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風自南》 最新章節: 第300章共老(10-17)      第301章共老(10-17)      第302章共老(完)(10-17)     

有風自南289 為什么

  
  這聲音,她也完全聽不出來是自己的了……
  關謹琰搖頭,“暫時不知道……”
  忽然,關謹琰皺了皺眉,立即下了命令,“晏夫人,這里封鎖,你必須馬上回去!有消息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
  許自南心中是絕望的,爸爸媽媽,還有晏暮青,都有可能葬身海里了…甌…
  她多么希望這條腿不是他們三個人的……
  可是,有希望嗎?有可能嗎?她心中死灰一片……
  她甚至想過,如果他們三人真的都不在人世了,她活著還有什么意義?
  她從下車到此時,從最初的失控尖叫,到現在的木然,都不曾感到過痛,可此刻,錐心的痛終于遲鈍地襲來,卻是比此生所沒嘗試過的猛烈,痛得她五內如焚如燒……
  她曾經不懂,以為痛不欲生這個詞太夸張,世上怎么會有一種痛能痛成這般?現在她明白了,那真是她不懂而已……
  痛到了極致,就是沒有了生存下去的***,連眼淚都流不出來……
  保鏢拿著手機過來了,低聲對她說,“夫人,阿百哥從家里打電話來,說小恩恩哭得很厲害。”
  小恩恩!
  許自南一個激靈,立即拿過了電話,那一頭果然傳來小恩恩的哭聲。
  “夫人,是不是趕緊回去?”保鏢問
  “回去!”她踉蹌著起步,卻腳軟得站不穩,最初幾步,是在地上連走帶爬。
  保鏢把她攙起,扶著她往車走去。
  許自南走得快而趔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她能痛不欲生!再痛也要堅強起來!還有女兒!還有恩恩等著她!就算全世界只剩她母女倆人了,她也要把女兒帶大!
  想著恩恩,她的眼淚終于嘩然而下……
  保鏢迅速把車開回了晏家,恩恩居然還在哭,從出海口到家里,足足開了一個多小時車,恩恩就哭了一個多小時嗎?小嗓子都哭啞了!
  她心痛如針扎,把恩恩從阿百手里接過來,邊流淚邊哄,“恩恩乖,媽媽回來了!是媽媽不好,媽媽把恩恩一個人留下!”
  可恩恩還在哭,眼看阿百杵在一旁,她不由問,“恩恩是不是餓了?拿牛奶來。”
  “不喝,喂了好幾次都不肯喝。”正是因為喂牛奶都不管用,才打電話叫許自南的。
  恩恩嘶啞的哭聲還在繼續,許自南心中本就極度難受,被恩恩這么哭著,也是心亂如麻,不知該怎么辦,貼著恩恩的臉,自己也哭了起來。
  “恩恩,怎么辦?你告訴媽媽怎么辦?”帶著哭腔,淚水沾到恩恩臉上。
  忽然,她覺得不對勁,恩恩的臉好燙!
  她這才驚覺,“恩恩發燒了!阿百,快去醫院!”
  已是深夜,阿百立即開著車帶著她和馮嬸往醫院趕。
  恩恩果然是感冒了,醫生給她開了藥,讓她留在醫院觀察一晚再回去。
  好不容易把藥喂給恩恩喝了,恩恩終于也哭累了,臉上掛著眼淚睡著。許自南看著臉燒得通紅的恩恩,悲從中來,她的小恩恩,真是受了太多太多的苦了……
  為什么一切會這樣?
  她想起了婚前算的那個命,流著淚問馮嬸,“馮嬸,莫非那個命真的算準了?早婚的我會導致家破人亡?”
  馮嬸卻連連呸了好幾聲,也是淚流滿面,“南兒,跟你沒關系,要怪,只怪……哎,這世道吧……”
  “馮嬸,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是媽媽?為什么?”晏暮青走后的許自南,心中無端惶惶,怎樣都無法安寧,大概是冥冥之中有預感,最后實在忍不住了,問阿百,阿百才說,晏暮青懷疑媽媽是殺人兇手,而馮嬸,在面對她的咄咄逼問之后,也承認了,她才把恩恩交給阿百,自己瘋了似的去游艇。
  馮嬸嘆息,“南兒,你媽媽辛苦啊,我是一路看著來的,我心里疼啊……那時候你爸爸跟外面那個女人打得火熱,那女人還懷了孩子,你爸爸舍不得那個女人,更舍不得孩子,如果不是你逼著你爸,他怎么也不會表態回家來的,后來就算回來了,也是跟那個女人藕斷絲連,隔三差五又在一起,直到后來發生了車禍,你媽媽的腿廢了,當時是真的廢了,走不了路了,你爸爸才后悔,跟那個女人徹底分手,
  tang回來照顧你媽媽。”
  “回來以后,你媽媽心中有疙瘩,接受不了你爸爸的靠近,所以,其實他們一直都是分開住的。你媽媽又是個好強又堅強的人,雖然醫生說要再恢復行走很難,可你媽媽說,只要醫生不說不可能,不管多難,她就一定要堅持努力!你媽媽努力了快兩年,才能夠正常行走,那過程,我是看著的,沒回都心疼得流眼淚,走一次就跟洗一次澡一樣,全身汗濕透,她的房間,窗臺和墻壁都被她練習走路給摳爛了!”
  許自南想起來了,媽媽房間的壁紙的確是爛的,當時她還想著,是媽媽發脾氣給弄爛的,原來竟然是練習走路……
  “雖然會走了,可是你媽媽也沒告訴你爸爸,她嘴上說,是要讓他繼續內疚下去,實際上我知道,卻是怕他知道她健康了,就不再疼惜她,又會去找那個女人,哎,那個女人跟你爸爸,也是好得不得了,你爸爸當真喜歡她的,否則,如果只是逢場作戲,你媽媽也不會那么難過……南兒,你媽媽是太看不開了,太重感情,對你爸爸的感情太深,離婚,其實你媽媽也是舍不得的,你看她表面強硬,可真要她離,她做不到,但是不離,卻又打不開心里這個結,和你爸爸兩個人在一起,也是相互折磨了好長一段時間。”
  “后來,那個女人還真的回來了,送來郁金香,害你媽媽摔一跤。你媽媽當時有危機感,怕那女人回來會再次把你爸爸勾走,這人就是這樣,雖然天天在一起也是痛苦,可要放手送給別人,也是不愿意的。她不知道該怎么套牢你爸爸的心,唯一的辦法就是和你爸和好如初,但是,要怎么樣和好如初?突然就好了,她自己都覺得不合理,就算能說服得了別人,也說服不了自己,她沒辦法讓自己摔一跤就跟腦子壞了似的和你爸如漆似膠,所以,她就真的只能想到一個腦子壞了的點子,參照你從前的毛病,說自己失憶了,只記得美好的事情。你爸當時還有些難過,可后來那個高興啊,因為把不高興的都忘記了,那日子就好過了。”
  “其實你爸現在倒是真的回心轉意了,那個女人回來***擾過你爸幾回,你媽都知道,只不過不知道那個女人到底藏在哪里,現在想來你爸也不知道,因為那個女人根本就整容了,上哪找去?哎,說實話我也覺得那段日子挺好的,時間長了,我就覺得好想你媽媽真的忘記了那些事一樣,跟你爸爸的感情又好得蜜里調油了,可惜啊,那個女人不消停,鬧成一大堆事來。”
  “你媽媽一直在想,到底是誰在背后搞鬼?除了知道有個孟潮白以外,就找不著人了!后來知道晏家的徐姨對你不好,還要害你,就想替你出氣,起初真是只想替你出氣的,想教訓教訓徐姨就好,還把我叫上一起去了,誰知徐姨滑到河里去了,你媽媽當時迷了心竅,沒有救她,并且徐姨在抓住草的時候,把草給割斷了,徐姨就這么死了,這是你媽媽做錯的第一件事,她后來其實還很后怕,說當時只想到徐姨要阻撓你和姑爺的幸福,要幫著那個賤女人害你們,腦子就糊涂了,但是,這種事只有了第一件,第二件第三件就容易了。”
  “關于行賄那件事,簡寧說有證據,要敲詐姑爺,其實行賄的人不是姑爺,而是早期姑爺還沒加入到這個計劃里來時你爸爸媽媽做的,不然也拿不到這個計劃。我在家聽到姑爺被敲詐的事就跟你媽媽說了,你媽媽怕事情敗露,就去堵簡寧,當天晚上就把簡寧給殺了,但是,她沒有嫁禍姑爺,至于為什么簡寧手里有姑爺的頭發,我就不知道了。”
  “第一次徐姨的事,你媽媽給你爸爸吃了安眠藥,他睡著了不知道,可第二次殺簡寧,你爸卻跟著來了,雖然晚了,沒能阻止你媽媽,但也看見了發生的事,也知道你媽腿是好的了,可是,他是你爸爸,他不忍心出賣你媽,然后還幫著你媽搬動尸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