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王侯》 最新章節: 第1548章真相(10-16)      第1547章天命(10-16)      第1546章曠世之決(10-16)     

大夏王侯1356 欺師滅祖(中)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碾壓
  神界南疆,萬里大山,巨大的論劍臺沉浮虛空上,四條丈余粗細的鐵索固定,直入云端。
  論劍臺上,劍氣縱橫,不斷有人被轟飛出去,強如王境甚至皇道,在化神的三位皇者前,顯得如此不堪一擊。
  偌大的論劍臺上,所剩的參賽者已不足五十,三位化神的皇者正式出手,開始清理剩下的人。
  論劍臺一角,紫衣劍者持劍走來,一身劍壓彌漫,強悍無比。
  化神的皇道強者,實力已然不是常理可以衡量,畢竟化神后,一身真元蛻變為神元,更加親和天地的本源,戰力倍增。
  飛羽身前,寧辰邁步走出,右手虛握,紫光輝耀,人劍入手。
  “不逃了嗎?”
  紫衣劍者冷笑一聲,一步踏出,瞬間掠身上前。
  劍者交戰,劍聲凄凄,咫尺間,兩口劍不斷交鋒,凌厲無比。
  十招交鋒,招招狠辣,為了節省時間快速解決戰斗,紫衣劍者并沒有留力,招式間,全力以赴。
  然而,讓人意想不到的是,紫衣劍者的招式全都被巧妙化解,預想中一面倒的情況并沒有發生。
  論劍臺外,浮島上,萬劍山各峰之主目光看著下方戰斗,神色露出一絲興趣。
  這個白發年輕人的招式,倒是有些意思。
  看似平凡無奇,每一次卻仿佛料敵于先,最大限度地壓制對手出招。
  若非他們了解這位紫衣劍者的強大,還真以為這場戰斗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場武者打斗。
  “太易,你的劍道修為最高,你覺得這兩人誰會勝?”一位峰主開口,看向不遠處的太易峰主,問道。
  “更強的那個。”太易峰主淡淡道。
  幾位峰主聞言,面露無奈,太易峰主還是這么惜字如金。
  論劍臺上,兩人之戰越來越激烈,紫衣劍者心中亦越來越震驚。
  這個人,有問題!
  如陷泥潭的劍,漸漸不再受自己控制,一身戰力難以發揮,紫衣劍者越打越窩火,招式間,更添三分剛猛。
  然而,過猶不及的剛猛,立現破綻,只是一瞬的機會,前方,素衣身影一閃而過,強悍無匹的一掌,怦然落在紫衣劍者胸口。
  “呃!”
  一聲悶哼,紫衣劍者身影飛出百丈,眼看就要掉下論劍臺。
  危急一刻,紫衣劍者凌空一踏,迅速折回,一劍斬下。
  澎湃浩蕩的劍氣,強悍無比,殺機盡露。
  戰局外,飛羽面露緊張之色,大聲喊道,“小心!”
  眼看將要逆轉的戰局,在場所有人目光都是凝下,等待最后的結果。
  眾人矚目,人劍動世,斂鋒一整場的人劍突然爆發出耀眼的光華,紫衣劍者靠近的一刻,寧辰身動,劍動,不再隱藏,一劍驚世。
  轟然劇震,兩道劍光碰撞,人劍鋒芒吞天滅地,直接將紫衣劍者震下論劍臺。
  瞬間的變化,論劍臺內外,所有人臉色皆露出震驚之色。
  論劍臺邊緣,飛羽也難以置信地看著前方素衣男子,這一刻,仿佛已看不懂了此人。
  解決了眼前的麻煩,寧辰目光看向遠方望來的兩位化神皇道,頷首致意。
  兩人同樣點頭致意,旋即各自收會目光,不再有交集。
  “這個年輕人竟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先前倒是小看他了。”
  浮島上,萬劍山當代劍主開口,微笑道。
  “這人太擅長隱藏了,連吾等都被他騙過。”
  一位峰主皺眉,道。
  “他沒有故意隱藏,只是這些人太弱,引不起他出手的興趣而已。”不遠處,太易峰主開口,淡淡道。
  幾位峰主聞言,互視一眼,眸中皆有異色。
  太易峰主竟會替他人說話,這倒是第一次。
  “飛羽兄。”
  論劍臺上,寧辰回首,看了一眼還處于震驚中的少年人,微笑道,“走了。”
  飛羽回過神,臉色復雜道,“原來你這么厲害,我還一直想要幫你進入前十,看來是我多想了。”
  寧辰笑了笑,道,“你看我有多少歲?”
  “三百?”
  飛羽神色一怔,道。
  “我已經活了一千年多了。”
  寧辰微笑道,“活得久了,總要有些自己的保命本事,你還年輕,以你的資質,早晚能超越我。”
  飛羽想了想,心中的火氣立刻少了許多,笑道,“說的也是,我不生你的氣了,這次第一我讓給你了,我拿前十就行。”
  寧辰輕笑,道,“第一還是你的,我要太玄經沒用。”
  說完,寧辰目光看向論劍上所剩不多的人,道,“走吧。”
  “嗯。”
  飛羽點頭,邁步跟了上去。
  隨著寧辰出手,論劍大賽正式進入終結階段,剩下的數十人陸續被清理下去。
  不多時,偌大的論劍臺上便只剩下四人。
  兩位化神皇道從不同方向走來,一男一女,男的手持重劍,力大無窮,可謂天生神力,實力異常強橫。
  相對而言,另外一個方向走來的女子,看起來要弱上一些,嬌柔的容顏我見猶憐,整場大賽也沒有展現出太過驚人的實力。
  然而,寧辰的注意力卻更多的放在了女子身上,不是因為女子長得好看,而是因為此女很強。
  至少,比那個男子要強一些。
  “四個人,一對一分開打?”
  手持重劍的男子開口,凝聲道。
  “可以。”
  女子點頭,同意道。
  寧辰面露微笑,道,“明人不說暗話,飛羽不是你們的對手,我又答應幫他拿第一,兩位便一起來吧。”
  男子冷笑,道,“閣下不覺得自己太自負了嗎?”
  “不是自負,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說話間,寧辰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人劍起鋒,劍聲嘶鳴。
  “既然閣下有這個自信,那便得罪了。”
  話聲落,女子身動,快如雷霆的劍,首現驚人的威能。
  寧辰側身,避開劍光,未及回招,后方,重劍加身,石破天驚。
  “大巧不工。”
  寧辰揮劍,擋下重劍,目光看了一眼前者手中之劍,翻手一掌,震退前者。
  “唰!”
  快劍奪命,清香撲鼻而來的瞬間,冷冽寒鋒隨之而至,女子劍行如雷霆,一次出招,劍光千百道。
  “虛虛實實。”
  寧辰揮劍震散千百劍光,左手并指,鏗然定住逼命之劍。
  鏗然劇震,劍氣震蕩,女子身形飛出數丈,連退數步。
  驚人的戰斗,知命以一敵二,依舊占盡上風。
  戰局中,兩位化神皇道互視一眼,眸中震驚難掩。
  此人的實力,竟是如此之強。
  浮島上,萬劍山各峰之主這一刻神色也凝下。
  方才那場勝利若說還占著對手輕敵的僥幸,如今,已絕對沒有任何投機取巧的可能。
  這位素衣年輕人的實力,難以測度!
  “還有底牌嗎?”
  寧辰看了一眼前方兩人,眸中期待盡顯,道。
  他來此,最大的目的便是為了見識神界劍者的劍,終究與人間有何不同。
  若只有這樣,便真的令他太失望了。
  “這一招,本來是為了最后決勝之時再用,看來,要提前使出了。”
  女子上前,左手虛握,第二把劍顯化而出。
  “雙劍嗎?”
  寧辰眸子微微瞇起,雙劍和單劍的使用方法并不相同,相比單劍,雙劍更難掌握一些。
  戰局中,雙劍出,劍芒吞吐,宛如兩條蛟龍,初現鋒芒。
  女子踏步,驚雷動世,身影疾速掠出。
  纖手探出,兩口劍,化形為龍,吞向前方知命。
  “借相為力?”
  寧辰輕語,嘴角微彎彎起,這樣還有一點意思。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太玄
  論劍臺,戰至白熱,兩位化神皇道聯手戰知命,雙龍吞天,風卷殘云。
  驚世的景象,龍嘯于野,眾人矚目中,女子身過,御龍九天。
  寧辰眸子瞇起,眸中戰意升騰。
  終于有些讓他感興趣的東西了。
  不遠處,手持重劍的男子同樣傾注神元,首現最強招式。
  “喝!”
  男子沉喝,雙手握劍,虛空上,巨大的山岳虛影出現,高愈萬丈。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男子化身為神,一劍,力劈華山!
  轟隆,劍峰斬下,山岳隆隆分開,驚人的劍意,蔓延至戰場。
  兩位化身皇者齊現最強招式,戰局中心,寧辰眸中戰意越來越熾烈,一身劍意亦越發強大。
  人劍橫空,寧辰揮劍迎招而上,竟是要硬擋兩道驚世劍招。
  戰局外,浮島上,一位位萬劍山峰主面露驚色,此人難道要硬接兩人之招,太狂妄了。
  不遠處,太易峰主眸中異色閃過,這樣無意義的舉動,他是為了什么?
  戰局,驚天動地大震動響起,寧辰硬承兩人劍招,身下論劍臺隆隆震動,一道道裂痕迅速蔓延開來。
  “滴答!”
  鮮血滴落,滴在論劍臺上,戰局中,寧辰擋下兩人招式,嘴角處,朱紅刺目。
  “原來,這便是神界的劍,果然不同,可惜,這樣的程度還敗不了我。”
  寧辰輕聲說了一句,周身劍意升騰,化去余勁。
  下一刻,寧辰身動,身影幻滅,奇異的身法,瞬息一體雙分,同樣強悍的一掌,印在兩位化神皇道背后。
  一泓濺血,灑落漫天,兩人身影不由自主,直接被震飛出去。
  眾人未及回神,戰斗已然結束,絕對的實力差距,讓這一場戰斗還未臻至頂峰便已落下帷幕。
  兩位化神皇道連一半的水準都未發揮出,全場被壓制,唯有最后一招,方才能初現化神之威。
  可惜,兩人招式盡展的一刻,勝負已然定下。
  強,強的觸目驚心,戰局外,一位位早已被淘汰的劍者看著論劍臺上的素衣年輕人,心中驚濤難抑。
  此人究竟是誰,為何先前從未聽說過。
  “此子,很可能還未盡全力。”浮島上,萬劍山劍主開口,凝聲道。
  “難道是轉世的神魔嗎?”一旁,一位峰主猜測道。
  “應該不是。”
  萬劍山劍主搖頭,道,“轉世神魔皆有著不同常人的氣息,此子身上,并沒有這種氣息。”
  論劍臺上,大賽結果將出,寧辰看向身后的飛羽,微笑道,“我答應你的事情,做到了。”
  說完,寧辰腳步一踏,縱身朝著論劍臺外飛去。
  浮島之上,一位位峰主互視一眼,這個第一,此人還真不要了?
  現場,如此安靜,論劍大賽結束,連論劍臺的飛羽都愣住了。
  “咳咳!”
  論劍臺上空,一位萬劍山峰主現身,開口道,“大賽結束,獲勝者,飛羽!”
  一語落,滿場嘩然,不知該說什么為好。
  “各位,萬劍山已備好仙果靈釀供大家享用,另外,請大賽的前十名跟吾前來。”
  萬劍山的峰主看著前方一座座浮島上的眾多劍者,微笑道。
  各座浮島上,一位位最后被淘汰的強大劍者走出,朝著前方掠去。
  寧辰亦在其列,感受到不遠處一道道不善的目光后,淡淡一笑,沒有理會。
  論劍大賽前十齊聚,由主持大賽的峰主帶領,一同朝著太玄峰飛去。
  “寧兄,多謝。”
  飛羽看著身邊白發男子,認真道,“今后若有需要我的地方,只要寧兄一句話,飛羽定當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舉手之勞。”
  寧辰笑道,“日后若真有需要飛羽兄的地方,我不會客氣。”
  他在神界,幾乎沒有認識的人,而這個飛羽雖然有些稚嫩,不過確實是一個可交之人。
  萍水相逢,僅僅只見過兩次面,便說要幫他奪下前十的資格,更難能可貴的是,這個少年人還真的盡力去做了。
  一位萬劍山峰主帶領下,十人來到太玄峰前,巍峨雄偉的巨峰,宛如一柄利劍,直入云霄。
  機會難得,十人站在劍峰,全神貫注領悟太玄峰上蘊藏的劍意。
  三日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第一個晝夜,十人幾乎把太玄峰每一塊石頭都看了個遍,卻是什么都沒有發現。
  太玄峰遠遠望去,就如同一柄鈍劍,走近之后,無法觀其全貌,能感受到的唯有那沉重的壓力。
  論劍大賽結束后,萬劍山中,所有來參賽的劍者陸續離開,大都心懷遺憾,為自己沒能發揮全部實力而懊悔。
  眾人中,紫衣的劍者,神色陰沉異常,心中怒火已然快要壓制不住。
  他堂堂化神皇道,竟是連前十都沒有拿到,都是那個人害的!
  萬劍山外,紫衣劍者停下腳步,回首看著身后受辱之地,眸中恨意滔天。
  “恨嗎?”
  就在這時,一位美麗的女子走來,開口道。
  紫衣劍者聞言,神色微震,目光看向不遠處走來的女子,心中一驚,此人什么時候來的。
  女子邁步前行,瞬息后,身影消失,掠至紫衣劍者身前。
  快,快的難以置信,女子抬手,直入貫入紫衣劍者丹田氣海。
  紫衣劍者駭然,想要反抗,身軀卻已無法動彈。
  源源不斷的神力溢散,被女子吞噬,強如化神皇道,大意之下,竟是一招被制。
  “你是……什么人!”
  生命迅速流失,紫衣劍者看著前方女子,不甘道。
  女子笑了笑,右手拔出,邁步離去。
  大地上,紫衣劍者倒下,身子不斷抽搐,一身神源盡數被奪。
  萬劍山內,太玄峰前,眾人對于山外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十人站在峰前悟劍,已逾兩日。
  當初,太玄峰的異動沒有再發生,兩日時間,十人雖有收獲,卻是微乎其微。
  太玄峰上的劍意,晦澀難懂,幾乎讓人難以理解。
  三日,轉眼即過,峰前,寧辰收回目光,無奈笑了笑。
  “竟沒有一個人領悟。”
  太玄峰外,眾位峰主面露異色,道。
  這一屆,高手如云,沒想到還是沒人能夠領悟太玄峰上的劍意。
  一旁,太易峰主注視著遠方的素衣年輕人,眸子異色閃過。
  其他人沒有領悟,他不奇怪,為何,此人也沒有領悟?
  “轟!”
  就在這時,太玄峰突然搖動,劍意沖天,驚世駭俗。
  “有人領悟了!”
  眾位峰主面露震撼之色,目光看著峰前十人,是誰?
  太玄峰前,飛羽身子劇烈顫動,一身強大的劍意升騰,氣息不斷攀升。
  不遠處,寧辰目光移過,看著前方少年,面露笑意,領悟了?這個飛羽悟性還真是不錯。
  三日時間已至,太玄峰前,除卻悟劍的飛羽,其余九人連同寧辰在內,全都被帶離太玄峰。
  相距數百里,一座劍峰上,寧辰邁步走來,遙望遠方太玄峰,靜靜觀望。
  就在這時,劍峰上,一襲白衣的太易峰主走出,平靜道,“你真的沒有領悟太玄峰上的劍意?”
  “看懂了一些,沒有接受。”寧辰笑道。
  “為何!”太易峰主問道。
  “那是初代劍主的劍,不是我的劍。”
  寧辰微笑道,“況且,太玄峰的劍,不是得到更好的傳承者嗎?”
  “錯了。”
  太易峰主沉聲道,“萬劍山存世至今,每百年一次論劍,每次都會有十人得到悟劍的機會,即便悟劍者,百中有一,十數萬載來亦會有不少傳承者,但是,這些人呢?”
  說完,太易峰主看向遠方太玄峰后,萬年了,他已忍受了太久。
  寧辰聽過,神色一變。
  這一刻,太玄峰后,一股極其強大的威壓復蘇,宛如天道,不容忤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