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風自南》 最新章節: 第300章共老(12-18)      第301章共老(12-18)      第302章共老(完)(12-18)     

有風自南287

  ???
  “哦?”曲北昀倍感興趣。
  “你把頭發捋到耳朵后面去的時候,喜歡用小指。”許默滄平靜地道。
  曲北昀略驚訝,而后笑了,“我自己都忽視了呢……甌”
  她走到許默滄面前,杯中紅酒搖曳,她的目光比酒更充滿迷醉之意,“默滄,你竟然記得這么清楚,也許我錯了,你是真的愛我……紡”
  許默滄眸色依然平靜,“青青,你為什么要這樣?對不起你的人,只是我,你想要怎么報復我都可以,為什么要這樣?”
  曲北昀笑道,“我哪樣了?我殺人了還是放火了?我認認真真改頭換面從頭做人,我尋得良人結婚生子,我做什么了?”
  “別裝傻了。”許默滄道,“從你回來,哪樣事情不是你在裝神弄鬼?良人?晏暮山?晏暮山會是你的良人?你是為了什么嫁進晏家難道還用問嗎?爭奪遺產的戲碼不是你導演的?你不是想將晏家弄得家破人亡嗎?你難道不是想破壞南兒的幸福嗎?”
  曲北昀聽他說著,慢慢地抿著杯沿品著酒,笑容自她唇角漫開,“家破人亡?呵,這個詞的滋味兒大概只有我真正知道吧!許自南的幸福?你的幸福?馮汐的幸福?晏暮青的幸福?為什么你們所有人在毀了我的幸福之后還可以堂而皇之地談幸福?我卻不再有幸福的權力了呢?”
  “有的……”許默滄悠悠地說,“當初發生車禍,你算得上毫發無傷,你分明已經離開了,用你自己的話說,就是可以重新開始,不管用哪一種方式,整容也好,嫁人也好,你的人生幸福都能重新開始,何必呢?”
  曲北昀看著他,也是悠悠的眼神,“可是我爸媽呢?能再活過來嗎?只要我爸媽活過來,要我怎樣都可以,我可以不報仇,可以不再回來,什么都可以,可是,他們再也活不過來了啊,他們是無辜的……”
  許默滄眉心一痛,“是,他們的去世,我也很痛心,很難過,可是,那只是一個意外……”
  “意外?”曲北昀冷笑,“你當然覺得是意外了,是你老婆的杰作,你當然能輕輕易易一句意外就說過去了,可是,對你們來說是意外,對我來說就是痛不欲生的痛你們知道嗎?我恨不得死的人是我!不是他們!這全都怪你老婆!本來是我們三個人之間的事,為什么要把我爸媽牽扯進來?為什么要讓他們知道?憑什么我付出了家破人亡的代價,你們卻還要繼續談幸福?就算是這樣,我當初也只是自責的!我真的想過是我自己害了我爸媽,我也打算從頭做人,可是,我都快要嫁給晏暮青了,你們還要橫插一杠,把你們的女兒塞給晏暮青?這和當小三有什么區別?呵,幸福?為什么你們要一個幸福那么容易,我想要幸福卻這么難?就算付出家破人亡的代價也得不到?幸福!?呵呵!我必須回來!許自南不配有幸福!晏暮青不配有幸福!你和馮汐更不配有幸福!”
  “青青!所有錯誤的根源都在我!他們都是受害者!受害者!”許默滄竭力地想要說服她,可是,吶喊了幾句之后又作罷,很是疲累的樣子,“算了,現在說這些也沒有用了……”
  “怎么沒用?”曲北昀環視著游艇,“對了,你還沒說你約我來有什么事呢!總不會想跟我重修舊好吧?許默滄,如果再提前一點點,在一年前跟我說這話,我說不定會答應,你信不信,你真是我唯一愛過的人。我想過要破壞許自南和晏暮青的婚姻,我也想把晏家攪得一團糟,馮汐摔傷我幸災樂禍,可是,我唯獨沒有想過要傷害你……”
  “你還真不要臉!”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
  曲北昀略驚,只見馮汐坐在輪椅上緩緩而來。
  “你……不是失憶了嗎?”曲北昀驚訝地道,繼而瞬間明白,“你裝的!你個虛偽的女人!”
  馮汐今晚倒是刻意打扮過的。當然,平時的她就十分講究,只是今晚又格外不一樣些,一向偏愛素色的她穿得略微鮮艷了些,只是,配合著那張冷冷的臉,這艷色也壓得暗淡了。
  只聽馮汐緩緩道,“如果不假裝失憶,我哪里有辦法說服自己與這個男人重歸于好?我又怎么能不動聲色跟你斗?”
  曲北昀聽了,最初的驚訝變為得意,“呵,跟我斗?馮汐,三年前你風韻猶存就沒斗贏我,三年后的今天,你非但又老了一圈,還變成瘸子,仍然只會是我手下敗將!默滄,你守著這么個瘸子也只是因為內疚吧?哈哈哈!”
  馮汐的臉,已經在這句話之后變成青灰色,可是,并沒有看許默滄一眼,好似,她的人生已經跟這個男人沒有絲毫關系……
  許默
  tang滄卻在聽了之后,眼中呈現憤然,“青青,你錯了,內疚當然有,可是,三年前我選擇回到馮汐身邊,最重要的不是內疚,是……她才是我會用一生的時間去愛的人,對你才是真正的負疚,是我錯了,大錯特錯。”
  曲北昀聽了頓時大笑,“她才是你愛的人!哈哈哈哈,別說笑話了!許默滄,我就想問你,馮汐現在這個樣子,你怎么跟她盡情地做愛啊?你曾經可是老當益壯,勇猛更勝小伙子啊!一個瘸子能滿足你?”
  馮汐的臉變得鐵青。
  許默滄也一臉尷尬,滿面通紅,竟不知道該怎么去回應。
  忽然,曲北昀的笑聲止住,只因為,她看見馮汐從輪椅上站了起來……
  “你……”震驚極了的曲北昀看向許默滄,只見許默滄臉上還是剛才尷尬的紅色,但卻沒有驚奇,也沒有去扶馮汐,所以,顯然許默滄是知道的!
  “我什么?”馮汐個子高挑,站起來之后比曲北昀高半個頭,“我怎么連瘸子都是裝的是嗎?呵,不用看他,他也是最近才知道的,證明我裝的還是很成功。”
  “你……太可怕了你!”曲北昀目光在馮汐和許默滄只見移動,下意識地往后退,“許默滄,你看看你枕邊睡著的女人!多么可怕!多么有心計!”
  “彼此彼此!”馮汐冷笑,“你也不是擅長裝嗎?比我裝得更徹底!換了副皮囊,換了個身份,蒙騙了所有人!心理咨詢師曲北昀!晏暮山妻子?!能裝到這一步的人,就像你說的那樣,我還真是自愧不如!至少,我學不會從一個男人的床爬到另一個男人的床!”
  曲北昀笑了,“馮汐,你也別太高看了自己!你一把年紀了,說這話也不害羞!就算你想爬也得有男人要啊!誰還會要你?我看啊,不如讓你女兒去爬,估計市場比較好!哦,對了,她不是爬了晏暮青的床又去爬我弟弟的床嗎?還把我弟弟送進去了!這手段,也是一般人都做不到的!”
  這話,可謂撕得馮汐心里四分五裂,當即冷冷地橫了許默滄一眼,“看看你招惹的什么女人!”
  許默滄之前的尷尬之色褪盡,此刻只有憤怒,“青青!我說過,南兒是我的底線!”
  “是嗎?那我現在就觸到你的底線了怎么著?我一直都在觸你的底線啊!我回來的目的就是要許自南和馮汐不好過!就是要晏家和你們家的財產!你看,綠計劃出問題了吧?你們和晏暮青砸了多少錢在里面?夠賠那幾個人的命嗎?夠罰嗎?哈哈哈!還有,晏家的錢也被瓜分了!晏暮白那個沒用的當家?遲早會被我吞并!至于許自南,倒是一直走狗屎運,躲過了一次又一次,我倒想看看,她的狗屎運會走到幾時!”曲北昀得意之色再顯。
  “南兒會一直幸運的。”馮汐冷著臉道。
  “是嗎?你替她祈禱吧!”曲北昀興味闌珊,“還有,你們這大晚上地約我來,難道是為了請我喝酒,和我聊天?如果只是這樣的話,我也沒多大興趣了,你們夫妻倆自己聊吧!再見!”
  馮汐冷漠的聲音再度響起,“你猜我為什么會說南兒會一直幸運下去?為什么我這么肯定?”
  馮汐冷漠的聲音再度響起,“你猜我為什么會說南兒會一直幸運下去?”
  “為什么?”曲北昀抬起下巴,“你未卜先知?那你當年不先給你自己算算卦?算算你老公會不會出軌。”
  馮汐任她冷嘲熱諷,只陰沉著臉說了一句,“因為,你下不了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