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血脈》 最新章節: 第4945章李葉的演技(02-24)      第4944章人心都是貪婪的哪怕是仙魔(02-24)      第4943章又殺一人(02-24)     

武神血脈4413 憑什么區別待遇

  “臥槽,不是說好了不動手的嗎!你咬這么狠?!”
  終于羽落雁算是發泄了千萬年來的一口怨氣,也松開了那紅潤的櫻桃小嘴,甚至李葉還看到這女人嘴角上有著絲絲血跡。
  這也就算了,偏偏這娘們也有些意猶未盡,下意識的伸出小香舌將那些鮮血舔了進去。
  仿佛天底下最誘人的美味佳肴,明明仙姿卓越,縹緲如仙的一代女仙君,此刻卻宛如一位魅惑眾生的魔女一樣,讓李葉看的眼睛都直了。
  別把他不當男人!
  “我動手了嗎?”
  羽落雁白了某人一眼,這一口下去的確很狠!
  李葉又怕傷到她,極力的壓制力量,此刻可以看到李葉脖子上有些血肉模糊,也看出剛才羽落雁那一口下去當真是仇深似海,恨不得吞其肉喝其血!
  畢竟積壓了上千萬年的怨恨,也能理解。
  “你動口了。”
  李葉無奈,是啊,羽落雁根本沒動手,只是動口了。
  就是他沒想到這娘們牙口這么好,咬下去也是絲毫沒有手下留情,要不是他肉身經歷過幾次提升,說不得直接被她一口咬斷了脖子。
  當然這一口下去,也讓羽落雁積壓了千萬年的怨氣,得到了部分的釋放。
  尤其是看著李葉半邊脖子上那深可見骨的牙印,竟然還心情愉悅的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顯然對自己的杰作很是滿意。
  但李葉可就不滿意了!
  雖然這點傷,他不需要花費幾息時間就能恢復,但最終還是沒運功療傷。
  “別以為這樣就能算了!”
  見李葉并未將傷口處理,羽落雁眼神也是比剛才柔和了許多。
  她的確殺不了李葉,不談現在兩人修為其實相差無幾,即使她煉化了上一世的仙君金身,但想要重回巔峰也需要一個過程。
  即使當真她修為恢復,以李葉那變態的肉身強度,仙君也不見得可以重創。
  關鍵,李葉還在她元神中留下了一抹印記,她根本沒辦法對李葉動手。
  “我知道,還差一個洞房花燭。”
  李葉嘿嘿一笑,下一刻直接拉著羽落雁從內院消失。
  既然羽落雁的執念與他有關,那么解開執念的關鍵也在他身上。
  殺了他固然是一種方式,但不代表就真的沒有其他辦法能夠讓執念消失。
  “終究是欠她的。”
  雖然剛才他看上去像是在開玩笑,但實則是他想到的另外一種可行辦法。
  洞房花燭!
  當年他在新婚夜消失,獨自將鄢蘿仙子留在鄢家,這也造成了她內心深處一輩子都無法磨滅的怨恨。
  簡單粗暴,將曾經沒能完成的如今真正完成。
  整個鄢家如今的氛圍,也意味著在羽落雁內心深處,或者說是鄢蘿仙子的內心深處,她真正想要的并非是殺了李葉這個負心漢。
  兩人從鄢家內院出來,正好就看到大廳中,玄陽大帝等人與鄢家眾多強者對峙,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關鍵時刻。
  很顯然,在他與羽落雁重逢解決恩怨的時候,這邊也是遇到了麻煩。
  “他們是我請來的客人。”
  李葉拉著羽落雁出現,同時也見到了被人打得半死,扔在地上正以怨毒的眼神看向他的天初神子。
  天初神子的下場他并不意外,孤身闖入鄢家本就是自尋死路的做法。
  這里可不是上古那個鄢家,是鄢蘿仙子成道后,以仙人手段配合真實虛幻所創造的一片天地,在這里的任何人都是真實虛幻中不死不滅的存在。
  這還不止,隨著鄢蘿仙子修為的提升,在真實虛幻中的人力量也會越來越強大!
  如同當年葉家仙城,葉念同樣也是以相似的手段,維持著仙城運轉。
  那些葉家的后人,在將死之日,都會進入仙城,徹底融入道那片真實虛幻的葉家仙城中。
  只要仙君不死,他們就是不死不滅!
  當然,從此之后他們將無法離開那片天地,離開就代表著消失,徹底的魂飛魄散。
  眼前這些鄢家的強者,也是類似于葉家仙城那些人一樣。
  “是你!”
  天初神子眼神帶著強烈的怨恨,他落得這個下場至少有一大半原因是在于李葉。
  奪他誅神戟!
  斬滅九重天帝的分身!
  更是將他重創,不得已才孤身闖入鄢家府邸,沒想到鄢家內強者如云!帝境強者七八位,還有一位天帝境的老祖。
  直接將他重創后,封印了所有修為,當成死狗一樣扔在這里。
  “小姐!”
  鄢家一群人見到羽落雁出現,都是連忙臉色恭敬的行禮。
  就連那鄢家老祖,雖然是以鄢蘿記憶中鄢家那位老祖宗所創造出來,可在這里,她就是陣陣的天地主宰,一切以她的意志為主導。
  這些人,潛意識里都明白這一點,羽落雁或者說是上一世的鄢蘿仙子,就是這片天地的創世神。
  不僅如此,鄢家老祖等人更是朝著李葉行禮。
  “見過姑爺。”
  原本看到李葉與一位絕美的女子從鄢家內走出,就讓玄陽大帝等人夠驚訝不已。
  尤其是,那絕美女子仿佛在這里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就連鄢家那位天帝級別的老祖,都躬身行禮。
  誰想到,鄢家這群人,竟然會連李葉都如此敬畏。
  “她就是鄢家那位公主?”
  玄陽大帝三人忍不住動容!
  的確,羽落雁身上有著一股縹緲出塵,不似人間的仙氣。
  容貌絕世的女子他們見多了,可這般出色甚至讓他們都有些不敢直視的絕色女子,卻幾乎從未見過。
  天初神子一樣看到了羽落雁,眼睛都直了!
  同時心中更是浮現出無法解釋的怒火!
  憑什么!
  憑什么他闖入鄢家,被人幾乎打個半死,現在更是成為階下囚!
  李葉進入鄢家,不僅沒事,甚至還讓鄢家這位公主青睞,現在還成為這里的姑爺?
  他不服!更不甘!
  “這是怎么回事?”
  玄陽大帝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疑問,整座仙城,包括這鄢府,都處處透露著古怪。
  疑惑雖疑惑,但至少可以暗自松了口氣。
  從鄢家老祖的態度來看,他們暫時算是脫離了險境,不需要與鄢家這群人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