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圣》 最新章節: 第2058章曾經滄海難為水(03-24)      第2057章方運辭官(03-24)      2055章被吞正在處理(03-24)     

儒道至圣1923 驚龍傳音

衛皇安嘿嘿一笑,道:“那幾位半圣說,那種靈地對半圣無用,半圣再進一步,所需神物極為苛刻,主要是靠自己。一界靈氣什么的,遠不如讓他們一觀開天辟地有用。不過,他們畢竟是半圣,要‘克己復禮’,即便心中有意動,也不會伸手討要。這些東西對他們是無用,但對他們的家族用處太大了。我若能進入里面,封圣的可能大概會增加一成!”
  方運點點頭,道:“我當時文位太低,血芒意志應該完全封閉靈地,等我成為大儒,應該可直接進入其中,不過,既然靈地外顯,我現在也可進去看看。那些水族如何?”
  方運向血芒界的古地中帶了不少水族,有東海龍宮的私兵,有原本鎮罪殿的水族,還有其他水族收入其中,任由它們繁衍。
  衛皇安道:“血芒大變之后,我去海中文星龍爵宮查看,他們之中本來就有大妖王,現在竟然有可能成為妖皇,真是令人震驚。至于大妖王和妖王,數量猛增。假以時日,血芒界將會多出一個新的龍宮,除了不太可能出現半圣,大妖王與妖王的數量會大增,可以用來抗衡妖蠻。”
  “這是好事。除此之外,血芒界還有何種變化?”方運問。
  衛皇安笑道:“變化太大了。您不是與農家聯合在血芒界種植么,現在全都停下來。從現在起所有的農田不再增加,全部變成育種之地。根據農家人的說法,這一批莊稼和牲畜,已經山雞變鳳凰,大不一樣了。農家未來的主要計劃,就是利用血芒界的莊稼牲畜改良育種,讓人族吃上更好的東西,讓全體人族的身體和頭腦更進一步。不過可惜了……”
  “可惜什么?”方運問。
  “這份大功大都要算到您頭上。”衛皇安笑道。
  方運卻無奈道:“我寧可不要這份大功。”
  衛皇安問道:“您在十寒古地生了什么?到底受到何等影響?”
  方運面色一沉,道:“當時血芒意志幾乎要拼命,我的靈魂受到牽引,幾欲離體,昏迷許久。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們面臨冰族與血妖蠻的圍殺,對方都是大妖王。等血芒界的危機解除后,我才蘇醒。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當時探路的大妖王以為我即將死亡,反而停止攻擊,讓我們順利抵達無定河畔。”
  衛皇安道:“這是您福大命大。對了,以后驚龍先生會派遣一尊化身隱于血芒界云端,一旦有外敵進犯,他會第一時間連通圣院,讓圣院派來相助。有血芒意志相助,大儒只要使用半圣衣冠,足以抵擋妖族半圣許久。”
  “我正好去拜會他老人家。”方運道。
  衛皇安搖搖頭,道:“他老人家的本體應該在參悟圣道,化身進入云中后,不便現身,不過會與您傳聲交流。現在一起回血芒界吧。”
  方運點點頭,撤除外界防護,用官印寫了幾封報平安的傳書,右手一揮,掌中一界出現,隨后絲絲縷縷的淡青色垂光落下,籠罩兩人,十息之后,兩人消失在原地。
  方運一睜眼,現自己位于聚云城的血芒宮。
  原本的聚云城只是云家掌握的小城市,但方運在成為血芒之主后,伸手一撫,聚云城不斷擴展,不僅有圣元大6的形貌,也有華夏古國的風格,城市的各種系統堪稱完美,工家反復派人研究,甚至承認在很多地方已經過孔圣親建的孔城。
  聚云城的中心,則是著名的血芒宮,供奉著血芒之主方運,即便是圣廟都只在血芒宮側面。
  晴空之下,方運走出血芒宮的正殿,文位更高的大儒衛皇安則如同臣子一般,跟在方運身后。
  與此同時,圣廟自動向大學士和大儒送傳書,告知他們方運駕臨。
  除了部分工家與農家讀書人,血芒界的所有大儒與大學士全部腳踏平步青云,全力趕往血芒宮。
  方運不愿意大張旗鼓,所以在血芒宮選了一處偏殿,等待眾人到來。
  聚云城城主云照塵最先抵達,見到方運便要跪地大拜,因為方運已經是血芒之主,在所有血芒人心中,自己就是普通平民,而方運比一國皇帝都尊貴,幾乎是神明眾圣。
  方運伸手托起,最后云照塵只是深深作揖。
  方運上下打量了一眼這位曾在龍城廢墟聯手作戰的友人,微笑道:“恭喜云兄,最多五年,必成大儒。”
  云照塵道:“比不得主上和衛兄……”
  云照塵現方運面色有異,立刻住嘴,同時用詢問的目光看向衛皇安。
  衛皇安也詫異地看了方運一眼,現方運似乎在聆聽什么,稍稍一愣,恍然大悟,然后沖云照塵輕輕搖頭,伸手指了指天空。
  云照塵恍然大悟,方運要么是在跟血芒意志溝通,要么在與王驚龍溝通。
  兩人立刻走到門口,阻止任何人打擾方運。
  足足過了一刻鐘,方運才抬頭,只見外面多了兩位大學士。現在不比以前,血芒大6非常大,其他人要到這里需要很久。
  見到方運抬頭,四位大學士這才走來。
  衛皇安按耐不住好奇,問:“主上,您有什么話要說?”
  方運面上顯露一絲苦笑,搖頭道:“這事,不可說,也沒法說。總之,我要是未成大儒就死于異鄉,你們準備糞桶去王圣世家門口潑糞就是了,至少要十年份的!”
  四位大學士目瞪口呆,雖說方運這是開玩笑,可很顯然,王驚龍似乎要讓方運去做一件極為危險的事,而且還是在成大儒之前,那“異鄉”兩字,似乎也不是在圣元大6,危險程度可想而知。
  衛皇安等四人強忍了許久,終于放棄詢問,但四人心中百爪撓心。
  “等過些年,你們就知道了,那個地方,不能隨便說。唉……那些老東西,他們都做不到的事,竟然讓我去做,那種東西,只是眾圣推演出的理論,從未有過……罷了……”
  方運輕輕搖頭,而后放眼望向遠方,目光仿佛穿透血芒界,飛躍星空,直抵妖界,最后落在妖界中心。
  萬亡山,葬圣谷。