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仙圖》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附新書信息)(09-23)      第兩千六百八十八章見心安(09-23)      第兩千六百八十七章創世天帝(09-23)     

九仙圖2670 他的對手

  
  天地寂靜,鴉雀無聲。
  萬靈目瞪口呆,即便是禁區之主,龍無雙等神靈,內心也掀起了滔天巨浪。
  上蒼之子強大么?
  世人都會回答,非常強!
  不夸張的說,上蒼之子就是仙境的鴻鈞天尊,至強無敵,沒有什么能夠阻擋。
  鴻鈞之法強大么?
  世人也會回答,非常強!
  放眼萬古,縱觀兩界,鴻鈞之法都是最可怕的仙術,最頂級的道法!
  上蒼之子加上鴻鈞之法,無疑是強強聯合,能與之一戰者,都寥寥無幾,更別說是將其鎮壓。
  然而,凌仙卻一招破碎鴻鈞法,打得上蒼之子大口咳血,實在是太難以置信了。
  “我一定是眼花了,那可是君臨萬界,俯瞰眾生的上蒼之子,怎么可能被一招鎮壓?”
  “不是一招,而是兩人道行的展現,一招勝過萬招!”
  “那也夠驚人的了,無敵的上蒼之子,竟然敗給了凌仙大帝,太難以置信了。”
  驚唿聲此起彼伏,萬靈震撼到極點,大腦一片空白。
  在任何一個時代,任何一個境界,上蒼之子都是無敵的存在,敗給凌仙,充分說明他有多么強大。
  萬古仙境第一人,實至名歸!
  “敗了,我竟然敗了…”
  上蒼之子呆呆望著凌仙,道:“你…你那是什么法?”
  “自創之法。”凌仙神情平靜,他此生最驕傲的事情,就是開創無雙仙術,天地滅。
  此法連傲天仙王都驚嘆不已,言稱此法潛力無窮,推衍到極致,將是萬古第一道法!
  “自創之法,怎么可能強過鴻鈞無敵術?”上蒼之子怒吼,無法接受鴻鈞之法不如凌仙之法的事實,更無法接受自己戰敗的事實。
  “不是強過鴻鈞之法,而是強過你。”
  “我開創無雙仙術,而你卻依賴天尊法,怎么可能贏我?”
  凌仙神情淡漠,他是開創者,上蒼之子只是拾人牙慧,本質上的差別,注定此人不如他。
  “我是上蒼之子,注定君臨九天,蓋世無敵,怎么可能敗給你?”上蒼之子眼眸血紅,幾近瘋狂。
  從初見到現在,他一直以高姿態俯視著凌仙,哪怕凌仙逆天飛升,鎮壓仙王大帝,他也不放在眼里。
  然而此刻,他卻一敗涂地,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驕傲破碎,信念崩塌,上蒼之子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笑話,一個天大的笑話。
  “事到如今,你還抱著如此可笑的念頭,敗得不冤。”凌仙淡淡開口,至強天尊都可以超越,更遑論是上蒼之子?
  誠然,上蒼之子的外在條件無人能及,但只能讓他前半生順風順水,真正的至強者,靠的是自己。
  凌仙,無疑就是真正的至強者。
  他靠自己踏上不滅體之路,靠自己開創無上仙法,待他成為仙王,便可戰蓋世天尊!
  “你!”
  上蒼之子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凌仙撕碎,可他無話反駁,也無力扭轉局勢。
  與凌仙一比,他除了氣運,其他方面都完敗。
  這是不爭的事實,再不愿接受,也必須接受。
  “成王的人是我,淪為踏腳石的人,是你。”
  凌仙神情淡漠,道:“你輸在不見坎坷,不經風雨,我贏在坎坷不斷,風雨不停。”
  “我不懂,不見風雨,難道不是好事?”上蒼之子迷惘。
  “若你只想成神,當然是好事,可要是想成為真正的至強者,那就是壞事。”
  凌仙憐憫地看了一眼上蒼之子,道:“不經風雨,怎么可能真正強大?”
  聞言,上蒼之子明悟了,可惜,為時已晚。
  他敗得徹徹底底,找不到任何借口。
  “我竟然不如你…”上蒼之子慘笑,雄心壯志消失了,自負驕傲也破滅了。
  穩操勝券的一戰,結果卻以慘敗告終,可想而知,他受到的打擊有多大。
  若是換做凌仙,肯定會沒事人一樣站起來,繼續前行。
  可上蒼之子做不到,他一點坎坷也沒有經過,一丁點打擊都會無限放大,將他打落深淵,再難站起。
  “我說了,你不如我。”凌仙淡淡開口。
  上蒼之子失魂落魄,之前,他覺得凌仙的話可笑,此刻,他笑不出來了。
  這不是笑話,而是不爭的事實!
  “宿命之戰,落下帷幕,你的鴻鈞真血,該給我了。”凌仙星眸深邃,他可以不殺上蒼之子,但鴻鈞真血,他必須得到。
  “做夢,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如愿!”上蒼之子狠狠一咬牙,心知自己不是凌仙的對手,也沒有逃走的希望。
  故而,他選擇自盡。
  可惜,上蒼之子太高估自己了,他不僅打不過,逃不了,也無法自盡。
  凌仙一指點出,天地滅橫掃,上蒼之子化為血霧。
  與此同時,至極偉力降臨,封印上蒼之子的靈魂,別說自盡,動一下不行。
  “凌仙!”上蒼之子咬牙切齒,憤怒之余,也嘗到了無力的滋味。
  在凌仙面前,他脆弱不堪,根本就無法反抗。
  “鴻鈞真血是我成為仙王的希望,怎能讓你隕落?要死,也得等我拿到真血。”凌仙眉心發光,將上蒼之子的血液聚攏,而后提煉出一滴金燦燦的血液。
  至強之威彌天漫地,蓋世之影若有若無,浮現的一瞬間,上蒼之子魂飛魄散,不復存在。
  鴻鈞真血等同于是他的命門,真血有失,不死仙藥也救不了他。
  “想不到,此戰竟然以上蒼之子慘敗告終。”
  “連上蒼之子都不是凌仙的對手,萬古仙境第一人的名頭,再無人敢質疑。”
  “敗仙王大帝,鎮上蒼之子,他的戰績太輝煌了。”
  萬靈同震,舉世皆驚,連禁區之主,龍無雙等神靈,也久久不能平復。
  凌仙太逆天了,縱觀青史,能與他媲美之人,一巴掌數的過來。
  “我的宿命之敵,不是你。”凌仙遙望圣域,上蒼之子沒資格與他為敵,他的敵人是至強圣王,無上天道。
  待他成為仙王,那他的敵人就只剩下一個,主宰眾生的至高天道。
  “仙王之境近在咫尺,天淵破滅也不遠了。”
  “但愿,鴻鈞真血可以讓我踏足仙王境。”
  望著金燦燦的真血,凌仙自語,而后大袖一甩,抹去仙劍古琴上的神念。
  隨即,他一步抵達萬劍宗,將神劍古琴交給凰九歌,道:“送她們上路吧。”
  “是,主人。”凰九歌淺笑,一劍斬落,已淪為喪家之犬的劍姬與琴姬,魂飛魄散。
  沒有第三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