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臨鴻蒙》 最新章節: 第兩千一百三十章亦夢亦真都去哪了(02-25)      第兩千一百二十九章無盡震驚去而復返(02-25)      第兩千一百二十八章時空留影帝者為葬(02-25)     

帝臨鴻蒙2109 一陣無力滿腹苦澀

  一道響亮的聲音,突兀的自大殿之外傳了進來。
  聽到聲音之后,夢如音與夢華胥等女,皆是一陣失神,一雙雙美眸中,有詫異,更有迷茫,而羽皇則是不同,此刻的他,則是臉色僵硬,滿臉的黑線,因為他知道那道聲音的主人是誰。
  當然了,羽皇眼下之所以會臉色僵硬,滿臉黑線,并不是因為那道聲音的主人本身,他之所以會是如此之態,皆是因為他剛剛所說的那句話
  嗖!
  話音剛落,一道金色的小狗,突然而至,當即從殿外沖了進來,與之一起的還有一群侍衛。
  這只金色的狗,正是尋古。
  “屬下等,拜見兩位仙皇大人,拜見火舞大人。”那群侍衛,剛一到殿中,立即對著夢如音等人,恭敬的行了一禮。
  “起來吧。”夢如音擺了擺手,輕聲道。
  “謝仙皇大人。”那群侍衛拱了拱手,拜謝道。
  夢如音微微頷首,接著,她眸光一動,驀然看向了尋古,輕聲詢問道:“怎么回事?此哦,這只小狗是誰?怎么跑到我華胥皇宮之中來了?”
  “回仙皇大人的話,這只狗他說”一位侍衛開口,剛要回答夢如音的話,然而,還未等他的話說完,尋古的聲音便是當先響了起來。
  “汪,不用那么麻煩,不用讓他說了,本汪爺直接給你們做個自我介紹得了”尋古邁步走來,昂著頭晃著耳朵,悠然的道:“本汪爺,乃是”說到這里,他突然頓了下,隨后,他再次開口,指著夢華胥道:“乃是你們這位新的仙皇的自家人。”
  “沒錯,仙皇大人,這只狗一直就是這么說的”
  “由于不知道真假,我們也不好硬來,所以只能無奈的一路待他過來了。”
  尋古的聲音剛一落下,殿中的幾個侍衛的聲音,便是相繼響了起來。
  “自家人?我的家里人?”夢華胥美眸微睜,心中一陣迷茫,這是什么情況?自己,好像從來就不認識這么一條狗啊,他,這算是亂認親嗎?
  尋古金眸大睜,開口道:“汪,看你這表情,你這是不信嗎?”
  說完,他眸光一動,突然看向了羽皇,揚眉道:“汪,這樣,你們問問他,問問他認識不認識本汪爺?”
  刷!
  此言一處,諸位的諸位修者,包括夢華胥以及夢如音,皆是齊齊將目光,轉向了羽皇,個個滿眼的好奇與詢問之色。
  “咳咳,那個我們確實是認識的。”羽皇回神,撓了撓頭,輕咳一聲道。
  “汪,怎么樣?這回信了嗎?”尋古挑眉,他先是看了眼夢華胥兩人,隨后,又看了眼旁邊的那幾個侍衛,一臉的得意。
  “可是可是即便如此,又能說明什么?這最多也只是能夠說明,你與仙皇大人的夫君認識而已,并不能說明,你和我們仙皇大人是自家人。”聞言,一位侍衛撇嘴,小聲的嘀咕道。
  “汪,什么?難道就這還不能說明問題?”尋古雙耳一豎,立即盯上了那位侍衛,大聲反問道:“你知道,我和羽小子之間是什么關系嗎?實話給你們講,羽小子他可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你們不懂,其實在我心中,早就將羽小子看成是自己的孩子了,我們親如一家人,如今既然你們家的仙皇大人,已經成為了羽小子的娘子了,你說說,我們難道不算是一家人嗎?”
  “把我當成你的孩子了?”聽到這里,羽皇先是一怔,隨即,他豁然大吼,滿臉的黑線:“死狗,你給我滾!”羽皇咬牙切齒,直氣的牙癢癢,若是說我們之間親如一家人這一點,羽皇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妥,但是,對方居然將自己看成是自己的孩子了,這一點,羽皇實在是無法接受,他這是在變相的罵自己,是狗兒子嗎?
  聞言,尋古人性化的撇了撇嘴,斜睨著羽皇,風輕云淡的道:“汪,羽小子,本汪爺勸你千萬別不高興,因為,那根本沒用,就算你不高興,也奈何不了本汪爺,畢竟,我心里怎么想的,你可是管不了。”說到最后,尋古還故意揚了揚頭顱,那姿態簡直是要多傲氣,就有多傲氣。
  “我”羽皇一陣氣結,因為,他忽然意識到,尋古的話說的一點也不錯,腦袋與思維,全都是尋古自己內在的東西,似乎,自己根本管不到,更管不了。
  “不行,反正,不管怎么說,你就是不準這么想。”最終,遲疑了半響,羽皇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旁邊,尋古頭顱仰上天,對羽皇完全是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
  羽皇:“”
  “好了,你們先下去吧。”這個時候,夢如音突然開口了,擺了擺纖手,對著殿中的幾個侍衛道。
  “是仙皇大人,屬下等告退!”幾個侍衛齊齊對著夢如音等人行了一禮,繼而轉身離開了。
  “小黃狗,本皇好像想起來了,你應該就是那位來自蒼古時代的狗吧?”幾位侍衛離開之后,夢如音的聲音頓時響了起來,此刻,她在盯著尋古,美眸微瞇,嘴角邊掛著一抹玩味的笑意。
  聞言,尋古雙耳一豎,驚異道:“汪了個汪的,你你怎么知道本汪爺是來自蒼古時代的?”
  說完,稍稍頓了下,接著尋古再次開口,補充了一句,道:“汪,難道,本汪爺居然已經這么出名了嗎?”
  旁邊,羽皇直翻白眼,心中一陣無語與鄙視,這自戀程度與臉皮的厚度,也真的是沒誰了。
  “死狗,別在這里丟人了,事情這不很明顯嗎?肯定是冰雪妃告訴華胥仙皇的。”最終,羽皇忍不住提醒道。
  尋古默默地點了點頭,恍然道:“汪,原來是這樣啊!”
  接著,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尋古雙眼一睜,滿是驚異的道:“汪,說起來,本汪爺還真的是沒有想到啊,想不到,冰雪妃居然就是先前那些修者口中的幽公主,更沒有想到,她居然是天古天庭之中的公主。”很顯然,先前夢如音與羽皇之間的那番對話,被他聽到了,并且得知的了冰雪妃的真實身份。
  “小黃狗,先別說其他的,你先是告訴本皇,永恒人王和幽幽到底是什么關系?你剛剛說的話,確定屬實嗎?”這個時候,夢如音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緊盯著尋古詢問道。
  “汪,這還用問?當然屬實了,要知道,這可是前不久那位冰雪妃,也就是幽公主自己親口說的。”尋古雙眼一睜,想也不想的道。
  “親口說的?親口說的什么?”夢如音美眸微瞇,追問道。
  “汪,親口說”聞言,尋古二話不說,開口就要回答,然而,這個時候,一道人影,倏然沖來,直接將尋古的嘴巴堵了起來,顯然,這道人影正是羽皇。
  “死狗,你給我閉嘴,都是一切沒有的事,你給我亂扯什么?”羽皇額頭冷汗直流,連聲大吼道。
  “永恒人王,你這反應有些不對勁啊,既然一切都是沒有的事,干嘛這么緊張啊?”夢火舞美眸微睜,一臉的驚疑之色。
  “咳咳,那個其實吧,我只是怕他亂說,其實我倒是沒有關系,我就是怕會因此而影響了冰雪妃的名聲,這樣可就不好了。”羽皇怔了怔,連忙解釋道。
  “哦?永恒人王,想不到,你居然這么在乎幽幽的名聲?”夢如音秀眉微挑,似笑非笑的盯著羽皇,道:“看來,你和幽幽之間一定有什么不尋常的事情。”
  聞言,羽皇心中一陣苦笑,他知道,夢如音應該是誤會自己了,他很想說,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樣,他之所以怕尋古亂說話,其中自然是有一部分原因是怕影響冰雪妃的名聲,但是,這卻并不是重要的一點。
  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怕有一天,冰雪妃會來找自己算賬,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
  “汪,當然不尋常了,你是不知道,她們之間可是連定情信物都有了。”這時,就是羽皇心中苦笑,失神的時候,尋古突然掙脫開來羽皇的雙手,連忙大吼道,不過,他也僅僅只是說了這么一句而已,一句之后,他便是再次被羽皇制住了。
  “沒有的事。”羽皇心中大恨,咬牙切齒,他發誓他真的很想吃狗肉。
  “有沒有事,只有好好的問過才會知道。”夢如音的眼睛都快瞇成月牙形了,嘴角邊掛著一抹玩味之色,話音一落,她纖手一揮,一把帶起尋古以及旁邊的夢火舞,朝著殿外飛去了。
  “許久不見,想必,你們之間應該有很多話說,接下來,這里就留給你們了。”最終,伴隨著這句話語,夢如音等人徹底消失了無蹤。
  “死狗,我警告你,千萬不要給我亂說話,不然,我一定把你生燉了。”原地,羽皇發呆,隨即,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連忙對著尋古他們消失的方向,大吼了起來,他在警告尋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