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天記》 最新章節: 后記(07-24)      第一百四十一章神隱之路(07-24)      第一百四十章圣光大陸之行(07-24)     

擇天記94 何以降魔

濃霧里,忽然間亮起無數道劍光。
  陳長生看著遮蔽四野的霧氣,左膝微屈,右手握著腰畔的劍柄,仿佛下一刻便會出劍。
  事實上,已經有無數的劍,從他的虎口里,從他的衣衫里流溢而出,向著四面八方斬落而去。無比鋒利的劍意彌漫于天地之間,已經殘破的庭院瞬間被切碎成無數碎片,無論是湖底的圓石還是覆著厚雪的樹林,但四野的濃霧卻沒有被斬破,這片霧的顏色不知何時變得異常深沉,漆黑一片,有如夜色,無比濃郁,無比真實,仿佛最粘稠的污泥。
  再如何鋒利強大的劍意,落到這片黑色的濃霧之中,就仿佛落入泥水里的枯葉,旋轉著、掙扎著,然后消失。
  這片黑色的濃霧已經不再是純粹的水霧,而已經沾染上了最純粹的魔意。
  锃的一聲,陳長生拔出了短劍。
  無垢而明亮的劍身,無視那些可怕陰穢的魔意,終于把這片魔霧斬開了一個破口。
  黑色的濃霧瘋狂地涌動起來,尤其是被無垢劍斬開的破口處,更像是有無數黑色的泥漿不停地噴涌。
  濺射的黑霧里,一只手從里面伸了出來,握著一塊像石塊般的武器,如果仔細望去,竟像是半座斷碑。
  和這座形若斷碑的武器相比,那只手本身更加可怕。
  ——哪怕是撕裂的空間以及陳長生強大至極的劍意,都無法讓那只手微微顫抖一絲。
  黑霧更加狂暴地擠壓噴涌,那道如山般的魔影,終于出現在了陳長生的視線之中。
  呼嘯的寒風吹拂著這位魔族大人物的須發,卻撼不動那兩根魔角,也撼不動他的人。
  斷碑自天而落。
  陳長生仿佛看到了一座黑色巨山在眼前倒塌,壓了過來。
  一道難以形容的狂暴氣息,沒有絲毫偏倚地向著他雙眉之間偏右一寸的地方轟了過去。
  無限霸道的力量,指向最細微的地方,這楸表著海笛難以抗拒的強大實力。
  一年多前在雪原戰場上,陳長生已經有過這種近乎窒息的體驗。
  他就算有千道劍意、萬種手段,也無法彌補雙方實力之間無法逾越的差距。
  沒有任何新意,仿佛還是去年,他的眼睛依然明亮而清澈,沒有任何懼意,手腕一翻,短劍齊眉而去。
  他還是準備用蘇離傳授的第三劍。
  笨劍。
  他知道這一劍可以擋住海笛,但自己也會受重傷。
  當場在戰場上,這個結局已經得到了證明,但他還是這樣選擇。
  看上去,這種選擇確實有些笨,就像這一劍的名字。
  但除了這一劍,他沒有別的任何辦法擋住海笛的全力一擊。
  是的,他不能避,不能退,必須要硬擋住海笛,就像當初在戰場上一樣。
  因為當時他的身后有數百名普通人族士兵,現在他的身后有那些受傷無法離開的普通人。
  但今夜他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自從去年他在戰場上身受重傷之后,那個小姑娘便再也沒讓他離開過自己的視線。
  黑色的濃霧里忽然出現了一道更加幽黑的光影,那是她高速前掠在空間里留下的痕跡。
  在陳長生把短劍平舉到眼前的時候,黑衣少女出現在了他的身前,舉起雙手向破霧而出的斷碑迎了上去。
  與海笛如同巨山般的身影比較起來,她是那樣的嬌小。
  與那座斷碑狀的黑石比較起來,她潔白的雙手是那樣的可憐,仿佛脆弱的下一刻便會變成無數碎片。
  但她還是舉著雙手迎了過去,姿式有些奇怪,不像是在戰斗,而像是在獻花。
  下一刻,她的雙手里居然真的出現了一個花盆。
  但那個盆子里沒有花,只有一株青葉,而且只剩下了兩片葉子,看著有些凄涼。
  斷碑與青葉相遇在空中?
  ……
  ……
  沒有聲音響起,與四周濃霧被擠壓形成的呼嘯聲相比,斷橋前安靜的有些詭異。
  那是因為這兩道力量過于恐怖強大,把四周事物撕裂、震動的頻率已經超出了正常生物能夠聽到的范疇。
  濕泥里最后殘存的水,都被這兩道強大的力量擠了出來,然后再次蒸發。
  緊接著便被黑衣少女眉眼間散發出來的寒意凍結。
  濃霧漸薄,無論濕意還是魔意,都被凝成了水,沒有來得及變成雨,又已經結成了冰珠。
  無數顆晶瑩的冰珠映照著夜穹里落下的星光,就像無數顆夜明珠般,把此間照耀的無比美麗。
  美麗的仿佛并非人間。
  就像那無數個夜里的北新橋底。
  站在滿天的細微冰珠之前,黑衣少女的身影依然嬌小。
  但這時候的她已經沒有任何嬌弱的感覺,而是無比強大。
  一道意味難明的笑聲從海笛的嘴里響起。
  霧氣忽然間再次變得濃郁起來,恐怖至極的魔氣,如滔天的洪水向著她拍打了過去。
  已經異常干涸的湖底裂出了無數道深刻的痕跡,她的黑衣狂舞著,出現了數道裂口,她的黑發狂舞著,有數莖斷落,她腳踝上系著的鐵鏈也在不停地狂舞,如火中承受著無盡痛苦的蛇。
  很明顯,沒能完全破除禁制的她,哪怕手持離宮重寶,依然不是這位魔族大人物的對手。
  但她如冰雪般清冷的臉上,依然看不到任何畏怯的神情,更沒有逃避的想法。
  她仰著頭,就像一個好強的小姑娘。
  也像一個高傲的龍族。
  ……
  ……
  這一切發生在極短的瞬間里。
  陳長生沒有收劍,卻也來不及去幫助她。
  伴著山石滾落、裂空如雷的聲音,數道高大如臺般的黑影,已經來到了雪谷外。
  這些都是跟隨海笛的魔族強者。
  陳長生忽然消失了。
  堅硬干燥而布滿裂痕的湖底上,忽然出現了數十個淡淡的腳印。
  如果有人此時望著夜穹里的繁星,或者能夠看出這些腳印的位置與天上的星宿之間,有著某種隱秘的聯系。
  這正是他當年從道藏里悟通的耶識步,通過這些年的研究,尤其是漸漸消化掉天書碑文后,已非當年。
  瞬息間,他便離開了斷橋,去往了雪谷之外,帶去了無數風雨,把那數名魔族強者盡數籠罩其間。
  風與雨,都是劍。
  到處都是劍。
  “古倫木!”
  海笛忽然大聲喝道,聲音里有著隱藏不住的驚意。
  ……
  ……
  (十點多才從醫院回來,累的不行不行的,真以為今天寫不動了,沒想到自己這么牛逼,另外當初在微信投票的時候,朱砂這個名字贏了,但……我真的想用吱吱啊,寫的時候總覺得叫小黑龍朱砂感覺不是那么順……我再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