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臨鴻蒙》 最新章節: 第兩千三百零二章涅紅塵準備晉升(05-24)      第兩千三百零一章最為動亂與璀璨的時代(05-24)      第兩千三百章恒古唯一萬帝時代(05-24)     

帝臨鴻蒙2287 倒轉流年歲月天歌

  
  聞聲,羽皇等人齊齊運目,朝著空中看了過去。
  遙遠的空中,流星滿世,璀璨萬千,萬千流星之中,一顆體型最大,光芒最耀眼的心形流星,當空而立,那是永恒之心。
  永恒之心的上方,一座由萬千星體建造而成高大的星樓,靜靜聳立,通體星光繚繞,璀璨萬千,此為無盡星樓。
  無盡星樓,很是高大、雄偉,整座樓雖然只有九重,但是,其高度,卻是要比尋常的百層高樓,都是要高上許多。
  無盡星樓的第九重上方,也就是無盡星樓之巔,乃是一個天臺,本來,上面空無一物,然而,不知道何時開始,那里居然出現了一些朦朧的光影。
  初時,這些光影很是雜亂,而且,也很模糊,根本看不清其中的景象。
  不過好在,這種情形存在的時間不長,不久后,那些朦朧的光影,漸漸變得清晰了起來,最終,人們看清楚了那些光影的景象,那是兩個男子,準確來說,應該是兩個男子的影像、留影,根本看不清他們的面容,因為,他們的臉上皆被混沌霧遮掩,遠遠地只能看到他們的身形而已。
  “汪,那是時空留影?是時空留影?”片刻的沉默之后,尋古驚呼,一語道出了無盡星樓之巔的那些光影的本質。
  “時空留影?”聞言,紫皇等人齊齊出言,個個一臉的驚疑。
  “汪,沒錯,正是時空留影,如今,我們所看到的影像,應該就是當初在無盡星樓之上,所發生的真實畫面。”尋古眸光爍爍,肯定的點了點頭道。
  “時空留影?”聽到這里,羽皇突然接話,此刻,他眉頭微蹙,盯著尋古質問道:“尋古,我記得你之前說過,古往今來,只有那些大帝級別的強者,他們的足跡才會被時空所銘記,才會留下時空留影,難道,如今,我們在那片光影中所看到的那兩個男子都是大帝?或者說,其中有人是大帝?”
  尋古肯定的點了點頭,道:“汪,沒錯,我確實是說過,只有大帝級別的強者,才會有時空留影留下,而今,我們眼前所看到的這一幕,也確實如你所猜測的那般,其中,確實是有著一位大帝。”
  “大帝?是誰?他們兩個分別是誰?”聞言,羽皇等一眾修者,齊齊出言,詢問道。
  聞言,尋古晃了晃耳朵,正色道:“汪,兩人中,左邊的那位周身彌漫著流年之花的,應該就是流年大帝,而右邊的那位,周身有著歲月光雨飛舞的,應該就是歲月之主,也就是無蒼大帝。”
  “流年大帝?與無蒼大帝”聽到這里,羽皇頓時陷入了沉默,一雙血色的眼眸中,眸光爍爍,緊盯著空中的那兩道身影,眉頭緊鎖,心中若有所思。
  “流年大帝與無蒼大帝?居然是他們。”旁邊,月仙等女相視一眼,皆是一臉的恍然。
  “唔,奇怪,你們說無蒼大帝他們兩人,到底是在干什么呢?”這時,金豬出言,一臉的困惑,在無盡星樓之巔的那片光影之中,無蒼大帝以及流年大帝兩人,并不是靜立的不動,他們自出現開始,便是一直在忙碌,手中不斷地變動法決,不斷的結出一道道神秘的印結。
  金豬,很是是迷茫,他實在是看不出,更想不透,無蒼大帝以及流年大帝到底是在忙什么?
  “不清楚。”
  旁邊,聽了金豬的話,眾位修者齊齊搖了搖頭,沒有一人能回答出來的,因為,此刻的他們,也都是和金豬一樣,心中都是很迷茫,可以看到,此刻的他們,一個個的皆是滿目的疑惑與不解。
  “尋古,你你確定,右邊的周身有些歲月光雨飛舞的那位男子,就是無蒼大帝?”沉默了半響之后,羽皇突然出言,說話間,一雙血色的眼眸緊盯著尋古,滿目的驚疑。
  此刻,對于光影之中的那位站在左邊的男子,也就是流年大帝的身份,羽皇心中是沒有任何任何疑惑的,因為,他曾經見到過流年大帝,就在剛剛,經過一番細細的觀察之后,他已經證實了,因為,光影的那道身影,和他印象中的流年大帝的身影,幾乎是一模一樣。
  此外,那些流年之花,也可以證明,因為,那可是流年大帝的專屬。
  眼下,羽皇最為好奇的,就是那位無蒼大帝,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光影中的那個站在左邊的男子的身形,很是熟悉。
  “汪,這個是自然,絕對不會錯的。”尋古點頭,肯定的道。
  言罷,尋古眉頭一挑,對著羽皇道:“汪,怎么?有什么問題嗎?”
  聞言,羽皇眼神一瞇,搖了搖頭,道:“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覺得,無蒼大帝的身影有些熟悉?”
  “熟悉?”聞言,眾人齊齊朝著空中,也就是無蒼大帝的身影打量了過去,很快,眾人收回了目光,個個臉色怪異,齊齊道:“咦,你不說,還未怎么注意,如今,仔細一看,倒是還真的是有些熟悉。”
  “汪了個汪的,奇了怪了,好像,似乎在哪見到過?”尋古雙耳高豎,滿目的驚異。
  “咦,你們看,那是什么?”驀然,幽玄開口,指著空中的光雨驚呼,因為,他看到,無盡星樓之巔的那片光影中,突然出現了一條銀灰色的長河。
  “咦,那是一條河?不對,不像,哪有這樣的河?那里太詭異了”金豬愣愣失神,滿目的震驚。
  那條銀灰色的河,很是詭異,浪濤浮沉間,仿佛有著諸多大世界,在其中浮沉,一朵小小的浪花,一道道小小的漣漪,散開之后,倒影出的皆是一幕幕獨特的畫面。
  “汪,流年天河那是流年天河!”驀然,似乎是意識到了什么,尋古出言,直接道出了真相。
  “流年天河?那就是傳說中的流年天河?”眾人開口,齊齊驚呼,相傳這世間只見,有著兩條最為神秘的天河,一為歲月,一為流年,只是一直傳說,但是極少有誰,真正見到過。
  “汪,不會錯的,因為我曾經有幸見到過它。”尋古點了點,他很是肯定。
  “若是若是那真的是流年天河的話,那無蒼大帝他在在做什么?”幽玄開口,滿目的不可思議,他在震驚,在為無蒼大帝的舉動而震驚,因為,他看到,整條流年天河竟然在無蒼大帝的操控下,正在倒轉。
  “他他這是在倒轉流年嗎?”赤羽雙眼大睜,驚呼道。
  “汪,沒錯,無蒼大帝,確實是在倒轉流年。”
  “汪,你們知道嗎?其實,當年的無蒼大帝,雖然傷重,但是,若是他潛心療傷的話,有著流年大帝的相助,他其實是不會死的,但是,他卻是放棄了生存的機會,那一戰之后,他為了完全自己的承諾,強忍著傷痛,拖著一副傷體,窮盡了萬年的之力,為他的愛妻,建成了他曾許下的永恒之心與無盡星樓”
  說到這里,尋古頓了下,繼續道:“汪,之后,在無盡星樓完成之后,已然走到了生命的盡頭的他,在流年大帝的幫助下,用盡最后的力量,倒轉了萬載流年,不為其他,只為在過去的流年中,在那最美好的年華中,再次看銀月天女一眼。”
  “倒轉萬載流年,只為一眼紅顏?”眾位齊齊出言,怔怔出神。
  “汪,沒錯。”尋古點了點,道:“以生命為代價,倒轉萬載流年,只為那一眼紅顏。因為,自從銀月天女,無蒼大帝便已然生無可戀,所以,在完成了昔日的承諾之后,他心中唯一所想的,便是再看自己的愛妻一眼,僅此而已。”
  “這值得嗎?本可繼續生存,繼續綻放生命的璀璨,最終,卻是偏偏選擇了一個不歸路。”沉默了許久之后,無殺摸了摸光團,喃喃的道。
  “值得。”聞言,帝雪含煙以及雨聽音等女,齊齊出言,異口同聲的道。
  “呃”無殺語氣一滯,一陣無言。
  “死胖子,你一個和尚,不懂得什么叫愛情,所以,你別說話。”赤羽出言,斜睨著無殺道。
  “汪,或許,在世間的很多人看來,無蒼大帝的做法,都是不值得的,但是,我想說的是,值得不值得,只有他自己知道。”尋古眼神微瞇,搖了搖頭道。
  “流年的塵沙,不過一剎,最美的年華,只因有她。”這時,羽皇突然接話,悠悠道:“相遇是美好的,有句話說的好,在這世間之中,無論是多久,終于會遇到一人,從此驚艷了時光,溫柔的歲月。然而一旦當這個人,從此消失了,那么此后的世界,便是只有黑暗,雖生猶死,我想,當時的無蒼大帝,應該就是這種心態吧。”
  聞言,眾人相視一眼,皆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悠悠恒古,歲月常在,萬世天難,此心安然;千秋恒古,永戰天途,歲月輪轉,萬古長安,諸天劫,浮生難,一生傲戰天地間”驀然,就在這時,一陣震天的高呼聲,突兀地的自高空中響了起來。
  “汪,這是歲月天歌,這是歲月的戰歌!”尋古驚呼,滿目的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