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風自南》 最新章節: 第300章共老(10-17)      第301章共老(10-17)      第302章共老(完)(10-17)     

有風自南288 灰飛煙滅

  
  “什么意思?”曲北昀面色微變。
  “這艘游艇里全是易爆品,我們,一起下地獄吧!”馮汐的聲音里透著陰冷。
  “你個瘋子!”曲北昀暗暗震驚,轉向許默滄,“你真的允許這個瘋婆子這么做?你不想活了?甌”
  馮汐哼道,“你不用問他!我們已經活不成了!今晚我讓他約你來,就是把你一起拖下地獄去!紡”
  曲北昀剎那間似乎明白了什么,臉色一白,“是你殺的!所有的人都是你殺的!”
  馮汐默然不語,這算是承認了……
  曲北昀有些慌,不停往外看,“你個瘋子!原來你才是最狠毒的人!你……表面裝著一副柔弱的樣子,全世界都被你騙了!你個毒婦!”
  馮汐冷然,“世界不公,騙它一場又怎樣?”
  “不公?你有什么不公?你的老公還是回到你身旁,你還坐擁財富,你女兒嫁得良人,你欺騙了全天下,你還有什么不公?不公的是我!父母去世!孤苦伶仃!”曲北昀慌亂中也不忘與馮汐爭辯。
  馮汐卻輕輕一句話,擊潰所有,“不過是你咎由自取!”
  “我咎由自取?一切都是我一個人的錯嗎?你老公沒錯?錯得最離譜的人是他!你知道嗎?在車禍之后,他給我一筆錢,讓我消失!還給了我一大筆錢,你知道嗎?把你的錢拿來打發我!最該死的人難道不是他!”曲北昀手指著許默滄的時候都在發抖,證明她內心是恐懼的。
  馮汐卻顯得鎮定無比,青灰色的臉,蒼茫的眼神,仿似這世間的一切都已經不在她眼中,“所以,我們一起消亡,一切的罪孽就全部消失了,還人間一個平靜。”
  “不!”曲北昀開始在船艙里奔跑,“你個瘋子!你們兩個都是瘋子!我不想死!要死你們自己去死!我不要!”
  然而,游艇已經漸漸駛離了岸,她已經不可能再下去了。
  她聲嘶力竭在窗口喊,“救命啊!快來救我!為什么還不來救我!?”
  像一只倉惶的逃鼠,她跑到許默滄腳下,幾近哀求,“默滄!默滄!我不要死!我不要死,你放了我……放了我好不好?”
  許默滄坐著,像一尊雕像,雙目微垂。
  曲北昀已經驚了魂,取下項鏈,鏈墜在許默滄面前一晃,努力穩住聲音,“默滄,看著我,我們曾經那么愛過,你還記得嗎?默滄,你是我第一個愛上的男人,那時候我是真的喜歡你的……”
  她話沒說完,已經被馮汐趕過來,一巴掌給打開了。
  許默滄始終是垂著眼瞼的樣子,睡著了一般,也不知曲北昀這一舉動到底是給他催眠了還是沒有。
  而此時,馮汐已經不知從哪里點燃了火,船艙里一條火舌急速竄開。
  “不!救命啊!救命啊!”曲北昀倉惶四逃,用力敲打著窗戶,可是,窗戶都鎖得死死的,她想出去,可是艙門卻被火堵住了。
  “默滄!默滄救我……”她真的哭了起來,朝著許默滄大喊。
  “你不用喊了,他的確是入眠了,這樣,他也算是沒有痛苦了。”馮汐站在了許默滄身邊。
  艙里的溫度越來越高,時間在等待中似乎凝滯,等待著爆炸的那一刻響起,然后,一切煙消云散。
  忽的,一聲大響,船艙的窗先被炸掉了。風灌了進來。
  曲北昀卻看見了生機,立即爬起來朝窗戶跑去,跑到窗口的時候,大喜,用力喊,“快來救我!你們怎么現在才來?”
  喊著,便往下跳。
  馮汐沖了過來,將她拖住,兩人在窗邊廝打起來,最終曲北昀求生心切,掄起窗邊的安全錘,一錘砸在馮汐頭上,順利跳了出去。
  又一聲爆炸響起。
  “母親!”門口傳來晏暮青的呼喊。
  馮汐有些暈,船艙門被炸掉了,她看見雙重的晏暮青的影子從火海里奔了進來。
  “母親!快走!”晏暮青三步兩步跑到她身邊。
  “你走吧。”馮汐將他往外推。
  晏暮青不管三七二十一,這濃煙滾滾的,也看不清艙里到底還有什么,時間更是緊迫不待人,不知道下一聲爆炸是什么時候,他
  tang抱著馮汐就往外跳,剛剛落入水中,就聽得身后爆炸聲再起。
  晏暮青暗暗心驚,拉著馮汐往遠處游,這時,卻看見周圍有船圍上來,將近十來只快艇。
  “你快逃,不用管我了!”馮汐在水中推他。
  晏暮青一個人能否游出這重圍,他并沒有把握,可是,帶著馮汐是絕對游不出去的,但是,要他把馮汐扔下也是不可能的。
  他心生一個想法,“母親,我拖住他們,你先逃!你能游嗎?”他其實是擔心馮汐的腳,雖然她能走,但是平時有經常運動嗎?
  馮汐看著他,神色淡然,“能。”
  “好……母親,你努力!”他松開了手,并且助了她一臂之力,自己則朝著離馮汐最近的快艇撲過去,將船上的人拉入水中。
  然而,當他再一次回頭看馮汐時,卻見她游向的是游艇的方向。
  他們本來就逃離游艇沒多遠,馮汐已經近在游艇一側了。
  “母親——”他大喊,想游過去把她拖回來,可是,緊跟著圍上來的幾艘快艇把他纏住。
  馮汐在朝他大聲喊,他聽不清她在喊什么,快艇聲音太大,海上風聲太大。
  他一邊和艇上的人搏斗,一邊拼命往馮汐那邊游。
  近了,仍聽不清她的聲音,火光熊熊,亮如白晝,他只看見她在笑,笑得很平靜,隱隱約約地,有聲音傳來,他盯著她的口型,配合著這聲音,大約猜出,她是在說:“對不起,暮青,照顧南兒!對不起,暮青,照顧南兒!對不起,暮青,照顧南兒……”
  他終是沒能趕上,她攀在船沿上的瞬間,連續幾聲巨響,巨大的沖擊波把海水推得往外急涌,他隨著海水被沖出老遠,而那一艘快艇,在火海中被炸成了碎片……
  他看著那驚心動魄的一幕,一個字也喊不出來了,記得,曾經某個夜晚,他也是這樣看著茫茫火海,除了哭喊,無能為力……
  他一個人,最終沒有能逃脫近十艘快艇的圍攻,被人拉到了艇上,五花大綁。
  海平面很快恢復了平靜,除了海面上漂浮著燒焦的游艇殘片和空氣中爆照過后的氣味以外,什么也沒有。
  警車停在岸邊,警報器響個不停。
  船來了,在海中打撈,除了殘片和垃圾,一無所獲。
  一輛車開來,還沒停穩,車門就開了,一個女子凄厲地尖叫著跑出來,卻聽不清她在喊什么……
  關謹琰回頭,攔住了幾欲往海里沖的許自南,“晏夫人,請冷靜。”
  許自南不知道該怎么冷靜,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喊著什么,嗚咽,尖叫,全是不成語言的聲音。
  最后,沖不過關謹琰的阻擋,雙腿一軟,跌坐在地上,茫茫海面,像一個巨大的黑洞,吞沒了她的一切……
  有警員上來向關謹琰匯報,“打撈有難度,爆炸之后只怕尸體都炸碎了……”
  許自南只聽見炸碎了三個字……
  炸碎了……炸碎了……那是怎樣的畫面?
  她猛然站起來,眼前卻一暈,差點摔倒,關謹琰將她扶住,叫身邊的警員,“小申,先把晏夫人送回去。”
  “不!我不回去!”許自南腦袋里渾渾噩噩,已經連人都辯不得了,也感覺不到痛,一雙腳如同漂浮在空中一般軟綿,若不是關謹琰拽著她,她根本站都站不住……
  又有人在船上大聲匯報,“關隊!撈上來一條腿!”
  許自南看見光線昏暗的打撈船上,從海中撈起來一條長長的東西,再也忍不住,站在那兒就吐了起來,吐得昏天黑地的。
  “晏夫人,要不你去車里坐著等吧。”關謹琰看著她這樣子,也是十分擔心。
  許自南腳步虛浮,她不想看,不敢看,可是,仍是忍不住往那條船上看,最后硬著聲音問了句,“是……誰的腿……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