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萬年》 最新章節: 第3175章心中的兇獸(05-24)      第3174章這就是成長(05-24)      第3173章兒時的夢想(05-24)     

修真四萬年3156 信使

  天元星近地軌道。
  在燎原艦隊,昆侖艦隊以及來自帝國和圣盟最新銳的艦隊包圍之下,那顆小小的藍色水晶不慌不忙,好整以暇地朝著聯邦首都的大氣層逼近。
  和“昆侖號”,“燎原號”以及各大勢力剛剛煉制出來的超級武庫艦那些叱咤星海,所向披靡的鋼鐵巨獸相比,這顆藍色水晶就像是隨處可見的小花,輕輕一捏就能捏碎。
  然而,它僅僅出現五分鐘,就已經驚動了整顆天元星上所有的高層和強者,聯邦、帝國和圣盟,人類文明三大勢力甚至包括洪荒幸存者的目光,統統聚焦在它的身上。
  不少手握重兵,隨時能令一百萬門艦炮同時開火的將軍和元帥們,額頭都冒出了冷汗,嗓子眼里卻噴出了白煙,血絲幾乎要把整顆眼珠都淹沒。
  詭異,這顆看似平平無奇的藍色水晶,實在太詭異了。
  首先,沒人知道它究竟是怎么出現的為了保障“未來大會”的安全,天元界的外圍星域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晶眼和靈能掃描法寶,連一顆隕石都別想放進來,更何況特征如此明顯,毫不掩飾自身光芒和波紋的藍色水晶。
  那么,是通過星海跳躍,直接從四維空間的裂縫中穿越過來的?
  也不可能無論燎原艦隊、昆侖艦隊,還是天元星的衛星基地或者地面的天文觀測站,都沒有掃描到一絲一毫異常的空間漣漪以及人工蟲洞誕生的跡象,它就這樣無緣無故地出現了,一出現就位于軌道防御圈和大氣層之間,甚至連兩大艦隊都有足足三分鐘沒有發現它的存在,直到它主動朝燎原和昆侖艦隊發出兩道波紋,才令兩大艦隊大驚失色,手足無措,發出警報。
  沒人知道它是什么,想要什么,是善意還是惡意,自然也沒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搶先攻擊。
  不過,燎原和昆侖艦隊的確派出了好幾艘工程船和勘測考察艦,想要將其捕獲,至少是用干擾力場把它控制住。
  然而,無論他們怎么加強干擾力場的功率,甚至派出強者近距離施展隔空御物的神通,都無法改變藍色水晶的航向和速度它就像是對所有的力場干擾和玄光掃描統統免疫一樣。
  到最后,駐防在這一區域的指揮官發了狠心,干脆命令一艘工程船攔截在藍色水晶的航道上,然而這樣近乎于魯莽的手段也沒能阻攔對方,對方就像是根本沒有實體,或者說,它的實體處在另一個維度之上,降臨到盤古宇宙的僅僅是一道投影,就這樣直接從工程船中穿了過去,繼續前進。
  丁鈴鐺,厲嘉陵,龍揚君,拳王,文文,雷成虎,白老大……還有許許多多三大勢力的高層搭乘穿梭艦,抵達設置在“昆侖號”上的臨時指揮中心時,藍色水晶距離大氣層只剩下一步之遙。
  它就像是擁有清醒的意識和高度的智慧,發現人類文明的至強者都來到它的身邊時,竟然也停下腳步,靜靜漂浮在大氣層之上,綻放出空谷幽蘭般的光芒。
  “它究竟是什么?究竟怎么穿越重重防線,神不知鬼不覺出現在天元星的大氣層上方的?它是物質還是能量,為什么能完全免疫我們的干擾力場,又能毫發無損地穿透一艘星艦,甚至沒有破壞星艦的靈能護盾和密封性?這,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自從三年前太古遺跡中的“隕落之戰”以來,人類文明的至強者們可謂是驚弓之鳥無知者無謂,原本他們對“黑墻制造者元始族”和“洪潮超體文明”只有朦朦朧朧,感性上的認識,滿腦子想著大不了就是拼個一死,但是三年的探索和研究,隨著認識逐漸加深,恐懼和絕望也時不時襲上心頭,所有人都非常清楚,無論他們三年間取得多大的飛躍,倘若洪潮此刻降臨的話,人類文明非但抵擋不住,連痛痛快快、一死了之都很難辦到!
  是以,連丁鈴鐺這樣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中豪杰,看著神秘出現的藍色水晶,臉上亦寫滿了焦慮和凝重。
  正當眾人議論紛紛,不知所措時,藍色水晶忽然不見了。
  “什么!”
  昆侖號的艦橋之上,頓時響起陣陣倒吸冷氣聲,所有至強者的眼珠都恨不得變成子彈,激射而出。
  “大家好,不用緊張,是我回來了。”
  還沒等他們將最后一口冷氣吞咽下去,從他們背后卻傳來一道細細的,淡淡的,軟軟的聲音,似乎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雖然聽上去是非常溫柔的女聲,并沒有攜帶任何靈能波動和精神力攻擊,卻足以令所有至強者都頭皮發麻,頭發根根豎起。
  丁鈴鐺猛地回頭,發現呆若木雞的人群后面,竟然多了一個人,一個雖然熟悉但絕對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人,甚至不能說是人,而是……鬼!
  “衛青青?”
  丁鈴鐺目瞪口呆,拔了一半的拳頭不知道該攥緊還是放松,表情一半困惑一半恍惚,結結巴巴道,“真,真的是你嗎,青青姐?”
  眾多至強者和丁鈴鐺一起回頭,有不少來自星耀聯邦,曾經接觸和參與過“火種計劃”的人也都認出來,眼前從虛空中鉆出來的少女,穿著一身淡藍色的連衣裙,臉上灑落著細碎的雀斑,發箍上還有一朵綻放的蘭花,顯得既文靜又有些倔強,一副鄉村女教師的打扮,不是“火種計劃”的第一批志愿者,立志將人類文明的光芒朝億萬年甚至十億年之后的宇宙播撒的“小青鳥”衛青青,卻又是誰?
  但是,怎么可能呢?
  說起來,衛青青還是特級聯邦英雄“禿鷲李耀”在修真之路上最重要的引路人之一。
  一百多年前,在大荒列車上,正是她和丁引等六名修真者挺身而出,犧牲自己,保住了整整一車無辜群眾,也澆筑了李耀最初的道心。
  衛青青犧牲了自己的血肉之軀,從此之后變成了虛無縹緲的鬼修,清澈而純粹的道心卻沒有折損半點光輝,依舊活躍在教育戰線上,以自己的方式,為公眾服務,為祖國和文明而戰。
  到了一百年后,莫玄教授和呂輕塵推動了“火種計劃”,想要尋找志愿者去到時間和空間的盡頭,將一顆顆人類文明的火種播撒出去,成為億萬年后新生文明的老師,衛青青得知此事,立刻決定參與其中,強烈要求成為第一個志愿者。
  當然,莫玄教授和呂輕塵推動“火種計劃”,目的并不全然如他們所說的那么純粹和神圣,卻是別有所圖,以“火種計劃”為表,“虛靈計劃”為里。
  不過,衛青青僅僅是被兩人利用,對他們的陰謀毫不知情,一門心思撲在“火種計劃”上,和莫玄、呂輕塵之流絕不可混為一談。
  等到莫玄以死贖罪,呂輕塵逃之夭夭,“虛靈計劃”功虧一簣之后,在衛青青和歸雖壽等人的堅持下,“火種計劃”還是縮小規模繼續推進下去,衛青青得償所愿,成為了第一位射向星海盡頭的盤古人族。
  算算時間,那差不多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當時,承載著衛青青神魂的小型星艦,采用的還是相當落后的技術,在星海中漫無目的地跳躍和漂流,按理說,應該飛不出多遠,更不可能跨越黑墻的。
  難道,是技術故障,令衛青青提前蘇醒,忍受不了漫長旅途的寂寞孤獨,調轉航向,逃回老家了?
  這也不對啊,衛青青是鬼修,或者說是“靈族”,她在一百年前就已經丟失了血肉之軀,只剩下一道若有若無的生命磁場,而眼前的鄉村女教師卻明明擁有一具溫溫熱熱,吐氣如蘭的身體。
  丁鈴鐺距離衛青青只有一步之遙。
  她可以清晰感知到衛青青身上傳來的熱流,看清楚對方每一根汗毛的擺動,甚至感知到對方每一顆細胞中綻放出來,充滿光和熱的生命力。
  這真是一具非常年輕,仿佛嬰兒的身體。
  倘若丁鈴鐺連這種事都能鬧烏龍的話,過去三年,不,過去一百多年真是白修煉了。
  不過,如果對方是“有血有肉”的人,新的問題又出現了她究竟是如何憑借這副鄉村女教師般的打扮,穿透至少三五十重最嚴密的防線,鉆進密不透風的昆侖號艦橋,無聲無息出現在上百名至強者的身后啊!
  她,她腳上甚至穿著一雙一看就非常廉價的塑料涼鞋,走起路來“啪啪啪啪”的那種,但偏偏,無論丁鈴鐺還是龍揚君,無論厲嘉陵還是白老大,無論拳王還是燕離人,不是她自己出聲,誰都沒發現她!
  “青青姐?”
  丁鈴鐺深吸一口氣,重復了一遍自己和所有人的問題,“你真是衛青青咱們星耀聯邦‘火種計劃’的志愿者?”
  “我當然是衛青青,火種計劃的志愿者。”
  衛青青笑起來,笑容如百年前那么倔強而恬靜,眼眸深處卻多了一些東西,“但現在,我又有了一個新的身份我是信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