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天下》 最新章節: 第二千九百九十六章新世界大結局終章(06-20)      第二千九百九十五章魔祖殞滅無象之上大章(06-20)      第二千九百九十四章地球世界壓制大章(06-20)     

武神天下2931 手下敗將而已大章

  第二千九百三十一章:手下敗將而已【大章】。
  帝霸天與東皇太玄實力強悍,但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對方統共有著六大魔將,皆是修為通天之輩!
  也正因此,三十三天和三千大千世界一方,形勢不容樂觀!
  在魔族強援趕至的情況下,杜少甫等人再次陷入了窘迫之境!
  “絕不能讓情況這么發展下去啊!”
  杜少甫將場中的情況盡收眼底,嘴中喃喃著說道。
  盡管自己的修為還不足以與魔將一較高下,但總得前去幫上一點忙才是啊!
  他想到了當初對付血祖的辦法,若是以諸多坐忘強者力量合一,確實有可能攔住一位魔將,為帝霸天和東皇太玄減少幾分壓力!
  要知道,杜少甫眼下的實力相比當時又有了不少的精進,所能夠承受住的能量灌輸也更為浩瀚,一旦利用八卦圖形的奇妙之處,整個多位坐忘強者之力,勉強擋住一位重創未愈的魔將,或許不在話下!
  想到這里,杜少甫便是做出了決斷,他必須盡快將東離赤凰和沈言二人壓制下去,如此方有機會去為帝霸天和東皇太玄二人分擔一些壓力!
  “杜少甫,看你今日還能如何逃脫!”
  東離赤凰和沈言二人亦是看出了場間的形勢,不由得都露出了冷笑的神情,如是說道。
  事實上他們心中的驚駭是巨大的,杜少甫的實力再一次刷新了他們的認知,這小子修為提升起來完全就是在飛,讓人難以想象!
  無論是東離赤凰還是沈言,心里都非常清楚,但凡是他二人與杜少甫單獨而戰,恐怕還是會被輕易碾壓!
  但這并不重要,一旦帝霸天與東皇太玄二人其中之一落敗,到時候一兩位魔將騰出手來,第一時間便能將杜少甫鎮殺,讓這小子再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然而,面對著兩大魔侍諷刺的話語,杜少甫似乎并沒有搭理的意思,他僅僅是橫了個白眼看向二人,嘴里輕輕說出四個字來:“手下敗將!”
  這四個字,令東離赤凰和沈言噎得不輕,臉龐都脹紅發紫了起來,變成了豬肝色。
  數千年前,他們在杜少甫面前,皆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但只是從某一天開始,這紫袍青年便開始凌駕于二人之上,一起壓迫之今,使二人再無翻身之日!
  即便是如今兩大魔侍因為覺醒了遠古的記憶,實力突飛猛進,但若是與杜少甫相比的話,仍然是手下敗將,如同兩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作為在遠古時期兇名之盛,令得三十三天無數生靈為之顫抖的存在,兩大魔侍如何能夠忍受得了如此屈辱!
  他們越發地在心里打定主意,今日一定要將杜少甫斬殺,替魔族解除巨大禍患的同時,也消除自己的心頭之恨!
  “杜少甫,今日你必死!”
  面對杜少甫的嘲諷,沈言喉嚨間暴喝一聲,大叫著說道。
  他渾身力量瘋狂迸射,滔滔魔氣激蕩虛空,瘋狂的向著周圍的九尊神雷鼎洶涌而去!
  “當當當……”
  九鼎受到巨大的沖擊,發出浩大之音,天搖地晃之中,被一次次擊飛了出去!
  而借著這樣的空當,沈言也一步步地朝著杜少甫靠近,想要對他造成恐怖一擊!
  另一邊,東離赤凰亦是有著同樣的默契,其整個人都被包裹在可怕的血色光輝之中,向杜少甫發出一次又一次的沖擊,可怕的力量兇猛襲殺,呼嘯動空!
  “青靈鎧甲!”
  見這二人全力而動,杜少甫也不怠慢,立時高喝!
  但聽他喉嚨里發出一聲高亢的龍吟,讓人神魂戰戰,心旌搖曳!
  “嗷吼……”
  伴隨著滔天龍吟,一條無量青龍之身顯化而出,盤踞在虛空之中,瘋狂扭動著身軀,縱橫掃蕩,夷平八方!
  那龍尾蕩空而起,狠狠地抽在東離赤凰身外的血色光輝之上!
  “轟隆……”
  一道巨響貫穿天地,使得周圍的地獄烈焰發出恐怖的呼嘯之聲,猶如潮水一般倒卷而走,被排斥出極遠的距離!
  “嗤啦……”
  杜少甫的龍尾之下,一塊塊龍鱗紛飛開去,血肉炸裂,露出森森骨茬!
  而東離赤凰的身軀則是被抽擊得倒飛出去,劃出一道筆直的線條,狠狠地砸進地獄烈火之中,繼而被吞沒不見!
  如此一擊,使得杜少甫受到了一定的創傷,但在不滅玄體的作用下,龍尾處炸開的血肉在一點點地蠕動,不停地恢復!
  他望了一眼東離赤凰消失的方向,見對方沒有及時出現,不由得將目光轉向了沈言之處。
  杜少甫清楚,東離赤凰在剛剛的沖擊之下應當也受到了一些傷勢,但絕不會影響繼續戰斗!
  “殺!”
  杜少甫不再關注東離赤凰的動態,而是朝著沈言而去!
  他龍軀乍然一動,便從原地消失而去,展開了又一輪的瘋狂掃蕩!
  但顯然,沈言并不打算與杜少甫硬拼!
  只見其周身魔氣滾滾,宛如一片片浪濤澎湃開去,時刻躲避著杜少甫的攻伐!
  “轟轟轟轟轟……”
  在杜少甫的控制之下,九尊紫雷玄鼎碾壓著無垠虛空,拖曳著一道道紫金色的神雷瘋狂出擊,從九個方向同時朝著沈言不斷襲殺,阻截他的后路!
  他的目的非常簡單,就是要將沈言逼至角落,被迫迎戰!
  杜少甫一點也不想再拖下去,只有早一點解決掉這兩大魔侍,他才能夠獲得機會相助帝霸天和東皇太玄!
  “殺!”
  面對著杜少甫的步步緊逼,沈言冷哼一聲。
  他臉色不變,渾身魔氣再漲,繼而凝聚出一柄巨大的漆黑長矛!
  這長矛寒光森森,其上流轉著無與倫比的殺伐暴戾之氣,綻放著死亡氣息!
  一股股濃烈的死氣從長矛上透發而出,蘊含可怕無比的威能,讓人心顫!
  若是一位不朽之境面對著這樣的一柄長矛,怕僅是這上面所攜帶著的可怕威勢,當場便會被直接鎮殺,死于非命!
  這樣的可怕之物,一經出現便是直襲而出,瞬間殺破重重虛空,霎時便是到達了杜少甫的近前!
  “坐忘第三境的修為間,也是有巨大差距的!東離赤凰躲了起來,憑你一人也敢與我正面相斗?”
  如是話語從杜少甫的口中說出,他一雙龍瞳里綻射出璀璨的光芒!
  與此同時,他嘴里傳出一聲恐怖的呼喝,四大原始法則齊齊而動,瘋狂的運轉起來!
  周圍的空間直接被無邊法則本源之力填充一盡,伴隨而至的,還有可怕無比的大道本源,激蕩重霄!
  “嗡嗡嗡……”
  隨后,一股霸天絕地的恐怖威壓降臨而下,猶如泰山壓頂一般瞬間壓迫人的神魂!
  四大原始法則的力量在杜少甫控制下,不斷的糅合交融,形成一輪恐怖的神盤,釋放著厚重之氣,瞬間脫離杜少甫的身軀,對著沈言的那桿長矛,兇猛轟出!
  “轟隆……”
  這神盤恐怖無比,如是這世間最為厚重之物,仿佛一道堅固的壁壘般,直接就擋住了沈言的長矛襲殺!
  “吱吱吱……”
  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音傳出,隨著神盤的不斷推移前進,長矛寸寸崩碎折斷,化成了滔天魔氣,繼而被神盤的散發出來的力量碾滅成虛無!
  看著杜少甫如此兇猛的攻勢,沈言的雙眸不由得是狠狠地一縮!
  對方的實力太強大了,要在他之上,自己的長矛被一擊而潰,但那輪光芒大放的神盤卻并未消耗殆盡,依然有著無比可怕之力迸射出來,繼續向著他的方向碾壓而至!
  “哼!”
  看著眼前的一幕,沈言冷哼一聲,雙臂交錯飛舞,大量的魔氣被他組合變化,最終化成了一面光盾豎在眼前,迎接那神盤的攻擊!
  “轟隆……”
  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蕩開,杜少甫神盤剩余的威勢依舊可怕,狠狠地與沈言身前的漆黑光盾碰撞在了一起!
  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彼此碾壓破滅,紛飛旋舞,一條條法則、大道紋絡相互糾纏交織,吞沒一切!
  沈言身前的地帶,完全化成了一片混沌,景象可怕無比!
  “呼……”
  接下杜少甫這一擊之后,沈言并沒有受到多大的震蕩,對方的攻擊并沒有落到自己身上,這讓他心里有著些許慶幸,也帶上了幾絲冷笑之意。
  杜少甫終究不是遠古強者,即便修為提升再如何快速,也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對方成長再快,也很難對自己形成碾壓之勢!
  只不過沈言這般心思剛剛升起,卻陡然眉頭緊緊地一凝,整個人頭皮仿佛都要開了一般!
  “想退走么?沒那么容易!”
  不知何時,杜少甫已經欺至了沈言的身邊!
  在那條恐怖青龍之身的周圍,亮起了一道劍光,大道紋絡紛飛四射,引動虛空!
  這樣的一道劍光,讓沈言感到頭皮發麻!
  他不是沒有見識過杜少甫的這般手段,可以說自己與東離赤凰二人,正是杜少甫此種手段的最早見證之人!
  不錯,這樣的一道劍光,正是杜少甫自己領悟出來的可怕手段本源弒空劍!
  無論是法則本源,抑或是大道本源,皆可凝聚出如此可怕的一劍!
  而杜少甫同時掌握著四大原始法則,如今又能激發出大道本源之力,所化出的這一劍,比之當初威勢也不知道要強上了多少倍!
  看著這一劍襲殺而來,沈言不禁是頭皮發緊!
  他想也不想,再次聚起大量魔氣,繼續組成一面可怕的光盾,豎在身前,想要擋下這一擊!
  沈言心里非常清楚,若是被杜少甫這一擊直接殺中的話,怕是自己不死也要重傷!
  “啊……”
  沈言嘴里發出恐怖的嘶吼之聲,他竭盡所有力量防御,只求擋下杜少甫這樣恐怖的一擊!
  只見沈言周身魔氣四射之下,迅速組成一道嚴密的防御,那光盾漆黑泛光,猶如實質一般,其中隱含著法則本源與大道本源的雙重力量!
  而就在他準備好這一切的時候,杜少甫的本源弒空劍亦是殺到!
  那劍芒明烈,如是一道天柱傾倒,殺穿一切阻擋,但凡所遇之物,皆成混沌!
  當其襲至沈言身前的那一刻,可以看到那可怕的防御光盾飛速地瓦解開來,能量飛射!
  杜少甫的本源弒空劍猶如摧枯拉朽一般,勢如破竹,頃刻破去了沈言的一層層防御!
  那所有的魔氣皆被斬盡,當真如同土構泥筑,不堪一擊!
  “唔……”
  在此過程之中,沈言嘴里發出一聲聲悶哼,顯然受到了極大的震蕩!
  他一邊倒退開去,一邊激起體內的力量,重新布下一層層防御,不斷地消耗著杜少甫的劍芒之力!
  然而杜少甫這一劍確實是太恐怖了,想要全部抵消而去談何容易!
  沈言的額頭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不斷地滴落而下,面對著死亡的威脅,他如何能夠不嚴陣以待!
  無盡魔力猶如洪水開閘,從他體內洶涌而出!
  在這一刻,沈言簡直就是在玩命地防御!
  只不過他的所有努力皆是徒勞,只見劍光侵蝕掉一層層防御,終究還是悍然斬中了他的身軀!
  “嗤啦……”
  沈言的軀體乍然間被一斬而開,從中化成兩半,魔血飄灑虛空,生出漆黑的火焰,焚盡虛空!
  “殺!”
  杜少甫冷喝,龍瞳里散發出恐怖之光!
  不知何時紫金天闕出現在他一只龍爪之中,有著恐怖之力迸放出來!
  看著沈言的狀況,杜少甫心知對方不可能如此輕易死去,想要將沈言抹殺,至少還要再來上一劍!
  然而,就在杜少甫準備提劍再戰之時,他猛然偏頭,瞳孔亦是急劇收縮!
  “嗷吼……”
  龍吟陣陣之中,龐大的青龍之軀在虛空之中翻滾開去!
  同時,一道劍芒劈斬而出!
  “轟……”
  又是一聲巨響傳開,劍芒璀璨間,將一柄突襲而至的血煞長刀擋下,彼此斬滅!
  繼而便是看到東離赤凰的身影從虛空之中沖出,目光無比的冷冽,再一次殺向杜少甫!
  “早就在防著你了!”
  看到東離赤凰出現,杜少甫冷哼一聲,如是說道。
  從東離赤凰消失而又半晌不出現的時候,杜少甫就已經猜測到了對方的打算。
  而事實也正是如此,在他一劍襲中沈言的時候,對方就已經醞釀起可怕的攻勢,想要偷襲得手!
  只不過杜少甫哪里會如此容易被他得逞,在東離赤凰出手的時候,他就已經感知到了對方的動作,瞬間采取手段攔截!
  “杜少甫,我要將你千刀萬剮!”
  東離赤凰眼神深沉無比,泛著極盡冰冷之意。
  他萬萬沒有想到杜少甫竟如此恐怖,早已在提防著他,并且成功地攔下了自己的蓄勢一擊!
  如此情況讓東離赤凰懊惱無比,一擊未曾奏效也就罷了,沈言還因此受到了巨大的創傷,讓東離赤凰如此不著急發作?
  “就憑你,還沒那個能耐!”
  杜少甫冷哼,龍爪頓時擊出,撕天裂地,與東離赤凰悍然對了一掌!
  東離赤凰疾速倒射開去,杜少甫亦是在虛空之中連連后撤!
  “噗……”
  只不過,顯然從硬實力上來說,杜少甫比東離赤凰要強上一籌,將對方打得口中魔血噴涌!
  “你怎么樣?”
  東離赤凰落到沈言的身邊,看了他一眼,如是問道。
  此時沈言的狀況非常不好,他被斬開的兩半肉身緩緩閉合起來,但斷口處卻依然流淌著鮮血,整個人的身軀從上到下有著一道筆直的線條,未曾真正愈合起來!
  “啊啊啊……”
  沈言的嘴里不時發出一聲聲凄慘的嚎叫之聲,伴隨著巨大的痛苦侵襲全身!
  杜少甫的本源弒空劍,不同于一般攻擊,其中有著無匹浩瀚的法則本源與大道本源!
  對于沈言來說,他自己掌控物質、靈魂兩種原始法則,其中的力量可以輕易抹除,但時間法則和空間法則二者,才是對他真正造成如此傷害的根源!
  杜少甫作為虛道境界的存在,所擁有的力量自然不是一般人所能夠匹敵的!
  不過沈言亦非常人,一位坐忘第三境的強者,想要將他殺死的話,也絕不是什么容易之事!
  并且,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即便是恢復到巔峰狀態也不在話下!
  “我說了,你二人只是我手下敗將而已!往日我能夠放你們一馬,留下你們的性命,也自然有本事再次將之收回來!”
  望著東離赤凰和沈言二人,杜少甫開口,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
  他曾經有機會徹底殺死這兩大魔侍,記憶中最為清晰的一次,正是從神武世界的古荒大陸回荒國的途中!
  只不過在關鍵之時,將臣突然出現求情,當時杜少甫也正是出于與將臣之間的交情,方才放過東離赤凰和沈言。
  但杜少甫并不因此而后悔,當年根本不可能料到事情會演化到如今這個地步,同時他對自己的實力有著足夠的信心!
  杜少甫甚至覺得,東離赤凰和沈言二人不過只是跳梁小丑而已,在真正的魔戰之中起不到關鍵性的作用!
  如果不是有著兩大魔侍這個身份,根本不會給三十三天帶來多么巨大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