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仙圖》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附新書信息)(09-23)      第兩千六百八十八章見心安(09-23)      第兩千六百八十七章創世天帝(09-23)     

九仙圖2683 獨立人格

  九天之上,洛心解負手而立,無仙光繞體,無道則加身。
  眉目如畫,氣吞諸天,她君臨四海八荒,讓萬域臣服,眾生叩拜。
  凌仙怔住,認識洛心解的人,也都神情呆滯,無法置信。
  但,這是不爭的事實。
  壓制諸天萬域的至強之勢,睥睨萬古兩界的無上風采,證明洛心解是兩界之戰的發起人,古來最大的幕后黑手!
  “怎么可能…”
  凌仙心神失守,無法相信最后的敵人,竟是與自己相交莫逆,情愫暗生的洛心解。
  他知道洛心解身份驚人,連禁區之主都諱莫如深,不敢明言,可他萬萬沒有想到,她竟是古來最大的幕后黑手。
  凌仙不愿相信,可無論是容顏還是靈魂,至高無上的圣域天道,都與洛心解一模一樣。
  當下,他身綻無量光,以咳血為代價,破開上蒼意志。
  洛心解至強無敵,無所不能,一念可碎九天,一指可滅天尊。
  凌仙能擋住上蒼意志,不跪倒在地,已是驚世駭俗,想打破上蒼意志的禁錮,自然是要付出血的代價。
  殷紅灑落,如花盛開,凌仙平視洛心解,道:“你應該知道,我想問什么。”
  “沒有敬畏的眼神,我不喜歡。”
  洛心解神情平靜,修長玉指對準凌仙的左肩膀,頓時肩骨破碎,血花綻放。
  不是猝不及防,也不是沒有抵擋,而是擋不住。
  凌仙超越天尊不假,殺圣王如屠豬狗也沒錯,但與主宰兩界的天道相比,卻如一層窗戶紙,脆弱不堪。
  眾生震撼,萬靈驚恐,做夢也沒有想到,以一己之力屠盡七王的凌仙,竟然連天道一指都擋不住。
  “你不是洛心解,她不會傷害我,更不會喜歡敬畏的眼神。”
  凌仙笑了,雖然想不通為何圣域天道的靈魂容顏,與洛心解一模一樣,可他確定,眼前之人不是洛心解。
  “準確的說,我不是你認識的洛心解。”
  天道神情淡漠,道:“你認識的洛心解,是我的一個獨立人格。”
  “獨立人格…”凌仙劍眉微皺,疑惑不解。
  “我修煉的功法,可分裂出不同的人格,或天真,或嫵媚,皆有獨立的思想。”
  洛心解淡淡開口,道:“我記得宇宙有一個小家伙,似乎是叫即墨如雪,修煉的便是我的功法。”
  “平亂大帝…”
  凌仙微微一怔,相傳,即墨如雪修煉的功法極為特殊,隨著修為提升,會出現不同的人格。
  溫柔、刁蠻、嫵媚……平亂大帝的人格不計其數,不過都被主人格鎮壓,輕易不顯。
  凌仙沒想到,即墨如雪的功法,竟是源于圣域天道,更沒想到,洛心解竟是圣域天道的一個獨立人格。
  “洛心解是我,卻也不是我,她有獨立的思想,獨立的人格。”
  天道俯視著凌仙,道:“臣服吧,以敬畏的目光看著我。”
  “你不配讓我尊敬,也不配讓我畏懼。”凌仙神情冰冷,天道可以讓他生不如死,但卻休想讓他臣服。
  傲骨不斷,驕傲不滅,凌仙的脊梁永遠也不會彎,哪怕站著死,也不會跪著生。
  “我為天道,主宰眾生,你除了臣服,還有別的選擇么?”
  天道淡淡瞥了凌仙一眼,道:“要不是看在她的份上,我不會給你選擇,你應該珍惜。”
  “她在哪?”凌仙星眸幽深,心知天道口中的她,指的是他認識的洛心解。
  “她是我的一個人格,你說她在哪?”天道神情淡漠,風華絕代,傾倒眾生。
  四海八荒同尊,九天十地共仰,她至高無上,就算是盤古鴻鈞,也得俯首。
  “想來,她已與你融合。”
  凌仙輕輕嘆息,洛心解是天道的一個人格,雖然有獨立的思想,但與分身沒什么區別。
  若是天道弱小,洛心解也許能無拘無束,可天道已經至強無敵,連凌仙都擋不住一招,她怎么可能抗衡?
  “你說了一句廢話。”
  天道負手而立,俯瞰著蕓蕓眾生,道:“兩界已落入我手,從即刻起,我便是唯一的主宰,你要么臣服,要么上路。”
  “你殺不了我。”
  凌仙星眸深邃,不朽魂是萬古最逆天的能力之一,一旦修成,萬劫不滅。
  即便是至高無上的天道,也滅不了他的靈魂,只能將他囚禁。
  “籠中鳥的滋味,比死更難受,不是么?”
  “我是看在她的份上,才與說這么多的廢話,你別不知好歹。”
  天道淡淡開口,道:“你若臣服,便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有何意義?不是一樣被你擺布?”凌仙星眸冰冷,想斬殺天道,救出洛心解。
  雖然洛心解不會消散,但天道已經無敵,換言之,便是主人格無敵。
  洛心解永遠都不可能重見天日,就像籠中之鳥,與消散沒什么區別。
  “冥頑不靈。”
  天道眼眸深邃,規則之力降臨,只一瞬,便讓凌仙經脈俱斷,五臟破碎。
  沒有招架之能,更沒有還手之力,天道已經超出了境界的范疇,盤古鴻鈞聯手,也擋不住她的至強之力。
  眾生悲慟,眼睛都紅了,尤其是凌仙的紅顏摯友,更是恨不得將天道撕碎。
  不過,誰都無可奈何。
  天道君臨萬域,俯瞰諸天,萬靈連起身都不行,怎么可能出手?
  “咳咳,至高無上的天道,果然可怕。”凌仙苦笑,太慘了,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就好比嗷嗷待哺的小羊羔,遇到兇殘的狼王,天壤之別,都不足以道盡兩人的差距。
  “我耐心有限,你最好早作決斷。”天道冷冷看了凌仙一眼,氣吞萬域,威壓兩界。
  天崩地裂,萬靈惶恐,所有人都絕望了,只見黑暗,不見光明。
  凌仙是兩界最強者,卻連天道一招都擋不住,誰能不惶恐,不絕望?
  “我很好奇,為何你一定要我臣服?真的只是看在洛心解的面子上么?”
  “她是獨立人格,有獨立的思想,你與她應是敵對的關系。”
  “你之所以不殺我,應該是怕激怒她,對吧。”
  凌仙淡淡一笑,得知洛心解是天道的一個獨立人格,他就在想,為何洛心解能脫離天道。
  想來想去,只有一個答案。
  天道的主人格,鎮壓不了洛心解,至少當時鎮壓不了。
  …
  太難寫,現在才寫完,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