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圣》 最新章節: 第1947章葛家婚宴(01-22)      第1946章江君節(01-22)      第1945章長江新主(01-22)     

儒道至圣1924 又見負岳

四人暗中猜測,但始終沒有結果,只能靜靜等待,等待方運,也等待外地的大學士。
  方運遙望許久,緩緩道:“我來處理一下血芒界事物。”
  明明只是隨口而言,就像只是對在場四人說,但血芒界所有七品及其以上的官吏耳邊都響起這個聲音。
  聲如春風,心中驚雷。
  于是,血芒界龐大的官僚系統瘋狂運轉起來,每座城市把大量的公文運出屋外,然后分門別類注明,相關官吏垂首而立。
  聚云城城主府的公文房外的院子中,擺滿了公文書籍賬目典章,數十官吏衙役肅立。
  突然,院子上空出現一對淡淡的半透明眉眼,猶如天目,又好似圣念。
  所有人頭顱低得更深。
  隨后,無形的風掠過那些文書,每本裝訂好的文書都發出嘩啦啦的聲音,被不斷翻動。
  僅僅過了一百息,數個月積累的文書盡數被翻閱完畢。
  與此同時,圣元大陸各地的文書房外,同時有淡淡的眉目浮現,所有的公文都在被同一時間翻閱。
  所有官吏差役更加敬畏,即便大儒也做不到萬里閱書,這是圣人才有的威能。
  不多時,方運眨了一下眼,道:“應急措施不完善,事后處理過于粗糙,血芒界不應以普通國家對待,乃是一處充滿寶物的寶地,任何事都應該謹小慎微。之后我會列出一份名單,列上罪名,該奪官的奪官,該重判的重判,此地不養無能的蛀蟲。”
  “遵命!”四個人背后竟然冒出少許汗跡,即便衛皇安也不例外。
  血芒界上空,突然烏云密布,籠罩全境,即便有圣廟的地方也無法阻擋那瓢潑大雨。
  雨中所有人都感受到一種無法言喻的力量,更加順服。
  方運喜怒,皆為天威。
  四人低著頭,心中卻盤算,那句‘無能的蛀蟲’是重點,顯然,方運允許官吏有一定程度的灰色收入,但卻不容忍官吏不作為甚至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四人心中都明白,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如果是人口稀少的小國小城,做到官吏清明非常簡單,一方之主一言便可解決。但是,任何人口官吏眾多的大國,都不可能存在絕對的清廉。
  最聰明的是一些中低層官員,在任上一文不取,但卻處處幫助富商,一旦辭官歸家,各種名目的收入便紛至沓來,什么潤筆費,什么高價收購其字畫,什么為大商行擔任榮譽掌柜等等,本質上與在位貪腐并無區別。
  方運沒有時間管,但定期處理一批無能之輩,是一種震懾,讓所有官吏心中有畏懼,讓他們知道有力量在約束他們。
  最可怕的不是民眾造反,最可怕的是,民眾已經失去造反的能力,而官吏不再有絲毫敬畏,根本不存在約束他們的力量。
  不多時,其余各地大學士紛紛抵達,方運在偏殿召開會議,指出血芒界存在的大量問題,然后給出合理的建議,最后稱贊了一些官吏,并拿出神物厚賞,其中有一些基層的小官吏被獎勵不少龍紋米,連在場大學士都為之羨慕。
  現在的龍紋米可不再是當年的龍紋米,經過古地晉升,又經過血芒界透支潛力,現在的龍紋米的價值是之前的十倍。
  現在除了方運和眾圣,沒人天天吃得起龍紋米,即便一天只需要吃一粒。
  解決完人族事務,方運進入海中文星龍爵宮殿,召集水族妖王與大妖王,也開了一場會議。
  在人族的時候,其余大學士或大儒可站立可落座,更接近君臣關系,但在水中宮殿中,雙方完全是主仆關系,所有水族都倒地跪拜,會議開完后才起身游出去。
  水族的事情遠比人族簡單,會議的主要內容是繁衍,一定要盡快盡多地增加水族數量,所有新增成員多的部族,都會受到獎勵。
  為了對抗妖蠻,方運還特意獎勵一些生育力極強而且后代也不弱的雌性水族,讓其他各族十分羨慕。
  在人族和平時期,這種手段會被嗤笑,但是在特殊時期,這是增強一個族群最有效的手段。
  族滅還是瘋狂繁衍,這不是選擇。
  最后,方運飛到高空,看了一眼那些豢養的蠻族。
  那些蠻族,已經淪為血芒界人族的磨刀石,它們唯一的使命就是幫助人族練兵。
  它們也沒有選擇。
  之后,方運進入龍城廢墟中,見到了噬龍藤,囑咐他在近十幾年可以偶爾小睡,但不要沉睡,噬龍藤很愉快答應,甚至還希望方運多引一些半圣來,如果是大圣更好。
  方運滿口答應。
  離開龍城廢墟,方運準備返回圣元大陸,但是,東圣王驚龍的化身突然在云中警告,有圣位力量接近。
  方運立刻望向龍城廢墟的方向,心中不解,噬龍藤的實力遠超半圣化身,噬龍藤沒出面,半圣化身卻突然看到,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方運深吸一口氣,身體還停留在血芒界內部,但神念瞬間挪移到外太空,同時化為一尊體長千丈的半透明巨人,望向王驚龍化身所指向的地方。
  一種熟悉的感覺涌上心頭,像多年的老友重逢,又像遇到失散的兄弟。
  方運發現自己的力量無法看到遠處,于是借助血芒界的力量凝望,就見一頭巨大的烏龜正在向這個方向飛來。
  “負岳?”
  雖然此刻負岳后背的山頂消失,龜殼處處破損,身上滿是傷口,***都被打扁,但氣勢十足,一副的得意洋洋的樣子,就好像得到獎勵的孩子。
  方運借助血芒界的力量遙遙傳音。
  “負岳,讓誰揍了?”
  負岳一愣,仔細一看是方運,咧嘴笑起來,但笑到一半疼得呲牙咧嘴,急忙收起來,然后微微張開嘴傳音。
  “嘿嘿,別看本圣剛剛封圣,可一個干死三個!就是差點被打成光腚。”負岳得意洋洋,說完還扭了扭屁股,它尾巴已經被打斷,屁股后面光禿禿的,只有一點地方殼蓋著。
  方運笑了笑,道:“你遇到什么敵人了。”
  “你得感謝本圣。有三頭妖圣得到一頭狐圣報信,想滅你血芒界,我正好聽到,先偷襲吞了一頭,然后與另外兩頭大戰。唉,被妖祖那老東西封印太久,我的實戰經驗還是欠缺,我堂堂負岳一族,竟然被打成這樣,不僅丟臉,連腚都快丟光了。不過……你這血芒界不對啊,好像剛剛跟誰打了一架?比我還慘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