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愛總裁大人》 最新章節: 456金玉良緣100(10-20)      455金玉良緣99(10-20)      454金玉良緣98(10-20)     

拒愛總裁大人455 金玉良緣99

  
  這一晚藺沐晨睡的一點都不好,腦海里翻來覆去地回響著哥哥說她這樣做對孩子很自私的話,自私這兩個字,生生絞著她的心,鈍痛無比。
  第二天早晨起床之后,導致自己兩個大大的黑眼圈。
  她在心里嘆了口氣,給自己畫了個淡妝,遮掩一下自己的疲態芾。
  吃了早餐去蘇上班,她自己有一個單獨的辦公室,還配了個小助理。
  剛在辦公室里開始工作沒一會兒,就見她的助理敲門進來,樂滋滋地跟她匯報,
  “沐晨姐,外面有位叫蕭慕城的先生說找你有事。”
  她一聽蕭慕城的名字,心里不由得慌了慌,一下子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從昨晚開始她就總是覺得哪里不對勁兒,但是就是找不出哪里不對勁兒來。
  但是不管怎樣,她現在不想見他,所以就直接吩咐自己的助理,
  “就說我沒時間——樅”
  她的話還沒說完,人就怔在那兒了,因為她已經從小助理的身后看到了那大步朝她辦公室而來的人。
  小助理一見這樣,連忙退了出去,然后還給他們關上了門。
  藺沐晨看了一眼面前西裝革履穿著無比正式的男人,沒好氣地開口,
  “蕭總,你這樣擅闖別人的辦公室,太沒禮貌了!”
  她憤憤控訴。
  誰知那男人卻是兀自走了過來,站在她的正前方,他們中間只隔了一張她的辦公桌。
  他垂眼看向她,目光熠熠灼灼,
  “你是別人嗎?”
  她被噎的一頓,然后皺眉反問他,
  “你什么意思?”
  他臉上的笑容更深了,輕而易舉的將問題再次拋給她,
  “我什么意思你不是很清楚嗎?”
  她是他孩子的母親,也即將是他的妻子,所以,她怎么能算別人呢?
  藺沐晨被他的話問的心慌,但是她也不確定他到底知不知道她懷孕的事情,所以她也不能自己沉不住氣的露餡,沒再看他,只板著一張小臉在自己的辦公椅了重新坐下,
  “蕭總,你很閑嗎?一大早的來跟我玩繞口令。”
  然后又毫不客氣地攆人,
  “如果沒什么事的話請離開吧,我還要工作。”
  蕭慕城瞧著她一張在晨光里愈發明艷的美麗面容,嘴角的弧度愈發的上揚了起來,
  “我來找你當然有事,而且這件事還需要你的配合才能完成。”
  他這話讓藺沐晨一點都不愛聽,她一點都不想跟他有什么瓜葛,所以問起來的時候也顯得很是意興闌珊,
  “什么事?”
  蕭慕城雙手撐在她的辦公桌上,高大的身子前傾,俊臉險些貼上坐在那里的藺沐晨的臉,嚇得藺沐晨趕緊往后推了推椅子,有些惱的瞪著他。
  他這才開口,
  “收拾一下跟我去民政局,登記結婚。”
  藺沐晨整個人都僵掉,坐在那兒愕然看著他,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而蕭慕城則全程面容帶笑的以那么近的距離欣賞著她驚愕的表情。
  回過神來的藺沐晨,蹭的往后一下子滑開了自己,跟他拉開距離,然后從辦公椅上站了起來,
  “蕭慕城,你開什么玩笑!”
  蕭慕城也慢悠悠直起了身子來,看向她的黑眸里堅定無比,
  “這種事怎么可以開玩笑呢。”
  他從口袋里掏出兩個本子,在她面前給她看,
  “你父母已經將你們家的戶口本交給我了,這代表著你爸媽,你哥,都同意我們的婚事。”
  藺沐晨被他的話還有他手里的那本她家的戶口本給震的頭暈眼花的,怪不得呢,怪不得她從昨晚就覺得哥哥哪里不對勁。
  敢情他們所有人是瞞著她跟蕭慕城都談好了,所以才有了今天這一出。
  被自家父母和哥哥就這樣給出賣了,她都不知道自己該氣還是該怎樣。可是他們三個人都認定的男人,她也不知道自己該氣什么。
  而現在這種情況,很明顯蕭慕城也已經知道了她懷孕的事情,驚慌失措之下,她就那樣大聲的拒絕,
  “我們不能結婚!”
  蕭慕城瞇著眼反問她,
  “為什么?”
  藺沐晨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讓自己冷靜下來,她看著他說出自己拒絕的理由,
  “因為你不愛我,我不想要這樣無愛的婚姻!”
  藺沐晨以為這個拒絕已經很明顯了,然而某人卻似乎沒有知難而退的意思。
  在聽了她的理由之后,義正言辭給出她回復,
  “結婚之后我會努力愛上你。”
  藺沐晨,“……”
  這人怎么這么不要臉!還有逼著別人結婚的。
  當下又說出了更難聽的話來,
  “
  tang我也不愛你!強扭的瓜不甜!”
  某人依舊無動于衷,甚至有些厚顏無恥,
  “禮尚往來,我承諾會努力愛上你,你也應該承諾你會努力愛上我。”
  藺沐晨,“……”
  這是什么破邏輯!
  她被氣的頭疼,抬手指了指自己辦公室的門口,
  “蕭慕城,求你了,你快走吧。”
  見她依舊這樣排斥,蕭慕城的臉色也冷凝了下來,
  “當真不跟我去?”
  藺沐晨無比堅定的點頭。
  卻見他忽而邁步朝她走了過來,她本能的想逃,無奈他出手太快,她沒反應過來人已經被他騰空抱了起來,輕輕松松抱在了懷里,她大驚失色的掙扎,
  “你、你放開我!”
  “蕭慕城你這個瘋子!”
  藺沐晨沒想到他竟然來強的,氣的渾身都顫抖,可是又顧忌到肚子里的孩子,不敢太使勁的掙扎,只能那樣氣沖沖的瞪著他,
  “我懷孕了,你這樣對我合適嗎?”
  蕭慕城抱著她就往她的辦公室外面走去,
  “正因為你懷孕了,所以我連路都不舍得讓你走,所以才抱你下去啊。”
  他為自己的霸道找了一個很體貼的理由,藺沐晨再一次被他的厚臉皮震驚住。
  然而眼看他就要走到辦公室門口了,她只好急急妥協,
  “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走。”
  她怎么可能任由他這樣抱著自己大搖大擺的出去,他不要臉,她還要臉呢,她以后還要在這長久的工作下去呢。
  蕭慕城頓住腳步,就那樣垂眼看著懷里急的快要哭出來的女人,認真跟她確認,
  “你確定會跟我走?”
  藺沐晨點頭,事到如今她也不得不從啊。
  蕭慕城這才放了她下來,她長長松了一口氣,然后狠狠瞪了他一眼,轉身拿了自己的大衣外套還有包包之類的,看都沒看他一眼的就氣呼呼出了辦公室的門。
  蕭慕城邁著長腿不緊不慢的跟在她身后,兩人就那樣出了蘇,坐進了蕭慕城的車子里。
  蕭慕城剛要發動車子,握著方向盤的手被她按住了,他回頭,就對上她近乎哀求的眸子,
  “蕭慕城,我們好好談談。”
  藺沐晨還在做最后的掙扎。
  蕭慕城毫不客氣地拒絕,且態度堅決,
  “我不可能讓我的孩子流落在外,也不可能讓他叫別的男人爸爸。”
  藺沐晨一急之下脫口而出,
  “那我去拿掉這個孩子好了!我拿掉孩子,你也就不必為了孩子娶我了!”
  她說的有些聲嘶力竭,她真是被要去登記這件事嚇壞了。
  拿掉孩子這四個字,讓蕭慕城也瞬間變了臉,他就那樣狠狠瞪著她,眼底有著隱忍的怒意,
  “你再把剛剛的話說一遍!”
  說出這樣的話來,藺沐晨自己又何嘗不心痛?她現在懷孕雖然只有兩個月,但是卻感覺這個孩子已經跟她骨肉相連。
  就那樣看了一眼眼底已經因為怒意而赤紅的男人,她抿唇別開了眼,淡淡開口,
  “我只是不希望我們陷入一場無愛的婚姻里而已。”
  為了孩子強行結婚,以后也不會幸福,對孩子來說也并非一個好的家庭環境。
  蕭慕城也慢慢平復了自己的心情,
  “剛剛在你辦公室里,我不是說了嗎,我會努力愛上你。”
  藺沐晨笑了起來,笑的有些蕭瑟,就那樣回頭看向他,
  “如果你努力的一頓,還是沒有愛上我呢?又或者我沒有愛上你呢?那到時候我們再離婚嗎?你覺得這對孩子來說是一件好事?”
  她這樣問完之后,蕭慕城并沒有立即回答她,而是就那樣目光幽幽盯著她,半天后才輕笑了一聲開口,
  “你就對你自己這樣沒自信?還怕我愛不上你?”
  藺沐晨被他這句話給問的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來,
  “你的意思是讓我討好你,然后好讓你愛上我?”
  “用討好這個詞不太合適,應該說你以后要努力對我好,當然,你也不吃虧啊,我也會竭盡所能的對你好,對孩子好。”
  他就那樣側著頭看著她說著,深邃的眸子在有些昏暗的底下車庫里顯得格外的清亮,他輕聲地說著,
  “愛是相互的,我們彼此都用心去對待彼此,會愛上對方的。”
  藺沐晨覺得自己像是被他洗腦了,竟然覺得他說的這話很有道理,再也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來。
  于是在她的沉默中,車子發動了起來,駛向婚姻登記處。
  路上的時候,藺沐晨拿出手機來給自己的父母打電話,結果處于關機狀態,跟哥哥藺旭陽打電話,也暫時無法接通。
  她十分惱火,他們
  三個人是知道今天蕭慕城帶她去領證她會質問他們,所以都不接她的電話了吧。
  母親跟哥哥這樣也就罷了,反正母親也整天盼著她嫁出去,可是父親呢?
  父親藺默言向來是贊同她不要那么著急結婚的,怎么這次竟然沒有站出來阻止呢?
  后來又一想,在母親面前,父親再阻止又有什么用呢?
  因為太愛母親,父親大多數時候都會選擇對母親妥協,這一次肯定也是他妥協了。
  想到這里心里有些酸,什么時候她也能擁有一段父母這樣的愛情呢?
  蕭慕城見她打電話打不通很是惱火,好心提醒她,
  “你父母他們現在應該正在跟我父母會面,商量婚禮的事情。至于你哥……”
  他說到這里便沒再說下去,藺沐晨當然知道他那話什么意思,他哥肯定是故意躲著不接她的電話唄。
  不過她也沒心情去管她哥的,她直接被他那句雙方父母在會面商談婚禮給氣的完全沒興致再理他,只郁悶的坐在那兒,別開眼看窗外。
  登記領證一連串的手續下來,很快,拿到那個紅本本的時候,藺沐晨還沒回過神來,她就這樣嫁了……
  而隨著他們領證結婚,他們之間的關系也被公布了出來。
  因為兩人從認識到結婚時間太短,再加上藺沐晨又懷了孕,不想落人口舌,所以才有了這次公開,通過蘇,發了他們的結婚證,還有一段話:
  蕭先生跟藺小姐于前段時間SEVEN家族的盛世婚禮上相識,兩人一見鐘情,遂決定結為夫妻步入婚姻殿堂。
  這段話是蕭慕城寫的,這個公開的提議也是蕭慕城提出來的,藺沐晨通過這件事,第一次察覺到了蕭慕城這個男人對她的體貼。
  這則公開信息里,滿滿的全是對她的保護。
  婚禮在藺沐晨的堅持下,沒有公開舉辦,剛剛操辦過那樣一場盛世混亂,藺沐晨一想到婚禮就發怵,而且她又懷孕,所以大家也就聽從了她的意見。
  他們的婚禮只是簡單的所有的親朋好友一起吃了一頓飯做了見證,然后藺沐晨便搬去了蕭慕城那里,開始了自己的婚姻生活。
  婚后的生活并沒有像藺沐晨想象的那樣尷尬和別扭,反而覺得挺安逸溫馨的。
  不為別的,只為家里某位大廚能每天變著花樣為她做好吃的,而某位大廚的廚藝,也是她入駐美食專欄的有利保障。
  每天晚上在吃完飯之后,她會跟他就晚餐桌上的美食進行一番討論,然后興致勃勃選出最好的,用在下一期的專欄里。
  每天晚上洗漱完之后,兩人會在大床里相擁而眠,但是因為她懷孕,什么也不能做,只單純的睡覺。
  有時候他們會接吻,但是因為吻到最后總是會失控,后來蕭慕城提議他們應該減少接吻的次數,每次都是被吻那一方的藺沐晨聽了之后,笑瞇瞇的吃著點心提議,最好戒掉不要接吻好了。
  他氣得撲過來,將她吻的氣喘吁吁。
  過了三個月的危險期,兩人開始有了正常的夫妻生活,不過很節制,也很克制,畢竟要為她肚子里的孩子考慮。
  第一次真正感情的升華,是在藺沐晨生產的時候。
  因為胎位不正,醫生建議藺沐晨剖腹產。
  生之前有醫生給蕭慕城講各種手術風險,然后讓他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字,蕭慕城聽著醫生說的各種不好的后果,整個人都慌了。
  語氣嚴厲的跟醫生對抗,
  “怎么會有這么多的風險?”
  “要你們醫生有什么用?這個字我不能簽,我要你們給我保證,孩子大人都會平安!”
  在商場叱詫風云的男人,此時完全沒了注意,也沒了風度。
  那醫生很是無奈,
  “任何手術都有風險的,我們作為醫生,當然會盡量保證產婦和孩子的平安,但是也抵不住有不能預知的風險啊。”
  蕭慕城還是白著臉不肯簽,那醫生沒辦法,只好又叫了產科的主任來給他做心理工作,最終連藺氏夫婦都驚動了,蕭慕城這才簽了字。
  他從不知道,女人生個孩子還要冒這么大的險,只覺得心疼,心酸,難受。
  送藺沐晨去手術室的時候,蕭慕城握著她的手,就那樣趴在手術車上,在她耳邊輕聲的說,
  “藺沐晨,我愛你。”
  藺沐晨閉了閉眼,覺得眼角有些濕潤。
  她睜開眼看著他,同樣回他,
  “我也愛你。”
  這句我愛你,對他們來說也許來得有些晚,然而卻又不晚。
  未來,隨著孩子的出生,正是他們新生活的開始,他們也會像其他那幾對小情侶那樣,相親相愛。---題外話---2015年4月8號正式更新這個文的,到2016年1月25日結局,感謝這九個多月你們的一路相伴,2015年,因為有你們而
  鮮活,生動,充實。
  我們本素昧平生,因為故事而聚在一起,故事結束,我們也終將散去。
  不過還好,我們新文還可以再見,到時候希望你們還記得我,還會繼續支持我。
  接下來的時間,會陪孩子,新文填坑時間待定,大約是在春暖花開的時候吧。
  也想趁著休息的時間好好籌備一下新文,寫了一年,再多的靈感也耗盡了,所以希望給自己一段時間充電和學習。
  最后,希望你們每一個,都幸福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