮青凝視著這個老人
  tang,在他臉上隱約看到了孟潮白的輪廓,于是明白他是什么人了,他姓曲。
  晏暮青自被綁進來后就沒有開口說過話,一直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們。
  老人則不淡定多了,眼中有著嗜血的狠惡,恨不得把他剝了皮……
  這種對峙,持續了一陣,最終,老人先開了口,卻是問曲北昀的,“就是他?”
  “是的!”曲北昀此刻全然沒有了船上時的倉惶,十分怡然的神態。
  老人一擺手,上來幾個黑衣人,按住他的肩膀,掐住他的下頜,捂住他的鼻子,他情不自禁張口呼吸,藥送進了他嘴里。
  他不知道他們給他吃了什么,初入肚,并沒有什么異樣,他不動聲色,依然沉默地看著這些人。
  老人在他面前走了兩圈,然后對曲北昀道,“這個人,依著我是直接做了的好,但是你要玩,你就玩一玩,希望你能給潮白出氣。”
  “干爹,我肯定會給弟弟出氣的!”曲北昀看著他笑。
  “嗯,別讓我失望,我就潮白這一個兒子,被他弄了進去,我這心里可相當不甘啊!我曲某不是什么好人,這個人不死也要給我脫層皮!”說完,老人看了他一眼,吩咐了一句,“好好看著他。”而后,他自己便走了。
  曲北昀搬了個凳子,也不說話,微笑著在他對面坐下。
  他有些不明白,曲北昀到底要玩什么花樣,然后,過了一陣,他就懂了,因為,他小腹以下漸漸有了異樣,身體里的熱度也越來越高,他猛然意識到,他們剛剛給他吃的藥是什么藥……
  曲北昀此時笑了起來,揮了揮手,示意那些男人都出去。
  男人們魚貫而出,關上了門,曲北昀卻拿出了手機,對著他拍視頻,含笑喚他,“暮青,你還記得我嗎?”
  晏暮青躲不開鏡頭,也不躲了,冷著一張臉。
  曲北昀嘖嘖嘆道,“還是這么一副冷漠的樣子,真是越冷越帥你知道嗎?對了,你跟許自南在一起的時候也這么冷嗎?”
  晏暮青自然沒理她,只是,這身體上的焦灼越來越甚,讓他有些煩躁。
  “呵呵……”曲北昀笑道,“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我幫幫你?”
  晏暮青眼中頓時露出極大的厭惡,身體里火熱,眼神卻冰冷,瞪著她,警告她。
  她笑得有些妖媚,“暮青,別這樣看著我,怎么說我也曾是你的未婚妻,我們發生點關系也沒什么不對,是不是?”
  晏暮青咬牙,這種時候,多費口舌都是沒用的!
  曲北昀更得意了,“嘖嘖,這么討厭我啊?那你跟許自南在一起的時候呢?不討厭了吧?我很好奇,像你這么冷漠的人,婚前就是不愿意碰我的人,到底X能力有沒有啊?哦,對!我忘了,還是有的,你都有孩子了嘛,那么,我只能自省,是我沒有許自南有魅力了?哈哈,我怎么這么不甘心呢?我偏要試試我跟許自南到底誰更有本事。”
  她說著,半蹲了下來,解他的皮帶。
  “你還能再無恥一點嗎?”饒是晏暮青定力驚人,這時候也不得不冷眼嘲諷。
  曲北昀大笑,“哈哈,無恥?我都當小三了,哪里知道什么廉恥?你們不是最恨小三的嗎?”說著,她的手卻不停,把他的皮帶扣給解開了,而后去拉他的拉鏈,“晏暮青,你說,我把我們在一起……呃……茍合吧,用個難聽的詞,嗯,把我們茍合的視頻發給許自南看,她會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