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仙圖》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0)      第兩千六百八十八章見心安(10-20)      第兩千六百八十七章創世天帝(10-20)     

完本感言

  
  
  “想滅我凌家,你們問過我了沒有?”
  平淡的話語緩緩傳出,伴隨著森然凜冽的殺意,籠罩了整個青城。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定格,所有交戰的人都停止了攻擊,陷入呆滯中。
  一道道目光齊刷刷的望向那道傲然挺立的身影,雙眸中皆是充斥著強烈的不敢置信。
  天啊,是我眼花了么,我看到了什么?
  一個人突然出現在凌元身前,而后一劍轟散了兩道筑基期強者的法術?
  諾大的青城頓時陷入一片死寂,所有觀戰的人都呆若木雞,就這么沉寂了片刻后,才猛然爆發出一陣軒然大波。
  “我干!這人是誰?太他娘的生猛了!”
  “兩道筑基期強者施展的法術,連凌元都無法抵擋,他居然只用了一劍就給轟沒了?”
  “太強大了,青城什么時候有這么一號猛人,不僅沒有見到過,連聽都沒有聽說過啊,只用了一劍,便將兩道筑基初期強者的法術打散,那他的修為得有多高?筑基中期還是后期?”
  雖然凌仙這個名字,曾經因大破滄浪劍訣而震動過整個青城,但是大多數人都只聽過他的名字,而見過他的人卻僅限于凌家中人。
  因此,當凌仙現身的那一刻,所有凌家子弟的眼中便迸發出了強烈的光芒。
  那是希望的光芒。
  尤其是凌天香,她小嘴微張,神情激動,美眸中已經流下了喜悅的淚水。
  一是因為心里已經認定死了的凌仙并沒有死,二是因為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凌仙神兵天降,突然現身,成了凌家最后的一縷希望。
  縱然前方是兩名筑基期的強者,凌天香也依然堅信,那個天資絕世的少年一定能夠力挽狂瀾,拯救整個凌氏家族。
  那道左手持仙劍,右手燃神火的偉岸身影,已經在凌天香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記,永生永世也無法磨滅。
  因此,她堅信。
  堅信凌仙必定可以掃清一切陰霾。
  同樣堅信的不止她一個,凌天擎也一樣,當凌仙現身那一剎那,他便已經激動的無法自持,如果說凌天香僅僅是因為凌仙給她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無敵印記,屬于盲從,那么他則是因為神秘老人的那一卦。
  十年前,凌天擎游歷大秦王朝,偶然救了一個神秘卦師,做為回報,神秘老人一共為他算了三卦。
  說起來也神奇,這第一卦,早在八年前應驗,第二卦,是在五年前應驗,也正是因為前兩卦的應驗,讓他對第三卦深信不疑,而這第三卦便是凌家將遭遇滅門危機,但是卻會有一個天才少年橫空出世,力挽狂瀾。
  所以,當凌仙在家族比武上大敗凌塵后,凌天擎便對他上了心,認定他便是卦象上說的那位拯救凌家的天才。
  而今,消失了一年之久的凌仙再臨塵寰,并且只用了一劍,便將兩道強大的法術打散,要知道,那可不是煉氣期施展的法術,而是兩位筑基期強者,連同為筑基的凌元都只能坐以待斃,但凌仙卻可以抵擋,并且毫發未損,這得是多么強大的實力才能做到?
  “凌仙居然變得如此強大,看來卦象上所說的那個人,必定是他,我凌氏家族有救了。”凌天擎望著那道黑袍身影,差點喜極而泣。
  “一年前,他還只是一個煉氣五層的小修士,那個時候,我以為他的天資已經夠強大了,沒想到我還是低估了他的潛力。”凌天傲長嘆一聲,雙眸中充斥著強烈的震撼,而臉上則洋溢著喜悅的笑容。
  方才那驚天動地的一劍,讓他看到了度過此次危機的希望。
  不同于地面上的喧鬧,天空中則是一片寂靜。
  凌元滿臉震驚,呆呆地看著面前的少年,心中生出幾分如夢似幻的不真實感,堂堂兩大筑基期強者的法術,居然就這樣被破了,而且還是被一個少年所破?
  天啊,我沒看錯吧。
  凌元滿心震撼,如果是大戰一開始,他倒是有幾分把握,但是在經歷過一番大戰后,他深知自己絕對抵抗不住,然而眼前這少年居然能夠擋下來,難道也是一名筑基期強者?
  可是,這么小的筑基期強者,未免也太妖孽了。
  方明遠望著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強壓下心頭的火氣,拱手道:“敢問閣下是何人?這是方齊兩大家族與凌家的過節,還請閣下不要插手。”
  “問我是何人?”凌仙輕輕舒展雙翼,淡淡的吐出五個字,卻是令整個青城再次陷入震撼之中。
  “我姓凌,名仙。”
  淡淡的話語響徹天際,頓時引起一陣嘩然。
  “凌仙?這個名字好耳熟,難道是一年前那個破了滄浪劍訣的天才?”
  “不太可能吧,據我所知,凌仙雖然天資出眾,但一年前還只是個煉氣五層的小修士,可就憑方才那一劍,我敢說,此人絕對已經達到了筑基期,所以他絕對不可能會是那個凌仙,也許是重名也說不定。”
  “放屁!你們睜開眼睛,好好看凌家眾人此刻的表情,一掃陰霾之氣,盡顯希望之光,此人分明就是曾經鬧得沸沸揚揚的凌家天才!”
  “我干!那這也太妖孽了吧,一年內,從煉氣五層到筑基期,他是吃了九轉仙丹,還是吃了白日飛升果,太逆天了吧。”
  觀戰的人群中響起一陣驚呼聲,語氣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在大多數修士的認知當中,一直認為只有筑基才可以抗衡筑基,而一個十四五歲的筑基強者,這得是多么高的天資才能做到?簡直就是一個妖孽!
  其實,這些人猜錯了,凌仙并非筑基期修士,但是他已經達到了煉氣期的圓滿境,真實戰力足矣比肩筑基,再加上誅絕仙劍太過強大,因此才能夠一劍擊破了兩道筑基強者施展出來的法術。
  不過,若說他是筑基期強者,那倒也可以,反正他現在距離筑基期只有一線之隔,想必不出半年,便會水到渠成,成就筑基。
  “原來你是凌家子弟。”方明遠面色一沉,要不是礙于剛才那一劍之威,讓他摸不清楚凌仙的實力,那他早就揮舞著長槍,將這個敢壞他好事的少年一槍扎死了。
  凌仙神情平淡,沒有理會他的話,而是轉身看向凌元,關切道:“老族長,你沒事吧。”
  可是,凌元卻充耳不聞,神情呆滯的看著眼前少年,直到凌仙又重復了一遍,他才回過神來,緩緩平復了一下胸中的激動與震撼,長嘆道:“原來你就是凌仙,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能在這個年紀取得如此成就,你的前途無可限量。”
  “老族長過譽了。”凌仙神情平靜,道:“現在不是聊天的好機會,還是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吧。”
  凌元點點頭,低聲道:“凌仙,你和我說實話,能不能攔住他們二人中的其中一人?”
  “這個沒問題,老族長放心便是。”凌仙淡淡一笑,面前這兩個筑基期修士,皆是在初期這個階段,比秘境中的四大妖王要遜色不少,而連金月狼都奈何不了他,又豈會怕眼前這兩個筑基初期的修士?
  “好!”
  得到了凌仙的肯定答復,凌元開懷大笑,道:“齊家前任族長實力稍次,等下你就盡量拖住他,等我將方明遠擊殺之后,便過來助你一臂之力。”
  “老族長,你受傷不輕,還是讓我來對戰方明遠吧,你只需要幫我拖住姓齊的就行。”
  凌仙嘴角輕輕揚起,冰冷的目光看向方明遠,道:“我跟你方家還真是緣分不淺,一年前的秘境,你們方家的精英,正是死在我一個人的手里。”
  “什么?原來是你!”
  方明遠怒發沖冠,本來他心中便因為突如其來的變故而憋了一股火氣,此刻又得知正是眼前這個人,殺害了方家十名精英子弟,新仇舊恨疊加在一起,如何能讓他不憤怒?
  要知道,那十名精英子弟可是方家未來的希望,尤其是方寒,此子天賦卓越,深受方明遠的喜愛,甚至他已經將方寒當成是繼承自己衣缽的弟子。
  然而,方寒卻死在了秘境中,當這一噩耗傳來時,方明遠悲傷至極,發誓一定要將兇手親自誅殺。
  如今,兇手近在咫尺,方明遠再也顧不得其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殺了他。
  “不錯,就是我。”凌仙望著雙目赤紅的方明遠,冷笑道:“怎么,你感到憤怒?那么你殺我凌家上百條人命又該怎么算?”
  “怎么算?”方明遠猙獰一笑,道:“那是你們凌家人自找的,不肯臣服,就只有死路一條。”
  “就沖你這句話,我會讓方家從此在這個世界除名。”凌仙雙眼一瞇,黑色長袍無風自舞。
  “哈哈哈……好一個狂妄的小子,你以為擋住我一擊,就擁有了與我叫板的資格么?”方明遠仰天狂笑,右臂一抬,八品法寶盤龍槍遙指凌仙,森然的殺意如潮水一般瘋狂涌出。
  “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還未到筑基期,今日我便讓你見識一下,煉氣與筑基二境的巨大差距!”
  頓時,狂風四起,飛沙走石,一股磅礴的法力自方明遠體內涌出,浩浩蕩蕩,席卷青城。
  然而,讓他失望了。
  凌仙神情依舊是那般平靜,看不見一絲畏懼,他緩緩舒展九天神翼,雙眸忽然變成一黑一白,彌漫混沌之氣,流轉九彩神華,猶如一尊高高在上的真仙,傲視八荒,睥睨寰宇。
  誅天下!
  榜上第四!
  時隔十二萬年,誅天下終于在世人的目光中顯露鋒芒,而這也意味著,凌仙決定不再隱藏,不再壓抑自己,他要痛痛快快的戰一場!
  “來戰!”
  凌仙豪氣干云,一聲冷然高喝,震動四野,氣撼千山!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