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風自南》 最新章節: 第302章共老(完)(04-25)      第301章共老(04-25)      第300章共老(04-25)     

有風自南302 共老(完)

  她本能地去推他,兩只手腕被他捉住,他咬著她的耳朵,呼吸已亂,“南兒,今天你可以不用克制了。”
  許自南一愣,旋即明白他的意思芾。
  一直跟女兒睡一個房間,怕吵醒女兒,所以總是很克制自己。
  被他這么一說,有心要反駁他幾句,然而有心無力,對他,她何曾有過抵御力?
  猶記得,與他新婚之初,她會暈他的味道,只要他一靠近,她便暈暈乎乎不知東南西北,幾年過去,早已經習慣了他的靠近他的親昵,可是,還是會在他的氣息里沉醉,就像此刻,分明前一刻是想給他點顏色看看,但卻莫名其妙淪陷在他的熱度和溫柔里。
  后來,到底是如了他的愿,不曾克制,也不愿克制,許久沒有過的暢快淋漓,以致,最后他一雙亮灼灼的眼睛在黑暗中含笑看著她的時候,她有一瞬不愿與他對視的窘迫,情不自禁往被子里躲,卻被他提溜了出來,壓進懷里,他低低的笑聲在頭頂回蕩,那樣的笑聲在透露著一個信息:滿足樅。
  不僅僅是生理上的滿足,她知道,是對生活現狀的滿足。
  而她,又何嘗不是呢?
  全身綿軟,雙臂終究摟住了他的腰,輕輕掐了掐他腰上的肌肉,而后便是更深的相擁,那一刻,便是一生所有了。
  迷蒙間,依稀記起今晚他沒有戴T,然而這個念頭僅僅只是在腦中掠過,便睡著了,潛意識里似乎是覺得,那又有什么關系?
  很累,所以睡得很沉,第二天被只軟綿綿的手在臉上摸來摸去的摸醒,還有一只小腳隔著被子在她懷里蹭啊蹭,她微閉著眼都笑出聲來,除了她的恩恩寶寶還會有誰?
  睜開眼,眼前一大一小兩張如出一轍的臉,連笑起來的時候,眼睛的弧度都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晏暮青的眼角已經有了紋路,而恩恩卻有著傲人的白里透紅吹彈可破的皮膚。
  這樣的差別便叫做歲月吧。
  大叔眼角那些皺紋,不深,淺淺的,卻足以觸動她心里某根弦,莫名有些心疼起來,這三年來,他對她母女二人的疼愛深深淺淺浮上心頭,一時感動。
  “醒了?早上好,老婆。”他低聲笑說。清晨的嗓音里有說不出的磁性性感。
  她惺忪了眼,右臂壓著被子,光裸的左臂伸出,一曲,勾下他的脖子,在他臉上親了一下,“早上好,晏先生。”
  雖然她也曾屬于豪放派,在吃他這個問題上從不含蓄,可是,自從有了恩恩,這樣的主動又溫情的時候就少了許多,以致,晏暮青一時有些受寵若驚了,并私下里以為,是自己昨晚表現優良的功勞,讓老婆頗為滿意使然,暗地里下了決心,要再接再厲不負妻望。
  兩人心中各有所想,一旁的恩恩看看爸爸又看看媽媽,心中有意見了,媽媽親了爸爸,卻沒有親她?媽媽早上醒來總是先親她的?
  她著急了!肉呼呼的身體往爸爸媽媽中間擠,還嘟著嘴提意見:媽媽,親親!媽媽,親親!
  許自南和晏暮青相視大笑起來。
  她抱著女兒,在女兒軟乎乎的臉蛋上連親了三下補償,恩恩終于心滿意足了,和媽媽躺在一起,蹬著小腳,“媽媽,爸爸說今天去玩!”
  “好啊,去哪里玩呢?”她看著女兒發亮的眼睛,覺得這雙眼睛越來越不像晏暮青了,或者說形似,卻神不似,雖然和晏暮青的一樣亮,但是晏暮青的眼神是持定的,深沉的,而女兒的眼神卻是跳脫的,活躍的,尤其兩眼發光的時候,一定是有什么高興的事,或者鬼主意了……
  “爸爸說去游樂場!”恩恩一字一字地,把游樂場三個字咬得很清楚。
  她看向晏暮青,恩恩只去過一次游樂場,卻愛上了那個地方,晏暮青很少拂女兒的意,唯獨這件事,不太允許,因為游樂場人太多,太嘈雜。
  說起游樂場,許自南不得不又想起一件事,因為女兒如此喜愛游樂場,壕大叔差點又想自己弄個游樂場供女兒一個人玩了的,許自南好說歹說阻止了,游樂場游樂的意義不僅僅在玩那些個項目,人多也是樂趣之一,想想一個人坐過山車有什么意思?而且,雖然晏暮青愛女兒的心她懂,也理解,但是,他不可能把女兒隔絕起來,總要讓她接觸外人接觸社會的,難道他還打算專為女兒辦幼兒園?辦小學中學大學?就算他有這個財力,也是不現實的啊!
  一番苦口婆心,才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晏暮青面對許自南詢問
  tang的目光點點頭,表示恩恩說得沒錯。
  她不禁笑了,真是難得,這也算是開恩了!
  恩恩已經在催促了,“媽媽媽媽快起床!我們去游樂場玩!”
  起床?她現在怎么起床?全身什么都不穿怎么起?她下意識地瞪了晏暮青一眼,都是他干的好事!
  晏暮青接受到她的眼神,大笑,抱起女兒,“恩恩,我們樓下去等媽媽,讓媽媽起床。”
  “不要!”恩恩踢著小腳,“我要看媽媽穿好看的裙子,要看媽媽化妝!”
  小臭屁,這么點大就知道臭美!
  晏暮青抱著她毫不猶豫往外走,“是嗎?聽說今天馮婆婆做了你最愛吃的紅豆江米糕。”
  “真的?我要吃!”
  而后,便是父女倆走遠的聲音。
  所以,一個美麗的媽媽還是沒有江米糕的魅力大……而且恩恩最愛吃的東西也實在太多了些……
  許自南無奈地笑笑,起床!
  晏暮青這次帶她們娘倆去的游樂場,就是他們曾在某個中秋去的江對面那家,恩恩還是第一次去,當然,恩恩也是第一次坐船,對于水上這個交通工具充滿了好奇。
  許自南有一種預感,晏暮青很快就會買船或者游艇了……
  四年不曾來這里。
  四年前,是許自南一個人坐遍了所有的游樂項目,晏暮青在一旁看得發癡,而今天,許自南沒有去玩,只是讓晏暮青帶著恩恩去,她在一旁給他們父女倆拍照。
  看著鏡頭里的兩個人,她更多的注意力卻在這個男人身上。
  童年時的愿望,他終于實現了,也不再有陰影了吧?看著他和女兒對視時眼睛里燦爛的笑意,哪里還有當年的恐懼和迷惘?
  此刻的她,心里滿滿的,全被他的笑容充實著。
  愛一個人,就是像她這樣,不管看了多少年,還是會盯著他的某個側顏,某個笑臉,某個瞬間發呆,一如當年餐廳里看著他為她挑魚刺時的側臉而怦然心動的心境一般,而此時,何止是心動……
  越是歲月流長,越是目光纏綿,她真舍不得將眼神從他臉上移開啊!愛他,崇拜他,貪戀他,曾經那個不情不愿穿上嫁衣的許自南,你可想到有一天你會深陷至此?
  看呆了的她不曾留意,有人邊走邊退,最后撞到了她身上,差點把她手機撞掉。
  保鏢們迅速朝她圍攏,而她也回頭一看,震驚,竟然是笑笑!
  “笑笑!”她失聲叫出來。
  笑笑顯然也吃了一驚,不過,反應比她平靜多了,“不好意思,沒注意,不是故意撞你的。”
  她搖搖頭,卻不知道該跟笑笑說了什么,顯然,笑笑亦然。
  遲疑了半天,她才問出一句話,“你……最近好嗎?”
  對方笑了笑,“挺好的。”
  笑笑的目光已經越過她,看到不遠處正帶著恩恩玩的晏暮青了,“看來你也挺好的。”
  “是的。”許自南答道。很多人再見面,也只有一句“你好嗎”可以說了……
  “來游樂場玩?”笑笑問她。
  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啊!笑笑不過沒話找話罷了!
  “是的。”她道,而后一樣尷尬地問,“你也來玩?”
  笑笑的回答卻和她的不一樣,“不,我在這里做事。”
  “做事?”當游樂場員工嗎?
  “是的,那邊開了一家甜品店,我在店里幫忙。”笑笑說。
  甜品店?關于甜品店的故事太多了……
  笑笑聳聳肩,“是的,甜品店,要不要去試試?雙皮奶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